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江湖多风雨 116 作者吃肉要扣肉e 全文字数 2223字

秦城接过火红色令牌查看一番,心道她果然是云火谷派来的人。 “秦师兄,刚才失礼了。”姜晓筱带有歉意的一抱拳。 “无妨。”秦城一笑,将火红色令牌交还给姜晓筱,问道:“其他人呢,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应该已经早就到了吧?” “嗯。”姜晓筱点头道:“我是在一个月之前最早到的,木枫堡的木杰师兄则是比我晚了几天,降龙寺的戒言师兄则是晚了木杰几天,而出云宗的魏来与天剑门的冯天术是四天前到的,其实我们已经在这里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们现在已经出发去了施恩寺,我回来取些东西。” “施恩寺?”秦城记得那个客栈掌柜也是建议自己到施恩寺看看,他问道:“有什么发现?” “这是一句两句也说不清,反正秦师兄也来了,一会儿便和我一起去施恩寺看看,他们还在施恩寺等着我们,我们现在赶过去,其他的事在路上说。”姜晓筱建议道。 “也好。:秦城点头。 “那就请秦师兄等我取一下东西。”说罢姜晓筱便走进了房子,而秦城则在外面等着,没过一会儿姜晓筱便走了出来,身上多了个包裹。 姜晓筱笑道:“秦师兄,我们走吧。” 秦城点点头,施恩寺离绍安城还有些距离,于是两人决定骑马前去,秦城没有回客栈取自己的马,而是到马市租了一匹,两人出了城,便直奔施恩寺而去。 “秦师兄。”姜晓筱在路上同秦城说道:“其实这个线索严格上说并不是我们发现的,他是由戒言师兄从降龙寺带出来的,当初枯智大师的遗体被运到降龙寺,降龙寺很仔细的又检查了一遍枯智大师的遗体,发现枯智大师的舌头下竟压着一块布条。” “布条?”秦城有些惊讶。 “嗯。”姜晓筱继续道:“降龙寺的僧人们查看了枯智大师的衣服,发现这布条并不属于枯智大师,那么很有可能就是枯智大师在临死时交代给我们的线索,戒言师兄将这个线索带来以后,我们便在绍安城调查起来,最终发现,只有施恩寺的僧衣与这布条的料子一致,发现这一点后我们就决定马上赶往施恩寺调查。“ “原来是这样。”秦城点点头,这确实是个不小的发现,起码说明有凶手当时潜伏在施恩寺。 “秦师兄。”姜晓筱说道。 “嗯?怎么了?”秦城看向姜晓筱。 “你的武功如此之高,为什么当年没有参加江湖大会呢?”姜晓筱好奇的问道。 秦城一笑,没有回答,反而反问道:“你呢?看你的年纪应该参加了上届的江湖大会吧?什么成绩?” 姜晓筱一笑,有些骄傲道:“第四。” “不错啊。”秦城露出一丝惊讶,随后他问道:“这届的第一是谁?” 姜晓筱诧异道:“秦师兄你都不关心江湖大会的么?居然连这届的第一都不知道?” 秦城尴尬一笑,举行江湖大会时他正埋头苦修,哪有时间关心江湖大会,于是他道:“我那时一直在闭关,所以不太了解。”
姜晓筱道:“秦师兄可真刻苦,这一届的第一是出云宗的陆景,是陆醒长老之子。” “居然是出云宗的人?”秦城倒是有些惊讶,出云宗曾经十分低迷,但没想到居然缓了过来,那个陆醒他也有印象,没想到他的儿子居然那么争气。 两人已经渐渐接近施恩寺,施恩寺的大门都已经在二人的视线中,只是离施恩寺越近,秦城便感觉越不对劲,一旁的姜晓筱也奇怪道:“好重的血腥味啊!” “难道?”两人对视一眼,秦城的心里深处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直接跳起,在马背上踩了一脚,借力冲向施恩寺,站在施恩寺的高墙向里望,秦城变了脸色,眼前的景象惨不忍睹,遍地都是僧人的尸体,简直血流成河。 这时姜晓筱也使轻功窜上了高墙,看到施恩寺的惨象后她脸色突然变得惨白,惊声道:“怎么会这样?” 秦城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跳进了施恩寺内,开始查看起来,姜晓筱见状也跳了下来,两人开始检查还有没有人活着,一番查看后,两人对视一眼,都默默的摇了摇头,灭门!究竟是谁下的毒手!? 秦城看着这些死去的僧人,心情颇为沉重,他看向姜晓筱,问道:“看到其他四派的人了吗。” 姜晓筱摇了摇头,道:“没看到他们。” 秦城的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起码他们有可能还活着。 从施恩寺出来,两人任凭马儿慢悠悠的向前走,都没有说话。 过了不知多久,姜晓筱终于开口了,她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道:“他们为什么要杀了所有人?” 秦城猜测道:“或许其他人查到了什么,所以引得他们杀人灭口。” “可惜我们已经联系不上他们了。”姜晓筱低落道。 “先回纸花巷吧,说不定他们已经回那里了。”秦城想了想说道。 “好。”姜晓筱点点头。 两人回到了纸花巷一十四,但那里空无一人,“奇怪。”姜晓筱皱眉道:“我们曾约好如果失散就回到这里的,他们会到哪里去呢?” 秦城想了想,道:“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将这件事报告回去。” “好。”姜晓筱点头。 于是秦大勇便离开了纸花巷,他这次出来并没有带信鸽,所以要想向五行宫报信的话需要去驿站。 在驿站将书信写完,秦大勇便回到了客栈,他已经约好明日与姜晓筱会和,躺在床上回忆起今天发生的事简直太过奇怪,木杰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事会导致施恩寺被灭门呢?木杰他们四人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还活着?难道供奉堂的人已经知道有人再查他们?蓝天和曾经和自己说过,这件事严格保密,正常情况各派都只有几个人知晓,那些人按理来说都是各派的绝对心腹,难道朝廷已经渗透到这么高的位置了么?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