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1章 凶厉兽王

九龙神鼎 2301 作者苍天霸主 全文字数 3584字

“那只影兽就栖息在中央区域。”邪小月凝重许多。 她有幸见过影兽一面,当时奴兽王率领数十只蛮兽,逐个征服其余的蛮兽。 中途,恰巧碰上影兽觅食。 奴兽王可以轻松奴役家主级别的蛮兽,可唯独看到影兽时,格外忌惮的命令蛮兽们后退,勿要将其惊动。 那群桀骜不驯的蛮兽,在遇上影兽时,更是大气不敢喘,浑身瑟瑟发抖。 影兽之厉害,可见一斑! 它完全是整个迷雾森林的王者! 所以,奴兽王根本就不敢踏入中央森林半步! 但此刻,整个迷雾森林搜寻无果,奴兽王只有将目光投向最中央的迷雾森林。 “难道剩下的几个光明使者,胆敢躲进影兽的地盘?”奴兽王猜疑不定。 以影兽的凶厉,一旦进入其地盘,会被立刻察觉到。 而对于入侵者,影兽向来是以最为残酷的方式对待! “还是说,他们已经退出迷雾森林?”奴兽王思索。 哗哗—— 正在此时,中央森林里传来剧烈的打斗声,以及惊恐的逃亡声。 片刻后,十里外的迷雾破开,冲出两道分外狼狈的身影。 其中之一便是玄画,另外一人则是孔曲。 他们二人正在大打出手,彼此间都气喘吁吁,浑身亦染满泥巴和尘埃,显得异常狼狈。 “孔曲,你敢背叛我?”玄画怒容满面,其背上还插着一柄漆黑如墨的断剑。 孔曲的手中则拎着断掉的剑柄,长喝道:“你不仁,我不义!今天,你休想逃走……” 两人一边追杀,一边对骂。 忽然,他们才发现眼前尽失蛮兽大潮。 两人脸色齐齐大变,慌忙折转,冲回中央森林中。 奴兽王很是愣住一下,万万没料到光明使者会互相厮杀,此刻才如梦方醒的回过神,吼道:“追!” 吼—— 他眼中一片兴奋,仅剩的两个光明使者若能到手,那么,谈判将毫无悬念。 蛮兽大潮冲入森林中,邪小月按耐不住,亦准备跟上去,苏羽却按住其肩膀:“不要动!” 其语气异常凝重。 察觉到苏羽神情不对,邪小月问道:“怎么了?” “小心有诈。”苏羽目光深深眯起来。 且不提孔曲的实力和玄画相差数以千里,怎可能偷袭到玄画,还插了她一剑! 单单是二人争执的地点就完全不合理。 影兽的地盘,还那般争执,就不怕惊动影兽? 而且最后,两人又重新回到中央森林,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圈套吧? 果然,就在苏羽口中还在念叨“诈”字的时候,一声凄厉的蛮兽惨叫贯穿中央森林。 紧随其后是密密麻麻的惨叫,一道连一道,此起彼伏。 那些冲进去的蛮兽,此刻正在大批的往外冲,仿佛遇上什么极其恐怖的事。 率先冲出的蛮兽,身上均淋有其它蛮兽的鲜血,而且他们神色极度惶恐。 邪小月心头咯噔一下,真被苏羽说中! 她更为小心的潜伏下来,静静观看。 冲入的上百蛮兽,最后只有七十余只回来。 并且,逃跑中的它们,不知何故,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莫名死亡。 几个眨眼的功夫,又有二十多头蛮兽死亡。 这简直是单方面的屠杀,而且,还不知是怎么杀的。 “看它们的影子!”苏羽眼神锐利,立刻发现异样。 邪小月顺着苏羽目光看去,顿时毛骨悚然! 只见蛮兽大潮的影子里,潜藏着一个浑身倒刺的人形影子,它模样狰狞恐怖,似是从地狱深处走出的恶鬼。 它融入蛮兽的影子中,利爪往它们影子中狠狠一抓,就能将一头蛮兽给杀死。 “影兽!”邪小月唇齿发寒。 影兽最大的天赋,就是可融入他人的影子中,通过影子杀人,令人防不胜防! 而伴随蛮兽大潮们丢下一路的蛮兽尸体落荒而逃,自中央森林里,走出两个神色淡然的人来。 正是刚才还闹得互相厮杀的玄画和孔曲。 他们二人有条不紊的跟在蛮兽大军后面捡尸体,哪有刚才的剑拔弩张? 邪小月看到此幕,暗道苏羽料事如神。 此二人分明是设计啊! 故意将蛮兽大军引入中央森林,借影兽之力除掉他们,他们则跟在后面捡便宜。 “算盘打得真不错。”邪小月不得不感叹,眼前两位光明使者的胆量,竟敢利用影兽,这无异于与虎谋皮。 苏羽倒是松口气:“看起来玄画不用我们帮忙。” 照此下去,玄画拿到的分值,必定超过苏羽。 “但,那位光明使者,你可能要顾虑一下了。”邪小月若有神意的望向孔曲。
