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4531字

杨陆顺在享受着天伦之乐和甜蜜爱情的同时,心底居然渴望春节假期尽快过去,好及早投入到工作中去,无数次他描绘着激情地工作、憧憬着傲人的业绩,他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在现实中体现自己的价值。他也会暗暗觉得自己有野心,当然他马上否定了,这不是野心,而是一颗火热的为人民服务的雄心! 然而事情并不是按他的设想进行的,初八新平党政领导会上,气氛就非常微妙。卫书记精神饱满,用一贯的大嗓门主持会议,而王乡长等几个主要领导则明显神情异常,他们似乎心不在焉,好象有什么东西影响着他们的情绪。 卫书记说了些新年愉快之类的开场白,马上把话题切进了会议的主要内容:“根据县委县政府地指示,明天全体与会人员都去县里参加大会,党政办将会在下午把所有会议资料发放到同志们手里,请同志们好好学习,领会精神,要把会议资料学懂吃透,这样才能跟得上县委的精神,才能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特别是文革十年里的老同志,就更要认真学习严格对待!”说着有意无意地拿眼睛瞟王乡长。 王乡长则一反常态没有翘着二郎腿四下顾盼,更没有时不时打断卫书记的发言插几句个人看法,而是老老实实垂着头用钢笔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 杨陆顺很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一信息,他再用眼角余光环顾四下,其他副书记、党委委员也都神色肃穆,不少都象王乡长一样垂着脑壳记录着,好象都已经了解了县委会议的主要内容,杨陆顺有点惊讶,他再看了看同样是副乡长的老梅和老贺,他们两神情也跟杨陆顺差不多,也在四下打量着人们,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杨陆顺在才舒了口气,看来不知情的都是党委之外的人了。 卫书记大约讲了大半个小时,结束时说:“我大体就讲这么多,看老王还有什么要讲的。” 王乡长抬起头,咳嗽了一声说:“刚才卫书记把重点都讲了,讲得很透彻,很全面,我就不在多说了,大家都按照卫书记地指示认真执行就是了。”说罢冲卫书记笑了笑,分明带着点讨好。 卫书记嗯了一声,转脸对身边的周副书记说:“老周,你说说。” 老周摘下眼镜,说把屁股在椅子上挪了挪,又把面前的笔记本认真地看了看,才说:“我也认为卫书记已经说得很全面了,想补充也没什么东西补充。”他呵呵笑了笑,又说:“这次县委开大会,其根本内容和实质,卫书记在去年年底已经基本搞完了,就是响应党中央十二届二中全会精神,进行彻底地整党,对党的作风和党的组织进行全面整顿。我们新平乡在卫书记的带领下,已经走在了其他各乡镇的前面,当然这次我们还是要在县委统一领导下,再深刻地进行整顿。其实在初六的党委会上已经通知了,只有政府那边的几个副乡长还没传达,我就简单传达了一下。还是照老王的话,我们都根据卫书记的指示认真执行吧,我讲完了。” 卫书记再根据党内职务排列顺序问其他同志还有要讲的没有,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表示按照卫书记的指示执行,就满意地宣布散会。 下午杨陆顺就拿到党政办送过来的会议资料,便马上按照卫书记会议上的要求认真地学习起来。 资料上基本就是把中央领导人的讲话、省委、地区党委、和县委各级领导的讲话汇成了册,主要就是根据**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指出党的队伍的主流仍然是纯洁的和具有强大战斗力的,但十年内乱的流毒还没有肃清,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封建主义残余思想的影响和侵蚀有所增加,目前党内仍然存在许多严重的问题。在党内,“三种人”即追随**、**集团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还没有完全清理。这种思想、作风、组织上的严重不纯的状况,对党的危害极大,必须坚决有效地加以整顿。