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卷 『繁华逐逝水东流』第三十四章 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江湖

作者管平潮 全文字数 3781字

ps:不死,浩歌长行,我的写作之路还在继续。希望这一路上,永远有你相随,多谢! 随着幽萝的离去,最后一缕冥界的气息在人间消失。 此后又发生了许多事情,比如先前战败逃窜的夏侯勇来投。 作为心高气傲的前关外侯、现伪大朔国的国主,夏侯勇的投降,和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他并非因为当下的实力萎缩不济。笑话,作为当世雄豪,夏侯勇几次穷途末路都没有灰心,这回又怎会因战局不利而放弃?但夏侯勇他实在是心死了。 听闻了三界大战后的消息,夏侯勇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所有的认知,竟是那么的肤浅。夏侯勇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他的最终志向并不是争权夺利,而是建功立业。某种角度,他、月婵、月婵的爹武烈帝,都是同一类人。 所以,当夏侯勇听闻狼居胥山下发生的一切,得知自己当初被“贺兰媚儿”诱惑欺骗竟造成了日后这般严重的后果时,他便放下了一切。他带着残余的血魂军团,来跟月婵投降。他已经做好了被杀的准备,并且在投降后跟公主的第一场会面,便主动提出了杀死自己的建议。但作为投降的唯一条件,他也有个要求: 请公主殿下赦免饶恕自己的部下。 走到绝境的夏侯勇,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了牵挂。只有一件事,还让他牵肠挂肚。他认为。即使自己走了,也应该给这些在任何艰难境地下都不离不弃的亲信部下,一个基本的活路。 但出乎夏侯勇意料的是,那个应该恨他入骨的定国公主,竟然没有采纳将他杀死的建议。她不仅给了他部下出路,也给了他出路。定国公主代表父皇发表了三界大战后第一个戡乱命令: 命降将夏侯勇,率领血魂残军,驻守于狼居胥山巅残存的三界之门,提防战败的魔族卷土重来。 夏侯勇本以为必死,当他听到这个命令时。大吃一惊。吃惊之后。紧随而至的是心服口服! 至此,这位眼高于顶的绝世豪杰,终于臣服于定国女主的麾下。他拜倒在公主的丹陛之下,卑微地申明自己会自我封印。从此只在极北荒原的狼居胥山顶。世代为皇朝和人民守护三界之门。 在踏上守护之途的最后一刻。新生的夏侯勇对满朝武这般说道: 诚挚感激吾皇陛下和公主殿下给了我这个机会。从来没有一个机会对我意义这般重大。这个机会让我可以骄傲地说:我夏侯勇,仍是当世雄豪! 于是,从这一刻起。夏侯勇和他的血魂军团,成为北荒魔界之门永远的守护者。 当时光逝去,在后世的传说,这一支守护魔门的军团,有了一个新名字:三界守望者。 至于张牧云与月婵公主的恋情,若按一般人的想法,经此大难大乱之后,自当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张牧云出身寒微,但当他在三界大战杀死敌酋天魔女之后,就算是最重门阀的世家最古板保守的道学老先生,也不会觉得他配不上公主。 只是,在万众期待,这两位主角,却作出了出人意料的选择。 在一个普通的秋日里,杭州城外的十里长亭畔,正是枫飘舞,秋光如画。 “你真的要走了吗?” 长亭外,古道边,一个显得有些单薄的身影,正恋恋不舍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如果这时有什么朝廷官员经过,仔细看一看少女的面容,就会大吃一惊:这就是当今权倾天下的定国公主啊! 既然是定国公主,她面前之人,自然是张牧云了。看着公主不舍的神色,张牧云也十分难过。但是他迟疑片刻,便坚定了决心,看着少女温柔地道: “月婵,我也想与你长相厮守,但却不是今朝。魔族作乱,河山破碎,这江山正是百废待兴之际。我张牧云如何能为一己之私,将你卷入儿女私情里呢。” “可是……”对于月婵来说,这里面的道理,甚至比少年还懂;她不能陪他行侠天下,他不能拘束于她身侧。可是,能将千万人生死尽握手的少女,此刻还是觉得心痛如绞。 “牧云、牧云……”月婵着了魔般低低地呼喊,紧倚入爱郎的怀抱,泪落如雨。 “不要哭……我又不是一去不返。”与少女相偎而立,张牧云手抚着少女柔滑的青丝,坚定地说道,“我和你,约定五年之期。那之后,我们就永远在一起!” “真的吗?”少女再抬起头时,已是泪眼朦胧。 “真的!”少年眺望远山近林,豪迈说道,“这五年,你好好协助父皇治理江山。我呢,就去寻求这个世界的真相!” “真相?” “是的,真相!” “经历这么多,我有太多的真相要寻找!什么是夏侯勇转述天魔女所说的天界神墓?上古发生何事让雪云鬼族那般堕落?冥魔二界誓死相争的最初缘由是什么?女娲族世代传承的水灵珠为何失落异国?”
