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665字

“五妹子”饭馆确实在新平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在老丘地煽动下,粮站、水机站、农机站、派出所等单位的人先后在饭馆招待了上级领导或客人,果然不假,饭馆的服务员真的笑容满面,而且随喊随到,着实让人们享受到了饭馆的承诺:让顾客有回家吃饭的感觉。那时的人们言语匮乏,还不知“顾客就是上帝”,虽然菜式老土,口味一般,不过人们要的就是那份受人奉承的味道,在家里吃饭有时候还得看婆娘的脸色呢,可在“五妹子”饭馆却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些单位也是常年在饭店招待领导的,那些国营集体饭店的服务员架子比领导还大,拉着一张死人脸手脚也没个轻重,上菜时常是把菜汤溅得到处都是,让人看了就厌烦,最可恼的就是菜肴原料经常准备不足,也许不是准备不足根本就是懒得伺候,久而久之,单位上知道有上级领导要来检查,就要提前到饭馆定好菜谱,吃饭时为了让上级领导不看服务员的脸色,干脆就让本单位手脚麻利的女职工充当服务员,唯有这样才能吃顿安生饭。至于普通老百姓就更不敢去饭店了,一来经济不允许,二来也是看不惯那些饭店服务员的嘴脸,仿佛不是去掏钱吃饭,而是去蹭吃蹭喝一样,谁愿意花钱买气受呢。 去“五妹子”饭馆吃过饭的人那自然是没口子称赞服务态度好了,惹得各单位上吃食堂的青工们心里痒痒的,食堂到底油水少,所以青工们想打牙祭就只能买了好菜去家里开伙的同事们处,一次两次还行,可终究的别人的家,去的次数多了也讨人厌,供销社的饭店更不愿意去,青年人个个血气方刚又如何受得那样的腌臜气!何况不少人都在文化站认识杨陆顺和汪溪沙,就纷纷抱着试试的心态吃饭,果然不但服务态度好而且价钱便宜公道,最难得的是可以尽情闹腾,没了在同事家里的拘束更没供销社饭店上下班的时间限制,你吃一小时、两小时都行,你随便加菜也行,马上就成了这群年青人聚会的好地方,今天你请明天他请,“五妹子”饭馆就渐渐热闹了起来。 相比之下供销社饭店就更冷清了,除了苍蝇蚊子几乎就没人进门,有人就戏谑地对饭店工作人员说:“看来你们饭店也要改变服务态度了,要不鬼都不上门!”当然也是对曾经受了气的一种幸灾乐祸、讽刺打击的心理。饭店的人撇着嘴巴漫不经心地说:“没人上门还不怕不好死了我们,不做事白拿工资。想我也佣人一样伺候你们,门都没有,凭什么嘛。那个体户饭馆你也不看是什么人开的,几个邋遢死了的农民,是些没文化的人,当然舍得拿脸皮当屁股用了。这世道个个都想受人奉承,我也一样,凭什么奉承你们呢?” 这些话多少也传到了五妹子饭馆,杨陆顺他五姐一家听了自然怄气,可谁会愿意跟钱怄气呢?生意渐渐好了,一天要赚好几张工农兵硬票子,这对于一个农村户子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他五姐咬着牙齿说:“你们不愿意客人上门,我巴不得新平的人都上我的饭馆吃饭呢,不就是铁饭碗么?你一个月赚的钱还不如我一天赚的多,不晓得得意个什么劲!” 杨陆顺的猜测也没错,政府家属房过了一个夏天,就有户子开始搬家了,最先搬的是谢乡长家,他爱人已经调到了新平完小任教,两个儿子都在县一中读高中,一个东风卡车就把他全部家当运到了新平,无非就是两张床几个柜子一些凳子摆设,亏得提前做了几件摆设,要不三间屋肯定得空荡荡的。汪溪沙也帮谢乡长爱人易老师拾掇房子,这收拾房子的零碎活没两个女人还真难得搞,加上得知新添置的摆设就是这汪妹子送的,马上这两个女人就姨呀侄的混得亲热了。 房子收拾熨帖,沙沙笑着说:“易姨,搬了这么大的新房子心里高兴吧?” 易老师也是四十多的人了,胖胖的跟她家老谢差不多身材,说:“小汪妹子啊,打心眼里高兴,住这么大的直通间,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呢!想起原来带着两孩子,四口子住一间屋,冬天四处里灌风,夏天里热得娃娃们长一身痧痱子、火疖子,我就难受,现在住这么好的屋,娃娃们又在学校读寄宿,一学期难得回几次家,唉。”说着易老师擦了下眼角,看得出确实高兴。 沙沙抿着嘴笑着说:“易姨,挂牵孩子们呀,我听六子说你两个儿子成绩都蛮好,老大已经高三了吧?我看呀考上北京的大学没问题,这一读大学就三四年的,你不更挂牵了呀?诺诺,大学一毕业肯定就要分到城里工作,又要找对象结婚,呵呵,就更难得见到宝贝崽喽。” 这番话句句戳到易老师的痒肉上,让这当娘的又高兴又心酸,眼泪又止不住流了出来,边擦拭边笑骂道:“你个小妹子,鬼精鬼精的,句句说到了我心坎上,你说我这当妈的怎么不想孩子将来有出息,就象你家六子一样是大学生呢?可一想起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娃娃翅膀硬了就这么飞出去了,我就难受得要哭。走走走,不说这些了,去看你结婚打的新家具去。”
