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7100字

杨陆顺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白天除了帮父亲做点菜地轻松的农活,把精力放在了熟悉教材上,他通过看教案和备课材料,很快地就自己摸索总结出了一点心得,他感觉自己天生就是当教师的料,而且非常有信心当好一个合格的老师。他也很守承诺,隔天就去马校长家辅导小文小武的功课,他渊博的学识、青春洋溢的笑容,很快就成为两个孩子崇拜的偶像,学习效果非常明显,他的努力也得到了马银满夫妇的认可,相处得甚好。 最让杨陆顺开心的是袁奇志很快就回了信,在信中袁奇志很明确地支持他从事教育工作,也同情他被父母包办了婚姻,还告诉杨陆顺自己被顺利地分配到了春江市团委工作,但信里大部分篇幅还是在回忆他们的学校生活,用女孩子们那独有的细致,温馨地记忆着那三年里的开心欢乐的时刻,使杨陆顺仿佛又置身活泼团结向上的校园。 杨陆顺再次给袁奇志回信时,心态端正了很多,虽然时刻还在暗恋她,但杨陆顺早已经决定让这份刻骨铭心、甜蜜又微含苦涩的初恋永远埋藏在心灵的最深处 ,他开始描绘自己憧憬中的幸福生活,同时也深深祝福袁奇志工作顺利、生活幸福。接二连三又有昔日的好友来信,都对向往已久的社会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希望,都豪言壮志要在自己新的起点上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当然不少好友对杨陆顺当教师是非常惋惜的,在他们眼里那聪明好学、成绩优异的杨陆顺应该在其他行业更能发挥他的能力,更好的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做贡献。 只是让杨陆顺心里有点担忧的是,刘霞并没有托人来解除亲事,也没再到杨家来过,但杨陆顺并不放在心上,他认为刘家之所以没动静,无非跟自家想法一样,都不想损失那一千元钱,那年头,一千元不是个小数目。 闲暇之余,杨陆顺也去几个姐姐家做做客,也跟儿时玩伴、要好的同学见了见面,不过他们都已经结婚多年,有的女同学孩子都生育了两个孩子,也许是常年在田头风吹日晒,大都老像得厉害,一身出工下地的打扮,就是地道的农民了,特别是他高中的一个女同学,那时是班上的文娱委员,相貌出众,唱歌跳舞是把好手,时隔三年,已经是满面沧桑,容颜枯槁,再不复从前的风采,这都让杨陆顺唏嘘感慨不已。 转眼就到了八月二十六日,是联校全体老师开大会的日子,这是联校多年来的规矩,主要是收心,给放假两月的老师提个醒,又该正式开学了,大会其实也没什么主题内容,大家坐到一起学学文教局的文件,几个校领导讲讲陈词滥调,也就散了,时间不到一上午,因为老师们住得分散,中午又不管饭,所以一般十一点就散了,只留下各完小、村小的校领导们吃饭,下午到联校继续开会,安排具体工作,主要是收费标准啦,落实各校生源情况准备新学期的课本啦、调整各校的教师配备啦等等,最主要的是把上级拨下的两月工资尽快落实到每个老师手里。 新平公社在上面有个初中部和中心完小,还分了八个学区,也就是下面村里有八个完小,没完小的村都有村小,村小基本只有一、二、三年级,四、五年级就只有完小才开班,大致一个村小只有六到八名老师,基本是民办老师,完小看生源情况开班,多的三、四个班一个年级,少的也就一个班一个年级,但班子配备齐全,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总务主任、教研组长等等,公社中心完小是师资力量最齐全的,基本都是公办老师,只有极个别资深的民办老师,初中部也有一套完整的校领导班子,但小学、中学集体由联校直接领导,联校只是个行政性质的机构,领导成员是初中部和中心完小的校领导组成,这届就是初中部校长马银满任联校校长,初中部副校长叶盛和中心完小校长孙中立出任联校副校长,下面还有个政工室、财务室、总务室。 