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389字

王道德早已经是脸色苍白,杨陆顺念的东西字字敲打他已经脆弱了的心灵,陡然听卫书记一喝,触电般站了起来,却不敢正视主席台,一个腰怎么也支撑不起沉重的身体,软软地哈着,说:“我认错,我不应该受向XX地蒙骗,为虎作伥,成为人民的罪人!” 王道德这副做派,活象了当年被造反派批斗的无辜群众一样,马上引起了不少人的同情,人们的同情心特别容易泛滥,见到了弱者就会毫不经意地就流露出来,似乎忘记了这垂头丧气的人曾经是新平的王老虎。老贺也说:“老王,这不才提出来吗,还没经过证实,干什么这么快就承认!” 卫书记火了,严肃地说:“老贺,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一直在要求同志们批评与自我批评,要求对党组织和人民群众忠诚老实,已经给了充足的时间让有问题的同志自我批评自我反省,无非也是想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的党和组织一贯是允许同志犯错误,只要改了还是好同志!可某些就是抱侥幸心理,就是想门缝过关,这是坚决不允许的!” 老贺按道理是不敢跟卫书记当面顶撞的,哪怕再有气也只敢对杨陆顺等资格职务都比他低的人发,可他执拗地认为这是杨陆顺在故意整王乡长的材料,来报复上次漫骂他,也认为卫书记跟王乡长一贯政见不合,也是借机打击对手,不禁很不满意地说:“卫书记,我是举双手赞成党中央整党的,也不愿意让坏人逃避打击,可什么都要讲依据,不能偏听偏信。”说完悻悻地坐了下去,闷头抽烟。 “砰”,卫书记拍着桌子呼地站起来,铁青着脸说:“贺贵新同志,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什么叫偏听偏信,我这个党委书记怎么没讲依据了?听你的口气我卫家国倒成了独裁咯!你说杨陆顺同志揭发的材料是捏造的,那你又凭什么认为杨陆顺同志的材料不属实呢?你经过调查了吗?如果没经过调查不了解真实情况,你就没有发言权。” 老贺脖子一梗就想争辩,旁边不知谁拉了他一把,才没再开腔,可脸上的表情都看得出不服气! 卫书记冷笑道:“看来你还心里不服,认为王道德被同志们冤枉了吧,那好,请杨陆顺同志继续念材料,我要让你贺贵新真正看清楚你保的是什么人!杨陆顺同志,请继续。” 杨陆顺如坐针毡,下面人们的眼神实在让他受不了,可骑虎难下,只得把材料继续念完。 卫书记对面如土色的王道德质问道:“材料上揭发你亲自用枪托把农场组织到新平公社游行的牛鬼蛇神中一老干部打伤致残,是不是属实啊!” 王道德沙哑着喉咙说:“情况属实!” 卫书记再问:“上面杨陆顺同志的揭发材料是不是真实的啊?” 王道德点着头说:“基本全是事实!” 卫书记目光如电,看着老贺厉声质问道:“贺贵新同志,你还有什么话说?你保的人自己都承认了他的犯罪事实,你还不服吗?” 老贺听完后立即就后悔了,可他还是抱着希望地问:“王乡长,你要想清楚,你” 王道德似乎非常感激他,含着泪说:“老贺,你别再维护我了,这些都是真的,我的确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我是罪人我” 老贺怒不可遏,指着王道德大骂:“我呸,我维护你个鸟!没想到你真是一个残渣余孽、一个粘满血腥的罪人!我真是瞎了眼睛,我” 马上转了副可怜兮兮地神情,对着主席台说:“卫书记,我被他蒙骗了,是我立场不坚定,杨陆顺同志,我错怪你了,我对不起你。” 杨陆顺不知道怎么回答,卫书记却冷笑一声说:“你仅仅是立场不坚定吗?我看你是用心险恶,一见有人冒犯你的主子就忙不迭地跳出来保驾,一看保驾不成又立即见风转舵,你根本就没有立场,根本不配一个**员的神圣称号!你的错误以后再做处理。下面继续开会,请同志们踊跃揭发!”卫书记已经是对老贺深恨恶绝了,这么多人都在沉默,只有他敢跳出来挑战自己的权威,是可忍、孰不可忍,迟早要找机会收拾他! 老贺失魂落魄地坐了下去,卫书记的帽子扣得他眼前发黑,恨不得把自己的臭嘴打个稀烂。杨陆顺亦是惊心动魄,他一时间还没有完全接受刚才发生的一切,整党前好好的领导现在如丧家之犬簌簌地立在面前,由一个乡长、党委副书记转瞬就成了恶棍、罪人,难道这就是政治? 杨陆顺眼睛盯着脚尖象贼一样回到了下面的座位,匆匆一瞥看到了老柳他们陌生而充满了敬畏的眼神,哆嗦着手从兜里摸出根烟来,也不知道是老江还是老柳递过划燃的火柴,闷头吸着,脑袋里一片木然,就再也没听清楚会场里任何一句话了,直到老柳推搡着他说散会了,才懵懵懂懂跟着老柳去了计生办。