沙沙便领着她去自家房子,一进门里面乒乒乓乓几个木匠师傅忙得热闹着,利子赶忙打招呼:“舅妈,你来了啊!” 这利子十六、七岁,农村青年都老像了点,黑黝黝的腰大膀子粗的看上去说二十岁不为过,弄得易老师奇怪不已:“汪妹子,这、这个木匠师傅喊你什么?” 沙沙脸上飞红,笑着冲利子点点头算是回应,对易老师说:“他是六子三姐的满崽,今年只怕也有十七岁了。” 易老师啧啧地说:“他三姐的满崽都跟我家老大差不多,那大姐的崽女不比你家六子年纪还大啊?” 沙沙说:“那可不,六子的大外甥比六子还要大上几岁,我早做了舅奶奶、舅外婆喽!” 易老师捏了沙沙红嫩的脸一把打趣道:“你这妹子也不怕丑,还没嫁人就充人家的舅妈舅娭娭!看来你叫我姨,我都不好意思应了,在我家我辈分也没到娭字辈哟。” 沙沙格格一笑说:“结婚证都扯到手好几个月了,只没办酒差个仪式,当然是他家的人喽。再说你比我爸妈只小了几岁,谢乡长曾经还是六子的老师,我叫你姨是应该的了。就怕把你叫老了你不高兴才是真的。” 易老师亲昵地说:“你这妹子嘴真甜,又懂事又漂亮,六子只怕喜欢得要命哟。” 刘木匠忙里偷闲笑着说:“这位女同志,莫夸得太狠了,这妹子什么都好,就是搞的菜太不好吃了,还得多努力哟!” 沙沙嗔怒道:“刘师傅,我天天好饭好菜伺候着,你还说三道四的,对得起你自己的嘴巴不喽?还不加紧时间做活,耽误了我的时间看我不扣你工钱!这是我们新平谢乡长的爱人易老师。” 刘木匠咧了咧嘴故意做出一副苦样子,说:“易老师啊,你看你看,好恶的妹子哟!” 易老师也哈哈笑了起来说:“汪妹子也是家里的满女,耐烦搞饭就不错了,手艺差是要加油学,以后我教你。还差几件没做熨帖呀?刘师傅可别真耽误了人家是好事哟。” 刘木匠手一指说:“在中间房里摆着的,其实按时间应该是早完工了的,不是给你家先打了几件摆设么?就肯定会要慢几天,不过绝对不会误事,你不是十一办酒么?还有一个月呢,我这里一礼拜绝对完工!” 易老师又感激又歉疚,说:“汪妹子,你结婚的家具当然要先打了,要真误了工,叫我这姐不姐姨不姨的如何心安哟。” 沙沙笑了起来,说:“易姨,说哪里去了,这不还没耽误时间么。我们里面去看,莫瞧这刘师傅嘴巴讨嫌,可手下的活厉害,我专门从县里请来的呢。” 易老师摸着款式新式精致的家具,眼睛早被镶嵌的细纹夹板吸引住了,撮着牙花子赞道:“啊呀,这是怎么刷上去的漆呀,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颜色呀,怎么摸上去比镜子还光溜哟?” 沙沙说:“这不是涂的漆,是一种硬甲2.6板,用乳白胶粘上去的。这样的家具又好看又省木料。”说着她弯腰打开一扇柜子门,说:“你看,这都只用木做框架,衬上一层薄木板,再在木板外粘夹板,既轻巧又节约还美观,六子他家准备了五方好木,到现在三方都还没用完呢。”她瞟了一眼满是羡慕神情的易老师,眼珠儿一转说:“易姨,要不干脆乘这刘师傅在,我这里又剩了这么多料,你也把家里换置换置,我看你家的家具都是好多年的老式样了。” 易老师看了又摸,摸了又看,还在皮革沙发上坐了坐,显而易见是动了心,她随口说:“是要得,我那些东西不少是我结婚时打的,是该换了,等下我就跟老谢商量商量,我是真喜欢这些式样的家具,摆在家里好洋气的。” 沙沙笑着说:“反正我这里的料你随便用,闲着也是让虫蛀了。再说这刘师傅是个憨实人,工钱要得也不贵,又会精打细算,做活又快,再要请他到新平来就不容易了。” 易老师当即说:“那我也就依你的样做一套沙发什么的,料就用你的,不过我会按价给钱的,你先前就送了我几件摆设,这次不能再白要了。” 沙沙忙说:“冲我们两家的关系还谈什么钱不钱的,这又值几个钱呢,我们不说钱啊。” 易老师拉着沙沙的手说:“那怎么好意思呢?我都不晓得怎么感激你才好了。” 沙沙笑盈盈地说:“真要谢还不简单,多教我几手烧菜手艺不就成了。”至此易老师就把沙沙当最亲近的朋友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我的QQ76185596电邮:mailto:longlongaier@163 longlongaier@163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