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476字

谢乡长第二天就去了卫生院,仔细询问了妇科医生,得知如患有肾上腺疾病、糖尿病、内分泌系统疾病、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时妇女是不适宜做结扎手术时,便神情严肃但语气平和地说:“现在已经做了几百例结扎手术了,难道被结扎的妇女当中就都身体健康吗?医生同志,我们农村里的农民群众大多没什么文化,对这些专业的知识就更不明白了,你们当医生的就要义务去传授告之嘛,我也是听了杨乡长的反映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计划生育是国家基本政策,但不能为了追求片面的完成任务而忽视了广大农民群众的利益嘛。既然这样,就还请你们医生同志负起责任,把那些不适宜做结扎的妇女排查出来,经过治疗后能做了再做” 医院的医生们听了谢乡长的话,既感到了身上的重担也明白了他爱民的苦心,都纷纷表示要按谢乡长的指示去做,用实际行动安心爱护农民群众。 谢乡长笑着说:“这还得多亏了杨副乡长工作细致,考虑周详啊,要不我也不知道计生工作里的具体条条框框嘛。我们大家都要向杨陆顺同志学习,热心本职工作,全心为民着想呀。所以他一提出来,我就极力地赞同啊!”见杨陆顺被夸得面色微赤似乎想谦虚几句,就赶紧说:“杨副乡长,你也别谦虚了,只要是一心为民的好提议,我都会无条件地支持!你领着计生办的同志们也不能忽视了结扎妇女术后身体健康的恢复,尽量提醒她们要注意休息和营养,不能因为响应了国家的政策而搞跨了身体。” 杨陆顺高兴地说:“谢乡长,我这就到已经做了结扎手术的户子去看看,我也做了些准备工作,想近期到各村开一堂结扎术后的保健课,争取让所以结扎妇女都能尽快恢复,不出术后并发症。” 谢乡长满意地说:“这样最好了,服务要上门,宣传要到家。现在马上要进入双抢季节了,妇女们都是抢收的好手,不能因为身体原因耽误了农忙!” 果然一上午时间就从来结扎的妇女中排查出好几个因为各种原因而不能做手术的人,可农村人又怎么舍得花钱去治疗那些并不影响日常劳作生活的隐性病呢?倒还嫌医院里没事跟她们找事,一听不用结扎了,全都乐不可支地跑了,根本没把医生的话听进去。 杨陆顺早已经兴致勃勃地带着老江去准备课程了,张文谨有点担心地地对老柳说:“柳主任,这一个村才检查了二十几个人就排出了好几个,这群婆娘又不听医生的积极治疗,那怕会影响其他人的积极性哟!” 老柳抄着手,斜着嘴巴吹落老长的烟灰,不咸不淡地说:“是吗?怎么会呢。” 张文谨凑上来说:“前阵子卫书记把李柱全抓了反面典型才把这些人调动起来,好多人是惧怕政府的压力才勉强来搞结扎的,如今这么一闹,那些不愿意结扎又没病的人不造反才怪呢,我觉得应该跟杨主任说说,免得到时候被动呢。” 老柳瞪了他一眼说:“杨主任想得比你远得多,叫你操什么心?这不是谢乡长同意了的么。领导决定的东西你少掺和。”张文谨讪笑着退到一边,不再言语了。 杨陆顺带着老江白天走村进户地搞摸底,生怕有结扎后的妇女因为不注意休息和调养引起各种并发症,晚上集中妇女在村委会讲课,传授各方面的注意事项。不少男人闲得无聊也凑进去,见杨陆顺一小伙子在上面大讲妇科预防知识,都又好奇又好笑,那群婆娘更是把杨陆顺当稀奇怪物,不时插科打诨调笑杨陆顺,杨陆顺倒浑然自若,他一门心思在传授科学卫生知识,只想妇女们摆脱疾病的缠绕,自我感觉神圣得很。 汪溪沙不知从哪里知道了,感觉羞涩不已,虽然跟六子扯了结婚证,可都还没行过夫妻间的事,总认为一个男人成天混迹在女人堆里不象话,何况还尽说什么妇科知识、房事注意什么的,想起来就觉得恶心,大男人搞那些会有出息吗?便就劝他说:“六子,你一个未婚青年成天跟那些乡里婆娘混做一堆,不怕影响不好啊?还跟她们上什么知识课,人家娃娃都生了好几个了好用得着你教吗?我看别让她们教坏了你!” 杨陆顺笑呵呵地说:“沙沙你想那里去了,农村妇女缺少那方面的知识嘛,本来乡里条件就差,再不提醒点她们,到时候疾病缠身就麻烦了。我其实刚开始也不习惯,那些妇女老取笑我还是童子军却大模大样教她们这些大妈大婶的,其实她们确实需要这方面的知识,莫看她们表面上嘻嘻哈哈,其实心里还蛮服气我的。这不不少男人也去听我授课了,知道了清洁卫生的重要性。” 汪溪沙啐了他一口说:“这些东西女人是孩子的时候妈妈就教了的,还用得着你这童子军去充老师?大男人老弄这些,我都替你害臊。”
