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788字

第二天上午,杨陆顺连早餐也没去食堂吃,就关在房间里翻来覆去地熟悉揭发材料,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忐忑不安,接连地抽着烟,也许是潜意识里感觉到了今天会议的不寻常。 “六子,怎么没见你去食堂吃早饭啊?”门被呼地推开了,卫书记立马皱起眉毛,手在鼻端挥了挥说:“昨天你小子还说不抽烟,怎么今天一早就抽得一屋子看人不清啊?” 杨陆顺愕然地抬头看看,果然不大的宿舍里烟雾弥漫,歉意地冲卫书记笑笑,转身打开了窗户上面的窗叶,一阵冰冷地风灌了进来,室内空气瞬间清新了很多。 卫书记看见杨陆顺手里的材料,心里似乎也知道了,就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原来在熟悉材料啊,不要紧张,你平时在会上发言不是很镇定地么?” 杨陆顺艰难地笑了笑说:“毕竟多看几次,读起来也流畅点。” 卫书记很赞赏地说:“对,是要熟悉,免得别人说你自己搞的材料,自己都念得磕磕巴巴的。我见你没去食堂,还以为你病了呢。乘现在离开会有点时间,赶紧去食堂吃几个馒头,喝碗稀饭,要不对胃不好。” 杨陆顺知道卫书记误会了他,可又怎么解释呢,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揭发材料上的问题不是小事,自己也没经过调查就去宣布,如果材料不属实岂不成了诬陷他人吗?便嗫嚅地说:“卫书记,我,我只是有点担心材料上反映的情况是不是全部属实,我怕万一” 卫书记盯了杨陆顺一眼,转瞬哈哈大笑起来,亲昵地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就推着他往外走,说:“怎么,怕我去诬陷王道德啊?我还没那么没觉悟,我好歹也是多年的党员干部了,绝对不会象**、**‘四人帮’团伙那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好了,快去吃点东西。还有啊,抽烟可以,但别一起床就抽,对身体可不好唷!” 杨陆顺感激地笑笑,顺从地往食堂走去,卫书记望着杨陆顺的背影,解嘲般地笑笑,自言自语地说:“这小子,心里弯弯道道还不少,不象外表上那么单纯哩!” 会议室里已经到了不少人,人们似乎形成了某种习惯,认为平日里有交情的就连开会是也就坐在一起,乘着短暂的时间说说闲话或是交流着个人的看法。 杨陆顺一进门,老柳就半站起来招呼道:“杨乡长,坐这里来,给你留了好位置。”杨陆顺循着声音望去,果然计生线几个人都已经坐在了那一堆,冲着他笑呢,杨陆顺看看主席台,上面空无一人,便朝老柳他们走去,边走边跟其他同志打招呼。 老柳给他留的位置是很好,正坐他们几个中间,就象太阳的几个行星,把他拱卫在中间,杨陆顺一坐下,老柳马上递了根烟,老江手脚也不慢,火柴就划燃了,杨陆顺只得点上,笑着说:“看来我这抽烟被你们调教出来了,今天一早我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根了,都怪老柳拉我下水!” 张文谨笑着说:“什么叫被拉下水啊,这叫与民同乐,对外也是外交手段嘛。” 尹芳在一边撇着嘴说:“杨主任,别听他们的,都不是点好东西。你连婚都没结就抽烟,尼古丁有毒呢,按照优生优育上讲,男人一定要不抽烟少喝酒,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健康!他们都是做了爹好多年的了,也不为杨主任的下一代着想。” 杨陆顺呵呵笑着说:“尹芳说得对,用专业的知识来唤醒你们愚昧的意识!她把计生工作理论活用到了生活中,我们都要学习她的敬业精神,好,我就听尹芳的,不抽了!”说着就把手里的烟丢掉,用脚尖碾熄。 张文谨几个都冲尹芳瞪眼睛抗议,老柳说:“哎呀,还是小尹想得周到,女人就是心细,我们都忘记了这码子事!真实该死,呵呵,杨主任不愧是领导,你们看心胸多宽广,真是从谏如流,有那个唐王李世民的风度!小尹就是那个魏什么来着?”
