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爱是一道光(2合1)

进化之眼 476 作者亚舍罗 全文字数 4567字

“好吧,这我就放心了,”白晓文笑着说道,“在换约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带上我的专属经纪人。” “啊?”韩旭有点懵。 “她叫郑金艳,是个非常善于谈判的经纪人,”白晓文说道,“如果你担心带上她不方便,至少在签约之前,把合同的内容传一份给我,让她看一看其中有没有陷阱。”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韩旭很痛快地说道,“谈判确实不是我的强项,我需要一个人帮我。谢谢你队长,我会付给她佣金的。” 白晓文微笑点头。 众人接下来又议论了一会儿CUAA全国赛的事情,约好了聚餐的时间和地点——原本陈国威是打算今天晚上就一起吃饭的,不过白晓文手头上没做的事情太多,只能改日。 白晓文最终还是没有拗过韩旭,收下了他归还的一万灵能点。 在韩旭等三个人离开之后,白晓文继续开始制药,微笑着对李淑仪说道:“你可以跟会长说,让公会人事部采集一下韩旭的资料,准备把他签下来了。” “现在说会不会太早了?”李淑仪有点茫然,“韩旭不是表态,希望留在精武公会么。他要跟公会管理层解释的。” “那你觉得解释会有用吗?”白晓文问。 “如果我是精武公会管理层,考虑到韩旭作为拥有天赋能力的精英坦克的稀缺性,肯定会给予一定的宽容度。更何况逼迫韩旭和你绝交,本身就是一件不合情理,不讲道理的事情。”李淑仪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白晓文淡淡说道:“宽容度,是建立在他们相信韩旭是自己人的情况下。但是现在,精武公会明显已经不相信韩旭了,更何况郑姐如果担任了韩旭的谈判代表的话,就更会让精武公会起疑心——凭着精武公会的情报收集能力,肯定是可以收集到郑姐的来历,知道她是我的专属经纪人的。” 李淑仪吃惊地说道:“这样的话,不是在精武公会管理层的敏感神经上狠狠扎一针吗?他们对韩旭会更加不信任。” 白晓文点头。 “晓文,这样做……似乎有点过分了吧?”李淑仪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觉得,既然拿韩旭当朋友的话,就不应该用这种手段。” 白晓文微笑说道:“这是对韩旭最好的选择。” 顿了顿,白晓文又道:“假设一下,我不采取任何行动,韩旭向精武公会高层解释,你觉得后续发展会如何?” 李淑仪道:“精武公会应该会和韩旭换约的。只不过合同内容可能比较苛刻。” “不,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精武公会用一份看似美好的协议留下韩旭,但在韩旭签订长约之后,就将他彻底雪藏!”白晓文淡淡说道,“不履行合同承诺的条款,韩旭固然可以控告,但精武公会家大业大拖得起,韩旭耽误的却是自己的黄金成长时期。” 李淑仪似乎有些明白了:“所以你派了郑姐过去,替韩旭把关,避过合同上的陷阱?” 白晓文再次摇头:“不,如果只是为了避开合同陷阱,我大可以帮韩旭找其他不相干的谈判人员,不一定非要郑姐出马。我的真正目的,是让双方谈崩。” 李淑仪:“……” “韩旭的性格,决定了他不可能满足精武公会管理层的要求,与我公开断交。也就是说,他必然会受到精武公会的怀疑和防备,这一点就算是双方签了合同也无法改变。” “韩旭在精武公会是注定得不到任何资源倾斜的——坦克型精英,天赋觉醒者的确有潜力,但要倾注资源的前提,是公会高层的信任!” 白晓文淡定地总结道:“提前预见到了这一可能,我当然要出手干预。韩旭留在精武公会只会一生蹉跎,我们超神公会,才是他的真正舞台!” 李淑仪似乎被白晓文说服了,她叹了口气说道:“这可能就是我跟你的区别吧。” 