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6712字

杨陆顺坐在办公室里,神色自若地跟同事们说着话,外面学生们的欢笑吵闹似乎毫不影响他的情绪,对于第一次上讲台的新老师,同事们更多地是鼓励他支持他,上课铃响了,学生们纷纷进了教室,热闹的校园迅速地安静下来,和有课的老师一样,杨陆顺一手拿着课本教案,一手端着粉笔盒,微笑着走出办公室,进了初二(2)班。 他微笑着环视了整个教室,下面的学生们也好奇地打量着青年的老师,不过他们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同,杨老师的眼睛里充满了柔和的光芒,就好象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全然没有其他老师那么力求严肃地表情。 “上课!” “起立!” “同学们好!” “老师好!” “请坐!”杨陆顺看着孩子们整齐地坐下去,满意地笑了笑,说:“同学们,我是你们的新语文老师,我姓杨,叫杨陆顺,以后大家就叫我杨老师好了。”他说着,拿出粉笔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地用楷书写下三个大字。 下面的学生乘他转身写字,纷纷交头接耳起来,他们发现这个新老师真是与其他老师不一样,第一他用的是普通话,第二,他是唯一一个把全名告诉大家的。 杨陆顺写完名字,缓缓转过身来,他知道学生对他很好奇,他要给一点点时间让他们调整好,果然,等他转过身时,下面的学生已经停止了说话,都坐得直直的,可不少孩子脸上还有一丝丝没来得及收回的笑容。 杨陆顺说:“现在大家知道了我的名字,而且我的名字也很好记,那么大家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呢?” 他和气地话语和友善的微笑使孩子们胆子越发大起来,女同学们悄悄捻着衣角羞红了脸,男孩子们则开心地对着老师回笑,迫不及待地举手要求说话。 杨陆顺随意地点了下:“就第四组第三个同学说吧!” 那男孩站起来,大声地用新平话说:“杨老师,我叫武刚!”同学们都笑了起来,武刚也很得意地四处看着。 杨陆顺说:“大家似乎也注意到了,我从一开始就是用普通话跟大家交谈,我希望大家也用普通话跟我交谈,大家说好不好?” 学生们都笑着答应了,杨陆顺说:“那请武刚同学再自我介绍一下吧。” 武刚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黑黑的脸上泛起了红潮,用生硬地普通话说:“杨老师,我叫武刚!是体育委员。” 杨陆顺示意他坐下,说:“武刚同学的普通话说得很标准,但还不很熟练,看来以后还得多练习,下面就从第一组第一名同学开始自我介绍,尽量说详细点,我好了解大家。开始吧。” 学生报个名字,杨陆顺就用笔认真地记录在本子上,还不时与学生交谈着,纠正他们错误的发音,很快就和学生们打成了一片。学生不是很多,总共才三十八个,二十名男生,十八名女生,男孩女孩都一样,瘦巴巴而又脏兮兮的。 杨陆顺说:“知道为什么要你们说普通话吗?”下面全是一双双迷惑的眼睛,杨陆顺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长这么大也许没有离开过新平,到过县城的也不多。要知道我们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光是民族就有五十六个,每个省市都有自己的方言,每个地区每个县都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在自己的地方没什么,可如果你要走出去,到地区到省里甚至到外地外省去,怎么与别人交流呢?就必须要用普通话!我到省城读了三年的大学,认识了许多外地省份的同学,大家如果都用自己地方的语言,那就好象一窝麻雀,唧唧喳喳就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同学们听到一窝麻雀就哄地笑了起来,有个男孩子大胆地说:“杨老师,我去过我姑家,好象在什么桂林,我去了那里就象傻子一样,没一句我听得明白的!” 杨陆顺也呵呵直笑,说:“如果你把普通话学好了,大家都用普通话交流,不就不象傻子了?而且大家还要学习好英语,我们祖国繁荣富强后,就会有大量的外国朋友来中国,他们可都是说英语的,咱们学好了英语,不但可以为外国朋友介绍我们美丽富饶的祖国,等有那么一天我们到外国去旅游,也不怕成傻子了!