中央认为,这次整党的任务是:第一,统一思想,进一步实现全党思想上政治上的高度一致,纠正一切违反四项基本原则、违反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路线的“左”的和有的错误倾向;第二,整顿作风,发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精神,纠正各种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行为,反对对党对人民不负责任的官僚主义;第三,加强纪律,坚持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反对无组织无纪律的家长制、派性、无政府主义、自由主义,改变党组织的软弱涣散状况;第四,纯洁组织,按照党章规定,把坚持反对党、危害党的分子清理出来,开除出党,清理“三种人”是纯洁组织的关键。 中央领导指出,整党不能走过场和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要针对党内存在思想不纯、作风不纯、组织不纯的严重问题,必须下定决心,用坚决、严肃、认真的态度来进行这次整党,通过搞好这次整党,把党建设成为有战斗力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成为领导全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坚强核心。精神污染的实质是散布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腐朽没落的思想,散布对于社会主义、**事业和对于**领导的不信任情绪。搞精神污染的人只是少数,问题是对这少数人的错误言行缺乏有力的批评和必要的制止措施。在强调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的时候,仍然要注意防止"左"的错误。过去那种简单片面、粗暴过火的所谓批判,以及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处理方法,决不能重复。 杨陆顺到底是才入党的新党员,又是才进社会的青年,在他眼里这仅仅只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整风运动,也认为是必要的、及时的,而且与历来的政治运动不同,中央明确地规定了防止左倾思想,不允许批判、无情斗争和无情打击。 第二天在县剧院进行的大会上,杨陆顺再怎么幼稚也听到了县委郭书记咄咄逼人的口吻,感觉到了浓烈的火药味。整党的前三项工作都放在思想上,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即可,第四项工作则是要动真格的,是要把一部分隐藏在党组织内部的三种人清理去队伍,达到纯洁组织的目的。
这清理三种人着实要大动干戈,虽然各级党政机构的领导基本上是由文革期间被打倒的老干部平反后担任,可机构中还有大部分干部是文革期间走上政治舞台的,文革结束后,一些有严重错误的干部立即被赶下了台,也还有不少人仍旧留在了领导岗位,因为素质原因在工作中造成了不良影响,这次清理三种人就是秋后算总帐。 短短一天的会议全部是宣读各级领导的讲话和文件精神,再就是严厉批评当前乡镇党组织工作中存在的不良风气,对残留隐匿在党组和革命队伍里的“三种人”痛加批判,并勒令其主动交代历史问题,争取宽大处理。这使得各乡镇的领导干部人人自危,确实有不少乡镇领导是从文革中被提拔重用的,那个年代执政的人曾经多少自愿地或是被迫地整过人、打倒过人,如今再提旧事,能不惶惶不可终日么? 县委的会议结束后,新平乡就立即如火如荼地执行起县委会议地决定,先是在各村各支部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给“三种人”时间主动交代隐瞒的历史问题,接着就是相互检举揭发,绝不允许残杂余孽侥幸过关。 新平乡政府里担任领导职务的干部只有少数是文革结束后被提拔的,如卫书记七九年才从部队转业回地方,在文革期间也是遭受了批判打击的;杨陆顺更是身家清白,文革期间他一直是学生,也没参加过任何派别的造反派组织;贺副乡长一直是农技站的技术员,直到七八年才进公社当脱产干部。