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粮草失踪

绝世宠臣 99 作者龙山盛世 全文字数 2515字

“跟你们说了也不懂!他们是来救人兼灭口的,你们觉得我们可以从他们的口中问出什么东西?”陈启笑着解释道。书书网 更新最快 “哦,原来是这样!”卢霖和尉迟锐似懂非懂的说道。 并不是陈启不留活口,只是不想审问。如果陈启真的想从这些黑衣人口中知道一些事情,就算黑衣人想自杀,陈启也可以从他们口中得到很想要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陈启会这么做呢? 很简单,天圣教虽然在琼洲势力强大,但是,耀武军团毕竟是正规军团,不是他们这种邪教能够渗透的,所以,在耀武军团里面的人肯定是成王的人。如果说有人想破坏朝廷此次的剿灭行动,让陈启怀疑的第一个人就是成王。 如果真的抓住了黑衣人,审问出主谋,或者是相关成王的事情,就不会那么好收拾了。 卢霖和尉迟锐两人就是个棒槌,如果知道了背后是成王在作祟,肯定会大肆宣扬,这么一来,成王和伦智的事情就会摆在台面上。而此时正是剿灭天圣教的重要时期,若是横生枝节,不但天圣教无法剿灭,伦智和成王的矛盾将会明面化。 朝廷一下子面对两个大洞,根本应付不了,文朝定会国本动荡,弄不好还会有灭国的危险。 基于这些原因,所以,陈启才下了当面击杀的命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总之,在剿灭天圣教的时候,千万不能将成王撤出来,就算是在知道成王在其中作梗,也要当做是天圣教做的。 将尸体收拾干净,将高台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继续钓鱼,看看还有没有鱼上钩。虽然此举有些小题大做,但小心无大事。 天亮之后,陈启在县衙内,让县令张贴文书,文书上写着今天中午将会在城外揭穿天圣教的秘密,让广大平民去观看,不要受天圣教的蛊惑。 中午,果然有很多人到了士兵守卫的那个高台旁,此时陈启就坐在高台上行。 “乡亲们,大家好,我是耀武军团参谋陈启,现在,本参谋要为你们揭露天圣教的圣迹。” 接着,陈启让伦雪躺在高台上摆着的那张床。 围观的群众本想反驳,可是在士兵的威压下,不敢出声。 只见躺在床上的伦雪,慢慢的升起,一上一下的,跟天圣教的表演没有区别。 “大家看好了,本参谋就要揭露其中的秘密。”陈启说完后,做了个自认为优美而得意的动作,向在场的人做了个文朝所没有的绅士礼仪。 陈启让伦雪起来,将床单和被单丢在地上,露出床底下的三个大汉。然后陈启朝床脚踹了一脚。床板慢慢的升了起来,而床板会升起来的原因,正是床底下的三个大汉将床板往上拖。 观众中发出一阵惊呼,原来天圣教的圣迹是这样,顿时对天圣教的信任度降低了大半。 “各位,看清楚了吗?其实,这些什么被单和床单是用来遮蔽你们的眼睛的,下面我再给大家揭露下一个‘圣迹’的秘密。” 在高台上拉上幕布,随后取下幕布。一个人穿着袍子撑着一根棍子,凌空而坐。 “这个更简单,大家仔细看好了。” 接着,陈启将凌空而坐的人的袍子脱去。 观众又是一阵惊呼,所谓的凌空而坐,确是这么简单,棍子的一侧固定了一个托盘,那人就坐在托盘上,然后用袍子遮住托盘。
“明白了吗?这些是假的。还有,棍子借助神力生长变短的秘密,就在这高台之下。”陈启跳下高台,命人将高台前面的挡板拆掉,里面正好有六七个大汉撑住棍子。 “看到了吗,只要上面站着的人已给暗号,下面的人便会握着棍子向上举,这些都是简单的小戏法,并不复杂。还有那个凌空虚渡,只是借着夜色的掩护,用一根黑色钢索绑着一个人,当你们只注意到人在控制行走,于是就成了你们眼中的凌空虚渡。” 陈启将一切说破,围观的群众彻底的醒悟了。 “圣迹,是假的,如果天圣教真的有圣迹,有圣术,为什么不直接降一场雨?谕洲和琼洲,很多地方出现了干旱,如果天圣教用所谓的圣术降一场雨,不说你们相信,本参谋也会相信。” “可是,天圣教做不到。像什么神啊,圣啊之类的东西,都是利用大家的恐惧,恐慌的心理,借此来蛊惑大家。还是那句话,这些都是戏法,不是圣迹。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还不如勤劳耕作,相应朝廷的号召,这才是硬道理。”陈启慷慨陈词的忽悠了一大通。 之后,陈启将那些被抓住的天圣教演的表演者上来对质,一切秘密都从他们口中说出,和陈启说的一模一样。 围观的群众听后,彻底醒悟了,都作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揭穿了天圣教的秘密,群众也散了,陈启坐在路边的树荫之下,思考着接下来的问题。 成王想阻止天圣教被灭,昨天暗夜派人来灭口,便是成王的第一步,只是被自己破坏了,那接下来成王会怎么做呢? 直接通风报信?将耀武军团的军事机密泄露给天圣教,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这也是一种方法,但,军事机密也不是不可以完全保密。只要将行军的路线和针对天圣教的计划直说一半,然后单独给每个将军下单独命令,就可以杜绝泄密的可能。 陈启能想到这些,一向雄才伟略的成王估计也能想到。为了给耀武军团添乱,这个方法,成王或许会使用。只是,治标不治本,对剿灭天圣教的军事行动,起不了关键性的作用。 既然不能治标,那就治本。 成王能想到治本的办法吗?或者是治本的办法是什么? “少爷!刘大帅那边派人过来传话!”房如意走到陈启跟前说道。 “哦,带过来!”陈启停止了思考,这个时候刘于海派人传什么信? 一会儿,房如意带着一个士兵走到过来。 “参谋大人,这!”士兵看了依稀四周,然后为难的说道。 “好,跟我来!”陈启带头走到往树林里面走去。 “是什么事情,这么神秘?”陈启看着士兵,想着这个士兵找自己的的可能性。 眼前这个人是不是成王派人来传假消息的,然后将人支开,趁机杀了自己。或者,是天圣教的人。再或者是刘于海真的是有重要事情,要告诉自己。 “参谋大人,刘大人让卑职将这封信交给你。”士兵并没有说话,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递给陈启。 陈启接过信封,将里面的信拿出,仔细的阅读。陈启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下麻烦了,耀武军团的的粮草在五和县失踪了,而五和县在章西县上面,距离谕洲大营一百五十里。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