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秦家老太太

继承两万亿 1402 作者侠想 全文字数 5608字

罗丹纶是刚接送了一位他爷爷的朋友,返回大门口,途径这边,一时兴起,想过来瞧瞧。 虽然他给韩冬晟打了电话,让韩冬晟给白小升上点眼药,以解他那天在魏家丢面子的窝火。 但回头一想,罗丹纶又觉得不太妥。 对白小升,真的不能做的太过。 白小升是魏家认同的人,跟魏雪莲又有联系,万一他受了气,去跟魏雪莲说,那自己这形象岂不毁了。 再说了,来者是客,他白小升来给自家爷爷贺寿,更有索恩斯的面子在其中,这真的不是“报仇”的时机跟地方。 来日方长。 所以,罗丹纶想来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想着中止取消针对白小升的行为。 结果,离老远他就听到秦小幺的声音。 这丫头居然给白小升站台,以秦家声威把韩冬晟给逼得下不来台! 罗丹纶真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秦小幺怎么搅合进来了,还给白小升站台! 郁闷的是,在自家,居然还让白小升逞了威风…… 罗丹纶是先发的声,人随后进了偏厅。 不过进来之后,看到里面座椅摆放的阵势,罗丹纶自己先是一愣。 这跟他交代的,似乎……不太一样啊! 殊不知,韩冬晟“领会”他意思产生了偏差,自由发挥了一番。 原本,罗丹纶说的闭门会议,被韩冬晟整成了公开大会。 可能韩冬晟是觉得这样一来,白小升能被当众奚落,效果更好。 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反倒成了众目睽睽下的倒霉蛋。 捎带着,连这帮兄弟一起,跟着挨了白小升一顿奚落。 罗丹纶不是傻子,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免瞥了韩冬晟一眼。 韩冬晟却满眼希冀看着他。 事情搞成现在这局面,他可全是发挥性地“贯彻”罗丹纶的指示,虽然毫无建树,自己还当众丢了人,但罗丹纶可不能不管,也得给兄弟们出气才好! 不光是韩冬晟有这意思,在座的,其他所有人也目光烁烁看向罗丹纶,眼神里尽有这层意思。 方才,可算把他们这些人憋屈坏了,他们愣是被人一个人压制死死的,这传出去得多丢人! 眼下,罗少来了,他们翻身的时候到了! 罗丹纶发现自己这些朋友的目光,顿时感觉几分怪异,总感觉这些往日里欺负人花样百出的家伙,今天好似受了很大委屈似的,都是眼巴巴的神态。 秦小幺就算古灵精怪、聪颖非常,也不可能做到如此地步。 那作妖的,是白小升! 罗丹纶就费解了,自打白小升过来到现在,这才过去多久,怎么自己人能在这么短时间让他给欺负了? 罗丹纶都觉得不可思议。 “罗丹纶,你来的正好,你这什么狗屁公开商务洽谈会,简直混蛋透了。就给我们准备两个木墩子放在门口,让我们像小狗一样坐在那里吗,你欺负谁呢!我告诉你,我们让姓韩的让个座,算是便宜他,也便宜在座的这些家伙!我没去找你麻烦,你就该偷着乐。怎么着,你还不满意!哼,我告诉你,你敢羞辱我秦小幺,这件事没完!你来的好,我们现在就去找人评理!” 秦小幺崩豆子一样大叫,一脸不依不饶。 罗丹纶看一眼俩小木墩子,看看被坐满的单人沙发,忍不住抚额。 韩冬晟就是想这样羞辱白小升,还捎带上秦小幺? 缺心眼啊! 罗丹纶深知,秦小幺这个黄毛小丫头虽然比自己年小的多,但在秦家那是无比受宠,对比自己在罗家,简直是两种境遇,更何况今天她奶奶来了,闹到那老太太那边,自己轻则被父亲训斥,严重了连自己爷爷都可能出面给老太太表示歉意,下发惩戒在自己身上。 罗丹纶原本想霸气出场,依靠这里是罗家站稳气势,结果让秦小幺一顿夹枪带棒,数落的没了脾气。 “小幺,我们这帮朋友你还不知道吗,每次聚在一起,总会办个什么主题活动。这回这是商务风格的,不过是一场游戏。你看你,还当了真了!怎么能去打搅你奶奶他们呢!”罗丹纶跟秦小幺赔笑,说着他都不信的话。 原本满怀期待罗丹纶为自家兄弟出口气,结果下一秒,罗丹纶就怂了,韩冬晟还有在座那帮人顿时傻了眼。 罗少,这算是自卸责任吗…… 果然,这个秦家小丫头,号称“小魔头”的秦小幺,连罗少都不敢惹! 众人心里苦。 韩冬晟这心里简直悲戚。 那个罗家管家明明知道秦小幺在,回去不可能不说,罗丹纶还给自己发话收拾对方,出了事又一推二六五,这不是坑人吗! 不过韩冬晟还真不敢跟罗丹纶掰扯,只得幽怨地暗暗看罗丹纶一眼。 一旁,白小升却饶有兴趣看着罗丹纶的神情变化。 旁人读不出,他可看得出来。 