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的灰暗

作者邓丁 全文字数 2791字

张云起不知道初见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在92年,300块钱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 但他没问。 他掏了300块钱给初见。 初见这种乖乖女,倒不用担心她拿这笔钱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正是因为她是一个懂事又有自己的想法的女孩子,最近种种异于往日的举动才让人想不通透。 张云起没有多想,他现在手头上也有事。 一个是掌上机的生意,一个是开餐馆的计划。 现在掌上机的生意已经重新铺开了,去年拿下的几十个零售商,张云起让他大姐都去拜访了一遍,每家送一个水果篮,拜个晚年联络一下感情,顺带确定送货数量。 这次他从盛龙电子进了三千台掌上机,货款四万,老规矩,王贵兵入股六千,同时负责进货。按照出资配比来算分红,王贵兵应该占15%,但和上次一样,张云起只给他10个点,原因很简单,他没有参与最累最辛苦的产品销售部分。 现在掌上机的销售、客服以及送货全由大姐张秋兰来做,大姐基本上天天从早忙到晚,是比较辛苦的,张云起就把那5%的分红给了她,加上前面承诺每台掌上机1块钱分成,加起来差不多有个8%的分红。 去年张云起赚了十五万,买房子花掉6万5,这次进货花了3万5,再加上过年买年货和其他七七八八的花销,兜里差不多还剩下个小四万块钱,这笔钱用来开餐饮店,倒是绰绰有余。 为了确定开个什么样的店子。 接下来的那三天里,张云起请王小凯、田壮壮、杨伟几个人把学校外边早就吃腻的小餐馆和粉店强行吃了个便,一边参考他们的意见,一边自己琢磨。 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 开饭店行不通,开粉店倒是一条好路。 首先开饭店谁来做菜是个难题,老妈手艺可以,但达不到厨师的标准,初期还没发展起来,这种针对学生群体的小餐馆请大厨师又不划算,但一般的厨师手艺不精深,做不出特色肯定就没有吸引力。 开粉店呢,主要是大哥和老妈比较好上手,前期不用请厨师,有一个特色主打产品就成,就像卤粉店主打卤粉,过桥米线店主卖过桥米线一样。 而且如果自己真的要开一家粉店,主打产品是什么,那根本不用想,现成的,板上钉钉的,搁在后世是个江川市人都知道的,鼎鼎大名的栖凤渡鱼粉! 栖凤渡鱼粉是湘南省江川市的著名小吃,属于湘菜系,发源地就在江川市里的栖凤渡古镇,当地有一句流传千百年的古话:“走千里路、万里路,舍不得栖凤渡!” 这句古话说的不仅是栖凤渡的地方好,更夸它独树一帜的传统小吃——栖凤渡鱼粉。 在张云起的印象中,栖凤渡鱼粉红火起来是在90年代中期,那时候,许多栖凤渡人到江川市卖鱼粉干起了个体户,后面栖凤渡鱼粉在江川和周边许多县市名气越来越大。 到了2018年,他重生的那会儿,江川市的大街小巷上,基本上十家粉店八家在卖栖凤渡鱼粉,总之极富盛名,相当于云楠过桥米线在琨明人心中的地位,是江川市人早餐、夜宵的首选食物。 以前张云起每年过年回老家云溪村,经过江川市的时候,都会停车吃上一碗正宗地道的栖凤渡鱼粉,有时也会亲自下厨做上一碗解解馋,对于像他这样的在外求学和打拼的江川市人来说,一说起栖凤渡鱼粉,应该都会下意识咂一下嘴巴,咽咽口水,在心尖上咂摸那股浓烈鱼香和鲜辣混杂在一起的美味。 现在栖凤渡鱼粉还没有成为江川市盛行的早餐食品,在市里张云起也还没见过有这样的粉店,市场前景没得说,赚钱稳得一批,最主要的是开粉店前期在不招人的情况下,比较辛苦磨人,技术含量倒是比较低,适合大哥张云峰和老妈做。
反复斟酌后,张云起觉得这条路可行。 他就给大哥张云峰打了个电话,让他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尽快来市里。 搞定了这些,张云起回学校继续学习。 自从初见找他借钱之后,他一直在默默关注着这个女孩。 这个女孩子很优异,不提出众的外表,内在也是没得说,性格安静善良,家庭条件应该不大好,但自强自立,出淤泥而不染,看起来比较清冷,不大好接近,却对老师敬重有加,对同学热心帮助,学习成绩更加没得挑剔,在一个普通班里,力压一竿子科技班重点班的考试机器杀进全校前十就是明证。 站在朋友的立场上,张云起不希望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子因为一些外界的因素,影响到自己的本心和想要做的事情。 只是这个安静的女孩内心深处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骄傲和倔强,从来不会对任何人吐露半分自己的难处,包括张云起。 张云起已经多次察觉到了最近她的一些举动有点异常,上课注意力也不集中,他问了初见好几次是不是有事?但初见总是轻松地对他笑,总是说自己没事。 张云起确定她有事。 一天上午的历史课后,张云起在走廊上晒太阳,初见的好闺女于小蕊上完厕所回来,经过他身边,他就叫住了于小蕊。 于小蕊扭头笑着问道:“什么事?” 张云起笑道:“想跟你问下初见的事,现在她每天晚上晚自习都不来上课,你知道她是回家还是干嘛去了?” 于小蕊看了张云起几眼,回答道:“这个我不清楚,她没跟我说过,不过呢,张云起,我可以告诉你一件别的事,初见家里挺困难的,这个学期的学费都交不起,老班都找她谈了好几回了。” 张云起怔了怔,问:“还有别的吗?” 于小蕊就眼含笑意盯着张云起:“没有了,初见很少跟我聊她个人的私事,不过按道理来说,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她。” 张云起笑了:“快上课了,我回教室了。” 于小蕊盯着张云起的背影,眸子闪烁,很有些意味深长。 最后一节自习课下课后,张云起看着前面的初见背着书包离开教室,过了会儿,他就起身跟了上去。 来到校门口,他看到初见步行离开学校,也没有坐公交车,于是推出自己的自行车远远的跟着她,来到不远的新街口东侧。 新街口虽然有个新字,但环境很差,老旧的水泥路破损严重,露出泥土,车辆过往,扬起尘埃,空气之中弥漫着颗粒的气息,路两边是各种小饭馆、摩托车修理店等各种便民商铺,完全是城郊的景观。 张云起远远的跟着初见,看到她走进了一家小餐馆,小餐馆门头上没有招牌,面积不大,四五张桌子,一个健硕的妇人正站在门口招揽过往的人群,应该是老板娘,她一脸横肉,眼影漆黑,新纹的眉毛如同两条细长的黑虫子趴在三角眼上,一看就不是善类。 大概三四分钟,初见从里面出来了。 她已经换掉了身上的校服,穿着一件灰色外套,好像是男生穿过的,比较宽大,并不合身,而且略显老旧寒酸,像一些汽车修理铺扔了不要的工作服。 在那个健硕妇人的指挥下,初见先是把餐馆里面的桌子全擦了一遍,然后扫地拖地,最后咬牙吃力地搬了一大盆泔水横流的饭碗,来到小餐馆门口侧面的空地上,她搁下盆子,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接着蹲在地上,开始洗碗。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