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逼迫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464 作者卿若佳人 全文字数 2280字

“铁情,你当真以为你天下无敌了吗?”铁畏沉声冷喝。 铁情讥讽的看着铁畏,“你怕了吗?” 铁畏眯着眼,眸中闪过刻骨的寒意和狠毒,“你真的以为区区半年的时间,你能超越于我?你真是太天真了!” 铁情也不顺着铁畏的话,也不反驳他的话,只是反问道,“那你敢不敢应战?” 看着铁畏一脸犹疑的神色,铁情眼中闪过一嘲讽,这样的家伙,连做自己的对手都不配。 还敢说自己是铁家的人,一个被驱逐出去的废物而已,到哪里也是废物! 铁畏其人,也只能仗着自己修为,欺负一下比自己修为低的人了。 真要面对比他自己强的人,甚至只是平手之人,都会瞻前顾后、畏首畏尾。 “呵!”铁情一声冷笑将铁畏从犹豫思考中惊醒。 看着铁情那一脸嘲讽的神色,铁畏很想大步上前,霸气的应下这挑战。 但是今日之事,实在是太过古怪了。 此刻,他要是再没有明白,亮鸿天只是为了拖着他而已,他就真的是个蠢货了。 而就是因为这个,铁畏反而更加畏缩,生怕是有什么阴谋。 他从来不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的,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本座今日是来挑战傅红妆的,就你,还不够资格挑战于我。”铁畏仰着头,将衣袍下摆一甩,本该帅气的动作,却是被他给做的只剩下滑稽。 吃瓜群众中有人笑出声,被铁畏给狠狠地瞪了一眼。 “哈哈哈哈!”岂料,闻言,铁情竟然是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铁畏就是知道,铁情在嘲笑他。 他脸色一红,心中有些发虚。 哪怕知道,理论上傅红妆这个极光首领,比铁情这个铁血佣兵团的少团长要强大。 但是他也不敢冒险。 况且,对于傅红妆……他本就是真心实意的挑战,只是想要抹黑傅红妆的名声而已。 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铁畏深深看了眼铁情,声音冷淡无情,“念在同为姓铁的份上,本座不会计较你的不自量力。” 铁情:“……”这人的脸皮到底有多少厚?比之城墙也不遑多让了吧? “铁畏,今日你若是不应战,那就从老子的胯下钻过去!”铁情说道,“要么就擂台上见生死!” 生死二字,被铁情给咬的非常重,眼中也是杀意连连爆发。 这让铁畏心中的疑虑更深了。 下意识的看了眼铁情的胯下,不自觉的咽咽口水,莫名的脸有些发烫。 看到铁畏的神情变化,铁情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光芒。 原来他们就是被这么一个废物给搅得天翻地覆! 多亏了当初红妆的帮助,要不然铁血佣兵团真的会被这个贪生怕死的卑鄙小人给占了去! 怪不得当年先祖会将这人给驱逐出家族,这样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可不是铁家的人。 铁家男儿铮铮铁骨,可没有这样的子孙! 便是在气氛一度凝结,空气似乎都凝固了的时候。 红妆翩然入场,“铁畏,你不是想要挑战我吗?那你就和铁情大哥先打一场吧,只要你赢了铁情大哥,我傅红妆,自然会应你的挑战。”
铁畏:“……”这算不算赶鸭子上架? 所以傅红妆这话,直接将铁畏给推进了深渊。 人家已经明说了,你不够资格,只有打赢了铁情,才有资格挑战于她,她才有兴趣与之打一场。 铁畏简直要哭了有木有。 他只是来辱骂傅红妆,顺便发泄一下的。 怎么到了最后,却是让左右为难呢? “怎么?怕了?”红妆嗤笑,“就这点胆量,还想挑战我?” 说着,红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你该不会是知道,极光不得应任何人的挑战?所以你挑战我,我也不会同意,所以才四处造谣吧?” 被红妆给一下子戳中内心的铁畏,脸色顿时僵硬了。 虽然此刻众人大部分都猜到这个原因了。 但是到底没有说出来。 铁畏还能自我安慰。 但是现在……还安慰个大头鬼! 他感觉自己若是不按照傅红妆的剧本来,一定会死的很惨。 但是真的要挑战铁情? 看着一脸淡然的铁情,仿佛谈论的并不是他自己的事情。 仿佛是怕筹码不够,红妆又添了最后一句,压倒了铁畏心中最后一根稻草。 “这样就不能让你轻易走了呢!” 铁畏瞳孔缩了缩,失声道,“你想要怎么样?” “是你想要怎么样啊大叔!”红妆笑的灿烂,“你想要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铁畏看了眼四周,一个熟悉的面孔都没有。 光明圣殿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 总不能一直让自己在这里顶着吧! 这一刻,铁畏无比希望看见平日里厌烦的不行的人,这代表他有救了。 但是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铁情!本座今天就要挑战于你,你可敢应战?”铁畏眼珠子转了转,怒声吼道。 岂料傅红妆却是嗤笑一声,“刚才貌似铁情大哥已经挑战于你了,他自然是同意的,既然你们一拍即合,那就不要在我极光的门前杵着了,快去老前辈那里签订生死契约吧!” 口头说的挑战,有什么用? 只要还没有签订生死契约,那么,随时都可以反悔。 但是此刻,他被傅红妆、铁情和铁血给紧紧围成了一个铁三角,封住了他所有的路。 他突然有些明白,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但是真得去签订契约的话,他就真的要上台了。 铁畏心中升起了一丝恐惧,不同于之前,多少有些做戏的成分,但是现在他是真的怕了。 他好像无意中被拉进了什么阴谋中去。 “傅红妆,本座可不是你极光的人,你没有权利要求本座做什么吧?”他眼珠子一转,便想到了一个好法子,“既然你如此希望我与铁情有一场生死之战,那本座……是不会成全你的!” 红妆瞠目结舌,将害怕被挑战,演绎成这般理直气壮的理由,真是一刀都砍不透啊这脸皮! “呵呵!”红妆冷笑,“铁畏,你当真是要来挑战我的吗?若是你实在不愿意接受铁情的挑战,我不介意替铁情大哥接受下你的挑战!”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