“这两三年,我经历了很多很多。但我还是不太知道正义是什么,爱是什么,人存在这世间的意义。我张牧云愿用我的余生去寻找它。这里找不到,就去那边找;地上找不到,就去天上找;天上找不到,就去海里找、地底找!” “所以等我五年。那时候,你我再相见。到那时我会告诉你,我所找到的一切真相答案!” “好……牧云莫要忘记今日诺言。”这时候月婵终于平静了心神,轻轻地离开爱郎怀抱。她站在张牧云的面前,含笑看着他,面庞上犹带晶莹的泪痕。 张牧云看着她:“那就……再见?” “嗯,再见……保重。” “保重。” 长亭外,古道边,漫天飞舞的如火枫,少男少女就这样平静地道别。他们的语气,如此的平常,就好像当日在张家村,一位出门捕鱼,跟另一位告别。只是两人都知道,世事无常,虽有五年之约,但此别经年,下次相见,还不知是何年月。 于是,当张牧云转身离去,走出数步之外后,忽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颤抖的话语: “牧云,无论你在天涯海角,请记得,永远有一个张家村的月婵妹妹,在等你……” 闻听此言,张牧云身形一滞,并未回头,轻轻点了一点头后,便径直地向前走去。 挺拔的身影,在一片模糊,终究还是消失在迷离的秋色里。此时正有秋风吹衣,卷起古道上的秋,响动宛如叹息。 正是: 且停杯试把歌听。 我上云山, 君下烟汀。 百二秦关, 三千江水, 七十长亭。 望帆樯秋河曙耿, 倚阑干春树云停。 流水泠泠, 细雨零零。 别梦回时, 别酒初醒。 ……多少年后,在洞庭湖畔的一个普通乡村里,一个略显颓败的竹篱茅舍前,正有一位雍容清雅的宫装丽人悄然伫立。清晨明净的春光里,当丽人看到那座熟悉的朴旧茅屋,竟忽然升起一缕袅袅的炊烟时,顿时呆住。 “难道是……” 沉默了良久,她仿佛最终下定了决心,慢慢地举起洁如白玉的皓腕,向那半掩的门扉推去…… 《州牧云录》全书完 管平潮,2013年11月4日于钱塘江畔 【完本碎语:感怀与新书】 至此,我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州牧云录》宣告完结。对这本书,无论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完美、不如意,但对我和读者而言,最大的意义是在书构造呈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幻想世界。于我而言,这也是促使我一直写作的最大动力。创造一个精彩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有那么多鲜活的人物存在过、精彩过,这本身不就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州牧云录》的完结,也兑现了我的一个诺言。两年半前,我因为承接《仙剑奇侠传》官方小说的写作,暂停了州的更新。但当时我就承诺,州必将完本。今天,我做到了!虽然这过程有这样或那样的痛苦和不顺,但连灰太狼先生都说过,“我还会回来的”,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回来完成这件事呢?“承君此诺,必守一生”,这是我仙剑小说的台词,也是我的人生信条。 对了,最快本月底,我的《仙剑奇侠传》小说第四册,以及《新大话西游:沧海问剑》两本书,即将出版上市,希望能得到你的关注。 再说说我的新书。除了继续写作仙剑小说,我的架空奇幻新书也酝酿了一年之久,大纲前后数易其稿,总数将近70页。新书将取《魔兽世界》、《冰与火之歌》、《火影忍者》、《进击的巨人》等奇幻大作热作的风格立意,掺入我自己的世界观和东方元素;相比我的《仙路烟尘》和《州牧云录》,将更回归故事的本质,希望写出一个既宏大、又好看的奇幻大作。新书何时、何处发出,请现在就关注我的薇信和薇搏,名称就是“管平潮”,届时会发布。 不死,浩歌长行,我的写作之路还在继续。希望这一路上,永远有你相随,多谢!——管平潮2014年8月11日,顿首。(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