老江心里虽然鄙夷他,可还是说:“魏征!谏官,专门给皇帝老子提意见的。” 杨陆顺忙摇手:“莫扣高帽子啊,唐太宗何等英明神武,我哪里比得他一个脚指头,莫让别人笑掉了大牙!” 老柳头不管那些,径直说:“就是那人,以后小尹就是我们计生办的谏官,专门提意见!” 尹芳呸了一声,笑道:“柳主任真的坏,把我顶出来当恶人,当枪使,你们就当好人,我没那么春虫虫!” 张文谨挤眉弄眼地说:“春虫虫?我看了那么多计生书,只看见有精虫虫,没春虫虫啊?” 尹芳笑骂道:“你狗嬲的就是那精虫虫,贼眉鼠眼的!” 张文谨腆着脸手做游动状冲着尹芳裤裆比画说:“那我就游进去了啊!” 逗得几人呵呵大笑,引得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心里都想:这杨陆顺真的是顺,跟柳油子他们都搞得那么好。 杨陆顺还在笑得擦眼睛,老柳拉了他一把,悄声说:“杨主任,你看那狗嬲的王道德,现在脑壳低到裤裆里走路了。” 杨陆顺马上抬头,果然王乡长拧着他的茶缸子微低着头进了会议室,脸色很憔悴,本来一脑壳头发就乱蓬蓬的,却又添了不少白头发,腰都似乎佝偻了,跟以往左右顾盼、神采飞扬形成了鲜明对比,王乡长没有坐到主席台上,就近在前排坐着,跟旁边几人稍微打打招呼,笑容罕见地带上了点谄媚,给左右装了烟,就一动不动地抽着。 王道德坐下后杨陆顺就看不到他的脸了,自然也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气,可从他僵硬地动作来看,早就没了从前的霸道蛮横了。不由心里可怜起他,暗暗叹息着:再怎么威风的人,一但在政治上犯了错误,就不抖不起来了,就他现在这模样,谁会说他就是新平的王老虎呢? 猛地想起兜里还有长达八页的揭发材料,不晓得他听了会做何想?做人真还得要对得起良心,不然迟早有报应的。杨陆顺胡思乱想着,老柳在一边咬牙切齿地说:“我一想起他那天骂你就来气,耀武扬威地不可一世,早就怀疑他出身有问题,要不怎么这么霸道呢!现在清算问题了,就死了爹娘一样装可怜,杨主任,你可别放过他,要好好杀杀他的气焰,免得以后还搞霸道。这人是老新平人,应该还查得出点老问题,杨主任,你做调查了吗?要不我们替你去搞!” 杨陆顺摇了摇头,感觉心里有点闷起闷起不舒服,只是怔怔地发呆,老柳见他脸色不怎么好,也就知趣地转脸跟张文谨几个小声聊着。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纷沓声,卫书记当先进了门,径直坐上了主席台正中央,随后的是周副书记等几个党委成员,分别坐到了各自的位置,小何小心翼翼地端着卫书记的大缸子,放在了他面前,自己则在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 卫书记把手里的本子材料放好,抬起头威严地巡视着会场,灼灼生辉的目光尽量与每个在坐在人接触一下,在杨陆顺身上多停留了片刻,微微笑了笑,最后才看到前排,落在王乡长身上,故做诧异地说:“嗳,老王,你怎么坐在下面了?” 王乡长赶紧站起来说:“我是犯了错误的人,没资格坐上面了,没资格了。”可眼神却流露出无比的期盼,多希望卫书记能不计前嫌,把他叫到主席台上就坐。 可下面的人都看得出卫书记只是随口说说,从卫书记轻蔑地眼神可以清楚地知道:无非是胜利者向失败者示威而已。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