所以我要求同学们跟我一样用普通话相互交流,大家说,好不好?” 这节课就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杨老师给学生们留下了非常深刻地印象,他们还是头一回见到把他们当朋友的老师,这也让以后其他班级的学生非常羡慕。 下课后,杨陆顺一进办公室,同事们纷纷来打听情况,特别是(2)班的班主任许老师,一个中年妇女,她非常紧张地问:“杨老师,我几次听到教室里传出学生的吵闹声,是不是孩子们不听话调皮呢?我几次想到教室外看看,又怕你不高兴,所以就没去。” 杨陆顺忙说:“许老师,你带的学生都很聪明,也很遵守纪律,他们笑闹是因为我跟他们说了些有趣的事情。” 许老师这才放心,说:“那就好了,其实我在开班会的时候就严厉地交代过的,谁在你的课堂上不遵守纪律,我就要他好看!看来他们还是怕我收拾他们。”又告戒般地说:“杨老师,你刚当老师,你只怕不晓得,那群学生千万莫跟他们嘻嘻哈哈,如果搞惯了,以后整都整不转来,那个班就算没救了。莫太给好样子他们看,免得他们以为你好欺负。” 杨陆顺嘴巴上答应得蛮好,可心里是不已为然的,孩子们有他们的尊严,只要你把孩子们当朋友,孩子们可比大人们守信用得多。 杨陆顺因为是新老师,马银满怕他经验不足就没让他兼课,只负责初二(2)班的语文,一周下来也就十四节课,可谓是闲暇时间大大的有,杨陆顺也不让自己闲着,他知道以后会要加他的担子,便及早就开始尝试其他学科的教学,什么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等,他本来底子好,初级中学的教程难度也不大,自己没课时,他就去教室里听课,学习其他老师的教学经验,等自己感觉上手了,就尝试着去代课,有老师请个半天、一天假,他就主动要求去给别人代课,把自己学习来的东西充分运用到教学中去。 对于杨陆顺用普通话教学,老师们看法各不相同,有的老教师认为很值得提倡,这也是规范教学的新内容;有的教师则不以为然,认为杨陆顺在出风头,炫耀资本。校领导也认为目前教师的素质本来就一般,老师们自己都说不好普通话,又怎么能教学生呢?尽管没有让全校教师统一使用普通话教学,也不反对杨陆顺自己用普通话教学。 不过学生们到底是孩子,他们觉得杨陆顺老师很了不起,也就把说普通话当成一件值得炫耀的事,不但在语文课上说,慢慢也发展到在其他课程上也用普通话回答老师的提问,初二(2)班的学生说普通话蔚然成风,水平提高了不少,使得其他班的学生竞相效仿,但有的老师却很不习惯,竟然嘲笑讽刺那些说普通话的学生,还死令学生在他的课堂上就不许说普通话。 杨陆顺这样刻苦工作,乐坏了马银满,他生怕这个大学生老师不服自己管,也怕杨陆顺空有文凭没本事,没想到杨陆顺会这么喜爱教师职业,不但兢兢业业地工作,而且还任劳任怨地完成学校交给的其他工作,从不摆什么大学生架子,还能很谦虚地向老教师请教。他与其他几个领导商量,决定给杨陆顺加担子,赶巧初二(3)班的班主任周老师生病住院,马银满等一致决定不请代课老师,就让杨陆顺代了(3)班的班主任,这样杨陆顺的工作量加大一倍,一周有了二十八节课。 虽然只是代班主任,杨陆顺却是满心欢喜,他觉得终于有机会实验自己的教学新思路了,他不愿象其他老师用呆板的教学方法,死按着教案上的程序一步一趋地教学生,他把课堂变成了孩子们喜欢的园地,不是让学生死记硬背,而是理解地去学,理解地记忆,他还让成绩好的学生与成绩差的学生组成学习互助小组,数理成绩好的男生辅导女生,英语成绩好的女生辅导男生,废除了令学生们厌恶地班干部管理差生上课记名字的老式管理方法,采用大家集体相互监督的方法,有上课表现不好的学生也是由学生们一起批评帮助,而不再是班主任个别教导。这样的措施充分尊重了学生们,让正在开始发育的孩子们获得了极大的自尊,也大大提高了学生们的自觉性和集体荣誉感,不但成绩进步明显,也成了纪律最好的班级。 课外活动也安排得花样繁多,杨陆顺按照学生们自己的喜好组成了几个课外活动兴趣小组,有阅读组、书画组、排球队;为了加强思想品德教育,杨陆顺让学生们成立学雷锋小组,定期到各大队的五保户、光荣军属家做家务;定期到公共场所打扫环境卫生,总之搞得有声有色,让其他班的学生们羡慕不已。而学生的家长们也很满意,粮站的一家长还亲自登门给杨老师道谢,说孩子懂事了许多,学习也自觉了,在家还要求父母用普通话交谈毕竟自家的孩子懂事听话了,做大人的能不高兴吗?
