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前世今生1

作者黯淡几何 全文字数 3311字

酒酣耳热的何永辉喃喃道:“你想听一个故事吗?”语气痴迷,神情悲伤,一如那年在江边俏立着,悲伤的夏雪。 李少辉心中寂寥,点了点头。 “呵呵,我该从哪里讲起呢?从哪里讲起呢?就从雪儿的身世说起吧…” 这个故事和夏雪口中的故事,一样的结局,一样的悲伤,却有不一样的开始,不一样的过程。 夏雪,四川凉州的一个彝族女孩,因父母从政,无暇照顾,自幼跟随爷爷奶奶在乡下长大。 在乡下时,有着爷爷奶奶的疼爱,她就是一直快乐的小小鸟。她勇敢时,可以跟随男孩子们爬树掏鸟窝,上山找药材;她可爱时,可以相约女孩子唱歌跳皮筋,她勤劳时,也可以为爷爷奶奶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总之,爷爷的疼爱,奶奶的慈祥,让她有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只是到了初中,她的不幸之路就慢慢铺开了,那时她严厉的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就把她接到了身边,与哥哥一起在城里上学。 农村人与生俱来的自卑,城里人得天独厚的自傲,在夏雪刚入初中时,尤为明显。 那时天真的夏雪,在满怀兴奋地踏入到城里初中的学堂时,人生中第一次遭受到了同学的嘲笑,老师的白眼,她又因农村小学学业的匮乏,使得她学习异常吃力,很难跟上其他人的步伐。 久而久之,小小年级的夏雪逐渐变的自卑敏感,而绝对相信应试教育、只看重成绩的父母,不仅不会安抚她脆弱幼小的心灵,反而用父母特有的权威,时时刻刻在蛮横地鞭笞着她。 那时,她看到的就是父亲怒其不争的白眼,听到的就是母亲哀其不好的叹息,感受到的就是集万千宠爱的哥哥的嘲笑。 如果说,她的童年是一只快乐的小小鸟,那么她的初中高中乃至大学,都是一只被困在笼中的小小鸟,她也曾拼了命地想要融进这个鸟笼中,像其它笼中鸟一样不羡自由,醉生梦死,获得父母哥哥和老师同学的关心,可是伤痕累累的她最终也没有融进去,如愿以偿。 有时她也想努力地飞出这个鸟笼,再次像天上的小鸟一样自由自在,可是家庭的桎梏,社会的残酷,容不得她有半点反抗之心。直至遇到了何永辉,遇到了那个可以为她遮风避雨的伟岸男子,遇到了那个可以对她温言软语,视她为知己为真爱的男子。 夏雪在高考报志愿的时候,选的是中国语言文学专业,可夏雪的父母无视夏雪心中所想,无视夏雪的爱好特长,一心只按自己的意志强迫夏雪屈服,为夏雪选的是一所政法大学,希望她将来可以入仕当官。 这一次,夏雪没有再让步,固执地坚持己见,这么多年的自卑生涯,这么多年的父母漠视,让她终于激起了无穷无尽的反抗之心,她决定不再妥协,要按自己的意愿来好好地活上一次。 只是从政多年的父母,早已练成了强势蛮横的性格,容不得子女有半点忤逆,也许是因为在上级领导面前唯唯诺诺惯了,所以在家里要把受委屈的那一面给补了回来,所以那一次夏雪和她父母哥哥势成水火。 无助的夏雪,最后只能求助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听了之后,心疼不已,不远千里赶了过来。 爷爷心疼孙女,斥道:“娃子都那么大咧,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啊,你们做父母的不支持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这么蛮横地强加干涉呢?” 夏雪的妈妈:“爸,您清楚个啥子呦,娃子现在还小不懂事,怎么能由着她的性子胡来,就她选的那个破学校,到时候出来连个工作都找不着,那时想后悔都没地去。” 夏雪的爸爸作为一家之主,最相信棍棒之下出孝子,骂道:“小小的女娃子就这么不听话,以后还能了得啊?” 夏雪爷爷:“你个乖孙子少在老子面前摆谱,还记得你小时候那个熊样子吗?还好意思说我们雪儿。” 夏雪奶奶:“你们两口也真是的,雪儿小时候跟着我们是那么的精灵古怪的一个小女孩,可自打和你们在一起后,是话也不敢说,气也不敢喘,整个人都内向了这么多,简直活脱脱变了一个人,不知道的人家还以为找了后爸后妈了啊!” 夏雪爸爸:“妈,还不是您二老从小就惯出来的臭毛病,小小年龄,脾气倔的就像一头毛驴,这次我还不信,治不了她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竟然怪怨我和你妈,你还有没有良心?还有你说谁是毛驴?啊?”夏雪爷爷是个暴脾气急性子,又兼有多年的心脏病,极度的震惊之下,一口气没有喘上来,不免晕了过去。
