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184字

杨陆顺得到了鼓励,说:“虽然我把主任位置腾了出来,可计生线的几个关键还是掌握在我手里,如经费的配备调度,人事权等等,也只是给了他个空位置。” 卫书记呵呵大笑起来,说:“好六子,跟我想到一起去了,看来你还是用了心的啊!那主任位置给了柳大茂,副主任给谁呢?” 杨陆顺不加思索地说:“江清泉比较合适,他是干部编制,在政府工作时间不比柳大茂短,让他屈身柳大茂下面肯定会不怎么服气,而柳大茂有这么个强手在旁边虎视耽耽,量他也不敢掉以轻心,除了好好工作没其他想头了。至于计生专干就让张文谨来搞,他人比较单纯直率,又是集体干部,只要他好好干许诺让他招个国家工,肯定会死命工作的。” 卫书记又开始的欣喜变得诧异起来,这六子进入角色也太快了点吧,居然想法完全跟自己一致,看来大学生没白读书,这表面憨厚木讷的小子肚子里花花肠子不少呢,看来再加磨练,一定是自己的好帮手了,可万一,应该不会了,这小子没我提携现在只怕还在吃粉笔灰的,读书人讲究是是“仕为知己者死”嘛。他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别人自然不知道,站起来亲昵地拍着杨陆顺的肩膀说:“好,安排得好,主要是分析得透彻,知己知彼才可百战百胜!我原来还担心你经验不足吃那柳油子的亏,没想到你早就掌握了主动。” 杨陆顺失了会神,才艰难地说:“卫书记,我虽然想得多,那也只是纸上谈兵,没了您的支持,自己的命运都掌握在别人手里,哪里还有资格调摆别人呢。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您对我的支持上的了。”无非就是表了忠心。 卫书记哈哈笑着说:“看到你这么快成长起来,我真高兴啊,原来生怕你是个书呆子,看来我是多虑了,你肯定比我强啊!六子,好好干,你才二十四岁,前途无量啊!你的想法我完全赞同,我还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计生线马上又要扩大队伍了,根据县委的初步决定,各乡镇在现有人员的基础上增加两到三人,而且都是国家职工编制,虽然还没最终定下来,但也是迟早的事情了,这次如果新平的工作占了优先,我再去争取争取,加三个人应该没问题啊。”他看了看杨陆顺,暗暗说我干脆人情做到底,说:“你看你有什么觉得合适的人,早点跟我说说,我好给你留个招工指标。” 杨陆顺又失了会神,这*老丘真是神了,什么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啊,不过只是我没主动找卫书记而是卫书记找的我了。嘿嘿,他那顿酒实在该我请他了,看来老丘那没几根毛的脑壳里真是东西多哟。既然卫书记问起,他也就不再拖拉,说:“计生办其他人员我没什么要求,就是内勤非常重要,要静得心不怕劳累,尹芳同志虽然做得很好,可毕竟她孩子大了,老黄也一身病痛,家庭分了她不少心,所以我想找个能吃苦手脚勤快的年轻女同志接尹芳的手,人选我也有了,就是现在政府里的勤杂小何,那妹子我想您也多少知道点,在政府工作了多年,口碑声誉都还不错,与其选不熟悉的,我觉得让小何当计生办的内勤应该合适。” 卫书记又是一个诧异,原本以为六子会让自己家亲戚什么的来招工,却没想到是把这机会让给了小何,看来六子还是个善良之人啊。小何的情况他自然是了如指掌了,也蛮同情这勤快文静的妹子,可考虑到自己才到新平时日不久,家属也不在身边就贸然去解决一个年轻妹子的工作,怕招来闲话就一直放着没去动,既然六子提起,也觉得可以,都晓得六子的爱人沙沙在新平可是少有的漂亮妹子,应该会没什么闲话,就点点头说:“恩,小何妹子确实还蛮不错,按照新平的惯例她也早该解决了,行,你看人还是蛮准的,小何肯定比那尹芳强多了。你今天是提议我全部接受了。不过让柳大茂这么轻易的提了,我总觉得还应该给他点厉害看看,不然不得真服你啊。” 杨陆顺说:“其实计生办这主任也算不得什么职务了,一个虚名而已,要说到柳大茂嘛,还得您亲自出马了,他不是还欠着原来的补助款还还清么,您稍微逼紧点,我再出面当和事佬,也就是了。” 卫书记笑着说:“是要给那家伙上点紧箍咒,这事我会搞熨帖的,干脆这样,我直接来调整你们计生办,就不用你写什么计划报告之类的了,免得别人对你议论,明眼人一看就晓得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省得让人说你人小鬼多。我出面搞别人看了无非是认为我想加强计生线的管理,就不会联想到其他了。”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着杨陆顺说:“六子啊,从这事看得出你还是蛮用心的,但为了工作我是全力支持你呀,我这伪军阀的名头反正在新平已经出名了的。”
