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236字

一会儿卫书记眼里尽是血丝地进了食堂,径直坐在了杨陆顺身边,问:“杨陆顺,今天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食堂里的厨师很快就把三个馒头和一碗稀饭端到了卫书记面前,卫书记说了声麻烦了,就开始吃起来。 杨陆顺说:“卫书记,都准备好了,只等尹芳上班后就送到党政办丘主任那里。卫书记,看您眼睛红红的,晚上又加班很晚啊?” 卫书记笑着说:“嗨,这算什么,当年在越南,一熬就是几天几夜的,习惯了。我也晓得你昨天加班了,晚上快十二点,突然有事想找你,你屋子里没人!” 杨陆顺见卫书记笑得蹊跷,只怕以为自己到沙沙那里“加班”去了,脸上红了红,忙说:“是啊,为了把资料尽快搞出来,我带着计生办的同志们连夜赶工,四点才搞完。” 卫书记哈哈大笑起来,用筷脑壳点着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引得其他桌上的人都侧目而视,心里酸溜溜地暗暗骂自己爹娘怎么没生就一副能讨好领导的嘴巴。 卫书记好容易止住笑说:“既然是真正的在带着同志们加班,那脸怎么红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杨陆顺尴尬地说:“脸为什么红了,是意气风发了。那您那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卫书记往两边觑了觑,见附近没人,就压低声音说:“是这样的,我听说老谢也想分新家属房子,你是知道的,这早就在党委会上开会决定好了,不能因为这样就又重新分配吧?虽然他是二把手,可总还有个先来后到,要不把谁的房子收了给老谢,那谁都会心里不痛快的!” 杨陆顺心里一紧,难道要劝我给谢乡长让房子不成?心里马上就有点不舒服,可还是强笑着说:“卫书记,既然这样,我在分房子的同志们里年纪最青、资历最短,那我就主动让出来吧!”如果不是卫书记出面劝他,别人谁劝他都不怎么卖帐的,毕竟人还是要懂事!便半抬起眼睛看着卫书记,也体现了对他的拥护之情,多少也想在卫书记那里听几句表扬的话吧。 哪知道卫书记脸色一沉,说:“这样就体现你的高风亮节了吗?什么都论资排辈,你小小年纪满脑子这些东西!一再提倡解放思想,思想解放,你倒越来越回去了!我现在郑重告诉你,党委会的决定不容许个人之间做交易做人情而更改!” 杨陆顺听得满心欢喜,笑着小声说:“卫书记,我刚才还以为您是劝我让房子,与其你命令,我还不如做个大方的。没想到我误会您了,不过说的,只要您要我怎么样,再不愿意我都会照做的!” 卫书记脸色稍霁,点点头说:“好了,你小子越来越会看人脸色了,只是老是看错,表错情很难为情吧?”他自己也忍不住好笑。 杨陆顺包了口馒头,嘴巴里呜呜地应着直点头。 这时谢乡长用块绒布擦拭着眼镜进了食堂门,看见卫书记就忙打招呼,去了窗口拿了两个馒头和稀饭,边走边哧溜地喝着,坐在了卫书记对面。 卫书记笑着说:“老谢啊,怎么才吃两个馒头呢?吃饱了才有精神嘛。” 谢乡长先冲杨陆顺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杨陆顺打的招呼,呵呵一笑说:“我胃口一直不怎么好,吃两个已经是勉强得很了,比不上你军旅出身的铁汉子,昨天晚上我起来上厕所,都一点多了卫书记房里还亮着灯的,真是敬业呀,我就不行了,晚上不多睡几小时,第二天浑身没气力。”又自我解嘲地笑笑,又喝了口稀饭。 卫书记笑着说:“我晚上是有点失眠,也是上了年岁,不象以前倒在床上就吹鼾了。老谢你到底是文化人,下象棋我总奈何不了你。” 杨陆顺匆忙吃完站起来说:“卫书记、谢乡长,你们两位慢慢吃,我就先走了。”见两人都点了点头,赶紧走了,心说:我站远点,摸扯得房子上面来了。走在去计生办的路上,杨陆顺渐渐琢磨出他们的话里有话了,老谢说老卫军旅出身,那就是说他的大老粗咯,老卫就讽刺他除了下象棋还行,其他的就不行了。想得杨陆顺自己背心里发寒:人家明明是随便聊天,自己就怎么衍生出这么多荒谬的设想呢?自己什么时候学会琢磨人了?便拍了自己脑门子一下,自言自语地说:“不想着怎么好好工作为人民服务,总想些污七八糟的东西!”