【是的——凡人的智慧总是会受到情感的影响,所以凡人才会常常后悔当初。唯有超凡的智者,早几步甚至几十步预见到了所有的可能性,才能做到落子无悔!】 白晓文这个念头在脑袋里转了一圈,还是很明智地没有说出来。 整整忙了一宿,白晓文终于制作出了新一批的完美级强化药剂。 翌日清晨,白晓文只是小憩了半个小时,就已经恢复了精力充沛的状态,他开车带着李淑仪,将完美级药剂送到超神药剂店,顺便到李北海家里吃饭。 老妖、人事部主管李成彬也在场。值得一提的是,李成彬是李北海的远房侄子…… 在饭桌上,不可避免地谈到了袭击事件的后续进展。 “事件的性质是很严重的,谋杀觉醒者是重罪,更何况你还是英雄职业,影响力会更大,”李成彬推了推眼镜架,“你提供的证据比较充分,觉醒者协会给出的反馈也很重视,已经向台岛基地市的协会发出了远程传唤赵延年的要求。” 所谓远程传唤,是利用虚拟技术,将被告人的全息影像传递过来,接受质询。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案件尚未坐实的情况下,且双方距离遥远,交通不便。 白晓文点点头。 “目前赵延年方面还没有什么回应。可以预见的是,对方不会痛快地认罪。”李成彬最后说道。 白晓文道:“好。我准备去一趟灵界,短则两三天,多则四五天就回。等我回来之后,应该就能知道这个事件的风向了。” “你不是刚从灵界回来没多久么,怎么又要去?”李北海道。 “这次不是去做任务的,而是去我的领地。”白晓文笑着解释了一下。 “那淑仪也去吗?”李北海问。 “我就不去了,休息一下,在家里好好陪陪老爸哈……”李淑仪笑眯眯地举手。 其实,李淑仪不去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给白晓文和塞西莉亚一定的独处时间。不过这个原因没必要说给李北海听。 李北海瞪眼说道:“少来,我这些天都要主持路段清理,基本是不回家的,别忘了还有三个大型怪物聚集点要攻坚。”
“好吧,那我陪老妈也行啊,正好喂喂壹壹跟二二,增进一下感情……”李淑仪逗弄了一下两只已经渐渐长成的白雕,现在它们已经长到了两尺多长,体态神骏,羽毛光滑,已经能捕猎一些实力弱小的初级变异兽了。 这就是变异兽(飞禽)的生长速度。在灵能时代,变异兽的生长发育速度是非常快的,野生的变异兽,甚至三五个月就可以长到成年期!这样算起来,作为家养的变异白雕,壹壹和二二的生长速度算是滞后了一些。 李妈笑的合不拢嘴,拍拍李淑仪的肩膀,连说让她在家里多住几天。 在吃过饭之后,白晓文就取出了永久封地令。 他先察看了一下积攒的停留天数,一共是五天。 白晓文心里有数了,这个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他随后将手按在永久封地令上,选择使用。 “你即将进入凯恩位面世界,北疆白石领。” “你在凯恩位面世界拥有5天的限制探索时间。在限制探索期间,你不可离开白石领的领土范围,否则将被强制驱逐。” “在限制探索期间,你可以随时返回地球,本次探索所获得的收益,包括且不限于灵能点、装备、道具等等均不会消失。” “当你返回地球之后,你此前累积的剩余时间将自动清零(无论是否用完)。” “是否进入?” “是。” 白晓文在确认的同时,挥手向李北海、李淑仪等人告别。白光闪烁之间,他的身影消失不见。 …… 凯恩位面世界,白石城。 漫长的冬季已经过去,北疆也迎来了初春。 遗民与人类厮杀,血肉滋养过的战场,催生出片片绿草的新芽。 “喂!什么人,快下来!” 白晓文站在白石城的城楼之上,俯瞰着白石城。耳边传来呼喝的声音,他轻轻叹了口气。 进入自家领地,结果出现的地点却是在高高的城墙上面。不过这样也好,可以俯瞰一下白石城的面貌。 和几个月前,白晓文离开时候相比,白石城还是有不小的变化的,道路拓宽,房屋修缮,居民在整洁的街道上行走,整体的繁荣度提升了不少。 这一切都说明了塞西莉亚的能力。 