杨陆顺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班级里,却不知道他这样标新立异地搞法让其他教师很不满,学校多年形成的带班习惯、教学习惯就被杨陆顺全搅乱了,看着杨陆顺天天忙得脚不粘地,那些墨守成规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都很纷纷质疑杨陆顺的做法会不会把学生宠坏,会不会影响考试成绩。 也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县文教局,惊动了局长马爱民,这马局长曾经就在新平中学当过校长,机缘巧合竟一路攀升官居文教局局长之位,对新平中学也格外垂青,这也是新平中学基础设施比一般的公社中学要好的主要原因。当初马局长对杨陆顺这大学生主动要求当教师就很感兴趣,时隔不久就听说杨陆顺搞什么新式小学法,忍不住带了个教研组下来了,他要核实杨陆顺的新方法是不是真的有效。 局长亲自下来,马银满等校领导自然不敢怠慢,心里也惶惶不安,生怕杨陆顺砸锅,杨陆顺倒是心有成竹,也非常精心地准备了几堂课,等待上级领导的验收。 马爱民带来的教研组是文教局和县两所中学的语文教学骨干,可以说是南平县的语文教学权威,他们饶有兴趣地听了杨陆顺两堂教学课,都一致认为水平很高,很有创新,值得推广,特别是学生们的普通话标准程度非常高。几个兴趣小组的成绩也很斐然,阅读组的学生在杨陆顺的指导下写出的读后感,篇篇精彩,就连很多高中生也不见得能达到他们的写作水平;书法组的孩子们写出的毛笔字中规中矩,颇有功底;排球队的孩子们居然打赢了几个学校体育老师组成的教师队!这些都让马爱民局长和教研组的老师大为惊叹,他们一致认为杨陆顺老师的教学方法取得了很大地成功。 马爱民局长在大力表扬杨陆顺老师之后,嘱咐马银满等联校领导,要协助杨陆顺的新式教学法尽快完善,好在新平中学搞个试点,再向全县推广,同时也高度赞扬了新平中学校领导不拘一格用人才的伯乐式做法。 马银满乐呵呵地说:“马局长,杨陆顺老师确实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教师,大学生就是大学生,没辜负国家对他的培养,以后也将是我县教育界的骨干力量。我看得出马局长很喜欢这年轻人,迟早要被您提拨到局里的,不过杨陆顺老师毕竟从事教育工作时间不长,我想再让他在新平中学磨砺两年,等他真正成熟了,再让马局长委已重任如何?” 马局长确实有把杨陆顺调进县中学的想法,但听马银满这么一说,也认为不了操之过急,等真正完善了新式教学法再动不迟,就很爽快地答应了。 等马局长一行人走后,马银满立即召开了全校教师大会,自然是把杨陆顺捧上了天,还要求全体教师一律采用普通话教学,提前开始进行试点。 杨陆顺得到了领导的认同,辛苦没有白费,当然是意气风发,也更喜爱他的工作。可他没想到的是,他是出了风头,但把其他老师都得罪完了,就拿普通话教学来说,其他老师虽然从事了多年的教育工作,但他们本身水平不高,不少人连高中都没读过,仅是靠多年的经验来教书,自己本身素质就低下,说了几十年的土话,一时间要换成普通话教学,简直就是为难他们了,还得查字典重头学过,年轻点、接受能力强点的老师还能尽快适应,只苦了那些老教师,邯郸学步不成步,一股怨气就全发在了杨陆顺身上,要不他标新立异,哪会让他们受这么的苦!可这一切杨陆顺全然不知,虽然他觉得同事们渐渐与他疏远,却还是没想到根本的原因。 杨陆顺在兴奋之余也不忘记把自己取得的成绩告诉从前的好友,他利用闲暇时间给袁奇志等人写信,分享自己的快乐和成就。但是他的快乐没持续多久,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到了同事们对他的评价。 那天在食堂吃了中午饭,杨陆顺一时走得匆忙,把教材落在食堂里,等他回到宿舍才记起,又返去食堂拿,才走到门口,忽然听到里面有人提及他的名字,不由心里一动,悄悄站在外面听他们到底说些什么。 “那杨陆顺是抖起来了,文教局都挂了号,提拨重用是迟早的事,我就想不通,他这样好名利,那当初怎么不干脆就进局机关呢?这下倒好,搞什么试点,他一个人要把我们四十几号人全折腾死!你笑什么?