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531字

果然卫书记不再理会他,转眼看了主席台上另一张空了的位子,还没说话,分管政法的许副书记也从人群里站起来,讨好地说:“卫书记,我也是有错误在身,没资格上台坐的了。” 卫书记却出乎意料地微笑着冲他招手说:“咳,你的问题不是已经落实了吗?你只是受了蒙骗嘛,而且还有不少人作证你还是在文革期间暗中帮了不少好人的,所以你应该上台就坐,快请快请!” 许副书记立即热泪涌出了眼眶,脚步踉跄地上了主席台,台上的人也分外热情,一一跟他握手,似乎在庆祝他重新回到组织的怀抱。老许四十几的汉子再也忍不住了,握着卫书记的手号啕大哭起来,卫书记非常关切地拍着他的手背说:“老许,不要太激动了,我们党的政策和原则历来都是不冤枉自己的好同志的!功过得失历史自有公论,对党和人民有奉献,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台下很多人都被这一幕感动得心潮澎湃,只有王道德一脸死灰,他晓得卫书记这样做分明在正告他,你的问题还没搞清楚! 党政办老丘说:“卫书记,除了值班室留了个人守电话外,全体脱产干部都到齐了。” 会议在卫书记的主持下开始,卫书记把近期新平乡整党的工作做了总结,那取得地辉煌成绩做了通报,同时还表扬了一批在整党工作中表现突出的村支部和党员积极份子,神情激昂、义正严词地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话锋一转,阴沉着脸说:“我们新平乡整党工作确实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还要深挖深掘,坚决不能放过隐藏在组织队伍中的‘四人帮’残渣余孽,也请我们广大的党员干部群众积极响应,今天这个会还有重要的一项,就是群众检举揭发,请同志们踊跃发言。” 杨陆顺还在犹豫,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立即站出来,这时有人站起来发言了:“卫书记,各位领导,同志们,我现在要揭发副乡长梅四练的问题,经过我几天到村户走访,梅四练在一九七二年五月,因为喝多了酒替**头头辩护,说**是被人阴谋害死的而不是叛逃,还胡说什么**那么大的官还会造反吗?明显的与党中央唱反调!” 老梅神情慌乱地站起来说:“卫书记,我冤枉啊,我从来都没有为**集团辩解过的!” 那人愤怒地说:“还在狡辩,我是从你亲戚王XX那里听来的,他是你姑老表,会冤枉你?” 卫书记插话道:“七二年老梅才三十多岁,根据他的档案来看他还不是**员,又是酒后失言,虽然言辞对中央有抵触的地方,但也仅仅是他个人酒后的观点,只能算是思想觉悟低,以后要在思想方面多加强学习!这不算什么大问题。” 老梅连忙感激地说:“谢谢卫书记和组织对我的宽大,我以后会努力加强思想学习,争取思想上也是合格的党员!” 接着又有几人站出来分别揭发了其他一些党员干部的问题,卫书记等党委班子成员经过简单讨论,一一对被揭发对象做了批评和教育,但反映揭发的都是言语上和思想上的问题,卫书记就开始拿眼睛睃杨陆顺了。 杨陆顺也知道不能再耽搁,虽然感觉占了别人的功劳有点歉意,但王道德的事迹确实恶劣,于是就站起来说:“卫书记,我要揭发乡长王道德的问题!” 他这话一出,全部人眼光就聚集在他身上了,不少人心里嘀咕:这杨陆顺好厉害,得罪了他马上就开始还报复了!还有人迷惑:这杨陆顺年纪轻轻,会知道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怕看也是乘机报复老王骂了他的娘,痛打落水狗了。
王乡长一直提心吊胆地坐在哪里,生怕有人对自己发炮,猛地听到有人要揭发他,吓得一哆嗦,扭头看是杨陆顺,心里才安了点,他也认为杨陆顺无非是借机报复,就哈着腰装做诚恳地说:“请杨副乡长批评教育!” 杨陆顺从兜里掏出一叠材料,就要朗读,卫书记笑着说:“你们看,杨陆顺同志准备得好充分,都写成材料了,以后大家都要向他学习,反映问题汇报情况,最好整理成材料,口头说那有整理成文字详细呢!杨陆顺同志,请到台上坐着念材料。快请!” 看到杨陆顺拿出了文字材料,下面的人顿时议论纷纷,老柳更是暗暗心惊:这杨陆顺好老道,我刚才还在建议去搞王道德的问题,哪晓得他早就整成了材料!不显山不显水就搞熨帖了,那天组织生活回会上老王跟他道歉后,我还真以他原谅老王了,真的是当面笑哈哈,背后搞哇哇!看来这主儿敷衍不得,以后再莫小瞧他了,免得被他整了还当他幼稚! 老柳看了看其他几个计生线的人,无不流露出惊讶地神情。 杨陆顺拿着材料上了主席台,按卫书记的指示坐在他身边,赫然正是王道德平日坐的位置。也不理会下面人各样的神色眼光,杨陆顺展开材料就念了起来,当念到党政办简副主任提供的材料时,他拿眼睛瞟了瞟老简,只见他一脸羡慕,似乎只想亲自上来宣读。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上旬,王道德组织跃进、前进两大队四十多名青壮劳力,打着农民造反队的旗号冲击县看守所,为一名叫古XX的犯叫冤屈,不顾公安民警的阻拦,擅自打开牢门,放出了古XX,这古XX就是原县革委会副主任向XX的妻表弟,向XX在文革结束后被证实是罪大恶极的,被判了无期徒刑,而古XX也被证实罪属实,文革后被正义的人民法院判处了死刑!而王道德正是利用这个机会,勾结造反派当权派向XX走上领导岗位的,次年就入党,介绍人正是向XX,成为了新平丰裕大队支部书记” 在众人的纷纷议论中,老贺却站起来说:“杨陆顺同志,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搞来的材料,我只是搞不懂,六八年你一个还流鼻涕的小孩子,是怎么知道有这些事情的?我在新平这么多年,还从不知道新平什么时候冒出了跃进、前进大队的。揭发问题要实事求是,不能因为个人恩怨就捏造事实吧?” 杨陆顺被问得噎住了,马上说:“贺副乡长,我与王道德同志是曾经有过口角,但我没有把这些带到工作中来,我所揭发的都是有根有据的,而且还有当事人做证,我” 卫书记见杨陆顺的反驳似乎柔软无力,就沉着脸说:“老贺有怀疑很正常,我也有怀疑,既然杨陆顺同志敢把问题揭发出来,我想就不是无的放失,既然这样,我们何不问问王道德同志呢?他做过的事自己应该最清楚,真的就假不了,假的就真不了,王道德站起来!”说罢就狠狠地盯王道德,言下之意谁都明白!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Ps:有群号2809759,11740017,请有兴趣的读者大大加入,一起聊天做朋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