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300字

九月的秋老虎照样热得厉害,屋外的太阳白得耀眼,旁边两台电风扇也止不住汗,大家伙在汗水淋漓中吃完了中午饭,按照卫书记的老习惯,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然后喝杯茶才起身走。这时杨陆顺的五姐用个塑料托盘端上一盘沙瓤西瓜,笑着招呼卫书记等人吃了解暑,卫书记呵呵笑着咬了口瓜,说:“五妹子啊,你硬的把我们当客人喽,好清凉的瓜啊!” 他五姐抿着嘴笑着说:“卫书记,这瓜呀我用井水泡了好久的,天气热,解解暑气蛮合适。吃完了还有啊!” 谢乡长也啧啧赞道:“呵呵,还是熟人的饭馆好啊,饭前有茶喝、饭后还有清凉西瓜吃,我还是一年多前跟县委刘副书记去行署招待所才享受过一次,当时是因为行署张副专员在,服务员才这么招待的。没想竟然在乡里的土饭馆里见到。肯定是杨陆顺给你出的点子吧!”他五姐笑笑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其他几个党委都诧异地睁大眼睛,他们不相信竟然享受了副专员待遇,马党委羡慕地问:“老谢,那地区行署还有什么高级待遇呀?” 卫书记呵呵笑着说:“我也去地委招待所陪行署领导吃过几次饭,除了老谢说的外,一般是在单间里吃饭,县招待所也有单间,女服务员同志在饭前还要递上块毛巾擦手,饭后也有块擦嘴的,那都是漂亮妹子,笑眯眯的站在旁边,都不用招呼,没酒了倒酒没茶了倒茶,饭后上的水果就按季节上了,我吃了一次葡萄、苹果、梨子的,其他也就没什么特殊了的吧?老谢!” 谢乡长知道卫书记这么说的意思,无非就是他也在县里领导面前走得开嘛,仍旧笑着说:“看来卫书记陪的领导级别还要高啊,我就不甚清楚了。不过五妹子这样搞很好,我建议啊,以后县里来了领导检查,干脆全到这里来,让县里领导也晓得我们新平乡在改革开放时期的新风貌啊!” 杨陆顺的五姐真端了盆清冽的井水过来,拧好毛巾递给了卫书记,大家就哈哈笑了起来,卫书记边擦着脸边说:“好你个六子,把你姐调教得跟宾馆服务员一样了啊!” 杨陆顺呵呵笑着不做声,他五姐说:“卫书记、谢乡长,这还真是六子调摆的,不提高服务质量就没竞竞什么?我忘了。”她五姐红着脸看着六子。 杨陆顺说:“就没竞争力。人家国营饭店的职工每月有工资,你这就全靠客人多赚点辛苦钱。说得难听点,来吃饭的就是你的衣食父母喽!” 他五姐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说:“是咧、是咧,以后全靠各位领导多照顾啊,我这里没其他特色,菜是家常小菜,只多了些笑容,让客人有在家吃饭的感觉!” 这翻话引得大家再次哈哈笑了起来,卫书记把毛巾随便搓了把拧干递给谢乡长说:“老谢,这六子到底是在省里见过世面的大学生,总是会有些异想不到的好点子,名师出高徒,你教的学生不赖啊!” 谢乡长接过手巾慢慢展开齐整擦了擦脸上的油汗,笑道:“卫书记你这么说我可不敢当,杨陆顺是你慧眼识人才调进政府的,他是千里马,没你这伯乐也徒呼奈何哟。卫书记,我的建议怎么样呀?” 卫书记再看了看饭馆的情况,点着头说:“可以啊,这里干净整洁,服务态度又好,我看没问题。”他再看了看裸露的桌面,说:“五妹子呀,这饭桌上最好蒙上塑料餐布,美观大方些,最好弄几个屏风来,免得县里来了领导夹杂在群众一起吃饭就不好了,毕竟吃饭时要说点工作上的事情,这是党和政府的工作机密,随便泄露出去不好。” 杨陆顺说:“卫书记,您看这样好不,这最里间开两道门,来了领导就走街边的门进来,不从饭馆大门进了,而且里面的门也装上,这样就不会影响领导进餐了。” 卫书记把烟蒂一丢说:“就按你是搞吧,呵呵,这顿饭是我到新平来吃得最香的,谢谢五妹子啊,我们走吧。”说着他看了老丘一眼,老丘马上点点头,一群人就起身离开了饭馆。 杨陆顺也要随着走,老丘拉了他一把示意他留下,老丘笑着说:“老弟,你这一张罗,政府里大小接待餐就揽到你五姐饭馆里来喽,而且服务态度这么好,只怕来吃饭的不少,我再去跟街道七站八所的头头们联系联系,让他们有什么聚餐接待什么的,全拉到这里,我看不出一年两年,你姐就成了先富裕起来的了哟。五妹子,多少钱呀?”
