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305字

9月1日,在一阵清脆的鞭炮声中,新平乡第一家个体经营的饭馆开张了,三间门市部被打通为一整体,摆了八张饭桌,墙壁粉刷得雪白雪白,地面打扫得一尘不染,比供销社的饭店不知道强了多少!在杨陆顺的建议下,饭馆的所有服务员都学着县里大饭店的样穿上了白工作服、带上了白卫生帽,在饭馆门楣上还挂上了招牌,杨陆顺亲自写的“五妹子饭馆”。一下就吸引了街道上许多人的目光。 为了招揽生意,杨陆顺特意请了卫书记、谢乡长等乡政府的党委领导干部吃饭,出于对个体经营户的支持和关心,卫书记还是欣然应邀去吃饭,象周副书记、马党委等老新平人对掌瓢师傅并不陌生,以前公社时期就是吃他烧的饭菜。菜式虽然就是普通的家常菜,不外乎就是鸡子鱼肉蛋,可身穿白工作服的服务员们却给卫书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夸道:“嗯,搞饮食就是要非常注意卫生,病从口入嘛,你们看看,连手指甲也剪得干干净净,素质不错!”接下来服务员们的微笑和随叫随到又让卫书记很满意:“嗯,服务态度非常不错,手脚都很麻利啊。是不是看了我们的政府的干部就搞特殊呀?”他五姐笑眯眯地说:“卫书记,您是领导我们当然得客气了。不过我们开饭馆主要是为人民服务,对其他客人也就一样的客气了。”这话自然是杨陆顺交待的,卫书记听了呵呵大笑道:“好,你这个妹子态度端正,只要时刻牢记为人民服务,自然就待人和气了。看不出你年纪青青还蛮懂事的嘛。”周副书记笑着说:“卫书记,这五妹子就是杨陆顺的五姐姐了,你说大学生的姐姐,肯定也就要比平常人素质好些了。” 卫书记一听是杨陆顺姐姐开的饭馆,脸上的笑就慢慢收了回去,那厢杨陆顺还在频频给人敬酒,浑然没察觉到卫书记的脸色有变。几杯酒下肚子,众人的话就多了起来,卫书记忽然说:“杨陆顺,替你五姐出主意开了这家饭馆,还请来我们这群人助阵,费了不少神想办法吧?”他这话一出,有人就在心里说:哦,原来是杨陆顺有自己的小算盘啊! 杨陆顺笑着说:“卫书记,我也是灵机一动想出的招,现在农村人民富裕了不少,兜里也有了点闲散钱,进国营的饭店还是有点怵,那些服务员都是国家职工,哪里愿意给农民们服务呢,态度自然就差了点,要是农民开的饭馆,身份地位都一样,不存在谁瞧不起谁,上门就是客人,我估计老百姓也愿意到农民个体户开的饭馆吃饭。”他这么说着原以为卫书记会夸他脑子活泛,却发现卫书记根本没有他希望的高兴,就不知道哪里去了问题。 老丘见卫书记不高兴是因为这饭馆是六子姐姐开的,以为卫书记责怪六子徇私,笑着说:“杨陆顺这主意其实开始是为富丰村一贫困户考虑的,那户人家姓刘,就是去年被耕牛踩残废了那姓刘的,农村没劳力怎么过活?他屋里的婆娘一个人也撑不下嘛,如果到街上开个小饭馆,养活一家老小应该不成问题,家里的责任田也可以出钱请人作了,既不荒了地又可以改善生活,多好的办法。可那小子脑子死,不敢搞,杨陆顺还请我去做工作他也不干,没奈何又再找困难户子吧,前后跑了几家,都不愿意搞,怕担风险,主要是怕亏本!正发愁,我一想杨陆顺几个姐姐家应该有剩余劳力,既然别人不敢搞,那就让自己的亲戚搞,目的就是让农民们看看,政府领导想的办法是好办法,是真心为农民作想的。” 杨陆顺默默地看了一眼老丘,谢乡长呵呵笑着说:“现在党中央的农村政策出台了很多,可农民们还是顾虑重重,就怕政策有变,毕竟原来的政治运动给农民们留下了太多的阴影,不理解做不通工作也就好解释了。其实我们政府实在是做了大量的宣传解释工作,可口说无凭啊,你说得再好听也就是上嘴皮碰下嘴皮,他哪知道是真是假呢?我看杨陆顺同志这样的搞法很好,我说不服你就给你树个榜样,让你看到真正的好处实惠后,自然就相信了。就象几年前搞承包到户,刚开始谁敢?一但农民知道搞承包好,这不都吵着都要承包。咱们的农民心里精明着呢,不见兔子不撒鹰啊!杨陆顺的搞法提醒了我,我看呀,要搞改革就从我们干部的亲戚开始搞,一来自家人好打商量,二来就算万一不成功,影响也小得多。而且杨陆顺非常积极响应党委会的决议嘛,没给他定任务他倒提前开始进行了。”谢乡长其实是就事论事,开始并未存心给杨陆顺说好话,说到半路忽然想起汪溪沙替他白打了几件摆设,也就以为是杨陆顺的意思,于是就顺便说说替他说几句好话,做个顺水人情。
