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709字

一会门被推开了,尹芳端着杯茶蹑手蹑脚地放在了叶祝同面前,又细声说:“杨主任,我已经把开会的通知都传达到了,都在外面等着的,还有什么事吗?” 果然杨陆顺面色稍霁,说:“没事了,你出去吧,我跟叶站长还有事说。”等尹芳出了门,才故意自我解嘲地说:“大哥,让你看笑话了,他们就是欺负我年轻,不把我当回事呢,得好好批评他们。” 叶祝同心里暗暗发笑,这六子还是太嫩了,人家本来不知道你的手下是什么样的,你这样一说不更是让别人看笑话?还得时间磨练哟,当领导的喜怒不形于色,你这脸把什么都给人看了,不明着就是让人笑话么?得多少点点他,就故意唉声叹气地说:“杨乡长,看来我今天不该来的。” 杨陆顺忙说:“大哥,不是说好不叫职务的么,人多叫名字,人少叫六子的嘛!你怎么不该来,这么久你还是头一回来呢,我们可是真兄弟,可别生分了啊!” 叶祝同还是苦着脸说:“你把我当真兄弟我知道,可我头一回来你就冲计生办的人发脾气,怪他们怠慢了客人,你说我以后还敢来么?” 杨陆顺的脸慢慢发红,说:“我哪里有怪他们,没有的事!” 叶祝同喷了口烟,说:“你当我是真兄弟,不管是嘴上说说也好,真心实意的也罢,我心里一直拿你当自己的亲弟,你愿意听也好,听了心里骂我的娘也罢,我反正是要说完心里的话!” 杨陆顺顿时脸就涨得血红,赶紧说:“大哥,我也当你是亲大哥,我骂你娘不等于在骂自己的娘么?有什么话直说,对了我虚心接受,错了我也当做警告!” 叶祝同认真地说:“那好,我就不藏着腋着了,我知道你为什么发火,就是因为尹芳没及时泡茶,好象不听你的调摆,上班期间还做私事,你认为在外人面前丢了脸,生怕外人以为你指挥不动手下的几个人,是不是!” 杨陆顺点点头,说:“本来就是嘛。” 叶祝同说:“其实,你不这样搞得大动肝火,谁会知道有这么回事呢?本来我是不知道,可你在我面前指出了你内部同事的错误,这让我这外人知道连个女同志上班期间都可以随意做自己的家事,那其他人呢,那些老同志、有职务的同志又会怎么样呢?你一句话就给人以无数地遐想,如果是你的领导听到了,他们会做何想法?如果今天坐在这里的是一个与你关系普通的人或是嫉妒你,甚至想排挤你的人,你想他又会如何在外面胡说八道来打击贬低你呢?” 杨陆顺听了不禁低下了头,使劲地抽着烟。 叶祝同继续说:“而且你这样对待手下的同志,他们也会有怨气,不管对错与否,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给他们留点余地,又没有深仇大恨,为了这点小事挨领导严厉的批评,他们都会觉得委屈、难受,觉得领导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他还会真心尊敬你服从你吗?在记恨领导的同时,也会那火气发到我这招惹是非的人身上,要不是我来也没今天这档子事了。你说我以后再来会有意思么?对手下的人确实是应该恩威并济,但也得掌握个分寸与时机!” 杨陆顺连连点头说:“大哥,茅塞顿开啊!我怎么就没想得到呢?” 叶祝同说:“六子,当领导最重要的还是大度,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指的就是大度了,要有容人之心,有容人之忍!如果什么事情都斤斤计较,你一个人又管得了多少鸡皮蒜毛的小事情呢?管就管重点、抓就抓要害!其他的睁只眼闭只眼无所谓了。度量大了,自然什么事都看得开,也就稳重成熟了,也就达到了喜怒不形于色,再高兴也是微微笑,再愤怒也是笑微微,叫人琢磨不透、把握不住,人家见你就心里发怵,你说还敢不听你的调摆吗?” 杨陆顺一拍大腿,兴奋地说:“好,大哥说得好!难怪我在卫书记面前发怵,感情人家是到了这地步了,我得好生学习,修心养气,也犯不着跟他们怄气了。” 叶祝同笑了笑说:“其实经过这一段时间,计生办这几个人多少对你还是心存畏惧的,虽然我从没跟你打听过贺贵新的事,可我断定就是你向卫书记揭发的,不要盯着我看,全新平人都知道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老实说你揭发得好,象贺贵新这样的贪污犯就是该抓,这件事你做得对,做人就是要有正义感。柳油子他们几个虽然没被追究责任,原来喊起要记行政纪律处分现在也没动静了,我估计也是卫书记不想给你在今后的工作中添太多麻烦,所以就放过了他们几个。人的贪心没底的,一但风险过后,他们又会想起失去的好处,一年少了几百的外财,你说他们能不记恨你么?从今天这事,我就看出他们只是表面服从你,可心里并不真服气,要不其他人明明知道尹芳不在办公室,他们就会主动泡茶进来,而他们没有动,事不关己就懒得去管了。如果他们真心服你,你随便叫他们干什么都没二话,何况区区倒杯茶呢?干工作没了主观能动性,就成了算盘珠子,你拨一下,他就动一下,你不拨,他就是会动,能动三步四步他也懒得动,还能期望他们干出成绩来?”