杨陆顺说:“这可是我的本职工作,干一行就得爱一行。是不是怪我没给你上课呀,那我现在就给你补习补习,好让咱以后生个健康的好宝宝!”说着嬉皮笑脸地就在沙沙丰腴的身子上比划,让汪溪沙哭笑不得,有心想再说叨几句,可抵御不了六子的禄山之爪,顿时软成一团,娇喘吁吁享受去了。 几天后卫书记从县里开会回来,就召开了党政干部会议,传达了县委县政府的会议精神:“这次因为全县都在搞结扎,所以只是各乡镇的书记参加会议,谢乡长这几天辛苦你了。”谢乡长一贯地微笑着点点头没说话,意思是不辛苦。 卫书记见他没话,就接着说:“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大力发展农村的副业经济,县委县政府要求我们乡镇不能总盯着粮棉油这几项,要把视线放开,把思路放广,现在按照计划的粮棉油生产只能是维持农民们温饱问题,真要发家致富是不可能的,要从农副业着手,政策性地引导农民走发展农副业致富的道路。所以县委县政府要求我们各乡镇在维持原有粮棉油计划的情况下,发大功夫下大力气腾出人手,搞几点典型出来,争取在年底有收效。具体措施都在县政府的有关文件上,我就不再重复。这几天我一边开会一边在思考,要如何才能完成县委县政府的任务,主要的就看我们乡政府的领导干部如何积极引导扶植了,就目前新平的农民素质来看,指望他们自己摸索是不太现实的,农民眼前是一抹黑,他们多少年来都是按政府的计划来种植生产,都不了解情况也无实践经验。说老实话,农民们很满足目前的生活状况,田里打出的粮食留足口粮后还能卖得一笔钱,自留土里的蔬菜完全满足了他们日常的需要,加上家户养了生猪鸡鸭,勤快一点的小日子也过得蛮红火。我到新平也一年了,这期间不少农户茅屋子翻修成了红砖瓦屋,电灯也舍得用了,不少赶时髦的还添置了自行车等高档用品,这些改变都充分反映了我们的农民日子在一天天好过,不少农民也满足了目前的生活,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不少农民仅仅是满足了温饱问题,照样还有不少户子几天才可以吃上点肉,有了病痛还是没钱去看医生的,一年下来置不上一身新衣裳,一家几口仍就盖一床被的还不少!这先实际情况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不是我卫某人在危言耸听。所以我们当前的任务还很艰巨,农民们一天不富裕起来,我们就一天也不能放松。今天我就简单地把县委县政府的会议精神传达给同志们,时间非常紧迫,我们在座的领导干部要加紧动起来,想办法出主意,尽快在基础条件比较好的村搞几个典型出来,已此来带动全乡农民的积极性。老谢,你来说几句吧。” 谢乡长先是冲卫书记笑笑,把笔记本用手压平压整齐,说:“刚才卫书记把县委县政府的会议精神传达了,说得很具体很详细,卫书记也就我乡的实际情况做了指示,我认为非常精辟非常到位。中央这么多年大会小会不断,一号文件年年发,总是把农村问题放在首位,总是殚精竭虑地为广大的农民谋福利,而我们农村也是一年一个样,物质文明、精神文明都获得了丰收。这是我们取得的成绩,是鼓舞人心的,也是值得振奋的。有了成绩不代表没有缺点,卫书记就给我们擦亮了眼睛,指出了不足,强调了危机,我们的农民其实还是很贫穷的,我们目前的生产力还是很落后的,离二零零零年只有不到十六年时间,可要实现农业机械化,我们任重而道远啊!所以得改革,得解放思想,得灵活运用中央的各项利民政策,带领农民兄弟们尽快富裕起来。农民的观念落后,可我们领导干部得超前,我们不仅仅只是管理好农村,还有责任和义务带领农民走向富裕之路。我到新平时间不长,但我通过几月来的调查走访,感觉新平的基础条件蛮好,农、林、牧、副、鱼都有很大潜力可挖,就看怎么挖,怎么想办法挖。我的思路与卫书记一致,那就是我们的领导干部要积极动起来,要群策群力,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相信我们在卫书记的领导,会开辟一个崭新的新面貌的。” 杨陆顺在一边认真地听着记录着,可他心里老犯嘀咕,怎么领导们讲话口径都如此一致呢?听书记乡长说了半天,也没听到具体如何操作,空空的只是表态只是拥护,书记乡长说了,肯定又是副书记们说,党委们再表态,这样的会到底又有什么真正意义呢?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