杨陆顺忙说:“丘主任,说好了我请大家吃饭的,怎么能叫你出钱呢。”老丘扶了把眼镜说:“我哪有钱请别人吃饭,是卫书记的意思,我估计是你姐的服务态度好让他高兴了,就算我们党委一班人打了个牙祭了。五妹子,快算帐,我喝了不少,想睡午觉了。” 他五姐拿了张菜条子递过来说:“一共二十三元钱,你看看单子。” 老丘仰头心里一盘算,笑着说:“哎呀,五妹子蛮会做生意,这桌饭菜在供销社饭店没四十元钱肯定不让你出门。何况还有你这么优质的服务啊。” 他五姐笑着说:“你们是我的开张客,当然要算便宜一点了,何况又都是我家六子的领导。” 老丘掏出三张工农兵就要递出去,杨陆顺忙拽住他说:“丘主任,这点钱我还是有的,我说请你们就请你们了。”老丘瞪着眼睛说:“我得听卫书记的指示吧?你要请可以,等我给了钱,你再拿去还给卫书记就行了嘛。” 杨陆顺拗不过,只得让他五姐收了钱,开了张便餐费二十三元的字条,中规中矩的在收款人上盖上她的私人印鉴。 晚上汪溪沙也把她储蓄所的人全部请到五妹子饭馆吃饭,大家同样对他五姐的服务大为满意,在夸赞五妹子饭馆的同时把供销社饭店乃至县里的国营饭店的狗屁服务态度骂了个通高。 等饭馆关门了,杨陆顺和汪溪沙跟他五姐五姐夫坐一起闲聊。他五姐使劲揉着笑得生硬的脸说:“六子,不瞒你说,我今天把这三十一年的笑全笑了出来,脸都笑僵了。” 杨陆顺说:“我不跟你说了么,这就是你目前唯一的竞争优势,你拿什么跟供销社饭店比呢?只有在服务上下苦功夫了。你笑脸待客,人家心情好,就愿意到你这了吃饭,就能赚钱。” 五姐夫笑着说:“是的咧,今天才开了两桌饭,除去开销什么的就赚了十二块钱呢!如果一天多得几桌不赚得更多?五妹子,真的是个好路子呢!” 五姐瞪了她男人一眼说:“你当然说好了,又不要你去卖笑,都是我一个人跑前跑后地伺候人,多得几桌我还不跑死一条命啊?”他五姐心里委屈也情有可原,平时人前人后一般大,高兴了冲人笑笑,不高兴眼睛不带拐弯地横人家,忽然要不由自己见人就笑,确实觉得下作了点,自然心里就有气了。 汪溪沙听了心里很反感,嗑着瓜子说:“五姐,你这样说就是怪六子替你谋了苦差咯?真要赚了钱,你大可以象鹏子那样请人做事,自己当监工嘛。” 杨陆顺悄悄拉了沙沙一把,笑着宽慰他五姐道:“猛一把这样,是有点窝火,可姐你也别说自己在卖笑,那多难听啊,你这是勤劳致富,光荣得很呐!俗话说上门就是客,来了客人你这当主人家的是要笑才好撒。实在心里不开心,你就当进来的全是工农兵大团结,钱在眼前晃悠,你还不开心啊!” 他五姐扑哧一笑说:“还是六子会说话,姐心里一下就高兴起来了,说真的,姐真要发财了,保证不得忘记你的好!”这话主要是说给沙沙听的,刚才埋怨的话确实不应该当着六子的面说。 杨陆顺摇着头说:“姐,看你说那里去了,我们是自家人,说这些就见外了。还有,姐夫,你最好得闲了去找饭店的大师傅们学几手,我看亲家爹年纪来了,手脚也不怎么麻利,你可得挑大梁哟。” 他姐夫忙不迭地点头说:“那是那是,既然开了店,就要做个大事来搞,你这样费心费力帮我们,真要没搞成,你也会骂我没出息的。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在回去的路上,沙沙撇着嘴说:“看你五姐那样,也不象个做事的料,亏你把她们夸上了天。” 杨陆顺说:“我几个姐做事到底行不行,我跟你结婚后就知道了,看那时的家里是不是干净整洁、是不是到点就有热饭热菜,一比就清楚喽!” 沙沙掐着六子腰上一丁点痒痒肉恨恨地说:“听你这口气,你哪是找爱人,明明是找佣人伺候你嘛。” 看着沙沙气急败坏的样子,杨陆顺忍不住幸福地笑了起来。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我的QQ76185596电邮:mailto:longlongaier@163 longlongaier@163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