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130字

杨陆顺听了卫书记的话就有些心上心下的了,回到自己的宿舍,想起跟沙沙近段不仅感情增进极快,在**上的接触也频繁了,两人在一起说话的时间少,可接吻、抚摩的时间多,而且两人似乎都乐此不疲,要不是汪溪沙一直守着个底线,那什么事情都会自然而然的发生。杨陆顺之所以拿不准,是他自卑地认为没有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之前,什么都还算不得数,何况他们也还没涉及到谈婚论嫁,如果贸然提及被拒绝了,他万万是丢不起这脸子的。 折腾了一下午他也没想好怎么跟沙沙开口,灵机一动何不借助叶大哥呢。吃了晚饭就拉着沙沙去了新平中学,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新平的老同事,他们没了从前的冷漠,换而代之的是笑脸和谦恭,可杨陆顺不怎么感兴趣,点点头也就过去了。 到了叶家,不见叶祝同,周可一个人在厨房里洗碗,见他们登门也顾不得收拾,把手在围裙上擦吧擦吧就泡茶,叫叶小菁去叶校长家喊她爸回家,杨陆顺环顾着简陋的宿舍,感慨着说:“嫂子,住这样的屋真难为你们一家三口了。”沙沙也啧啧地道:“是啊,住房最重要的了,你看这地面还是泥巴的,潮湿得很,最容易得变天痛(风湿关节炎)了。” 周可温柔地笑着说:“这算蛮好的了,小是小了点,可也遮得风挡得雨,想当年跟你大哥结婚时的新房就是一间茅屋子,还是队里老支书见我们两个知青可怜,特意分给我们的,还找劳力帮我们重新加了新草,外面下大雨里面就下小雨。” 沙沙砸着嘴巴说:“你们那时着的遭了磨(难)的,我从小就是住的楼房,住平房还真不习惯。你们不晓得我那寝室里,天一阴就潮得出水,垫被、被窝也是潮乎乎的,晚上睡都睡不着。” 周可爱怜地拍了拍沙沙的手,说:“是难为你这街上妹子了,娇生惯养地哪里吃过这些苦头,不过在乡下也锻炼人,吃点苦就会更加珍惜生活了,沙沙,嫂子说得对不?” 沙沙点着头,委屈地说:“是的是的,早晓得下面这么苦,我就应该继续在百货大楼当临时工的,吃也吃不好,玩也没得玩。” 杨陆顺听了心里不乐意,说:“就只晓得贪图安乐,思想真的落后,还说要扎根农村,原来是讲得好听。” 沙沙马上笑着说:“你又发气,我也是跟嫂子随便说说嘛。” 这时叶祝同笑呵呵地进来了说:“不晓得你要来,要不然我就不去跟老叶家下象棋了,那臭棋篓子还不想收工呢!” 杨陆顺丢了根烟给叶祝同,脸色微郝说:“大哥,你托我的事没成,卫书记说在党委会上已经研究决定了,不再更改,等年底在想办法筹钱给文化站盖新屋。” 叶祝同唉了一声说:“我其实也是病急乱投医,我应该知道伪军阀决定了的就不得更改,何况给政府里的干部们修家属房本是件大好事。倒让你去看了脸色,是我做大哥的不对了。六子,他没怎么样你吧?”一脸歉疚地望着杨陆顺。 杨陆顺忙说:“咳,其实这本就是他不对嘛,给文化站的钱他却做了他用。他也没怎么样我,不过我倒是为大哥嫂子带来了好消息!”说着一脸神秘地笑。 叶祝同睁大眼睛看着杨陆顺,没说话,不过表情上看蛮想好奇的。 沙沙性急,扯着杨陆顺说:“别吊我们的胃口了,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说着自己就格格地笑了起来。 杨陆顺说:“一个妹子家的,说话点都不文明!卫书记叫我转告你,新房子也安排了你一套!我晓得他这么决定多少心里还是感觉对不住你的。” 叶祝同心里暗暗得意:我还是估对了,要不让六子去提醒,只怕伪军阀还不得分我房子,看来老卫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啊!可脸上并不表露高兴,说:“唉,我又不是没地方住,要来何用?问题是文化站” 杨陆顺见叶祝同没有预料中那样惊喜,心里就暗暗敬佩:大哥的性情真是淡泊,要是换了别人,还不笑得合不拢嘴巴?就由衷地赞道:“大哥思想境界真高,心里只想着工作。” 倒是周可满心欢喜:“哎呀,那太好了,住了学校的房子,总觉得不那么好,真得去感谢卫书记。”
