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打破沙锅问到底

娇笙 741 作者南墨离 全文字数 2259字

林氏说陆铮今日有事求她帮忙搬,办的是什么事,其实并不难猜,因为就在方才,安笙与林氏才就此事达成了共识,所以,陆铮求林氏办的是什么事,实在不难想。 饶是安笙自问脸皮还算厚实,此刻也不由有些脸红。 总觉得林氏那话不光是在打趣陆铮,连她也一道打趣进去了。 方才她就在想,林氏为何忽然提起想要将婚期提前的事情,现在看来,竟是受了某人的嘱托。 陆铮见林氏和安笙一道出来,立即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似不经意地扫过安笙,又看向林氏。 林氏嗔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反而转头跟安笙道:“那我跟铮儿今日就先回去了,待会儿我回去叫人拿些东西过来,你记着叫人收下,好了,快别送了,外头天寒,你别吹了风,若是真病了呀,伯母可哟啊心疼了。” “是,伯母,那我便不送了,您跟世子慢些走,我叫青葙送你们出去。”安笙恭顺地福了福身。 林氏笑着应下,然后,便招呼人走了。 可怜陆铮原本还有许多话要说呢,结果什么也没说出来,就被母亲拉走了,只得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十分恋恋不舍。 林氏见他这样,不由好笑,“行了,这里是永宁侯府的内院,你一个外男,怎好久留,别给安笙添麻烦,等安笙好些了,改日母亲叫人接安笙到咱们家里做客,到时候,你再好好看,行了吧。” 陆铮想说,他没有不舍,但是又觉得这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没什么说服力,因而张了张口,便又阖上了,同林氏一起出了玉笙居的院门。 出了玉笙居的院门,林氏就不叫青葙送了,嘱咐了她几句,叫她照顾好安笙,有什么事情只管去国公府找她云云,便叫青葙回去了。’青葙福身应下,正准备要走,便被陆铮叫住了。 “世子,您有什么吩咐?”青葙停下来,又朝陆铮福了福身,问道。 只见,陆铮以拳掩口,轻咳一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且问你,你家小姐真没生病么?是不是有什么顾虑,所以故意瞒着我呢?” 青葙没防备陆铮会问这个,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她毕竟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小丫头,平日里再如何故作成熟,此刻也不免有些脸红,期期艾艾地掩饰答道:“小姐,小姐真没病,世子,您就别问了,小姐好好的呢,没病,真没病!” 安笙确实没病,青葙总不能为了安陆铮的心,就编排安笙病了吧。 可是,安笙没病,那脸色不好又如何解释呢? 果然,不等青葙想好怎么解释,陆铮就立即追问道:“既然没病,缘何脸色那样差,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谁欺负你家小姐了!” “世子,小姐她......”青葙觉得自己都快哭出来了。 平日里,怎么不见她们姑爷这么话多,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呀,姑爷追问这事,可叫她怎么回答呢? 林氏原本已经准备走了,但是刚转身走了没两步,就发现儿子没跟上来,转头一看,就见儿子堵着青葙不知道在说什么呢,把个小丫头问的脸色红红白白,瞧着都快哭了。
林氏心思通透,虽未听见儿子说什么,但是却即刻就想到了什么,于是赶紧又折了回去。 刚一回去,正好听见儿子那句“既然没病,缘何脸色那样差,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谁欺负你家小姐了”,转头又见青葙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林氏忙扯了儿子一下,道:“还不赶紧回去,你堵在这里,拽着安笙的丫鬟不放是何道理,若叫旁人见了,仔细传出闲话去,叫安笙听了不高兴。” 这话可实在是很有杀伤力,陆铮一听说安笙会不高兴,理解就不问了。 林氏又叫青葙回去,青葙听了林氏这话,简直跟得了特赦令似的,匆忙行了一礼之后,便脚底抹油一般飞快跑了。 林氏看得好笑,不由摇了摇头。 她们家这个愣小子,可真是叫她没辙,看把人小姑娘给吓的。 “走吧,回去了。”林氏扯了扯还在玉笙居院门口不动的儿子,道。 陆铮这次老老实实地跟林氏走了。 不过,他人虽走了,但心里却是已经打定主意,今晚一定要亲自过来问问,不问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他只怕今夜也睡不安稳了。 林氏哪里知道儿子心里是这样的想法,若是她知道的话,怎么也要跟儿子说上一说,也就不至于,叫儿子又跑到安笙这里,闹了大笑话了。 她原本是觉得,这种女儿家的私密事,自然不好同陆铮说,虽然他与安笙现在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但总归还未成婚,安笙的清誉要紧,这般私密的事,哪能同儿子一个男子说,届时可叫安笙如何自处? 她原本是好心,可哪里想得到,自己儿子轴成那个样子,竟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才肯放心...... 林氏和陆铮离开永宁侯府后,便直接回护国公府去了。 林氏乘马车,陆铮骑马伴在一旁,冬日天寒,又不是大集会,街上行人不多,因而路途十分顺畅。 马车出了永宁侯府的势力范围,入了主街道,渐渐有了行人,不过还是不多。 人一少,街上就显得安静,少有的些许说话声,很清晰的便传入了林氏所在的马车中。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正好林氏的马车经过时,旁边有两个挎着篮子出来买菜的妇人小声议论着,有关文府小宴上的事情。 如今这事在京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大家都知道,护国公府大小姐在贵女小宴之上,伙同其他人,欺负永宁侯府二小姐,陆佳敏,现在可是成了坊间百姓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 市井妇人的嘴一向有些没遮没拦,那话说出来,自然不能有多好听。 扶冬眼见着,林氏本来含笑的面庞,瞬间沉了下来,阴云密布。 “夫人......”扶冬想要劝劝,不过,才刚张了口,便被林氏抬手阻止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