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999字

杨陆顺经了李柱全一事,受到汪溪沙、叶祝同等人诸多劝告,心里实在窝心得很,新平村顺利地搞完了结扎,马党委也曾去看望过他,先也是没口子夸赞了他一番,让杨陆顺心里很高兴,总觉得没白费苦心。 可马党委话锋忽然一转,说:“杨副乡长啊,幸亏你只受了点小伤,真要闹大了,卫书记那里我怎么交待哟。在我的点上出了这样的事,都是我平时抓得不够,卫书记也批评过我了。唉,现在农村工作越来越难得做了,承包到了户,都是个人管个人,个人搞个人的了。” 杨陆顺不是蠢人,听得出马党委借口说农民承包到了户,何尝不也是说新平村是他个人承包的呢,是在委婉地劝他不要管闲事而已。看来真让叶大哥说对了,做了好不讨好,还牵连别人挨了批评。杨陆顺又还能怎么说呢,赶紧跟马党委道歉吧:“马党委,这事都怪我年轻没经验,忽视了农村工作的难度,给你添麻烦了,还请马党委多批评我。” 马党委故做大度地哈哈一笑说:“杨副乡长,你也别太谦虚了,是意外事故嘛,心还是好的,我老马也领你的情,在卫书记面前我可没少给你讲好话。莫看你年轻,主意还是蛮多的,农村工作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按规矩办就行了。” 接下来结扎工作进展顺利,基本上就没遇到麻烦事,杨陆顺也乐得轻松,带着老江这村跑跑那村看看,只是对李柱全心存愧疚。 这天轮到周副书记的点上,跃丰村是个大行政村,与五胜乡搭界,到乡上有近二十里路,村里有两百多妇女需要结扎,考虑到结扎后的妇女不适宜走这么远的路,处于对妇女们身体着想,杨陆顺就建议周副书记是不是用驴拉板车接送,一来缩短往返时间,二来也体现政府的爱民之心。 周副书记欣然地接受了建议,叫村委联系了三辆板车接送,当然也赢得了农民群众的叫好,农民不知道是杨陆顺出的主意,就没口子对周副书记感谢,虽然没什么新鲜词语,可世上谁不爱奉承呢?让老周心情大好,杨陆顺在一旁也是呵呵直乐,等到该去的人都到齐了,杨陆顺也就准备回卫生院,却被老周留了下来,说村支书老王家小子昨晚在竹山里打了不少斑鸠子,中午一起打个牙祭。杨陆顺推辞不脱,只得留下。 上午老周也没闲着,在支书老王的陪同下看了看农民田里的早稻长势,杨陆顺正好借此机会多学习,也就随着老周四处查看。临近中午才回到老王家里,老王家是去年才新盖的红砖瓦屋,算是村里最好是房屋了,杨陆顺只夸老王是先富起来的人,老王苦笑着说:“富什么哟,还是不小儿子要结婚,女方指定要住红砖瓦屋,不得已借了不少钱才盖起来的。现在政策好是好,可要光凭作田发财,那是不可能的了。” 吃完中午饭后,杨陆顺按规矩要把伙食费给老王,老王却怎么也不肯要,说:“杨乡长你是稀客,请都难得请到你来吃饭,又怎么能要你的伙食费呢?”百般推辞,杨陆顺只得作罢,没想老王却又把盖了村委财务印章的伙食费条子塞给了他,老王笑着解释说:“现在村里帐上活泛,这点客还是请得起的。”杨陆顺这才明白为什么好多干部情愿在村里吃饭而不回家,感情白吃了还可以报销呀! 老周和杨陆顺饭后被安置在老王家准备给儿子结婚的新房里休息,老王送上茶水就出去了,屋里只剩下了老周和杨陆顺,两人喝着茶随便地聊着,说不了几句又把话题扯到房子上了。 老周用一根火柴棒剔着牙说:“农村里是最讲究住房的,哪怕不摆一件新家什也要打个新壳壳,打不起新壳壳也要一年一翻新。” 杨陆顺点着头说:“老辈子们不是说么,没得好屋就象河里的浮萍,没个根基啊,所以再穷也要弄个能遮风避雨的好屋子了。” 老周呵呵笑着说:“是的哩,我在政府里工作十多年了,做梦都想住间好屋,这次卫书记的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啊!从前的头头们自己住得舒适了,哪会想起咱这些群众呢?”
