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609字

听了卫书记的话,杨陆顺仍旧觉得牵强,他知道卫书记的话非常有道理,可他就怎么也不忍心眼见着勤劳朴实的农民受到伤害,哪怕他们是愚昧的、目光短浅的。他说:“卫书记,如果真让身患疾病的妇女去结扎造成了严重后果,那我们政府岂不是好心却做了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的事?真要出了大麻烦,不又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么?” 卫书记想了想说:“那这样,你把我们新平乡的情况写个材料汇报到县计生委去,看他们如何处理,我想县计生委应该会有妥善的对策,这事就说到这里。六子,你得把计生办的几个人看紧喽,叫他们别给你添乱了。哦,胡拥军昨天来了封信,我找给你看看,身体恢复得蛮好,他也蛮惦记你的,在信里多次提起你呢。”说着从书桌抽屉里找出封信,递给杨陆顺。 杨陆顺暗暗一掐时间,赵翠娥已经去了一个多月了,匆忙把信看完,这才笑着说:“卫书记,胡大哥真是好运气啊,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就好了,连一点残疾也没落下。” 卫书记叹了口气,把信里某处指了指说:“六子,那是你胡大哥怕我们担心才这样说的,他说左眼有小疾,我估计那眼睛没多少希望了,真要坏了只眼睛,他在一线部队的生涯基本就要结束了,唉,也好,从79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冲锋了,是该退到后方好好休养休养了。这孩子也是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祖国和人民是永远会记得他们的。”说着和衣倒了铺上,用手掌遮住了眼睛,就不再说话。 杨陆顺心情复杂地看着卫书记好一会儿,才慢慢转身出去,轻轻合上了房门。等房门一关,卫书记这才把手掌移开,摸索着从兜里捏出根烟来点燃抽着,喃喃地说:“六子啊六子,你到底还是年轻啊,怎么会完全了解我的难处呢。” 杨陆顺没有回宿舍休息,他马上回了计生办,既然在卫书记这里说不通,就只好按照卫书记的意思把新平的实际情况写份汇报材料,在文中尽述了他自己认为当务之急需要重视的问题,希望得到计生委的同意和支持。他怀着一腔爱民护民的心情奋笔疾书,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写了份汇报材料,他满意地嘘了口气,见时间也没过午休,就赶紧拿着材料回了宿舍,只要卫书记午休出门就立即呈给他过目,他很自负这汇报材料情文并茂,定能感动上级领导的,果然卫书记看后没多言语,只是说:“六子,那你赶紧把材料送到县计生委去吧。” 杨陆顺便匆匆到计生办给尹芳简单说了说,就搭车去了县城,径直去县计生委找到了负责新平片的侯副主任,把来意简略说了说并呈上了汇报材料。侯副主任似乎也蛮重视,带上眼镜就仔细地看阅材料,好半晌才看完,赞扬道:“小杨啊,你的工作做得非常到位呀,不仅工作进度上得去,还能在工作中发现问题,不错不错。这些问题是值得我们关心啊,毕竟人命关天嘛。一等计生委开会,我马上在会上提出,尽快拿出个具体办法来。” 杨陆顺期翼地说:“侯主任,有您的支持真是太好了,新平的农民们会感激您的。” 侯副主任正色说:“小杨啊,你这样说就不好了,我这样做也是关心农民群众的疾苦嘛,是应该的,哪是图什么感激呢。” 杨陆顺连忙点头说:“那是,那是。侯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计生委才拿出具体办法来呢?” 侯副主任呷了口茶说:“这事嘛总得在会上研究研究讨论讨论才会出结果的,你也别心急,回去好好接着抓结扎工作,一等有了结果我会打电话给你的。小杨,我对你们新平希望蛮大的哟,看情势新平已经遥遥领先其他乡镇了,你可不能翘尾巴,还得继续下功夫呀,争取搞个第一,我好给你们新平争取点实惠。呵呵。”
杨陆顺说:“侯主任,新平前阶段取得了好成绩,那是卫书记和乡党委高度重视的结果,我只是做了份内的工作,我” 侯副主任看了看手表,笑着打断了杨陆顺的话,说:“年轻人能谦虚谨慎是最好的了,看来卫书记带兵有方啊,小杨,你也别太谦虚,你们卫书记可把你夸上了天哟,好好跟着卫书记干,**说得好啊,你们是早上八、九点的太阳,这世界归根结低是你们的!我们都老喽,这四化建设的宏图大业最终还得是你们这样的年轻知识分子挑大梁啊。本来我是应尽地主之谊的,可我临时还有事,就让办公室的副主任小周陪你吃晚饭啊。明天等我得空了,再跟你喝酒,你小子上次还把我灌得够戗,这次我也让你醉一回。哈哈” 杨陆顺见还没谈到问题的实质,领导就要走了,急忙站起来说:“侯主任,乡下工作忙,我得赶晚班车回去呢,您看我汇报的事” 侯副主任听说他要回,也不留他,说:“哦,赶着回呀,看来你们卫书记纪律严明呀,既然这样我就不强留客了。你是事我会放在心上的,就等计生委的电话吧,工作嘛该怎么着干还怎么着干,可别耽误了整体进度就行。”说着随意地握了握杨陆顺的手,出门走了。留下杨陆顺在办公室里发楞。 回到新平已经七点多了,事也没办成肚子还饿得呱呱叫,杨陆顺站在车站前摸着肚子,转身朝新平中学走去,只好在叶大哥家蹭饭了。 远远望去,叶家窗口透出了明亮的灯光,让杨陆顺心里忽然有种家的感觉,不禁更加期盼自己即将拥有的小家,柔情似水的沙沙,还有那香气诱人的饭菜杨陆顺使劲咽了口口水,加快了脚步。 照例是周可在家备课,小菁在写作业,杨陆顺进屋后也不客气就找周可讨饭吃:“嫂子,饿死我了,才从县里回来,有吃的就行。大哥又去下棋去了啊?” 周可忙给他弄吃的:“幸亏还有碗剩饭,加个鸡蛋炒了将就吃啊。你呀,怎么不在岳母娘家住一晚呢?难得去一趟县里。菁菁,把你爸叫回来。” 杨陆顺跟在周可屁股后面转悠,说:“算了吧,去趟岳母娘家总得花钱,这不马上要准备结婚了么,得省着点了。” 周可掩嘴直笑说:“你岳母娘把个养了二十年的漂亮女儿都嫁给你,花点小钱倒心痛了,你是没见过红口白牙卖女儿的,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杨陆顺摸着后脑勺嘿嘿傻笑说:“还是嫂子见识多,你这样一说我还真占便宜了,虽然沙沙爹娘按老规矩受了定金彩礼,只是到手里转了一遭全又给了沙沙,沙沙家还准备打发一堆嫁妆,听沙沙说她两个哥哥准备送台18寸的松下彩电做贺礼呢。” 周可柔声说:“六子呀,莫太看重这些东西了,两人重要的是感情好,你看我跟你大哥,日子虽然苦点,可也开开心心。来,吃饭吧,没菜你就将就着,啊。” 杨陆顺大口地吃着香喷喷的蛋炒饭,却忽视了周可娓娓道来的话,周可微笑着看着六子,她也知道有些话说过份了不但不起作用,反而惹人讨厌。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