杨陆顺笑着说:“是应该感谢卫书记,这次的家属房只有十三套,我琢磨着想分房子的人应该不少,卫书记说乡里的领导优先、双职工优先,你们刚好占了双职工的优势了。卫书记说这次盖了家属房,下次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了。”他心里只唯愿把话题扯到他和沙沙身上,就直拿眼睛看叶祝同。 叶祝同说:“我真的无所谓,有个地方安身落脚就行,比当年住茅屋子,现在要好多了,别人有困难的,我让给困难户。” 周可柔声说:“可我们也不能老占学校的房子呀,人家不说,我们还是要自觉的。”她的话不无道理,那年头干部职工住的都是公家提供是低租金房子,也似乎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女职工在单位是不分房子的,都要住男人单位的房子,住女人单位的房子也暗暗提示着男人在单位上没地位没面子了。所以哪怕周可在新平中学住的是最简陋的单身宿舍,也觉得过意不去。 杨陆顺急道:“大哥,你可千万推辞不得,卫书记说那房子足有八十个平方大,三间直套间,外加天井厨房,不比你现在住的宿舍好百倍千倍啊!嫂子也说得对,不能老住学校的屋,所以你一定得要了那套房子,真如果乡政府好几年不再盖家属房,难道你还在这里住几年?” 沙沙也帮腔说:“是的哩,就是不分给你,你也要去争一争,哪里有把到手的屋让给别人的呢?你不跟自己想,也得跟嫂子、小菁着想嘛。” 叶祝同心里笑着,仍旧一脸淡然地说:“我这人就是有点怪性格,我跑断了腿争取来的基建款被挪做了他用,我却理直气壮地去住,我怕被人戳脊梁骨!何况乡政府那么多头头领导要住,我不愿意争得脸红脖子粗!”他抬眼看了看杨陆顺,见六子有种非常迫切地眼神,跟他对眼后还不住冲沙沙那里掀眉毛,心里便有了数。 叶祝同呵呵一笑说:“我听你说领导优先分房子,六子你现在也是副乡长了,你也可以争取争取啊!” 果然杨陆顺眉花眼笑起来,赶紧欠起屁股又给叶祝同装了根烟,还殷勤地点上后,才说:“我哪里有资格啊,卫书记说了,家属房家属房,自然是给结了婚的干部们住嘛,我一个单身汉还轮不上!” 叶祝同指着沙沙说:“你跟沙沙结婚嘛,不是单身汉了,不就可以分房子了?平时见你一副聪明伶俐的样子,怎么也转不过弯来?” 杨陆顺就故做恍然地说:“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沙沙,我们结婚去争新房子好吧!” 沙沙措不及防,顿时满脸飞红,啐了杨陆顺一口说:“鬼才跟你结婚呢!” 杨陆顺到底脸嫩,不知道怎么圆话,就拿求助的眼光可怜兮兮地看着叶祝同俩口子。 叶祝同呵呵笑着说:“沙沙,六子的话我看得出是真心的,你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又谈了大半年的爱了,迟早是分不开了的,家属房还在筹备阶段,要盖好只怕还得好几个月,你们是可以先扯了结婚证,争取一套新房子,到时间在举行婚礼嘛!” 周可也半搂着沙沙劝道:“六子想得周到呢,我看你们也是情投意合的,迟办不如早办,真要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还不定什么时候才有好房子,你们这么般配的一对,就应该在新房子里举行婚礼才得体嘛!” 杨陆顺也磕磕巴巴地说:“卫书记说了,家属房得八月份才住得进去,还有四个月时间,我看准备还来得及!” 汪溪沙脸红得像绸布,只晓得赖在周可怀里害羞,却不晓得说一句话,杨陆顺见目的达到,也就不再紧逼,他怎么着没经验也知道有些话得私下里两人沟通才行,心不在焉地聊了几句,就拉着汪溪沙告辞走了。 叶祝同夫妇送出了门,因为外面黑,叶祝同又打着手电筒把他们送上了街道,才转身回走,四下里没人,他兴奋地把手电筒当红灯一举,兰花指一翘,身段一摆,捏起嗓子唱着他最爱的也是他爱人最拿手的样板戏《红灯记》段子:“奶奶,您听我说,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