罗丹纶跟秦小幺说话时,提到秦小幺的奶奶,下意识深深看了自己一眼。 这个反应很有趣。 秦小幺告状,罗丹纶怕人家奶奶,这其中有自己什么事吗? 难不成罗丹纶是担心,得罪了自己这个秦小幺的救命恩人,那秦家老太太会更加大动肝火? 如果担心这个,那眼前这一幕刁难就不会出现了吧。 罗家那名管家可是知道自己跟秦小幺之间的关系,回去一说,怕是罗丹纶铁定不会让这边有这么愚蠢的举动,毕竟把秦小幺给夹在当中了。 而韩冬晟他们要给自己难堪,不可能没来由,最起码是罗丹纶授意的。 这就有意思了! 说明罗丹纶是不知道自己是秦小幺的救命恩人,不知道秦小幺在这里? 虽然不明白那管家为什么没有通知到他,但可能这就是事实。 罗丹纶真不知道这些的话,那刚才秦小幺威胁,提到她奶奶,罗丹纶看自己做什么? 白小升心思敏锐,感觉这里面有自己不知道的情况,甚至连秦小幺都不知道。 但是罗丹纶知道。 那是什么呢? “你说不告诉我奶奶,我就不说了?我偏说,我就说!”秦小幺眼看罗丹纶怂了,顿时来劲了。 罗丹纶可能也明白过来,自己越是软,秦小幺的气势越是见长,顿时笑道,“小幺,你奶奶跟我爷爷,还有他们的老朋友正叙旧。哪里有闲暇理会这边这点小事,也没有时间见这个人,毕竟都不认识嘛。大不了,我让他们给你陪个不是。” 说话间,罗丹纶抬眼看看韩冬晟,咳嗽一声,“冬晟,这个,你跟小幺赔个不是,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韩冬晟这心里简直要骂娘。 自己刚才吃了一肚子瘪,现在还要跟人家道歉,天理何在! 秦小幺瞥韩冬晟一眼,冷哼一声。 韩冬晟不敢撑着,顿时挤出笑容,“小小姐,方才是我不好。我那是跟你们开玩笑呢!是我不好,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对一个孩子说这种话,韩冬晟真有种羞耻感。 他那票兄弟也都垂头丧气。 “看看,这下你满意了吧。”罗丹纶笑着跟秦小幺道,又看了眼白小升,询问,“这个,你跟他是怎么认识?” 罗丹纶最后一句话,也无形中印证了白小升所想。 他果然不知道我救了秦小幺! 白小升越发好奇罗丹纶方才的反应。
韩冬晟傻眼地看着罗丹纶。 感情罗少根本不知道这边什么情况,就让自己去动人家? 这不坑他吗!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秦小幺冷哼道。 罗丹纶还想询问。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小小姐,原来你们在这儿啊。”对方发声,是一个老妇人。 秦小幺看过去,顿时叫道,“张姨。” 罗丹纶忙看过去,也笑容浮现,恭声道,“张姨。” 来人正是负责秦小幺起居的佣人,张姨,在秦家那位老太太身前亦是红人。 白小升也打了声招呼。 张姨含笑,先跟白小升致意,方才转向罗丹纶,“原来丹纶少爷也在。” 说完,她又看向白小升,笑容满溢,“白先生,我们家老夫人有请,要当面向您表示感谢。” 张姨口中的老夫人,自然就是秦小幺的奶奶。 “表示感谢,为什么秦家奶奶要向他表示感谢?”罗丹纶忍不住惊声道,“秦家奶奶知道他来了?” 白小升听罗丹纶的话,忍不住皱了皱眉眉头。 如果说此前罗丹纶的反应只是端倪,那失声而出的这句话,就大有意思。 罗丹纶话里的意思,那老太太知道他? “这位白先生今天救了小小姐,刚刚我们碰巧在这边遇到,我去回禀了老夫人,老夫人才知道他在,要见他表示感谢,怎么了,丹纶少爷?”张姨如实回答,眼神有几分古怪看着罗丹纶。 “什么,他救过小幺?”罗丹纶吃惊道。 “丹纶少爷,你不知道?”张姨同样吃惊道。 白小升却在沉吟。 秦小幺的奶奶吗…… “张姨,烦劳你带路,我们现在就过去见老夫人。”白小升抬头客气道。 那位张姨收回神,对白小升笑着点头。 “好。” 随后,张姨跟罗丹纶略一点头,转身出了门,秦小幺拉着白小升跟上。 罗丹纶瞥了眼这偏厅摆设,只感觉头疼,随便挥了挥手,烦躁地扔给韩冬晟一句话,“冬晟,赶紧让人把这摊子收了,成什么样子!” 随后,他也跟了出去。 韩冬晟满脸不是滋味,跟身边兄弟对视一眼。 他们也一个表情,在这一刻都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另一边,张姨带路,白小升、秦小幺、罗丹纶跟着,七转八转,走过层层院落。 最后,一行人来到一个雅致院子,竹林葱翠,小溪潺潺,好似仙境。 这院里厅堂灯火通明,里面摆放着数张八仙桌子,材质都是顶级红木,配套的太师椅也是同等材质,每一件是珍贵古物,家具边角盘的包浆。 