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窃酒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337 作者流浪诗人 全文字数 4264字

苍无霜,道“那就让她想清楚,明日再来!” 赵远点点头,然后一把搂住了苍无霜的腰,道“夫人,为夫错了,可否不让我睡柴房了?” 苍无霜道“什么地方错了?” 赵远道“我不该在外面说你是我妹妹,应该说你是我夫人!” 苍无霜道“那你可知错!” 赵远道“知错,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还请夫人赎罪!” 苍无霜道“那以后在外人面前叫我什么?” 赵远道“叫夫人!” 苍无霜道“叫妹妹?” 赵远哭丧着脸,道“夫人,我真的错了!” 苍无霜道“在你眼中,你夫人我就是如此一个不可理喻之人?” 赵远立刻把头摇得如拨浪鼓一样,道“夫人一直都通情达理!” 苍无霜道“对了,你都说我通情达理,那么我怎么还能抓住这个不放,再说了,这在外面你都给别人说了我是你妹妹,要是在说我是你夫人,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如此一来岂不是引起别人的怀疑?你放心了,现在夫人我答应了,自然不会让你睡柴房了!” 赵远连忙弯腰一做鞠,道“谢夫人!” 苍无霜咯咯一笑,道“免礼!” 赵远站直了身子,道“不如先不忙回去!” 苍无霜奇道“不回去干什么?” 赵远道“喝酒!” 苍无霜疑惑道“喝酒?” 赵远点头道“对,夫人当初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不就是找我喝酒的为夫今天就请你喝一次,如何?” 苍无霜点点头,道“不过都这么晚了,你去哪里弄酒” 赵远笑着问道“那你当初是在那弄的酒?” 苍无霜道“在别人的地窖之中啊。” 赵远道“那我也去别人地窖借点酒,这京城的有钱人家不少,地窖里面的好酒也不少,所以我打算去借点,嗯,比如说哪家,你看府邸那么大,应该有好酒,你在这里等着,为夫去去就来!” 赵远立刻跃下了屋顶,就如一条残影一般朝着眼前的这座大宅子奔了进去。 宅子里面也有护卫,不过数量很少,而且按照赵远稍微有些不客气的话说,他们的作用实际上还没有一条狗的作用大,因此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赵远。 可进去之后赵远也才发现了一个问题,这里实在太大的大得以至于根本就不知道酒窖在什么地方。 “要是找不到酒的话可是会被夫人给嘲笑的!” 赵远有些无奈的自言自语道,如此看来,只有找人来问问了,看了看,便直奔最近的一个屋子,微微一用力,震断了门栓,然后潜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进了里屋之后,点燃了桌上的蜡烛。 很快,屋内便亮起了有几分昏黄的灯光! 睡在床上的人似乎也被灯光给惊醒了,有些恍恍惚惚道“小环?” 赵远一惊,难道自己不小心跑到别人小姐的房间来了? 就在此时,床上的人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揉着有几分惺忪的眼睛,朝灯光这边看来,一见自己屋内是一个陌生的男子,脸色不由一变,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正要大声叫,赵远屈指一弹,顿时点了她的穴道。 女子顿时身体僵硬,原本用手抓着挡在胸前的被子也滑落下来,不过好在穿有里衣,可即便如此,还是心里有些惊慌失措。 赵远伸出手,虚按了几下,道“不用怕,不用怕,我不是坏人,就是想问个事情!你得答应我不叫了!我就给你解开穴道!嗯,这样,要是答应,就眨眨眼,如何?” 女子连忙眨眨眼。 赵远道“这可是君子协定!不能喊,也不能叫,知道吗?” 