杨陆顺说:“周书记,你爱人在供销社工作,怎么不住到供销社的家属房子里去呢?” 老周说:“那怎么行,不能占别人单位的住房嘛,供销社自己的房子也紧张,我这当干部的总还是要有点觉悟吧,不能跟群众抢房子的。” 杨陆顺说:“周书记,这次就好了,三间正屋的家属房正好解决你的实际困难了。我记得你有三个孩子吧?” 老周微笑着说:“是啊,我早计划好了,我跟你嫂子就住前面的房间,两个丫头住中间的,大崽虽然已经参加工作了,可逢年过节要回来,就安排住最里那间。我的旧屋住了六、七年了,可还抢手得很呢,这不谢乡长也是三个孩子,就定了住我的那间。”说着满是深意地看了杨陆顺一眼,说:“谢乡长也是个实在人,他爱人是教师,联校本来是要腾一套家属房给他的,可他也是发扬风格,不愿意占群众的住房啊。” 杨陆顺立即敏捷地捕捉到了周副书记眼神里的含义,脸上就有点发烧,人家谢乡长都发扬风格了,他这年轻人是不是也应该发扬风格呢? 老周又说:“杨副乡长,你运气真的好哟,一进政府就赶上了这样的好事,嘿嘿,我可是盼了好多年呐。” 杨陆顺不知道怎么答话了,在他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那套新房子,何况卫书记也提前给他打了招呼,这就叫他心里很为难,他确实有心把房子让给谢乡长,谢乡长毕竟曾经是他的老师,又是他现在的领导。可周副书记的话句句直刺他的心,不管怎么样新同志是应该让老同志的,年纪轻轻,有吃还在后头嘛。想到这里,杨陆顺坐不住了,他借口到卫生院去就匆匆离开了老王家。老周轻笑着自言自语说:“你小子懂事就乖乖让出来的好,莫贪了小便宜丢了大实惠。” 杨陆顺骑着自行车径直去了汪溪沙寝室,把习惯睡午觉的沙沙喊醒说:“沙沙,我有件事情跟你商量。” 汪溪沙正睡得香呢,不耐烦地说:“什么事嘛,你晓得人家中午不睡上一觉,下午就没精神上班,数错了钱你赔呀?” 杨陆顺自顾说:“沙沙,我想把房子让给谢乡长,他家人多,又是我曾经的老师,他们比我更需要这房子。” 汪溪沙立即没了瞌睡,一翻身就坐了起来,睁大眼睛说:“莫该是卫书记下了命令啊?没新房子怎么结婚嘛,不行,我得去求卫书记去!” 杨陆顺拉住她说:“沙沙,是我自己的意思,人家谢乡长发扬风格不占学校的家属房子,情愿住别人腾出来的旧屋,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我” 汪溪沙盯着杨陆顺说:“你傻呀,你们乡政府那么多人不发扬风格就你去发扬,是组织上分给你的,又不是你强占的,凭什么就该你让呢?我可告诉你,跟你扯结婚证是看了有新房子,如果没了新房子,我才懒得跟你结婚呢!看你是要我,还是想去巴结领导!” 杨陆顺诧异地说:“沙沙,我这不是跟你商量么,你说话也太难听了点,什么巴结领导啊,我是真的不忍心看着谢乡长那么一家子挤旧屋嘛,还记得卫书记的家不,我真看不下去了。” 汪溪沙眼圈儿红红地说:“我不管那么多,我爸妈都晓得我结婚是住新房子的,到时候岂不是让我在娘屋里人面前丢尽了脸?我再说一次,不是新房子我不结婚!”说完把脸扭到一边,看也不看杨陆顺了。 杨陆顺没想到汪溪沙这么看重房子,竟然说出了不是新房子不结婚的话,一时又伤心又愤怒,铁青着脸冲出了寝室,砰地一声把门重重合拢。 杨陆顺心里百感交集,看来自己在汪溪沙心里还没一套房子重要,怎么以前就没看出这妮子这么自私呢!唉,城里的妹子真的难得伺候啊!他这么胡乱想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新家属房子的工地前,站在大堤上看着已经完成大半的房子,杨陆顺不禁呆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