现在是初中搞试点,没搞到你们小学去,你就幸灾乐祸,我看迟早要轮到你!”一个不很熟悉的男声说。 “唉,我是老了,教了一世的书,到临了还要重新学什么普通话,一堂课原本好好的顺溜讲,我教材都不要看,学生们听得明白,我也讲得清楚。偏偏要讲什么普通话,有时候的措词我要想一阵,搞得那些小鬼们在下面笑话我,这就已经严重地影响了我的教学质量嘛!”唉声叹气地是年近退休的数学老师老孟。 “孟老师,你老也莫急,你是我们新平的老资格了,你去跟校领导提意见呀,他们肯定会听你的。” “我怎么没提呢?我找马银满找了几次,还差不多吵了一架!有个屁的用,我是老资格,那又怎么样?那马银满还不照样听局里的啊!我就真搞不懂,马银满原来很有主见的,这次怎么被杨陆顺那小子左右了呢?难道大学生还能操纵领导不成?”老孟愤懑地说。 “孟老师说得对啊,马校长怎么也不管杨陆顺呢?任他胡搞。我记得马校长最恨人出风头了的,以前不是有个音乐老师,教学生唱一些乱七八糟的歌,硬是被骂得哭了几次,还不是乖乖调走了。不过我看杨菊仙跟杨陆顺关系很好,是不是他们是亲戚喽?” “这你们就不晓得了吧!”说话的是许老师,那女人阴阳怪气地说:“莫看杨陆顺那人一表人才,走路脑壳昂得看人不见,其实名堂多了。他跟马银满家关系好,还不是送礼走后门扯来的” “啊?大学生还送礼走后门啊?许老师,你还是莫抽胡说了,他的国家干部编,到学校当老师已经是委屈了,他还会跟马银满送礼?图什么,大家说,图什么?”说话的是体育老师张虎,那小伙子倒也还分析得不错。 “张虎,你小子才抽胡说咧!我是亲眼看见的。那天杨陆顺就提了一包东西跟马银满有说有笑进了屋,后来杨陆顺他爹隔三差五地送新鲜菜给马家,当老子一样供起的哩!那杨陆顺真的会来事,马家小文明年不是要参加高考啊,杨陆顺就在假期里天天上门帮小文补习,你说马银满怎么会不喜欢他,再说杨菊仙是什么人物?你给她得尽好处,她会跟杨陆顺姐呀弟的搞得那么热乎?现在不就出效果了,局里都知道了,还被党支部确定为入党考察对象,他才进中学几天啊?”许老师还是那股子酸味。她话一落音,食堂里的人都炸开了锅,说什么的地都有,有的干脆就骂杨陆顺读书是从屁眼里读进去的。 “王老师,你怎么这么吃惊?是不是太不可思意了?你以为大学生就什么都好啊?就那样品格低贱的人,你也用不着伤心,你看我多实在,还是选我算了。”张虎笑着调侃王老师,王老师是小学,也才参加工作不久,人还长得可以,张虎是最忠实的追求者之一。 “我是真没想到杨陆顺居然去拍领导的马屁,看他实在是有本事的人,怎么做些没出息的事呢?”王老师幽怨地说。 “王妹子,不要难过,让虎子哥来安慰你!”张虎腆着脸说,弄得食堂里哄笑起来。 杨陆顺在外面听了一会,只觉得血往脸上直涌,气得两脚直哆嗦,站都站不稳。有心想去给自己解释几句,也想去驳斥许老师,可人家没有说错,自己的确是给领导送了礼,人家只会看表面现象,哪里还会听你的解释呢?恐怕还会越描越黑!唉,都是爹出的馊主意,弄得被人看不起!只唯愿在工作中多出点成绩,让学生们多学点有用的知识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从此杨陆顺对同事们怀着了戒心,渐渐与马银满和杨菊仙疏远了关系,他知道自己的丑事会传遍全公社各个学校,唯一能证明自己有真才实料的就是在学生身上出成绩,就是尽快完善自己的新教学法。他不仅在学习上关心学生,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也对孩子们倾注了满腔的爱! 学校里没有茶水供应学生,不少学生是自己带水喝,但有一些孩子不知什么原因老是去喝井水,杨陆顺就自己打开水冷了供孩子们喝,教育学生一定要注意饮水卫生;有的学生喜欢打闹玩耍,掉了纽扣扯破衣裳,杨陆顺就自己备着针线包替孩子们缝缝补补,;学生感冒头痛什么的小毛病,他自己花钱到医院买来日常用药准备着随时急用。他关心的不仅是自己班的孩子,其他班的学生他都关心。付出总有回报,孩子们的心是最真诚的,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更好,慢慢的新平的学生家长都知道中学有个非常优秀、非常关心学生的教师杨陆顺。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