女子再次眨眨眼睛。 赵远这才屈指几弹,解开了她的穴道,女子连忙把自己被子拉着盖上,怯生生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一双美目此刻而也带着惊恐的看着赵远。 赵远道“其实也没什么,原本我的计划就是在你家里找点酒喝,但是……你家是在太大了,我找不到你们酒放在什么地方,所以只好找个人问问,但没想到闯到小姐的房间,实在抱歉!” 女子瞪大的眼睛看这赵远,她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人大半夜的闯进同一个女子的房间,居然就是问别人这酒藏在哪里? 赵远再次解释道“我真没其他意思,这个小姐,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一下,这样,我这背过身去,你把衣服,如何?” 说着,还真的背过身去。 女子犹豫了一下,然后还真的起了床,开始穿衣服,不一会才柔声道“好了!” 赵远转过身来,见女子果然已经传奇了衣服,道“那么小姐,得罪了!” 说着,还是用被子把她一裹,迅速的出了门,然后轻轻一跃上了房顶。 女子压抑着惊叫一声,一把抓住赵远的胳膊! “好了!” 赵远说道, 女子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有些好奇打量着周围,惊讶道“这是我家的房顶?” 赵远点点头,道“是,眼前这片就是你们家的院子!” 女子仔细的打量着周围,道“我还从来没在这上面看过我家,没想到居然如此大!” 想想也是,她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可能做这种爬上屋顶这种事情。 赵远实在有些不想打搅她,可是苍无霜还等着呢,于是道“小姐,不好意思,你家酒窖在什么地方!” 女子回过神来,道“我可以告诉你酒窖在什么地方,但是你必须带着我一起去喝酒啊?” 赵远瞪大的了眼睛,道“带着你一起去喝酒,你难道就不怕我是坏人?” 女子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我是不是很丑?” 赵远摇头道“不,小姐是大家闺秀,这容貌姿色也都是上上之选!” 女子道“既然本小姐不丑,你当然就不是什么采花大盗了,只能说明你仅仅是个酒鬼而已,我原本也想喝酒,可是父亲说女孩家和什么酒,就不许我喝丁点,然后在家里,还经常说什么你是大家闺秀,于是这也能做,那也不能做,必须安安分分的当个大家闺秀,然后我已经十六岁了,天天不是要我见这个公子哥,就是那个公子哥,烦死了!现在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当然得好好玩玩,我告诉你哦,我可知道我父亲珍藏了好些年的好酒放在哪里,你带我一同前去,我就告诉你!”
赵远有些无奈道“好吧,我答应你!” 女子这才一指,道“哪里就是酒窖!” …… 苍无霜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赵远这才姗姗来迟,而且除了抱着两坛子酒之外,居然还带着一个女孩子,顿时疑惑道“相公,你不过去弄酒,怎么还拐带另一个小姑娘?” 赵远有些无奈道“夫人,你可知道这酒珍藏了多年?” 苍无霜摇摇头。 赵远道“这酒可是这位小姐的父亲珍藏了十多年的好酒,作为交换,她要为夫带着她一同前来喝酒,还要登上这京城最高的屋顶,一看整个京城的夜景,我答应了她,又不能失言,只能把她给带来了!” 女子此刻也道“这位姐姐,你别怪他了,都是我的主意,小女子方思雨,见过姐姐!” 赵远耸耸肩膀,道“我没骗你吧,我今晚上只不过是去偷酒,可完全不敢去偷香窃玉,还望夫人明察!” 苍无霜岂不知赵远的为人,道“好了,好了,相信你了!” 说着,看向了姑娘,道“方小姐,既然我相公答应你了,我们自然不能失言,你看那栋楼最高,姐姐带你去如何?” 