这些古物,换作收藏家那里,也都是珍藏,甚至被供起的存在,而在这里,不过是“寻常”使用的桌椅。 一群老头老太太围着各张桌子,打牌的打牌,打麻将的打麻将,嬉笑之间皆是真性情。 那些老人中,有一人穿着红色唐装,神采奕奕,正是罗家那位老祖宗罗月峰。 众人走到院子中央,张姨让秦小幺带白小升去了偏厅,自己去禀告。 秦小幺在这里,也表现出乖巧一幕,熟门熟路带着白小升去了偏厅那边。 等白小升俩人进去后,寻了一个座位,坐下等候。 罗丹纶则趁机凑上去,跟白小升笑谈,“白兄弟,刚才那一幕,真的是我那群朋友无伤大雅的玩笑,你可别千万往心里去。” “放心吧,我没往心里去。”白小升笑道。 罗丹纶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想称赞白小升大度,却不想一边秦小幺冷笑,“我们干嘛往心里去,我们又没有吃亏,丢人的是你……那些朋友!怎么,罗丹纶你心虚了,这是在掩饰哦。” 秦小幺真不给面子。 罗丹纶打个哈哈,掩盖自己的尴尬。 他随后对白小升道,“我问过家父,索恩斯先生带来的谈合作的人,是振北集团大中华区的执行总裁。原来白兄弟居然如此高职位,真是厉害!” 嘴里夸白小升,罗丹纶心里挺郁闷。罗家家大业大不假,但是他父亲才是掌舵人,他虽然在家族中职务不低,但跟白小升一比,却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被比下去,他总是不甘的。 只不过,罗丹纶自以为自己情绪掩饰很好。 白小升也就装没看出来,笑着道,“这次我来,是登门洽谈与罗家合作,我听说罗兄弟主抓这一大块业务,那你也才真厉害!” “彼此彼此!”罗丹纶笑呵呵道,“你们振北集团跟我罗家合作,对彼此而言都是好事。回头咱们慢慢洽谈,弄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合作方式跟条件。” 罗丹纶这句话,也就意味着今后的谈判,漫长而冗长。 这是白小升最不愿意见到的。 不过,谁料想这个来谈合作的大家族竟是罗家,罗丹纶跟自己又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今后的谈判怕是不怎么值得期待。 白小升心里反倒平静了。 就算达不成合作,就权当自己真是来祝寿好了。 俩人说话间,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随后是一个老太太爽朗的声音,“救我宝贝孙女的帅小伙子呢,让我瞧瞧,我们秦家可得好好感谢你!” 话到,人到。 一个身材高大的胖老太太,出现在众人视野,身后跟着张姨。 白小升看到对方,一下愣了。 那老太太眼见亲孙女倚在一个年轻人身边,自然笑着看过去,看清楚是白小升,也一下子愣了。 “老太太,原来是您啊!”白小升当即站起身,笑容满溢打起招呼,“您身体硬朗!” “小子,救了我孙女的,是你啊?!”胖老太太也是且惊且喜。 这胖老太太真不是外人。 白小升去魏家给魏雪莲爷爷魏天河祝寿,这老太太也在场,是魏家爷爷的老友,还帮白小升怼过罗月峰。 豁达、直爽、不拘小节。 白小升对她的印象也是好到非常,甚至后来还让李泥工坊送过两只最好的紫砂壶给她。 没想到秦小幺的奶奶,居然是他! 罗丹纶在旁暗暗郁闷,他就知道这老太太见面后,会站台姓白的,更别提眼下白小升还救了她孙女! 秦小幺也满脸吃惊看着自己奶奶,又看看白小升,惊讶道,“原来奶奶你们认识啊。” 张姨同样吃惊。 “你这小丫头很喜欢的那只紫砂壶,从我那里拿走的那个,就是他送给我的。哎呀,小子,没想到咱们娘俩又见面了。”老太太笑逐颜开,直接过去拍拍白小升手臂,眼神里也满满的喜欢。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苍劲的声音,“大美女,我听着你怎么这么高兴啊,救小幺的是什么人啊。” 伴随这声音走进来的,是穿着红色唐装的老者。 正是罗月峰。 罗月峰目光一扫,一眼落到白小升脸上,先一愣,随后不敢相信,“啊?不会……是你小子吧!” 白小升笑了,“罗老爷子大寿,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罗月峰回过神,哈哈一笑,点头表示感谢。 “不过,我可听人说,是一个来咱罗家谈合作的人救的小幺……”罗月峰又忍不住道,眼神古怪看向白小升。 “就是我。”白小升展颜一笑,“罗老爷子觉得,我来跟咱罗家谈合作,如何?”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