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391字

卫书记正式在新平党委坐稳了一把手位置,在新平拥有着其他领导遥不可及的威信,人们纷纷带着谄媚地神情讨好着他、奉承着他,其他幸免于难的党委成员也唯他马首是瞻,都紧紧地团结在卫书记的周围。 杨陆顺也感觉到自己地位地上升,以前叫他职务名称还拗口生涩的老同志都会隔老远就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主动跟他打招呼,聊天时随便一句开玩笑的话也会引来众人的欢笑,连他自己也以为语言诙谐幽默了。以前党委班子里的人没一个会正眼看他,现在也被他们接受了,跟他开玩笑、装烟、甚至打“百分”也拉他凑角,一来二去就成了他们嘴里的小老弟。不过这些都让他不怎么习惯,他仍敏感地察觉到人们笑容背后还有点什么东西。 杨陆顺也察觉到计生办的人对他有了微妙的变化,虽然老柳他们还是跟往常一样热情,可明显在言语上客气了许多,生疏了很多,他们显得恭恭敬敬,也不在他面前肆意打闹开玩笑,都正正规规坐在自己办公桌前,摆出一副随时听候调遣的神情。 新平乡乡长职位空缺,卫书记原意是从政府原有干部中产生,可遭到了县委的否决,但迟迟也没派人到任,农业生产耽误不得,卫书记就主动挑起了政府一摊子,倒是财贸副乡长是按照卫书记的意思任命了搞了多年财贸工作的一个干部,有心想把杨陆顺再提一把,可实在是杨陆顺资历太浅,而且没有一点财贸工作的经验,只得做罢。 侯勇的父亲也是文革期间上台的干部,受到了牵连,但因没重大原则问题,就没被清理出组织,只是调整了岗位,由城关镇党委书记调整进了县政协当个闲职委员,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没了他父亲这层关系,他在乡派出所的日子就难过了。乡派出所本就只有四个正式编制,所长、指导员、副所长就去了三个领导,虽然还有两个派出所临时请的治安员,可他们毕竟是没编制的人员,一些具体工作就不能让他们去做,担子就全压在了侯勇身上,让他不堪负重,原来副所长还要分担点,现在也撒手不管,把侯勇吆喝来指挥去的,累得狗一样,再没了刚到派出所的风光。加之刘霞肚子不争气生了个丫头片子,就更是心烦,成天没个好脸色,在家四手不伸,女儿哭哑了喉咙也不去抱一下,得闲就去打牌喝酒。刘霞见侯勇这么不顾家,自然不依,两口子时不时吵架相骂,一气之下干脆回了娘家,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只是暗暗后悔命不好,早晓得六子哥前途光明大好,当初就应该死缠不放的,可世上哪里有后悔药买呢? 杨陆顺则按照县政府统一安排开始抓全乡的计生工作了,工作计划交由老柳具体制订,他则往返县里开会、到其他乡镇参加观摩学习交流,不断地充实着实践工作经验。从与其他计生工作优秀的乡镇对照比较,新平乡确实存在组织不得力、执行政策不彻底的地方,杨陆顺认为主要的原因就是宣传力度不够,执行政策时方法呆板,要彻底扭转被动打开新局面,只有主动出击,加大宣传,把农民们存在了几千年多子多福的封建传统思想从思想上根本扭转,这才是计生工作是否成功的关键所在!有了明确的目标,杨陆顺也就制定了相应的工作计划。他费了一星期写出了详细的工作方案,不仅结合了县委县政府当前对计生工作的要求,也把他从其他乡镇取得的经验结合了自己的想法,洋洋洒洒写了几万字,又与计生办老柳等人修改完善后,才呈交给了卫书记,很快就通过了乡党委会的集体的研究,卫书记还专门召开了计生工作专题会议,要求全乡各村委、乡财政所、乡派出所给予全力支持,确保新平乡的计生工作顺利进行。 有了卫书记的鼎立支持,杨陆顺的工作也顺风顺水地进行着,乡广播站一天三个时段反复播送乡党委关于加强计生工作的指示精神,各村广泛地刷贴计生宣传标语,一时间新平乡街道村组贴满了红纸黑字的宣传标语,沿路显眼的房屋墙上也新刷了不少白石灰水字的宣传口号。杨陆顺工作计划的第一步基本圆满完成。 杨陆顺自己也没闲着,他有空就努力学习计生方面的政策法规,作为一个领导,把政策法规数记于心是非常重要的,自己都不懂法不清楚政策,怎么去领导其他人遵照执行呢? 这天上午杨陆顺刚进计生办,端着尹芳泡的开水,吹着漂浮在水面上的茶叶,惬意地嘬着,他已经习惯了吃完早餐后喝杯滚烫的开水,如果不是沙沙限制他抽烟,来跟烟就更舒服了。