杨陆顺按时到了大礼堂,按照划分的区域坐在了初中部一起,主席台上的领导们都已经就位了,只有少数人没到,老师们乘着短暂的时间相互打招呼聊天,热闹非凡,杨陆顺看了看,约莫有四百多人,心想教师队伍还真是庞大,初中部除了在学校家属房住的老师还算认识,绝大部分都是陌生面孔,不过很明显大伙都听说初中部新分配了个大学生老师,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俨然成了中心话题。 这时联校总务主任江大勇笑呵呵地从主席台上下来,径直走到杨陆顺面前说:“杨老师,马校长请你上主席台就坐。” 杨陆顺有点莫名其妙,说:“江主任,我又不是领导,就不上去了吧。” 江大勇不由分说,拉起杨陆顺就走,说:“你是我们南平县唯一的大学生老师,就冲你是大学生就应该上主席台,这说明我们联校重视知识分子嘛!你还要准备准备,要发言!” 马银满等几个领导都含笑对着杨陆顺点头,这让杨陆顺有种受宠若惊地感觉,他在下面老师们惊异地目光下,红着脸上了台,规规矩矩坐在了末位。 马银满对着话筒喂喂了几声试试音量,说:“同志们,大家请安静,开会了!”喊了数声后,喧闹声才渐渐停了下来,偶而还是有人大声地咳嗽,还有人起身时排椅发出的啪嗒声。 马银满微笑着说:“同志们,大家经过了暑假长时间的休息,应该恢复了疲劳,当然许多同志家里有责任田,双抢辛苦了!开会之前,我先向同志们隆重介绍一位同志,我县唯一的大学生老师,杨陆顺同志!大家鼓掌欢迎!”几位校领导带头使劲鼓掌,下面响起了并不很热烈地掌声。 杨陆顺红着脸站起来,向领导们鞠躬致意,又向台下几百老师鞠躬致意! 马银满双手往下虚压了几下,等下面安静了,才说:“杨陆顺同志,我想大家也并不陌生,当年他是我们新平公社第一个考出去的大学生,在长江大学中文系苦读三年,年年被学校评为优秀学生,优秀学生干部,优秀团员,年年因为成绩优异而获得最高的助学金,人才啊!为了振兴我们的教育事业,为国家培育更多有用的学生,杨陆顺同志毅然放弃留在春江市,放弃国家机关的优越工作,投身到我们的教育工作中来,回到了生他养他的新平!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不容易啊!而我们新平中学也有幸成为了全县唯一拥有大学生教师的学校!我提议,为杨陆顺同志无私的奉献精神鼓掌!”又带头热烈地鼓掌。 杨陆顺没想到会被领导如此重视,受到如此隆重地礼遇,他只觉得热血沸腾,泪水迅速地涌出眼眶,他再次站起来,真心实意地向马校长鞠躬,又向冲他鼓掌的老师们鞠躬。 马银满看见杨陆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效果,说:“下面,请杨陆顺同志讲话!” 杨陆顺站着,把话筒举到嘴边,激动地说:“联校领导、各位老师,我杨陆顺是个地道的农民子弟,是党和国家地培养,我才能考上大学,学到更多是文化知识,我首先要衷心地感谢我们的党和国家!我从小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现在我终于实现了我的理想,我会把我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教育事业当中,为我们的党和国家培育更多的有用人才,为我们的祖国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 激昂的讲话、真情地流露立即感染了全体人员,当时全国人民最想过的日子就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生活,虽然那时阶级斗争已经逐渐在人们心里淡漠,可口号依旧是振奋人心的,杨陆顺道出了人们心中最迫切、最希翼的话语,立刻礼堂里响起了热烈、真挚地掌声! 