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分担

虎威娇女 632 作者林如意 全文字数 2269字

润兔娘听了明光的话,往自己大腿上一拍,略带激动地站了起来:“瞧我笨的,居然都没想到,明光少爷说得对,兔儿爹,我们就按明光少侠说得办。书书网 更新最快” 润兔爹马上点了头,表示同意。 接下来,大家很快达成共识:等过几天明光伤好之后,就开始采取行动。这之前,润兔爹负责去跟黄老爷做好交接,当然这一切都得瞒着那黄少爷,只待时机成熟便直接来把黄少爷给提溜走,给他来个措手不及…… 那天从润兔家出来,明光和云霞都没有说话,只有小云霄绕着两人跑来跑去,不停的说中午在润兔家吃过的美味。因为吃得相当满意,所以云霄如数家珍,扳着指头把每样菜的特点,他感受到的滋味一一说了出来,也不管自家姐姐和明光兄愿不愿意听,自顾自的说了个痛快。 结果等说完了,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姐姐和明光兄似乎没什么兴趣听他讲美食鉴赏,他们俩好像有心事。 什么事呢?云霄眨巴着眼睛,心里泛起好奇。 问姐姐吧,他有些发怵,谁知道伶牙俐齿的姐姐会不会告诉他呢?搞不好又会逗他玩呢。所以在心里权衡了下,他觉得还是找明光兄打听下要靠谱些。 本来他走在姐姐左手边,打定主意后,他便故意放慢脚步,落在了姐姐后头,然后又走到了明光兄的右手侧,准备伺机向明光兄打听一二。 云霄不知道,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小心谨慎,因为他姐姐此刻并没有闲工夫注意他。 因为不能再拉润兔爹这个烹饪奇才入伙,云霞便开始考虑想点什么其他新鲜的法子,让酒楼的生意火起来,毕竟这个酒楼肩负着很大的责任哪,盈利是多多益善嘛。 明光的心思也没闲着,他和云霞的想法是一致的,也在想如何让酒楼迎来开门红。另外,他还要考虑黄少爷的改造问题,既然答应了的事情,那必须做好。 老梁先行去把马车驾了过来,他吆喝了一声,马车停在了云霞他们前面,老梁跳下车,请小姐三人上车。 云霄还没来得及问明光兄,所以就吊着明光的手臂,朝姐姐笑:“姐姐,您先上。” “咦,今天霄弟怎么那么客气,往常不都是你抢着先上吗?”云霞抬眼看向云霄问。 云霄嘿嘿笑,并没有回答姐姐的问题。 这小家伙,事出反常啊。看他紧贴着明光,八成是要问明光什么事情吧。 云霞心知肚明,也没有说破,先自行上了马车。 等云霞登上马车,云霄便拉着明光兄准备问话,只是他还没有开口,明光已经躬下身子,揉着他的头温声道:“云霄是想问明光兄什么事情吗?” 云霄双眼一亮,明光兄果然是异常聪明的人,自己这心里想的什么都被他看透了。 他们两人的表现都被坐在车上,掀开小窗帘子看着的云霞收入眼底,这会儿,老梁正要迈步上前催请少爷和明光少侠上车,被云霞摆手示意他等等,于是老梁退到旁边候着,云霞趴在车窗处等着,都保持着安静,没有打扰那两人。
“明光兄,您和我姐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云霄有些担心的看着明光,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明光笑道:“云霄是从哪里看出来我们遇到了难事了?” “您和姐姐刚才都心不在焉的,而且不说不笑,云霄觉得您们不开心。明光兄,您告诉我吧,虽然云霄帮不上什么忙,可云霄想帮您们分担不快乐的。” 仰着小脸,云霄忽闪着大眼睛,很认真地说。 他的声音很小,云霞没有听得很真切,但大致也猜出了小家伙所说的内容,心里还是挺感动的。云霄现在越来越懂事了,大概是经常和明光呆在一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小家伙越来越有暖男气质了。 “谢谢云霄的一番好意,不过,明光兄很肯定地告诉云霄,我和你姐姐都没有不开心,我们只是在思考,如何让即将开业的酒楼生意兴隆而已。这下你放心了吧?” “噢,放心了。”云霄忙把头点得似小鸡啄米。 小脸上已经是笑容灿烂了。 明光直起身,也笑了,那笑容和云霄如出一辙,明亮温暖。 “你们俩还不上车吗?”云霞被小暖男和大暖男的笑容晃花了眼睛,如此好看,索性把他们叫上来近距离好好欣赏下。 那两人异口同声说就来,就来,然后便一前一后登上了马车。 老梁也到前面就坐,长鞭甩开,长声一吆喝,马车便缓缓启动了。 再说润兔爹娘,帮着润兔的叔叔和婶婶把碗筷清洗完,一切收拾停当,将饭馆的门板一装上,关了门,一家人便来到后院,搬了桌椅出来围坐在院子正中聊了起来。 润兔蹲在角落里逗弄家里养的那只猫,小猫儿被他捏着脖子,正喵呜喵呜的叫着求饶。 大人们只听见润兔在跟小猫儿嘀咕着甚么,也没有在意,继续说着他们的话题。 “大兄,您的意思是,云霞小姐主动放弃的?”润兔叔叔不太相信,再次像润兔爹进行证实。 润兔娘帮丈夫做了回答:“是的,云霞小姐说她以后不会再拉我们合伙了。她还说并不是不想和我们合伙哩。” 润兔婶婶接过话茬追问:“云霞小姐为什么突然就转变态度了呢?” 因为她和家里那口子一直在厨房忙碌,后来又忙着招呼客人,确实不知道云霞小姐和兄嫂之间的谈话。 “我告诉了她以前的事情。”润兔爹很平静地回答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跟云霞小姐和明少侠倾诉了一番之后,润兔爹觉得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润兔叔叔和婶婶不禁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态。要知道,以前的事情,大家已经约定俗成,很久都没有提起过了。 这段往事有太多的痛苦回忆,能够埋在记忆深处封起来,对大家都是有利的。 可是大兄为什么要翻出来说呢?而且还是对家人以外的人说,这就更加不可理解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