只是这一晕,整个人从此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在爷爷的葬礼上,奶奶哭的死去活来,一生伴侣撒手人寰,只留自己孤单度日,而夏雪的父母也嚎啕大哭,悲伤不已,唯有夏雪,看着慈祥的爷爷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尊小小的棺椁中,不哭也不笑,心如死灰一样。 此后,夏雪遂了父母的心愿,进了那所政法大学,四年后,又遵父母要求,进了一家国企,按部就班的上班工作生活,开始她那一眼望不到边的仕途之旅。 不过,爷爷的去世一直是夏雪心中不可磨灭的痛,这件事就像在夏雪心里种下了一株曼珠沙华,历久弥新,益发娇艳,犹如夏雪心中的恨意一样。 在国企上了几年班后的夏雪,精神苦闷压抑,心中那朵不甘束缚的曼珠沙华跃跃欲试,随时都想挣脱牢笼。 终于,在夏雪那次丽江之行,它冲破了桎梏,迎风怒放。 李少辉心中豁然明白,夏雪从来都没说过她的家事,即使那次江边夜谈,也不肯多提及,原来此间曲折太多,心酸难言。 在这世上,女儿活泼可爱,父母从政为官,祖父母和蔼慈祥,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人间悲剧呢? 又有谁会想到,在夏雪风情万种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个自幼就受了伤的心灵呢? “雪儿和你讲过我们以前的事情吧?”介绍了夏雪的种种往事后,何永辉一声哀叹,向李少辉问道。 “嗯,讲过一些,就是讲了…”李少辉一一叙述,何永辉看着酒杯,侧耳认真倾听。 “这个傻女人,还真傻。” 何永辉微微苦笑,道:“她只和你讲了她任性的一面,对于她的好处却只字不提,其实吧,她身上有很多闪光点。” 随后,何永辉又娓娓道来他和夏雪的往事。 何永辉和夏雪情定终生后,夏雪回到成都和她父母决然告别后,便辞了工作,再次返回丽江。 回来时,夏雪什么也没带,只带了一直老旧的砂锅,她对何永辉说:“这只锅是我奶奶的心爱之物,是我奶奶为我爷爷心脏病煲药用的,现在你身体单薄,我就用这只锅给你熬汤煲药,从今以后只要有我在,就绝不允许你再生病瘦弱。”夏雪说这些话时,稚嫩的脸庞上满是老气横秋的神情,就像一只生气的小猫在发威一样,可爱异常。 夏雪在丽江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就学会了煲各种各样的汤,是那种货真价实的汤,色香味俱全,有鲫鱼豆腐汤,冬瓜排骨汤…所以在那以后的短短时间里,何永辉这种天生骨瘦如柴的人竟然也迅速胖了几十斤;而热衷于相夫教子的夏雪,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家和何永辉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跑进厨房洗洗涮涮,烧菜熬汤。家里的事她从来不让何永辉动手帮忙,她说这是她们那边女人作为妻子的规矩,否则,就说明这家的女主人是不合格的。 那时候,何永辉每天的任务就是打扮的整整齐齐,吃喝玩乐,也是那个时候,何永辉被夏雪宠成了一个无汤不欢的大行家。 说到这里,何永辉永辉将桌上一碗咸不拉几的番茄紫菜汤一饮而尽。 李少辉听后吃惊不已,没想到夏雪这么个女强人,竟然是一个如此传统守礼的好女人,竟然有着如此温柔顾家的一面,看来自己终究不够了解她啊! 何永辉喝完烫后,又回忆起了往事。 是个男人都会有虚荣心的,而且一个穷困潦倒的流浪汉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美丽可爱的老婆更是值得吹嘘,所以那时何永辉最大的乐趣和成就就是领着朋友回家喝各种各样的汤。夏雪也从来不计较期间的麻烦和拮据的经济。她一身家居服,穿着拖鞋,吧嗒吧嗒的在房间穿梭着,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一样。 那时何永辉不善言辞,不知如何表达对夏雪的赞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向夏雪的眼神充满了脉脉柔情,喝汤的时候吧唧的声音大了几分。 这样的行为惹得何永辉众位朋友一致的冷嘲热讽,可这时候,夏雪这个护犊子的母老虎,就会第一时间跳出来出头,何永辉朋友们对夏雪过分的护夫行为,也只能讪讪低头,毕竟这么可口的汤,在丽江可是难寻踪迹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