而城墙脚下,尽职尽责的城防军们,则是一脸紧张地张弓搭箭对准白晓文,同时对白晓文喊话让他下来,接受审查。 “也对啊……我这个便宜领主,也没有出现过几次,城防军们没见过我也在情理之中……我就算说出我的身份,他们也未必肯信。不过见到塞西莉亚之后,就能说清楚了。” 白晓文想到要见塞西莉亚,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小别胜新婚嘛。 “嗨嗨,放轻松,我没有携带武器。”白晓文举起双手,示意自己人畜无害。 “那你等着,我的人去扛梯子了,你一会顺着梯子爬下来!”城防军的一名头目警惕地盯着白晓文。 “不用那么麻烦……” 白晓文向下踊身一跳。在众人的惊呼之中,他呼啦张开了部族之羽披风,轻轻巧巧地滑翔落地。 露了一手的白晓文,在城防军头目的眼中更加戒备了。 “你是不是白石城的居民?” “唔,算是吧。”白晓文笑着说。 “那就出示你的身份铭牌!” “哈?那是什么东西?”白晓文有点疑惑。 城防军头目用怀疑的眼神盯着白晓文:“城主阁下在几个月前就实施过的身份铭牌登记制度,每个白石城的居民都有!你没有?” “好吧,我确实没有铭牌,不过我有一张封地……”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只认铭牌!”城防军头目大声说道,“快,请提姆大队长来……小心这家伙很厉害。” 提姆?白晓文有印象,是塞西莉亚手下的精英骑士。他听到这里反而不着急分辩了,摆手说道:“也好,我就在这里等提姆过来。” 看到白晓文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城防军士兵们总算是放松了一些,气氛也不再那么压抑。 城防军头目带着几个人看住了白晓文,其他人仍然去四处巡视。 “嗨,我想问问,最近白石城有什么大事发生吗?”白晓文问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你想问什么?是不是想刺探我们白石城的情报?”城防军头目一脸警惕。 “……得,当我没说。”白晓文放弃了。 呼啦啦的声音响起,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呼啸之间驶出,拐了一拐,向着北街冲了过去。沿途的行人避之不迭。 “呦,这是哪家的车,有点横啊。”白晓文本能地感觉到不爽。 “还能是谁啊,斯坦丁男爵呗。”有个嘴快的城防军士兵说道。 “一个男爵就敢这么横冲直撞,你们也不管一管,这样驾车难保不会撞伤居民吧?”白晓文不可思议地说道,“他是什么来头?还有你,管起我来倒是挺凶的,对那个什么男爵,怎么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白晓文最后一句话是对那个城防军头目说的。 城防军头目本来想斥责白晓文,听到了最后一句,气势顿时一馁。 “也不能怪加顿队长,是城主阁下的命令,我们城防军不得约束斯坦丁男爵的行为。”刚刚那个城防军士兵道。 “为什么?”白晓文皱眉。 “嘿嘿,城主阁下是个女人,还是个单身女人……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啊。”白晓文心道,我对她的深浅当然一清二楚。 “斯坦丁男爵是个帅男,是城主阁下的追求者之一,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城主府……”城防军士兵给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据说斯坦丁男爵已经向她求婚了呢,也许是城主阁下对于未婚夫的宽容优待吧。” 白晓文蓦然想到了和小别胜新婚意境相反的诗句。 爱是一道光,绿到你发慌…… 啊呸呸!白晓文赶紧甩了甩脑袋,停止了放飞自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