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884字

终于,杨陆顺受不了沉闷,却又不敢轻易惊扰马党委,悄悄起来出了门,老柳几个或蹲或站在台阶上细声说话,老江迎上去说:“杨乡长,马党委呢?” 杨陆顺冲里面努努嘴说:“在里面休息呢,有什么事吗?” 老江挤挤眼细声说:“我看马党委急得没辙了,想这么个馊主意,这样喊话有用,那还用得着咱们走村串户的?” 杨陆顺也在担心集合不拢人怕被马党委批评,听老江这么一幸灾乐祸,气不打一出来,沉着脸说:“老江,你是对咱新平的农民群众不信任还是对马党委的威信不信任呢?” 这话分量足,把老江唬了一大跳,以为杨陆顺在马党委面前受了气才冲他发火的,讪讪一笑说:“杨乡长,我这也不是担心任务完不成么,心还是好的,用词不当,嘿嘿,用词不当。”完了便走到老柳很边并肩蹲着,一想怕老柳揶揄他,赶紧又假装上厕所去了。老柳暗暗好笑,楞没回头去跟杨陆顺打招呼。 杨陆顺也是焦急地望着四散的乡间小路,眉头紧锁着,忽然他看见远处有了人影晃动,渐渐多了起来,他的心一阵砰砰乱跳,双手捏得紧紧的,人们缓慢却坚定地朝村委会聚拢,慢慢可以看见刘支书和村干部们欢笑的面目,刘支书甚至还冲他挥了挥手,杨陆顺也不禁扬手回应着,转身跑进活动室说:“马党委,刘支书他们转回来了,还带来了不少人,只怕是去结扎的妇女们!” 马党委霍地站了起来,紧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又立即消逝得没了踪影,轻描淡写地说:“哦,是吗!” 杨陆顺笑着说:“马党委的威信真高啊,登高一呼就全村响应啊!” 马党委那手里的烟蒂一丢,笑呵呵地说:“杨乡长,你莫奉承我,其实是你的主意好啊,我是让老刘他们这帮人带进了死胡同,早晓得社员们还这么服政府的管,就不得如此被动了,算你一功啊!”出门时又随势拍了拍他的肩膀。 杨陆顺嘿嘿一笑,也跟了出去,刘支书等村干部满脸欢笑地说:“马党委,你这广播上一喊,就全动了起来,早晓得你的号召力这么强,就早应该这样的,害得我们这几天费了一箩筐好话。” 马党委站在台阶正中央爽朗地哈哈一笑,大有指点江山的气魄,说:“农民群众还是信任党和政府的,思想觉悟大多数还是高的嘛!柳大茂,赶紧组织起来,尽快去卫生院,上午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 刘支书已经把三个组的妇女集合拢了,足有六十几人,连带她们的男人百来号人在坪里拥簇在一起。 老柳不敢怠慢,忙拿着名册点名,居然全部到齐,马党委一时高兴,喊了声:“社员同志们,跟我走!”当先带着队伍雄赳赳地朝卫生院方向走去。杨陆顺微笑着也推着自行车跟在队伍后面。到了卫生院,医生们虽然抱怨连连,可也赶紧开始了工作,杨陆顺估计着最后一个做完得到晚上六、七点了,如果不耽误几小时,可以很轻松地完成任务。 匆匆吃了中午饭,杨陆顺还在得意自己的主意不错,就想去说服那三户死活不愿意做结扎的人家,有心想一个去,又怕自己经验不足说服不了,有心带个人去,又怕事不成惹人笑话,权衡了半晌,最后还是决定带老柳一起去,看他平日里嘴巴还会说道。 老柳有点为难地说:“杨主任,不是我想偷懒,这是马党委的点,我们就别多事了,搞成了他不见得会感激你,搞砸了凭空让马党委有说词。” 杨陆顺坚持道:“虽然是马党委的点,可我们计生办见了困难不上,也会让别人说闲话的,我又不是为别的,只是想早点完成乡里的任务,就别前怕狼后怕虎的了,路上跟我说说那三家的情况。” 老柳不再罗嗦,跟着杨陆顺骑着自行车往新平村二组走,边走边把三家情况简单说了说,杨陆顺就决定去李家,那李柱全有三个兄弟,其他两个兄弟都有了男孩,只他家连生三个女儿。 到了李家,堂屋里有个八、九岁的女娃子在看小人书,一只手还摇着摇窝,里面一个岁多的孩子在咿咿呀呀的玩,还一个小点的坐在凳子上打瞌睡。老柳俨然一副干部派头:“李柱全在家吗?乡上杨乡长来了。” 那女娃子怯生生地说:“我爹到田里去了还没回,我娘在做饭。” 杨陆顺柔声说:“小朋友,告诉杨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呀?读书了吗?” “我叫李香娥,已经读小学二年级了。” 杨陆顺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李香娥,你现在到田里叫你爹回来吃饭吧,还告诉你爹说有人找他。” 李香娥点点头飞快地跑了出去,又转回来说:“杨叔叔,那你帮我看着两个妹妹啊。” 杨陆顺笑着答应了,老柳径直去了旁边的灶屋,把正在做饭的李家媳妇叫到了堂屋里。那女人也是一副老实羞赧样儿,一双手只晓得在围裙上搓揉着,听老柳说是杨乡长,就手忙脚乱地去倒水。 杨陆顺叫住她说:“李家嫂子,我已经叫你家李香娥去田里叫她爹了。打扰你做饭了啊。你也别倒水了,我们都是喝了出来的。听反映你不愿意结扎啊?” 那女人惊惶地说:“是我男人叫我不结扎的,我只听他的了。杨乡长柳干部,你们先坐着,我锅里还炒着菜的。”说完也不理会杨陆顺的叫唤就匆匆跑去了灶屋。