以此速度,孔曲也会超过苏羽。 最终,孔曲会是第二名,苏羽则是第三名。 “的确。”苏羽皱了皱眉,在思考该如何办,出手抢夺孔曲的猎物? 吼—— 忽然,异变突生。 一声迥异于其余蛮兽的嘶吼声传入众人耳中。 苏羽而邪小月立刻追上去,发现,那头影兽竟被逼出了影子中,显露出实体,并被诸多蛮兽重重围起来。 略一观察,苏羽才发现,其中有几只不起眼的蛮兽身上,被刻画了非常古老的阵法。 这些阵法,以蛮兽自身的道主之血维持,始终在运转。 只是,一直被奴兽王刻意隐藏。 此刻的奴兽王骑在一头家主级别的蛮兽背上,凝望着影兽,沉声道:“我既然敢闯入你的地盘,自然不会毫无把握!这份兽血灭心阵,就是为你所准备。” 自从第一次见到影兽,奴兽王便对其忌惮万分。 此兽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令他不得不提防。 因此,数月以来,都在暗中刻画这道威力极其不弱的兽血灭心阵。 只要发动成功,有一定的几率,令影兽磨灭意识,成为奴兽王的兽宠! 眼下,影兽追杀他们,还追入蛮兽群中,正是发动的最好机会。 此阵一动,便将影兽从影子中逼迫而出。 无法融入影子,影兽的威胁便大大减弱。 “继续发动!”奴兽王喝道。 顿时,又有几头蛮兽身上露出雕刻的阵法。 阵法的威力陡然加强! 影兽似乎在承受看不见的阵法之力,痛苦而凶厉的咆哮,向着其中一只蛮兽扑过去。 但,其身前多出一层看不见的血色丝线,将其行动阻挠。 看见此幕,奴兽王嘴角勾起一抹轻松之色。 可未等此神情持续多久,影兽通体释放出黑蒙蒙的雾气,将血色丝线给震断,一口咬在一只有阵法的蛮兽身上。 只见那蛮兽以惊人的速度干瘪,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很快只剩下一个皮囊。 吃掉一个蛮兽,影兽凶厉之气不减反增,嘶吼一声扑向奴兽王。 后者吓得魂都没了,慌忙取出数张古老符纸,贴在自己身上,让其身上所化的兽图给吞噬掉。 顿时,那十只身上有阵法的蛮兽,体内的血气溢出体表,如同烈火一样在蒸腾。 十只蛮兽发出痛苦的咆哮,但因为符纸的缘故,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道血不断被燃烧殆尽。 它们道血的燃烧,致使阵法威力暴增。 那些肉眼无法看见的血色丝线,化作实质化的锁链,将扑来的影兽给困住。 但,饶是如此,影兽依旧强悍绝伦,以一人之躯,托着十只蛮兽疯狂反扑。 奴兽王大骇, 奴兽王头皮发麻,不愧是影兽,点燃十只蛮兽兽血发动的兽血灭心阵,居然还困不住他! 危急时刻,奴兽王催动其余的蛮兽,齐齐发动各自的天赋攻击。 数以四十的道主攻击,交汇在一起何等骇然? 然而,影兽被束缚,实力大减的情况下,竟激发出满身的影子,独自抗衡所有蛮兽的攻击,丝毫不落下风。 暗中观看的邪小月倒吸一口凉气:“这……简直是无敌!” 她觉得,纵然是夏一庵亲至,都未必奈何得了这只影兽! 两方激烈抗衡,眼看影兽凶威滔天,无法制服,奴兽王咬咬牙,祭出自己的道主之血。 它的血非常奇怪,一滴血中,竟涌动着数以万计的兽影! 苏羽看到此幕,瞳孔缩了缩:“这是……” 他在人魔的记忆中,记得上一个纪元的万族之中,有一种已经灭绝的种族,此族因为戾气太重,杀戮无边,遭到其余种族的全面围剿,最终族灭。 据记载,此族最巅峰时期,统治了半个太初界! 所有的种族,都沦为此族的奴隶,任凭他们奴役、打杀,甚至成为他们修炼的材料。 正因如此,才招致人神共愤,被万族共同推翻。 望着这滴血,苏羽不禁联想到了那个可怕的种族。 但此族早在上个纪元就灭绝,而且又经过一次纪元毁灭和重启,更加不应该存在于本纪元! “只有他一个,还是……有很多?”苏羽心头感到一丝不安。 此族出现之地,向来血流成河。 如果只有他一个并无大碍,若是多的话…… 思索中,奴兽王已经将那滴饱含万千兽魂的血弹出去,落在影兽的头顶上方。 一只只极其凶厉的魂魄,从血滴中飞扑而来,融入影兽的脑海中,吞噬其灵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