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511字

农村里修了新屋是件天大的喜庆事,那是要在家摆酒席的。谢乡长搬了新屋,乡政府的干部们就吵闹着要贺新屋,主要是想利用这事加强与领导的关系,当然也想乐和一顿。谢乡长没奈何只得摆酒席,不过邀请的范围不算太大,也就是政府里一些同事,到“五妹子”饭馆开了三桌。 此后陆续其他户子也搬进了新屋子,都是政府里的领导干部,既然谢乡长开了先河,其他人也就纷纷效仿,而且越搞场合越大,由开始的三桌慢慢五桌、七桌,到周副书记贺新时,不仅请遍了政府里所有的干部们,就连街道单位的熟人朋友都请到了,加上老周自己家的亲戚,“五妹子”饭馆竟然一次开不了那么多桌,只好来第二轮席,只是忙坏了杨陆顺五姐一家人。 杨陆顺和沙沙自然也少不了去凑份子上人情,几乎天天在饭馆吃饭,杨陆顺私下对沙沙说:“好家伙,这段时间天天跟人家贺新上人情,我这月工资全搭进去了,你给点零花钱我。” 沙沙说:“那怕什么?你只管去,反正我们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还怕人家不来么?” 眼看着十一就要到了,袁奇志邮寄来的结婚礼服也让沙沙雀跃不已,杨陆顺的是一套银灰色西装,附带了一条已经结好领花的红色领带,不能不说考虑细致了,杨陆顺还真不知道打领结;沙沙的是一套粉红色小西领套裙,这式样只在电视里见外国的职业女性才穿过的,非常合身,尽显了沙沙傲人的曲线,还附带了两双肉色高筒丝袜,这让沙沙大松了口气,要不裸露着两条小腿就显得不雅观了,而且穿上丝袜后两条小腿更加修长迷人了,看得杨陆顺垂涎欲滴。 杨陆顺和沙沙基本上把精力全部用在了布置新房上了,倒不是杨家人不重视,而是沙沙看不起乡下人是眼光,非要亲自布置,凡是需要的物品都得经过她本人精心挑选才行,大到电视机等大件、小到窗户上贴的窗花喜字,莫不是她点了头才算数。杨陆顺是见了世面的,沙沙是城里妹子,两人的智慧加在一起就显出了品位不凡,到他们家来参观的人莫是个个啧啧赞叹,直夸沙沙心灵手巧,把房子打扮得人间天堂一般。把后面房间的床铺整理熨帖,新房就算全部准备好了。 望着全新的家,杨陆顺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他一个农民的孩子,从小就在贫穷与困苦中长大,打小就没吃过几顿饱饭、穿过几件新衣,做梦也想不到会拥有如此娇美的城里媳妇、如此豪华的新房,他家是新平第一个看上彩电的人家,他家的组合家具也是新平唯一的,不用出门就可以用上清冽的自来水,家中的灶塘是烧藕煤的而不在烧柴火的了,不再需要到秋季去田间路边捡干枯树枝、不再要把稻草拧成把子生火,厨房再也不会因为烟熏火燎而黑咕隆咚,再也不会喝到充满油腻气味的开水实在有太多的不会了,就在这间新房子里,杨陆顺体会到了人生得之不易的幸福,想一想去年侯勇结婚时自己是何等的羡慕,可今天,侯勇和刘霞露出了比自己当初多出了好几倍的羡慕神情,侯勇如今在他面前不再是油腔滑调二流子样,而是时常用服帖、崇拜的目光聆听他的讲话,特别是刘霞不时瞟向他那哀怨的目光,都让他感到了快感,感到了自信,感到了高贵,他甚至龌龊地想:刘霞是不是后悔了呢?肯定是后悔!旋尔又有点遗憾,如果身边的新娘仿佛袁奇志那样的气质就更完美了。
沙沙也是沉浸在无比的喜悦幸福之中,她家的条件在县城只算普通人家,可在新平乡下就无时不体现着城里人的优越,她的长相她的气质是乡里妹子望尘莫及的,从她知道自己是漂亮妹子起就无时不被各种男人包围着奉承着,而她梦想中的爱人与六子又何其接近,英俊帅气有知识有水平、对自己又温柔又服顺,当初还可惜他是乡里人,让她下定决心的就是六子在职务上的提拨,才二十三岁就是乡里的副乡长,本身有文凭有能力,只要不犯错误,那还不是前途一片光明?也许自己将来就是县长夫人、县委书记夫人!对于权力她似乎有更深刻的体会,当年如果自家有人当官父母有门路,怎么会当了两年临时工也进不了百货大楼呢?想那王经理的婆娘大字不识几个说句话也条理不清,不就是依仗男人撑腰当了百货大楼的工会主席么,成天在办公室里吆三喝四的却偏偏那么多人奉承着,哼,还多亏了没进百货大楼,要不上哪里去找六子这样的爱人!现在在新平不也开始有人奉承我讨好我了么?我要不是副乡长爱人,储蓄所会给我这么长假期筹办结婚,所长还会说结婚后就调整我的岗位,让我搞内勤不再坐柜台?现在不仅朋友同学羡慕,就连爸妈也高兴,逢人就说有个大学生副乡长女婿,不就是涨了面子么?如果找了个姐夫魏家强那样的倒霉鬼,莫说结婚打发这么多嫁妆,只怕会几棍子赶出门去! 两人虽然各怀了心思,却还是非常满意对方,满意这个新窝,杨陆顺拥着沙沙坐在沙发上,彩电的效果就是比黑白的好,因为是外置天线,能更好的接受电视信号的缘故,电视现在已经有两个频道的节目,一个是中央电视台,再一个就是春江电视台,放的是什么节目两人没怎么注意,紧张准备后的疲倦使得他们无暇顾及其他,任凭着电视在咿咿呀呀的放着。 沙沙把头往六子肩膀上挪了挪,曼声问:“六子,不说话想什么呢?”六子稍微垂下头,把鼻子抵在沙沙头上嗅了嗅说:“想你的头发怎么有股子汗气。”沙沙捏了他的腿一把懒声说:“能没汗气么,这两天忙得我脚不粘地的,哪有时间洗头呀。我没嫌你臭,你倒嫌起我来了。”六子呵呵笑着说:“这不忙完了么,可以去讲究卫生了。反正你寝室里的东西全搬来了,我去帮你烧水吧。”沙沙嗯了声说:“慌什么呀,想想还有什么细节疏忽了没?我现在脑子是木的,想坐着休息休息。”六子说:“你累我其实也累呢。离我们的好日子也就几天时间,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应该没什么遗漏了。这不叶大哥、侯勇还有文化站的一班人在帮忙么。不会耽误我们的好事,夫人!”沙沙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说:“叫得这么肉酸,都是你夫人好几个月了,今天才这么假惺惺地叫一声。”六子嘿嘿地说:“这不还没办酒席么,法律上我们虽然已经是夫妻了,可事实上人们还不知道不是。咱不得尊重风俗啊。”沙沙吃吃笑着说:“就你最规矩了,要是魏家强也象你一样,只怕也当不成我姐夫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我的QQ76185596电邮:mailto:longlongaier@163 longlongaier@163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