其他的副书记、党委委员等就都是文革期间进如基层政权的干部,当然有的当时只是普通的脱产干部、大队的支书或支委。当然也有靠造反起家的如王乡长、分管政法的许副书记、梅副乡长等一批干部。 卫书记自身清白,又曾经在文革期间遭受过批判打击,对**、**集团造反起家的人格外憎恨,大会小会上无情批斥“三种人”,强调不全部肃清不收兵,要打一场浩浩荡荡的人民战争,让“三种人”无所遁形、彻底地清除出革命队伍。 这下激发了党员群众巨大的热情,时隔多年人们还热衷于人整人、人斗人的政治运动,人们一下子又记起曾经遭受过是屈辱和打击,变本加厉地还给了曾经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造反派们,而当年的造反派们则成了被批判被打击的对象。 王乡长等人知道逃不出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在支部组织生活会上就主动做检讨、交代历史问题,争取党和人民的宽大。王乡长还在会上言辞恳切地给杨陆顺赔礼道歉,不该无端漫骂同志,也跟所有被他批评过的同志道歉,不该耍态度。杨陆顺很快就原谅了王乡长,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嘛!总之新平乡的整党工作进行得很顺利。 这天晚上结束了例行的支部学习讨论,杨陆顺准备简单整理好讨论笔记就去汪溪沙寝室,现在沙沙已经离不开杨陆顺了,每天都要他去陪着聊天玩耍。 卫书记就在隔壁喊他:“杨陆顺,你过来一趟,我要事情跟你说。” 杨陆顺马上放下手里的一切,去了卫书记的宿舍,进屋就被卫书记热情地装了根烟,杨陆顺苦笑道:“卫书记,我现在都快抽上瘾了。” 卫书记说:“抽烟很正常嘛,你看看这写检举材料,然后说说看法。”把桌子上一叠稿纸对他一堆。 杨陆顺忙拿起就看,脸上的笑渐渐没了,卫书记笑眯眯地看着他,惬意地抽着烟,二郎腿架着一个劲地抖着。 杨陆顺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上的烟不知不觉烧完了也没吸一口,要不是卫书记提醒他丢掉,只怕会要烫着手指,好一会儿他才看完,抬眼看着卫书记,嘴巴张了张竟不知道怎么说。 卫书记似乎有点兴奋,就着烟屁股有点上一支烟,使劲吸了口说:“六子,看完了就随便说说。” 杨陆顺下意思地翻着稿子,说:“看这几份材料上的字迹,象是三个不同的人写的,其中有份字迹我非常熟悉,估计是党政办简副主任写的。” 卫书记咳了一声说:“我没问你是谁检举的,都是写材料的人亲自交给我的,我知道是谁写的。是问你有什么看法!” 杨陆顺想了想,眼睛一亮,说:“看了这些材料,再跟王乡长近几次支部生活会和党政领导会上的交代来看,他似乎有意识地隐瞒了部分问题,检举材料上的他都没主动交代清楚。” 卫书记一拍大腿说:“你反映地很快,就是你说的那么回事!*王道德居然想隐瞒历史问题,拣轻避重地随便交代了几句,就想门缝过关!你看看这份上面检举的,73年他担任新平公社基干民兵营长时,曾经把一个张姓老干部打成了残废,那老干部就因为那次折磨,不久就离开了人世!还有这里。”他非常熟悉地翻到材料的某页,说:“你看这里,68年,他曾经组织跃进、前进两个大队的青年劳力打着农民造反队的旗帜冲击县看守所,目的就是要救一个犯!利用革命群众达到他个人卑鄙的目的,这样就入的党提的干,哼哼,事隔多年,他以为人们不记得了。这个罪大恶极的造反派!” 杨陆顺也愤怒地说:“原来王道德还有这些劣绩,我一度还被他蒙骗了,还以为他真只是盲目追随,从这些材料来看,他确实是典型的三种人之一,而且还有血债!” 卫书记点点头说:“我也专门就材料上反映的事迹做了深入地调查,毕竟只过了十几年,而且材料上提供了详细的时间、地点、相关的知情人,我认为这些材料没有冤枉他,他应该为他当年行的恶承担责任!这个王道德,我一来新平就感觉这人思想觉悟低、革命动机不纯,为了个人利益竟然不服从党委决定,不把我这党委书记放在眼里,处处下拌子搞对立,搞工作不上心,争权力就十分热衷,我就察觉到这个是混入党内的坏分子,一调查果然是造反派出身,你把这几份材料好好整理成一份,明天就在全体机关大会上揭发他!”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