计生办已经来了人,尹芳正在搞卫生,杨陆顺说:“先把这些油印件送去党政办,记得莫搞混了,党委领导的是一种”他见一时也说不清楚,就说:“还是我自己送去算了,你继续搞你的卫生。”说着自己就把一堆资料抱在怀里出了门。 尹方拦都拦不住他:“杨主任,还是我去送吧,你”望着杨陆顺的背影,尹芳嘀咕道:“我又不是蠢宝,你耐烦点说我不就清楚了?你自己去送,等伪军阀看见了,又要骂我偷懒了。他这领导也当得怪,有人跑腿还懒得指挥”说着又扫起地来。 杨陆顺把材料放在党政办丘主任桌子上,,秘书老孙也在搞卫生,夸张地笑着故做惶恐地说:“哎呀,杨乡长怎么亲自送材料来啊?你往我办公室打个电话,我去计生办拿不就行了,怎么能劳驾你送呢!” 杨陆顺懒得理他,顺口说:“你们丘主任还没来啊?” 老孙赶紧跑到门口去张望,见老丘晃晃悠悠叼着烟卷走过来,就直起喉咙喊:“丘主任,杨乡长亲自把材料送来了,等你好一会啦!”就要缩头进去。 老丘眼快,赶紧冲老孙招手,老孙不知道什么事就跑了过去。老丘跨着脸说:“孙浩民,杨陆顺来了好久了啊?” 老孙赶紧说:“有一阵了,还很不耐烦地直问你是不是天天都来这么晚,我看那家伙只怕会去跟卫书记打小报告!” 老丘说:“那你喊什么喊?怕领导不晓得我迟到啊?你少给我出花样啊。”说完甩手就进了办公室,那老孙留在那里翻白眼。 杨陆顺见了老丘,忙说:“丘主任,卫书记要的东西我搞好了,我给你具体分一分,莫搞混了。”说着就一五一十地帮老丘分着,讲解着:“这是党委班子几个领导的,这是下点干部的,这是各村委的。” 老丘听得仔细,见老孙端着簸箕进了办公室,就说:“孙浩民你来。”老孙簸箕都不放赶紧走近上前,老丘指着那堆资料地说:“你把这些资料分发到各办公室去。”指着材料飞快地说这几份送哪、那几份送哪,最后说:“你莫送错地方了啊,卫书记骂人凶狠你应该清楚!” 亏那老孙记性不错,忙点着头说:“丘主任,你放心,错不了的!” 等老孙出去了,杨陆顺说:“丘主任,你安排工作好快啊!你就不怕他真出错?” 老丘嘿嘿一笑说:“*孙浩民嫉妒你,在我面前挑拨我们的关系,不给点苦头吃怎么对得起你?” 杨陆顺楞了楞说:“他挑拨,有什么东西让他挑拨的?” 老丘说:“你刚才在办公室问他我怎么还没来,是不是?我估计的你原话是你们丘主任还没来啊?”杨陆顺点了点头,说:“嘿,没错,就是这句!” 老丘说:“那小*就挑拨,说你很不耐烦地问是不是我天天都这么晚到办公室,还说你想会打我的小报告。又站在门口喊,就怕领导不听见。如果换了其他人,也许不会真相信他的话,可这么一来对你的印象就不好,如果真哪天因为迟到原因被卫书记批评了,那你就把人得罪死了,肯定就会认为是你打的小报告。莫看他嘴巴轻轻一动,杀伤力不小哩!幸亏我们关系好,以后一定要注意,莫给人机会。” 这话听得杨陆顺冷汗直冒,气得牙痒痒的,说:“竟然这么歹毒,我实在没得罪过他啦!” 老丘耸了下鼻子说:“你没得罪他?你进步这么快,又是入党又是提副乡长,这不就得罪他了,他进不了步,也想扯得你进不得步,如此而已。以后一些小事能叫下面的做就叫他们做,免得你出了力气费工夫还不落好。遇到不听话的,你只管想办法整,不怕他们不服从,没点威信怎么开展工作?你想刚才我就故意说错了几份,多的送到少的办公室,少的送得多的办公室,出了事都是小问题,换换就行,但我就可以借这机会好生骂他一次,他还不敢顶嘴,要顶嘴我骂得更厉害,为什么不问清楚就跑啊,嘴巴莫非就只晓得吃饭、打波(亲嘴)不成?” 杨陆顺想想确实有道理,笑着说:“丘主任,我又学到了点知识啊!” 老丘得意地戳了戳自己的脑门子说:“杨老弟,老哥哥这里东西多,只要你嫌弃,我手把手地教你!”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