方思雨兴奋的连连点头,。 苍无霜一揽她的腰肢,脚轻轻一点,整个人就高高跃起,然后有迅速的落下来,那种感觉就好像腾云驾雾一般。 刚才赵远为了避男女之嫌,所以用被子裹着,抗在了减半上,她就觉得一会上一会下的,现在被苍无霜挽着那种感觉又不一样,自己一下飞了起来,然后又落下,接着又飞了起来,既让人害怕,却有觉得刺激,小心脏怦怦直跳,仿佛都要蹦出来一样,小脸也因为兴奋而变得绯红。 片刻之后,苍无霜便把她带到了这一片最高的屋顶之上,道“小心坐好看了!” 方思雨坐在了屋脊之上,看着眼前的这片精致,晚上虽说有月亮,可毕竟已经晚上,只能迷迷糊糊的看到那些不断起伏屋顶。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饶有兴趣的朝周围看去。 赵远随后赶来,把酒递了过去,苍无霜结果了酒,笑道“你也要喝酒?” 方思雨回过头来,狠狠点点头,道“喝,今晚上我要喝个痛快!” 苍无霜把酒递了过去,道“那就不醉不归!” 方思雨狠狠一点头,道“嗯!” 作为一个大家闺秀,平日在家家教严格的话那可是有很多约束的,就好像一只被关在了笼子之中的金丝雀一样,现在既然被放出了笼子,无拘无束,当然得好好放松自己,放飞一下自自我。 接过了酒坛子,然后抱着酒就喝了一口,不过这一口喝得有些大,忍不住的咳嗽了几下,然后这才一抹嘴,道“原来这就是酒的味道啊,不难喝啊!” 酒一打开,苍无霜就闻到了一股甜香味,看向赵远,赵远自己喝了一口坛子里面的酒,接着递给苍无霜,传音入密道“我总不能让他喝什么女儿红之类的,所以找了一瓶葡萄酒!” 苍无霜白了一眼赵远,接过坛子,对方思雨笑道“酒就是这个味道,嗯,怎么样” 方思雨点点头,道“好喝!来,干杯!” 苍无霜拿起酒坛,和她碰了一下,道“不着急,慢慢喝,几下喝醉了可就没意思了!” …… 于是,原本两个人喝酒夜晚一下子变成了三个人,不一会,方思雨就喝得有些醉醺醺的,一喝醉之后,什么话都开始说了起来,起先是抱怨自己父亲把她管得太严,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接着便是抱怨自己父亲给自己找的那些公子哥,什么李公子人帅气却是草包一个,什么都不懂,张公子的确有些才气,但是这人长得废头胖儿,自己又不喜欢,吴公子看上去斯斯文文,实际上性格残暴,经常打骂下人,说来说去,反正就是没一个和他心意的。 这抱怨着,在加上喝酒,没多久,这人就昏昏沉沉的靠着苍无霜背上睡了过去,脸上还带着笑容。 苍无霜看着睡了下去方思雨,笑道“看样子你还得亲自把她送回去!” 赵远道“都说男女授受不亲,罢了,我来吧!” 说着也只有来一个公主抱,把方思雨抱了起来,然后迅速的返回了她的家中,把她放在了床上,这才悄悄的离开。 第二天一早,伺候方思雨的丫鬟早早的就过来伺候她起床,可刚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很大的酒味,而寻着酒味找去,发现这酒味正是来自自家的小姐,关键是方思雨居然还穿着衣服,脸也红扑扑的。连忙摇了摇,道“小姐,小姐,你快醒醒!” 方思雨迷迷糊糊的醒来,问道“干什么啊,大清早的,让我在睡会!” 丫鬟连忙道“小姐,小姐,还不能再睡了,等会夫人和老爷就要来了,你怎么这么大酒味,奴婢马上给你准备水,先沐浴更衣!” 丫鬟急急忙忙的去准备水,没多久,方思雨就泡在了热腾腾水中,顿时狠狠的出了一口气。 丫鬟有些不解,道“小姐,你昨晚上去哪里了,早上的时候居然还穿着衣服,还喝了那么多的酒!” 方思雨有几分慵懒的趴在木桶边上,闻言笑道“我给你说,昨晚上我遇到神仙了,然后这神仙就带着我喝酒!然后还在房顶上面飞!” 丫鬟瘪瘪嘴,道“这哪里有什么神仙啊,就算有神仙,那也不是什么正经神仙,哪里有神仙带着一个大家闺秀喝酒的,还醉得不省人事!”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