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无题

巾帼欢 332 作者丑丫愁丫 全文字数 2333字

外院老将军的决定,很快就传回了内院。天大黑,王老太太被二儿媳妇闹得头疼,干脆让她自己去找王冉。 “自己的儿子自己管,别来烦我这个老人家。我说你要是没本事管好自己的儿子,那就别管了。难不成你还想管他一辈子?你倒是想,冉儿可不会答应。”老太太嫌弃的赶王夫人。 这个二儿媳妇确实比大儿媳妇难搞。太有主见的母亲,跟过于自立自强的儿子,对上之后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一方必须妥协。 否则只能跟孟家一个下场。 当然啦,若是子孙看上的人不是好的,那就另当别论。 王老太太终还是无力的意识到,天底下可没有那个婆婆会承认,那个惹得儿子跟自己对抗的媳妇,会是好的。 王夫人最后的念想被掐灭,也只能恨恨的告辞。 孟戈真不是个好媳妇人选。她虽然还有两个儿子,只是她对王冉倾注的希望是最大的。 不仅因为他是长子,也是因为他是三个儿子里边,最不需要她操心的。 对于这样的孩子,父母总是最挂心的,最希望能将他绑在身边,时刻都看在眼里才能放心。 这大概是父母们,对于长大的孩子唯一的指望了吧。翅膀硬了可以飞,但是hi倦鸟要知归巢。 然王冉却是二房的异数。从小就显得极为自立,完全不需要他们夫妻操什么心。 长大了就更是。他们就是想要干涉他的婚事,都气短得很。总感觉他们夫妻除了生了他,真没喂他做过什么事。 嗳,懂事的孩子一点都不可爱。有能力还懂事的孩子,就是个揪父母心的混蛋。 王冉就是在这个时候回到的王府。此时他的心情很不错,被孟戈逗得相当开心。 至于孟戈跟孟府的事情,那真就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两个结果。 一是孟戟如愿回到孟戈身边,孟府的人从此安分的过他们的。二是孟戟认了孟朗夫妇,但依然对孟府所有的人事负责,从今担起孟府的责任来。 但不管是哪一种结果,王冉相信孟戈都不会真放着整个孟府不管。 只因她一直因孟老将军的病自责。唯有对孟家做点什么,才好结了她的愧疚。 这就是他认识的孟戈,是他喜欢的孟戈,是他想要守护一生,为她分担一切的孟戈。 王夫人刚想洗漱休息,就听人说王冉回到了府上,遂转道去了儿子的院子。 王冉看着这么晚了,还出现在自己房中的王夫人,无奈的问:“娘,你这是闹哪样?” 王夫人板着脸坐在王冉跟前,不高兴的问:“不是上午就进了城么,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王冉识趣的摸摸鼻子,无赖的答:“娘不是都知道嘛,怎么还问。娘,你有什么事赶紧说,我困了。” 昨夜跟司徒空周旋一整晚,今天又为了孟戈跟孟府的事忙活,他真的很累。 王夫人见儿子面上是真的疲累,加之敷衍自己的态度,竟是伤心又生气。她在忍不住,站起来掩面哭着走了。 这个家,她真是一个人都管不了。
王冉望着孤寂萧条的王夫人的背影,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他不就是离家一阵,怎么才回到家,母亲就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想了想,他招来院中的随身小厮,,问他最近府上可有发生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呀?就是他们整天说大公子跟孟姑娘的事,夫人跟大姑奶奶都不高兴。”小厮嘀嘀咕咕道。 王冉挠挠头,还是抓不着头绪。他挥挥手让小厮出去,坐在外间等热水来。 他心想着,明儿一定要去好好问问父亲跟祖母才行。至于王老将军那里,他从来就不曾担心过。 等婆子小厮终于将热水等物备好,才发现王冉早就趴在外间的桌上睡得死沉。 必是因为回到了自己家,他睡得毫无防备,全然放松,以至于被两个小厮架着洗了澡,又穿上衣服放到床上睡,他都没醒。 这一阵,王冉是真累了。好不容易将西北的事安定好,他就马不停蹄的追着孟戈去了新塘村。 好不容易去到了新塘村,就从留守在孟家院里的李氏等人嘴中得知,孟戈被人带去了京城。 他经过一番拷问,终于得了这么一个答案,孟戈是被人绑走的。 于是他通知还在路上的孟戈等人,对所有可疑人员围追堵截。也正是为何孟戈一路上都在奇怪,司徒空等人为何都没走正道的原因。 那一路,司徒空的人真真是吃够了苦头,折损也不少。 一路搞事情的结果,就是王冉现在睡得死沉,说不定被家中的人卖了,他都无知无觉。 跟王冉情况差不多的,还有孟戟。好在孟家的人对他不满,没人去打搅他。 但他又担心孟老将军的病情,便歇在了孟老将军的房中。孟老将军睡在床上,而他,则是在屏风一侧的小榻上睡。 经过老太医的紧急救治,孟老将军的病情虽有控住,却重了许多。 原先还能缓慢说话的他,现在几乎是发音都难。面上的五官歪斜得不像话,半边身子都是没有知觉的。 孟老太太在孟老将军病情加重之后,终于不敢再待下去,趁乱逃回了她的院子。 孟府的人在获悉孟老将军病情稳定后,也没再过来探望。 孟戈在得知孟老将军被发妻气得病情加重之后,气得直接将所住客栈院里的一口装满了土,种了一棵即将开花的梅树的大缸,直接丢到了院外的大街上。 丁恨孟在一边劝不住,只得心惊胆战的去料理往后的事宜。砸了人家的缸,回了人家的树都不是事,就怕大街上正好有人经过,那就惨了。 刚刚带着小甲等人去发泄了一场的孟矛,又开始绞尽脑汁憋坏,势要给孟家的那些不孝的人一个好教训。 小甲等人无措的在孟戈房门外踱步,不知该不该将他们下午去干的事告诉她。 “姑娘知道了肯定会更生气。”小戊缩在一边小声的说。 小丙点头,却道:“但是我们不告诉她,她过后知道了会更生气,说不定被砸出去的就是我们。” “那就去说清楚。”甲乙丙丁戊齐声下了决定。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