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架空

娇闺 1058 作者卿若佳人 全文字数 2359字

若不是彦流若执意将兵权送出,直接将了明王一军,明王也不会被逼着做决定,直接就选择了周成安的阵营,然后破釜沉舟,想要将顾颜七留在这里。 对于仓促之间做的这个决定,明王心中并没有很大的抵触,反而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做了决定。 但是顾颜七真的很不理解明王的做法。 他现在的说法与做法都是在将彦流若往外推,她甚至怀疑,彦流若是亲生的吗? 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父王? 这么想着,她看彦流若的神情便多了一丝同情。 但是现在明王父子可是顾不上顾颜七了,左右顾颜七跑不了。 “周成安才是您亲儿子吧!”彦流若一气之下说道。 “哥,你怎么跟父王说话呢!”彦华怒道。 “你放肆!”明王也朝着彦流若发怒,“本王倒是希望他是本王的亲生儿子,至少不会做忤逆本王的事情!” 彦流若脸上一片惨淡,再也掩饰不住眼中的悲伤,“您是打算也将儿子一起拿下吗?” “若是你执迷不悟,就休怪本王心狠,明王府不能毁在你的手中,只要本王一日还活着,本王就不允许明王府的兵权落入他人之手。”明王狠厉的道。 显然彦流若的做法,彻底惹怒了明王,要不然他也不会说出这等严厉的话来。、 对于面前的儿子,本来他是真的很欣慰的,打心眼里为他骄傲,但是他不允许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做这种蠢事。 兵权是明王府立足这乱世的根本,绝对不能交出去! “你是想用这个兵权帮助周成安才是真的吧!”彦流若突然将明王的心思给指出来。 明王眼中闪过一丝羞恼,显然是被彦流若给说中了,“至少本王不会和你一样蠢的将兵权对人拱手相让。” 彦流若眼中满是失望和悲痛,父王怎么这么顽固了?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这点兵权还比不上他们的父子情? 而且,父王不是不知道,顾颜七对他彦流若的大恩吧! 父王这样做,置他与何地? “父王,今天只要有我在,你就不能伤害小七一分。”彦流若坚定的道,也是最后喊了一次父王。 没人明白他的痛心疾首。 子不言母丑,儿不言父贫,他不能对父亲的做法说什么,但是他可以用自己的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 “彦流若,你是真的不想要我这个父王了吗?”明王怒视着彦流若,他知道,只要彦流若铁了心的护着顾颜七,他并没有把握将之留下。 毕竟自己已经将大部分的权利都转移给了彦流若。 这一刻,他很后悔,也很庆幸。 后悔过快的将权利移交给彦流若,庆幸自己到底是留了一手,没有将所有的权利都交给彦流若,要不然看彦流若不孝的样子,指不定就将自己架空了。 明王没想到自己就是这么想着,彦流若却是真的做了。 “您老了,这些事情,由儿子来做便好了,儿子保证还您一个锦绣明王府。”彦流若很是认真的道。 一点也看不出他将要做的事情有多么大逆不道。
顾颜七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惊讶,然后便是感动,彦流若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她犹豫了一下,然后上前,喊了一声彦流若“世子爷”,然后对他摇摇头。 她不能让彦流若因为她背上一个不孝的名头。 他能够站在她这边,她已经很开心了,她没有交错朋友。 但是,彦流若这般牺牲,她反而有些受之有愧。 当初她给彦流若解蛊毒确实是有着利用的心思的,但是后来长时间的接触,她心中认可了彦流若这个朋友了。 所以,她不想他此时的冲动,后悔一辈子。 但是彦流若已经决定了。 在彦流若的心中,明王的做法才是危险,才是在拖着明王府为他不切实际的野心陪葬。 但是这话,他不能守着顾颜七说出来。 明王现在毫不在乎的什么都说,是因为他打定主意要将顾颜七给留在这里。 但是彦流若却知道,只要他还活着,他便不会让顾颜七出任何事,所以有些话,是不能当着顾颜七的面说的。 虽然彼此心中都明白,但是这层窗户纸是不能戳破的,要不然以后见面了多尴尬? 他对顾颜七抬手示意了一下,让她不要担心,交给自己处理。 顾颜七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再做什么。 这是彦流若的一片心意,她要是真的和他唱反调,反而是不识好歹了,让彦流若心寒,同时也让明王和彦华看笑话。 她乖巧的站在彦流若的身后,静静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其实,就算彦流若不做什么,明王也是留不住她的,她既然敢独身前往这里,就做了最完全的准备的。 现在家人下落不明,越哥哥生死不知,她还没有为他们报仇,也没有为前世的自己报仇,她必须要惜命。 就算想要任性,也要在将这些仇都报了之后,才能任性。 其实彦流若何尝不知顾颜七能够全身而退? 但是他为自己的父王羞耻,同时也是现在才知道父王的心思,父王居然想要对周成安俯首称臣! 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他和周成安有夺妻之恨,怎么可能会向他低头? 彦流若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他做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 明王早就惊呆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出现幻听了,要不然怎么自己想着怕什么,接着就来什么?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明王砸吧砸吧嘴,问道。 “父王!他想架空您!”彦流若还没有回答,彦华就尖叫着道。 顾颜七捂了捂耳朵,以前就不太喜欢彦华,现在更加不喜了。 记得越哥哥曾经说过,他还是黎越的时候,和彦华关系不错,但是彦华…… 他那时候是为了越哥哥镇南侯府唯一的公子的身份吧! 平日里的相处,她就不喜欢他,若不是碍着彦流若的面子,她真的不想每次聚会都会跟着这么一个尾巴。 现在,他居然刺杀自己的哥哥! 关键是他的心肠还那么恶毒,居然在匕首上下毒。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