杨陆顺不清楚其中的奥妙,听谢乡长说到了自己心里想说的,不禁感激冲他笑笑,没有说话,谢乡长自然也回笑了一下,旁人看着他们似乎有什么心照不宣的感觉。 卫书记迷惑地看了看杨陆顺又看了看老谢,居然发现了他们之间有点默契,心里咯噔了一下,说:“看来你们看法还蛮一致啊,国家既然允许在农村搞个体工商业,我们当然得想尽一切办法扶植农民。可我们还是要把目光放长远点,要认清楚我们的最终于目标是让农民们共同富裕,扶植一家只是富裕了一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至少也得让多数人迅速致富,才能拉动后进。杨陆顺,你外甥鹏子就不错,几家合营搞的基建队就基本符合共同致富的方向,我看他那基建队还不错,如果再增加几户进去,加强点技术力量,完全可以搞成建筑队嘛。现在建自来水的建筑队不就是多了几台设备、多了点人手么。” 谢乡长点点头说:“卫书记确实要比我们看得长远啊,我看鹏子那个基建队是还可以加强些,我们政府出面给他些优惠条件,多投入点资金,完全就符合卫书记的要求了。技术力量也好办,我在县建设局有不少熟人,可以去那里寻求技术支援。” 卫书记这才露出了点笑容,喝了口酒说:“我看新平今年的重头戏就有了,今天党委们基本到齐了,借着这当口我说说我的设想,我到新平一年多,几乎个个村都跑到了,感觉到我们新平的农民们住房问题急需改善,红砖瓦屋实在太少了,不少是老式青砖小瓦,还有不少依旧是茅屋子。其实近两年新平农民的收入提高了不少,家家都有了点积蓄,都想修新房子,可就是建筑材料难得到手,离新平最近的砖窑都有六十几里地,这运费就不是个小数目,所以我决心要在新平办个砖窑,生产红砖大瓦,一来就近解决咱新平农民修房子的问题,二来也是新平重点扶植的典型。但这不是个人搞,是村里以合作经营的模式去办砖窑。再一个就是鹏子的建筑队,有了自己的建筑队,钱也就不外流了。现在报纸上连篇报道了不少地方合作经营的成功示范,很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 提到鹏子的基建队,杨陆顺心里有点忐忑不安,说实在话基建队只是鹏子个人出资搞的,可因为基建队规模日渐扩大,由原来五、六人增加到了十几人到目前的二十多个,这就违反了雇工不能超过7个的规定,有雇工,就存在是否有剥削,有剥削,就是不是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就是那个年代人们的思维逻辑。所以当了解政策的杨陆顺知道情况后,马上找鹏子说了这事,这是政策上的模糊概念,虽然邓小平在1983年1月的一次谈话中说:“有个别雇工超过了国务院的规定,这冲击不了社会主义。只要方向正确,头脑清醒,这个问题容易解决。十年、八年以后解决也来得及,没有什么危险。”可也没具体下个文件明确。但**办事就怕认真,如果真当回事照章来调查处理肯定没好结果,无奈之下鹏子扣押一部分雇工的工资当做所谓的合作经营了。 这事杨陆顺最清楚了,现在卫书记居然要当新平的典型来重点扶植,万一露馅了岂不是欺骗领导、欺骗组织?如果找到卫书记照直说,以卫书记的脾气还不立马解散了这存在剥削的基建队啊!可瞒得了一时总瞒不过一世啊?不由急出了一身汗。 谢乡长也乐得费神去想辙,有现成的了还不好啊,所以笑着说:“既然卫书记定了,我们就按照卫书记的指示做好就行了。说实在的,会后我一直在想办法,可总不得要领,没想到卫书记早就计划好全盘了,倒也省了我晚上愁得睡不着觉了。”其他人更就巴不得了,搞成了是党委会的决定,搞砸了是你这一把手没本事,老谢都说得明明白白,是你卫书记早就计划好的全盘。大家纷纷一表态,基本也就形成了决议了,看着卫书记自信满满的样子,杨陆顺一时不知所从。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我的QQ76185596电邮:mailto:longlongaier@163 longlongaier@163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