一进计生办,老柳几个人后活泛起来,前后直夸杨陆顺行事老练,下手有力,老柳似乎比自己升了官还兴奋,喷着唾沫花子说:“杨主任,今天让我大开了眼界,狗嬲的王道德在新平猖狂了六、七年,终于被正义的铁拳打倒了在地!过年前都还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现在再看,比*狗都还不如,要是杨主任挖出他的历史根子,我们怎么也猜不到他居然残害过老干部!狗嬲的手真黑哩!” 张文谨也说:“大快人心,真是大快人心,真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么些年来王道德以为过了关,没想到还是被揪了出来,杨主任厉害,竟然跑到城关镇的跃进、前进村去落实他的问题!” 杨陆顺不由苦笑着说:“这也是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坚决执行上级领导的指示了。”他总不能说这是卫书记专门给他个树威的机会吧,王道德这次肯定会被清理出组织了,可这样树威未免也太太什么呢,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了。 中午吃了饭,就被卫书记叫去了宿舍,杨陆顺原本以为卫书记会非常高兴,却没想到卫书记浓黑的眉毛拧成个一字,只丢了根烟给他,又默默地想着什么,杨陆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卫书记一脸严肃,根本就不敢开口,只是陪着抽烟,注视着卫书记的一举一动,他知道这种场合沉默比废话好。 果然卫书记抽完一支烟,接着烟屁股又点了一支,说:“六子,你对贺贵新这人有什么看法啊?” 杨陆顺小心地说:“卫书记,我没怎么跟他接触过,说不怎么好。感觉贺副乡长在工作上应该还算可以,计生办的几个同志对他反映还不错。” 卫书记说:“你到计生办也有段时间了,对那里的情况熟悉得怎么样了?基本程序搞清楚了吗?” 杨陆顺心想卫书记思维跳跃性好大哟,才说老贺马上又转到了计生办,但仍旧小心地说:“基础已经了解了,只等有空了就开始搞计生宣传工作。” 卫书记反问一句道:“真搞清楚了?那柳大茂没糊弄你吗?” 杨陆顺心里一惊,生怕计生办出了什么问题,极速地想了想接手后的情况,感觉没出什么问题,就肯定地说:“卫书记,我觉得我已经把计生办的情况都摸熟悉了,老柳虽然圆滑,可在工作地他还是不敢大意的。” 卫书记捏着烟弹了弹烟灰,若有所思地望着袅袅飘烟的烟头,说:“今天开会时贺贵新对你开了炮,你有什么想法啊?” 杨陆顺故做轻松地说:“没什么,他怀疑得也是有原因的,毕竟他跟王道德共事多年,对王道德也是比较信任,就难免就会为他辩护几句了。”心里敏感地认为绝对不是问问那么简单,难道卫书记要搞老贺? 卫书记缓缓说:“贺贵新是王道德一手提起来的,当然会心怀不满了,你莫看他在会上骂了王道德,全是作戏的,他心里想的什么我还不知道?六子,你也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现在我们的形势非常好,得利用起来,贺贵新在计生线搞了三年,不会没有问题,我们要从计生办着手,搞点东西出来,这事你要赶紧去搞,时间蛮紧迫。” 杨陆顺见卫书记毫不忌讳地说出了想法,心里不知是喜还是忧,喜的是有卫书记看重以后在工作上势必顺利,忧的是万一卫书记哪天出了问题,自己岂不也会象老贺一样跟着倒霉?权衡了半天,心一横,说:“卫书记,我在计生办得知,这几年计生办私自在各村收费不入帐,而作为补助发给了计生办的同志,贺贵新自己也有拿补助,而且的金额最高的补助!” 卫书记眉毛一扬,高兴地说:“六子,是不是真的?” 杨陆顺点点头说:“是真的,我看了计生办的原始进出记录,上面有贺贵新的签字,而且我接手计生办后,柳大茂还发了他最后一次年终补助。” 卫书记哈哈大笑起来,站起来重重拍了杨陆顺肩膀一巴掌说:“真有你的啊,看来那柳油子没敢糊弄你啊!有了这一笔帐,他贺贵新也蹦达不了几天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Ps:有群号2809759,11740017,请有兴趣的读者大大加入,一起聊天做朋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