老柳撇着嘴巴说:“跟这女人说也没用,她只听她男人的,那李柱全是个蛮横家伙,马党委他都不放在眼里的,杨主任你要有心理准备啊。” 杨陆顺点点头说:“跟他讲道理了,又不跟他打架。他总还是要听政府的话吧?” 老柳点着根烟,看着堂屋里简陋的家具摆设说:“要讲得通道理,马党委也不会在他家耗了两三天了,那两家就都盯着李家的,只要李家服了软,他们也不敢再倔强起。我就真想不通,穷得衣无领裤无裆,就怎么还要生?你说条件好也无所谓,你看这两个女娃娃,黄皮寡瘦的,真是作孽!” 杨陆顺看着那靠在椅子上打瞌睡的女娃子,确实衣裳破旧,营养不良,脏兮兮的象个小花猫,心生爱怜,走过去轻轻抱起来放到里间的床上,盖上薄被,叹息着走了出来,坐在椅子上说:“中国农村一直是刀耕火种,农活都得劳力来做,没劳力确实不行啊,何况养子防老已经根深蒂固了,女子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怪不得农民想要儿子啊!” 老柳在堂屋里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说:“一代领袖一代政策,原来毛爷爷在世时生得越多越光荣,鼓励生育;现在猛地来个计划生育,莫说农村里的不理解,就是城里人也不见得个个支持拥护哟。我就是这样想的,允许条件好的家庭多生几个,有能力抚养和提供好的教育嘛;条件差的呢就只准生一个,看着孩子吃不好穿不暖的,这做大人子的也心里不好过是吧?” 杨陆顺轻笑着说:“你这主意还凑合,可也不切实际,怎么判断条件好条件不好呢?” 老柳打了个哈哈,说:“所以我也就只能凑合着当个计生办的副主任了,这就是水平问题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瞎聊着,好容易才等得李柱全回家,那李柱全三十多岁,个子不高却身板厚实,鼓鼓墩墩是个好劳力,一脸胡子拉茬,进屋把耙头往地上一顿,就嗡声嗡气地问:“两位领导好啊,要吃饭我们一起,莫嫌菜不好;要劝我家媳妇去结扎就免开金口,我不同意!”说着把耙头靠在门边,冲灶屋喊道:“孩他妈,多煮两个人的饭,来客人了。” 杨陆顺和老柳对视了一眼,都感觉这人不好打交道,杨陆顺忙摆着手说:“李柱全,我们吃了饭来的,就莫打我们的米了。” 李柱全从壶里倒了碗水虚意一送说:“吃了饭的呀?那就喝口水吧?”见两人都不喝,就一饮而尽地说:“饭也不出吃水也不喝,那领导是为了结扎的事来的喽?” 老柳沉声说:“李柱全,这是乡上的杨乡长,上你家来确实是为了结扎而来的。” 杨陆顺笑着说:“李柱全,你先坐下,我们慢慢说话。” 李柱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马上说:“嘿,这是到谁家了?我倒听起你的招呼来了。” 杨陆顺呵呵一笑,掏出根烟丢给李柱全说:“你在田里辛苦了,是该坐下歇歇气了。这次全乡农村妇女生育三胎的必须结扎,不是我们新平乡搞,而是根据省委、地委的统一部署行事的,是一项极其重要的政治活动,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你做为新平乡的一员,可得支持政府的工作哟。” 李柱全猛吸了口烟说:“杨乡长,你说的这些我不太懂啊,我是农村里作田的,只读了三年高小,你说是利民的大好事,如果我李柱全有个儿子,我绝对不多放半个屁就把媳妇送去扎了,看你这样子白皮白皮的肯定是城里人,不清楚乡里儿子的重要性” 杨陆顺忙说:“那里的话,我就是新平建华村的人,也是地道的农民成分哟。” 李柱全说:“你也是农民啊?那你就更晓得我为什么要生儿子了,一来作田要劳力,二来我得有崽养老送终啊!” 杨陆顺说:“可计划生育是我们的基本国策,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做损坏国家利益的事情啊。现在我国有十亿人,占了全世界百分之二十的人口,可我们国家的耕地仅占世界耕地面积的百分之七,从前我们吃不饱,就是因为人多地少,我看你现在就那么点责任田,养活五口人已经很困难了,如果再添加人口,就会更困难啊。我看了你几个孩子,都面黄肌瘦的,你做大人的也余心不忍吧。” 李柱全闷头把烟抽完,把烟蒂用脚尖碾得粉碎,说:“杨乡长,你也莫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我说了听不懂,我只晓得要有儿子养老送终,我生得下就养得活,这些就不劳领导操心了。” 杨陆顺笑着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你将来有三个女婿,加一起一个半儿子了,比人家还多了半个,你还怕没人养老?现在提倡男女平等,女儿将来比儿子更孝顺你哟。” 老柳在一边说:“现在国家对农民的政策已经够宽的了,街上的双职工,个个都是铁饭碗的,条件比你强了百倍吧?都在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只生一个哩!你生了三个已经够占便宜的了,还不知足。”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