杨陆顺竦然一惊,看来今天这么一表现让卫书记有点猜忌了,可转念想到自己没一件事是为了个人,全部是为了工作,也不惧怕地回视着卫书记说:“卫书记,我不为别的,也全是为了工作,既然您信任我提拔我,我也要做出点成绩来,不辜负组织和您的期望。” 卫书记大笑道:“好,就是要把心思放到怎么搞好工作上去,本职工作上一天不出成绩,再做多些再说好听的什么都是白搭,我们在工作上既要注意方法又要注意过程更要注意结果,可上级领导却不管那些,他们要求的就是结果,就是要看到成绩。我们在基层累死累活不出成绩叫领导们评价我们?呵呵,跟你说这么些无非也是想你知道我这一把手的难处,你当我喜欢听人家背后骂我伪军阀啊。”说到这里不禁脸上出现了落寂的神情,他点燃一支烟大口地抽着,浓浓的烟雾很快迷糊了他刚毅的脸庞。 杨陆顺看出了卫书记心里的矛盾,可又不知道怎么劝慰,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良久卫书记才叹息着说:“六子啊,其实当领导一把手无趣得很啊,莫看在外面总有人拥簇着,总有人奉承着,可肩膀上的责任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怕天灾怕**,怕农民们骂怕干部们反对,要做的工作实在太多,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啊!上面任务一个一个派,我下面的领导干部又各怀心思,真要做到团结一致又是何其之难。开会时什么主意想法直管说,却全然没在意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用实不实际,同意了就眉开眼笑,不同意就背后骂娘。莫看是民主集中制,到了最后还都是等我拿主意,成了就各自表功,砸了就怪我独断专横。我好心放手让他们去搞,他们又尽搞名堂;眼睛盯牢了又埋怨我党政不分!就拿老谢来说,你堂堂一个副书记乡长,什么事情不拿主意指望我,我定了方案他又暗暗怂恿人反对,表面上和和气气,见到了问题不及时制止却往我这里反映,我去批评去唱白脸,他转背就当好人,到头来我好不落好,好人好事他一个人全占了,骂名全让我背,我还冲他发不得怨气,你说跟这样的人搭班子,又有什么意思?” 杨陆顺听得暗暗心惊,原来表面上风光无限的一把手也有诸多烦恼忧愁!看来卫书记把我当最亲近的人了,要不这样的话也不得说,很多事情自己也是只知其表不知其里,看来也没什么话能安慰卫书记了,还是当个默默的听众吧。 果然卫书记唠叨了半晌,烟也抽了几根,心里的怨气也都发泄完了,才呵呵一笑说:“六子,我今天这么一罗嗦,倒让你看笑话了。” 杨陆顺诚挚地说:“卫书记,我是个年轻人,没您那么多阅历和经验,只是听您说得真切,想必在工作中总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我也一样,心里有了什么郁闷憋屈的事说出来就会舒服点,只是我没想到象您这样刚毅的人也会与我这平常人一样。您看我嘴笨得很,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谢谢您对我的信任了。” 卫书记笑着说:“其实你小子嘴一点都不笨,要不怎么会哄得小汪妹子乖乖不回城里扎根新平呢?你是真正的聪明人,知道多看多听而不是仗着自己是大学生到处夸夸其谈,我带兵无数,直到今天才感觉带了你这唯一的好兵啊!早在军子家我就觉得你不比常人,对了我的眼啊。你没当过兵,部队里最讲感情了的,你看军子那么桀骜不驯的人在我面前总是规规矩矩,原因就是我曾经是他的营长,他的老领导,也许以后你会看到,无论他官职多么高,还是会在我面前立正敬礼的了。” 杨陆顺一时听得恍惚了,他渐渐分不清卫书记到底为公多一点还是为私多一点,也许也许公私兼顾吧?!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