第四十五(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000字

第二天上午,杨陆顺和汪溪沙提着汪父精心准备的礼品,前往中医院卫书记家拜年。要不是汪溪沙提前打听到了具体住址,仓促间还真难找到,他们一家并没住到家属房里,而是在医院后院的宿舍里,占了两间,一间住人一间做厨房。 汪溪沙指着那见贴了红春联的门说:“六子,就那间,不过你要有思想准备,很简陋的,里面摆满了家私,一家四口全挤在不到三十平方的屋里。” 杨陆顺点了点头,上前去敲门:“请问卫书记在家吗?” “你谁呀?”一个女孩子清脆地声音在问。 杨陆顺笑了,说:“你是卫关吧,我是你爹的同事,来拜年的。” “哪是谁呀?总有名字吧?” 杨陆顺看了看汪溪沙,怕是敲错了门,汪溪沙肯定地点了点头,杨陆顺才说:“我叫杨陆顺,你爹在家吗?” 一会门打开了,卫书记笑眯眯地迎了出来,说:“是你们两个啊,没办法,上门的人多,得问清楚,不相干的不让进!你们就不同了,快进屋坐!”杨陆顺和汪溪沙忙说过年好。 进去一看,沙沙没夸张,里面确实摆满了物器,把不大的房间堆得满满的,靠窗的桌子上摆满了书本,看来是孩子们学习的场所,两张床横一张竖一张就占据了大半个房间,几个柜子沿墙一溜摆着,除了书桌前有两张凳子供孩子学习时坐,就再也找不到第三张凳子了。 卫书记把杨陆顺两人让在凳子上坐着,江医生马上倒来两杯茶,把两个孩子拉到了后面的床边坐着,歉意地说:“地方实在太小了。” 杨陆顺把礼物放到桌子上,卫书记呵呵笑着,带点责备地口吻说:“你们啊,来看看就行了,提什么东西?知道为什么要孩子应门不,就是不想同志们提东西来,没必要。我给我们老江也定了规矩的,不管是谁找我,一律推不在家,平白无辜收人东西,那是要犯错误的!” 杨陆顺的脸马上红了,汪溪沙赶紧说:“卫书记,六子也知道这样做不好,不敢来,可我就觉得应该来,没有您一手提拔,他能有今天吗?做人最重要的就是知恩图报,所以我硬拽他来的,而且这些东西全是我家的,六子没出一分钱,是我来给卫书记江医生拜年的!” 杨陆顺连忙说是,是沙沙的意思。 卫书记哈哈大笑着说:“要不是你们两个,别人还难得进我的门,小汪妹子好会说话,老江,快去买点菜,我今天要跟六子好好喝几杯。” 江医生答应着,就要出门,汪溪沙赶紧说:“江医生,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去,大过年的听他们谈工作没意思。卫边、卫关,我们都去街上玩去!” 目送着他们几个出了门,杨陆顺看着狭小的房间感慨道:“卫书记,没想到中医院的住房这么紧张。”装了根烟给卫书记,自己不觉也叼上一根抽着。 卫书记唉了一声说:“现在各单位都这样,只给男职工分家属房,女职工再困难也轮不上,我家老江又不肯去新平,说是孩子的学习要紧,只好住宿舍了。我也找了医院领导好几次,可人家实在有困难,我也只能克服了。六子,看来你跟小汪妹子发展得蛮顺利的啊,乘着今年我准备给新平的干部修新家属房,你们干脆今年把喜事办了。免得以后结婚没房子住。” 杨陆顺不好意思地说:“这才谈了半年时间,哪有那么快啊?就是我愿意,沙沙还不知道愿意不呢。” 卫书记笑着说:“她敢不愿意,我命令她跟你结婚!那丫头其实心里愿意地很呢!” 杨陆顺感激地说:“卫书记,您对我真好!” 卫书记点点头说:“关心小同志,是我这老同志应该的嘛,当然还是你自身素质条件好,加上蛮对我脾气的,自然就当你亲人一样看了。” 杨陆顺说:“我真怕辜负您的期望,介绍我入党、推荐我当副乡长,还为了我跟王乡长闹意见,我都不知道怎么感激您!” 卫书记哈哈一笑说:“我了解是非常了解你的,知道你是个可造之才,才给你加担子的,我到新平时间也不长,用人当然得用我自己了解的人,信任的人嘛。王道德那人你别怵他,他的根底我了解得很,一个造反派起家的,没什么真本事,就会瞎吆喝,你只要把本职工作做好了,没人奈何得了你,何况还有我在后面撑着你的!”说着又得意地一笑,神秘地说:“六子,那王道德蹦达不了几天了!马上就有好戏看。”