杨陆顺重重地点了点头,由衷地说:“大哥,你的话真是金玉良言啊!你懂得这么多,不当领导太可惜了。” 叶祝同听了他的话,本来灼灼生辉的眼眸顿时黯淡了,神采飞扬的脸也刻板起来,咳嗽了一声艰难地说:“嘿嘿,不是想当领导就当得到的,就我原来的出身成份,没被整死就算幸运了,还谈什么当领导,我这辈子是莫想了,再者我之所以懂点,是因为这么多年看得多听得多,积累而已。”瞥了六子还显稚嫩的脸,没来由嫉妒起这幸运的小子起来。 杨陆顺尴尬地一笑,说:“大哥,今天多亏是你来了,要是其他人,就看我的笑话了,谢谢你啊!” 叶祝同猛地想起了自己所为何来,忙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什么都不是还在这里摆着谱子说三道四的,把自己的事都忘记了!六子,你可得帮帮我啊!” 杨陆顺赶紧严肃地说:“大哥,你只管,能帮得上你的,我绝对帮忙!” 叶祝同焦急地说:“上次新平乡在县里**诞辰九十周年纪念晚会上推出的节目获得了二等奖,新平乡组织的大型元旦汇演又受到了县委领导的好评,我又跑了文教局和教委,跟卫书记又找了抓文教卫的副县长、主管的副书记,所以上面拨了笔经费,用于修建新的文化站,可、可卫书记却等钱到乡里后,就要拿那钱给乡政府的干部们盖家属房子,不盖文化站了,你说我不是白辛苦了吗?而我又不敢再提了,上次就是委婉地提了,才被他批评的,还说我官瘾比烟瘾还大啊!” 杨陆顺也楞了楞,要说卫书记这样做是为了改善乡政府干部们的住房情况,是利民之举动,早就有部分干部反映诺大个乡政府没个象样的家属房,卫书记这样做是也算是一份好心。 见杨陆顺还在犹豫,叶祝同说:“我清楚卫书记的用心,他是打了又摸,才整了几个人,怕把人心搞冷了,就想用建家属房来收拢人心的,我晓得他决定了的事难得改变,可我实在不甘心,还是请你去跟卫书记好好说说,看能不能让他老人家改变主意!”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杨陆顺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中午利用午休时间,敲开了卫书记的宿舍门。 杨陆顺一提到修家属房的事情,卫书记立即来了情绪,高兴地说:“六子,这次我特意搞了笔钱,再从乡财政里挤出一点,准备修家属房,看着我们的干部住那么破旧拥挤的房屋,我这当书记的于心不忍,而且我自己家的处境我深有体会,房子根本是稳定军心的重头戏,所以我哪怕犯错误也要先解决干部们的住房问题。地点我早就选择好了,就在我们政府大院对面只有三百米远的堤坡子脚下,那里天生有块堆积起来的滩头,再加高加固,不就是一块好房基地?而且还有大块荒地,住在那里的干部们自己可以利用荒地种点蔬菜,又可以节约点开支,房子靠近新平河,夏天河风阵阵凉快得很那!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杨陆顺插话不进,眼巴巴地听着卫书记描绘着美丽的构思,好容易等他停话了,杨陆顺赶紧说:“卫书记,那家属房” 卫书记呵呵笑了起来,说:“怎么,你也想要分一套结婚吗?我可告诉你,这次家属房只准备盖十三套直通间,前面三间住房,中间是天井,最后面带厨房,面积不低于八十个平方。分房条件基本上是领导优先、双职工优先,当然都必须是结婚了的。你如果想分,那就得先跟小汪妹子把结婚证办了,到新房里举行婚礼还差不多!怎么样,要不赶紧跟小汪妹子商量去,我保证你们有新房子结婚!” 杨陆顺听卫书记这么一说,也是砰然心动,八十个平方的三套间该有多大啊!如果真分得到那么好的房子,是可以考虑结婚了,便怯怯地问道:“卫书记,那家属房什么时候开始动工,大概在什么时候完成呢?” 卫书记稍微考虑了下说:“近期开工,最多三个月完成,过个六月天等房子干透了,八月份就可以住进去了,现在四月份了,还有四个月时间,来得及不?” 杨陆顺一听没了把握,说:“我跟沙沙恋爱时间不久,我怕她不愿意呢!”卫书记手一挥,说:“怕什么怕?你去问她,如果她不愿意,我亲自出马,我就不信那小妮子还跑得脱!赶紧去,早点定下来我好安排房子怎么分!” 杨陆顺说:“文化站叶站叶祝同说那笔经费是用来建文化站的,是不是” 卫书记哈哈大笑起来,说:“那个家伙官瘾比烟瘾大,其实我也晓得他的心思,你去跟他说,也替他留了套房子,他住在学校也不是办法,好象我们乡政府比不上学校,我们的干部去住人家的破房子,哼!”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