杨陆顺沉浸在巨大心灵的冲击之中,他恨不得立即走上讲台,立即给学生们传授科学文化知识,他觉得世界充满了阳光、人间充满了希望。 散会后,马银满等联校领导很热情地留杨陆顺吃午饭,学校的食堂已经准备好了四桌丰盛的宴席,就当时的生活水平来看,已经是普通农民家过年时最好的酒宴了,估计没个二十多块钱办不齐全,这四桌岂不得近百元?杨陆顺有点拘束地坐在席上,看着眼前八个热气腾腾的大海碗,里面全是大鱼大肉,也不禁咽了口口水。 一个四十多的汉子冲马银满说:“马校长,怎么又是散酒?还是弄几瓶南平大曲来喝吧?” 马银满笑骂道:“老孙,你个酒鬼,有得喝就不错了,叫花子还嫌饭馊!” 老孙不满地对其他人说:“大家评评理,一年也难得联校请回客,连好点的酒也不愿意上,大家说是不是?以后联校的领导们去我们下面,咱也随便招待了。” 其他桌的人都一起起哄,七嘴八舌地要喝南平大曲,马银满被吵得没脾气,只得说:“我怕了你们这群大爷了,说好,一桌两瓶,不够就喝散酒!江主任,你叫人去合作社买吧,记住,分几个地方买,别搞得影响不好!”江大勇笑得眼睛眯成了缝,答应着去安排了。 杨陆顺心里就纳闷了,既然也怕影响不好,那还要去买呢?节约点不好吗? 老孙又说话了:“咦?马校长、叶校长,你们家那口怎么没来?还有孙校长,怎么都没来?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怎么就忘了家里的那口子?这要不得啊!是歧视女性的严重表现!” 马银满笑笑没言语,叶盛说:“这不是请下面各校的领导们吃饭吗,老娘们就算了,她们在家自个弄!” “那不行,怎么能让嫂子们一个人在家吃呢?还是叫来吧,我去叫去了,都在家吧?”杨陆顺一看,是建华学校的李校长。那李校长也不等他们几个答应,就径直起身出了食堂去叫人去了。杨陆顺暗暗好笑:这些人都蛮热心的啊!再看马银满,自顾跟孙中立不知道在说什么,似乎没察觉去叫人了。
一会儿三家的老娘们都来了,杨菊仙还带了一口小钢精锅,进来先是哈哈一笑,然后就说:“我们大人吃了,屋里还有两孩子哩,我干脆夹点菜让他们吃去。” 那老孙忙接过锅,边夹菜边说:“我说菊妹子,是得多注意孩子,你那俩孩子正是在长个的时候,千万不能打蔫,现在不是说什么营养很重要吗?” 杨菊仙笑着拍了老孙一下说:“老孙,没看出你对营养还有研究啊!那你怎么瘦得猴精一样啊?干什么虚了体啊?”她话一出,引来大家放肆地笑。 杨陆顺抽空叫了她一声姐,杨菊仙便走到他那一桌坐下,很亲热地说:“大兄弟,你也在啊?今天你在台上讲话好有领导风度的,比你哥那熊样强多了!”没等杨陆顺回答,又凑近点,象是耳语可声音全屋里人都听见:“大兄弟,你今天可迷翻了不少未婚女老师啊,我当时就在下面替你介绍对象,不下五个妹子点了头,要不要我替你联络联络?” 杨陆顺已经习惯了杨菊仙的作风,低调地说:“我哪有什么好的,姐你就别太操心了。我才参加工作,现在就谈爱分心呢。” 杨菊仙又哈哈笑了起来,说:“小毛孩子还怕丑得很了,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是时候喽!” 本来杨陆顺这次大出风头就让很多下面学校的人奇怪,现在见他与马银满的爱人杨菊仙这么熟落,心里隐隐明白了点什么,有的人开始注意杨陆顺,有的人则暗暗猜测,不过杨陆顺是初中部的,与他们小学部没什么联系,也都没放在心里。 那老孙只顾夹菜,一会儿把个锅堆得满满的,递到杨菊仙面前,献媚地说:“应该是够了,让孩子们先吃着,不够再来夹!” 