他从计生教科书上得知,要优生优育就要养成良好的卫生生活习惯,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后代遗传到父母最优秀的基因,一想到孩子,他心里居然冒出丝期盼。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地有节奏地敲响,杨陆顺马上调整好面部表情,微微带点笑说:“请进!” 门被拉开,进来的是叶祝同,杨陆顺马上真心地笑着,站起来迎上去说:“叶站长,你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啊?请坐请坐。” 叶祝同嘿嘿一笑说:“你再莫站长、站长的叫我了,早几天被领导好生批评了一顿,说我官瘾比烟瘾还要大!” 杨陆顺楞了下说:“哦,这是怎么一回事?”给他装了根烟,又出门喊了声:“尹芳,麻烦你倒杯茶进来。”又去抽屉里拿了盒“菊花”烟递给叶祝同。 叶祝同笑着把烟凑到鼻子下闻了闻,笑着说:“你也抽上了?” 杨陆顺说:“抽点,还没上瘾,这烟是招待烟,我自己可舍不得买。” 叶祝同呵呵笑了起来,把烟装进裤兜里拍拍说:“早晓得到你这里有烟赚,该早点来的,应该是一天来两趟,刚好赚足我一天的烟。” 杨陆顺脸上有种满足地笑,说:“我的好大哥,那你就算了,我一月也就两条招待烟,自己都舍不得抽呢!”又奇怪地问:“大哥,谁批评你官瘾比烟瘾大啊?” 叶祝同苦笑着说:“还有谁,我们的伪军卫书记呗。” 杨陆顺促狭地指着他说:“怎么,在我面前说话也开始留口了?伪军阀就伪军阀,临时换什么口哟!” 叶祝同有点尴尬,说:“你现在是卫书记面前的大红人,怕你随便告个御状,我怕吃不了兜着走哟。其实我的身份应该是乡镇文化站文化辅导员,你们叫我站长是不适合的,所以被批评了。” 杨陆顺不知道怎么接话,虽然叶祝同的话是开玩笑,可他却觉得叶祝同是故意揶揄他,什么卫书记身边是红人、卫书记倚重的人他都不愿意听,不管说的人是什么神态口吻,他都一律敏感地认为是在暗暗讽刺他是卫书记的狗! 被人背后骂做伪军阀的走狗,这话是汪溪沙告诉他的,沙沙也是从她平时关系不错的人那里听来的,那些传话的人很为他忿忿不平,就告诉了她,沙沙虽然气愤那些话不中听,可还是劝慰杨陆顺说:“六子,那些背后说你坏话的人都是红眼病,嫉妒你被卫书记重用呢,我看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骂得再凶也骂不掉你一块肉,倒是你要好好跟着卫书记干,说不定几年后你就是新平的乡长了。” 所以杨陆顺的笑马上就不自然了,见尹芳老是没把茶端来,就借机发作,坐在沙发上冲外面喊:“尹芳,尹芳!” 尹芳赶忙闻声跑进来,见杨陆顺脸色不好,赶紧小声问:“杨主任,什么事啊?” 杨陆顺见尹芳空着手跑了进来,脸上就挂不住了,气愤地说:“叫你给叶站长泡茶,你为什么不泡?” 尹芳莫名其妙地说:“我没听到啊?我也不晓得叶站长什么时候来的。”也是尹芳讨骂,机灵点就赶紧去泡吧,还在这里穷磨叽 杨陆顺阴沉着脸问:“那你一早跑那里去了?是不是又去买菜去了?” 尹芳确实是买菜去了,这也是她几年形成的老习惯,都知道只是没人管她,她似乎也感觉不妙,忙冲叶祝同赔笑道:“对不起啊,我马上就给叶站长泡茶,马上就来!” 叶祝同忙客气着:“不用了,不用了,我就要走的。”凭他的阅历马上就清楚了,杨陆顺生气不是为了别的,是尹芳在外人面前没给杨陆顺这年轻领导的面子,连喊个手下泡茶都喊不动,还提什么其他! 果然杨陆顺咬着牙齿说:“尹芳,你也别泡茶了,把其他人通知齐,等下我要开个会。” 尹芳走到门口才听到这句话,转脸见杨陆顺脸上冷得象结了冰,情知得罪了领导,战战兢兢地答应着把门合上。 叶祝同心里一阵感慨:这人啊,不管什么人,只要当上了领导,就死要面子,生怕手下的人不尊敬他不服从他,虚荣得死,就连大学生也不例外啊!如果这尹芳还聪明,就赶紧泡杯茶来,免得开会时挨骂! 办公室里忽然寂静了下来,杨陆顺眼睛直盯着办公室门,摸出一根烟点燃抽着,叶祝同在旁边看得暗暗好笑,也不吭气地抽着烟。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舍人有群号2809759,11740017,请有兴趣的读者大大加入,一起聊天做朋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