杨陆顺迷惑地望着卫书记,只想他说详细点,可他却岔开了话题,直到杨陆顺告辞出了门,也没再听卫书记说起。 初四一早,杨陆顺和汪溪沙就回了新平,第一次正式带对象见姐姐姐夫们,他心里蛮激动的,一路上一反常态喋喋不休地给沙沙说几个姐姐的事,汪溪沙也听得很仔细,到了新平下车,杨陆顺问汪溪沙寝室里有没有套靴(就是高腰雨鞋),汪溪沙又不下乡,肯定没有了,杨陆顺痛苦地说:“早知道应该提前给你预备的,回我家的大堤上泥泞不堪,你脚上的小皮鞋根本走不路,看来我只得背你走了。” 果然,一上大堤,污水浊泥深达半尺,汪溪沙却乐不可支,径直往六子背上一趴不管了,可怜的杨陆顺不但要背着沙沙,还要提着大包礼品,走泥巴路本就费力,折腾得他大汗淋漓,一路上歇息了几次,才勉强把她背回家。 一进杨家,汪溪沙就被眼前大堆的人搞迷糊了,姐姐姐夫侄子侄女侄孙子侄孙女,招呼了这个疏忽了那个,刚记住这个的名字马上又忘了那个的名字,只搅得她头昏脑涨,悄悄对杨陆顺说:“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计划生育的重要性!”杨陆顺笑着说:“莫说你,就是我也要好好认认才分得清谁是谁家的!” 折腾了好半天才把侄子侄女侄孙子侄孙女的压岁钱派完,一屋子大小不一的孩子又叫又闹,吵得她心慌气乱,还是杨陆顺心细,那她请进自己的屋里,关上门才稍微安静下来,马上她就被屋里的镜子床吸引了,在县城里长大的人都对农村里东西都感兴趣,爬上爬下地看希奇,杨陆顺说:“沙沙,你说我们结婚用这样的家具好不好?” 汪溪沙撇着嘴巴说:“太土气了,现在都流行绷子铺了,下面是用棕绳编织的软垫子,不用铺床铺草,只垫几层棉絮,又干净又透气,那象这铺,就是隔段时间晒床铺草我就不耐烦!”杨陆顺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 喝茶水时,汪溪沙又是皱眉又是撇嘴地说:“六子,这茶怎么全是油腻味啊?上面还漂着油花花!” 杨陆顺想起来了,农村里烧开水就是用炒菜的大锅,难免会有气味,就说:“你就别嫌这嫌那的了,难得来一次,就将就着喝吧。” 汪溪沙撒娇地说:“不嘛,你找个小锅子给我烧点没气味的,我闻了就恶心,实在吞不下。” 杨陆顺为难了,说:“农村不象你家或单位上,哪有什么小锅?而且烧水要用大灶,麻烦得很,你就别耍小姐脾气了啊!” 后来在用厕所时,两人又发生了争执,农村的厕所都是一口大缸埋进地里,在缸口上搁两块木板,为了防止大便下坠溅得屁股上有污水,用根木条斜放置在缸里,冬天还算好的,夏天酷热时,下面满是蛆虫翻涌,臭气刺鼻,没用过的看了腿发软,更莫说在上面方便了。而且毛厕也没个规矩的门,讲究的用木板钉个半人高的木门,不讲究的用塑料布挂个帘子,也就的防君子用的。 汪溪沙就死活不肯蹲这样的毛厕,也担心方便时闯进人来,就是杨陆顺在门口放哨也不行,无奈杨陆顺只好把屋子里的马桶给她用,她又嫌高了不习惯,搞得杨陆顺极不耐烦,把自己的洗脸盆对她一丢,说:“这总可以了吧,早知道你这么难得伺候,就不让你来了!” 气得汪溪沙眼圈儿发红,委屈地嘀咕:“早晓得你家这么落后,你就是八抬大轿接我,我也懒得理你,死东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