杨陆顺心里不免有点鄙夷:这老孙也四十好几了,怎么这么爱讨好人家呢?他却不知道,这老孙虽然在下面村小的校长,可还是民办教师,要转公办教师,联校有很大的决定权,那老孙是不敢怠慢联校领导们的。 南平大曲买回了,马银满似乎很器重杨陆顺,带头敬了他一杯,这下好了,大伙都来给他敬酒,不断说些什么年轻有为呀、前途光明之类的话,还好杨陆顺情绪兴奋,大热天喝了半斤多南平大曲也没醉!一顿饭吃到下午两点才完。 领导们继续开会,杨陆顺则在总务主任江大勇的安排下,到前面收拾了间宿舍,本是一间标准的教室,从正中间砌了道墙,可教室的房顶比较高,那墙没砌到顶,只是分隔开来,就成了两间宿舍,再把宿舍里砌道墙开张门,分成前后两间,后面的小间可以用来做厨房。 杨陆顺宿舍那边是空的,还没人住,他精心地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里面陈设很简单,一张床、一个书桌、一把靠背椅子,可他心里已经很满意,这是他的小天地,比较从前在大学的宿舍,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只可惜后面的小房间空起有点浪费。 第二天,杨陆顺请四姐夫用板车把他的生活用品一鼓脑从家里拖了来,他娘心痛他,还硬是把一个五屉柜清出来给了他,好在宿舍还大,要不让真没地方隔。杨陆顺和他四姐夫正搬得欢,杨菊仙正巧从小学那边过来,袖子一挽就要帮忙,笑着说:“大兄弟啊,收拾屋子就交给姐了,你们男人家干力气活还行,搞捡拾就比不上我们妇女了。” 杨陆顺忙不迭道谢,他四姐夫见有人帮忙拾掇,卸下车上的东西说是还有东西要运,就匆匆走了,杨菊仙听了他们的对话,眯眼笑了笑说:“大兄弟,那拖板车的叫你六子六子的,是你亲戚啊?” 杨陆顺说:“我第四个姐夫,拖板车搞点小运输,哦,他家大儿子今年读初二。” 杨菊仙眉花眼笑地说:“啊也,是你亲姐夫啊,那就好了,以后姐有什么东西要拖要运的,就请你帮忙咯!” 杨陆顺擦了把汗,说:“那不成问题,一点小忙随喊随到!” 收拾屋子有女人确实要快得多,不久蚊帐挂好、床也铺好,杨菊仙还耐心地把杨陆顺塞在包里的衣服一件件叠好放进五屉柜里,又找了块抹布把里里外外抹得干干净净,临走时还叫杨陆顺到家里吃中午饭,搞得杨陆顺是感激莫名,心想这女人虽然粗俗了点,可待人还是蛮热情。 屋子收拾妥当了,杨陆顺上了趟街,去合作社的文具柜台买了些白纸、糨糊,把屋子几面墙都糊了个严实,这下房间里亮堂了很多,也显得整洁了很多,可白惨惨地略显单调,看还剩了几张纸,便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狼毫毛笔和砚台,又宝贝一样取出一方香墨,这都是张老教授送给他的,在砚台里鞠了捧清水,他惬意地把香墨细细地研磨着,写点什么好呢?他环顾着四周,灵机一动,欣慰地说:“肯定是唐代大诗人刘禹锡的传世名作《陋室铭》了,多么贴景贴意啊!”不禁摇头晃脑地吟哦:“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噫吁呼,何陋之有?!” 杨陆顺吟罢心潮如涌,久久不能平息,这《陋室铭》通篇仅81字,情与景会,事与心谐。细读此铭,不觉此室之陋,但觉此室之雅:环境之雅“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人文之雅,接纳文人墨客,“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心境之雅,“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抒发了旷达致远,不同流俗的可贵气质。更令他心仪地则是刘梦得那不慕荣华、安贫乐道的情怀,相比之下,两人似乎亦有曲意相通之境,杨陆顺自感放弃了留在省城的优越环境,自愿回到条件艰苦物质匮乏的乡间,居住着比刘宾客更为简陋的居室,一种文人自清的傲气油然而生! 杨陆顺饱蘸浓墨,一气呵成,虽然他的书法略显稚嫩,可磅礴的气势却跃然而出,师从张教授两载,还是很有心得。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佳作,不禁又吟哦了一次,只觉得心胸豁然开朗,把那作品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好笔好墨好字啊!”杨陆顺被一阵赞扬声惊醒,抬头一看是马银满,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就谦虚地说:“马校长,我一手烂字,让你见笑了,还请你指教!” 杨陆顺说他一笔烂字也不是谦虚之语,确实是笔法稚嫩,实不能登大雅之堂,仅仅只是基础牢固而已。 马银满也只是懂点皮毛,当年文革时期,天天要写大字报,他的一手毛笔字就是写大字报操练出来的,当下也不谦让,说:“杨老师,你这手王体行书应当是临摹王右军之《兰亭序》吧?” 杨陆顺点点头说:“马校长真行家,一眼就看出我的临《兰亭序》帖的。” 马银满矜持地一笑,如数家珍地说:“王羲之的行书有如行云流水,其中又以兰亭叙为最极品。我记得是晋穆帝右军宦游山阴,与孙统承、谢安等四十一人在会稽山阴的兰亭聚会,修袚褉之礼。饮酒赋诗,由他以特选的鼠须笔和蚕茧纸,乘兴而书写了一篇序,记序盛会,共三百二十四字,其中二十个‘之’字名有不同的体态及美感。此帖下笔有如神助,有‘遒媚劲健,绝代所无之誉’。” 杨陆顺笑着说:“马校长博学多闻啊。” 马银满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我看你的字,与右军已有几分相似,可大多只是貌似而无神髓,王羲之的行书讲究的是行云流水,而无论横、竖、点、撇、钩、折、捺,真可说极尽用笔使锋之妙,王羲之智慧之富足,不仅表现在异字异构,而且更突出地表现在重字的别构上。序中有二十多个‘之’字,无一雷同,各具独特的风韵。但看你的字,刻意模仿,笔力不到,没有领悟到遒媚劲健之精髓啊!” 马银满这番话可不是胡诌妄言,而是从县文教局一书法名人那里听来的,现在的人练毛笔字都是临摹为主,没得名师指点,肯定是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而这番评点恰恰是针对临摹王羲之行书的人最容易存在的问题,如果都能象王羲之的字那样行云流水、遒媚劲健,岂不人人都成了大师? 杨陆顺听了暗暗好笑,当初张教授就是这样批评他的字,没想到这里也有人同出一辙,那张教授可不是光说不练,也不知道这马校长是不是嘴儿尖,就把自己的字撤到一边,恭敬地说:“还请马校长指教。”这意思明显,你也得露一手。 马银满哈哈一笑说:“杨老师,我的字从来没有临过帖,全凭当年文革期间写大字报操练出来的,是土八路,比不得你这正规军,实在是不敢拿出来献丑。好了,我是来叫你去吃饭的,你姐只怕等急了。快去吧!” 果然,家属房那边传来杨菊仙尖哨地声音:“马银满,菜都快凉了,还在磨蹭什么呢!” 杨陆顺笑笑说:“看来我的没眼福了。”心里不免有点轻视。 到了马家,只有他们三人吃饭,杨菊仙不等问就说:“小文小武都去县一中报名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开伙,明天我跟你大哥也到食堂吃饭了,省得麻烦。还有,叫你爹不要再往家里送菜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