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只谈修仙不谈爱 7

快穿恩仇路:妖女要佛系 249 作者欢生笑羽 全文字数 2287字

何渺假装热情地对易葭衣说道,“金师兄!看到你太好了,我也正想找其他人呢。 ” 易葭衣也毫不示弱,故作热情地回应,“是吗?要不我们先去找找,大家一起也好有个照应。我刚刚感应到,孟师妹也在过来的方向。” 听到孟回琅也准备过来找他,何渺想了想,也就不拒绝易葭衣一起走的提议,应承了下来。 随后离开这片湖水,向山坳外走去。 易葭衣并不戳穿他,随着何渺向外走去。 一边向外走,何渺一边回头向湖水的方向看了几眼,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走出了这片群山。 易葭衣继续与何渺随意攀谈着,顺着他的目光不经意地也打量着刚刚那片湖水。 想必这里就是寻找地曜菩玉的入口之处,过不了多久,何渺肯定还会回来的。易葭衣笃定,只要跟紧何渺,就能找到地曜菩玉的所在,然后阻止他得到。 两人走出去没多久,就见到了孟回琅。 孟回琅第一眼就看到了何渺,脸上立刻露出欣喜的表情,小跑几步过来。 随后才看到一旁的易葭衣,虽然欣喜,但也有些许诧异,似乎是没想到这两人先她一步集合在一起。 紧接着,又难掩犹豫和纠结的神情。 看到她这副表情,易葭衣已经在内心勾画出了孟回琅的所想,“怎么办,师兄和竹马,都那么好,我都好喜欢哦......” 何渺率先开口,“回琅,你一路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渺渺,你太小看我了,我可是你师姐呢,能遇到什么危险呀?对吧,二师兄。” 孟回琅说着就要上来拽住易葭衣的袖子荡一荡,易葭衣将手收回背在体后,绕到何渺另一侧去,带着笑意说道,“何兄,原来你小名叫渺渺?” 何渺顿时气血上涌,羞红了脸,撇了一眼孟回琅,可也不好责怪她,只好解释道,“金师兄看笑话了,这是小时候回琅取的外号罢了,那时候还小,不懂事.....” 孟回琅撅着嘴,装作不开心的样子说道,“什么不懂事呀,渺渺、渺渺,多好听,多有意思呀,你说对不对二师兄?” 易葭衣笑意不减,丝毫没有受到两人青梅竹马之间的暧昧气氛影响,打趣说道,“对呀,何兄可不能厚此薄彼,孟师妹都能喊一声渺渺,那以南也就不见外了,渺渺,哈哈哈哈。” 孟回琅随即也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何渺虽然仍有些脸红,可是看到孟回琅笑得这么开心,也就随她去了。 说笑间,三人之间的氛围倒是显得无比融洽。 易葭衣:最佳女配角的奖项不是白拿的....... 孟回琅说她在来时的路上,发现了一处地方的不寻常,可能那里是藏有宝物的地方。商议了一番,三人决定向那边走去。 秘境里面有各个不同的地形风貌,山川、湖泊、荒漠、火山、草原、花海、海洋等等。如果只是路过,一眼望过去可能就是如同外界的普通风景一般。 但是一旦接近,破除掉外部的防御之后,可能就会进入另一个小世界,而宝物就潜藏在里面。
这些小世界有可能是封印,也有可能是结界,或者就是宝物几千年下来自发形成的自我保护机制。 没多久,风御宗的另外三人也找了过来。晚常、梁逸之两人是三层金丹期,而苏月则是一层金丹期,为了自身安全,他们还是想和大部队聚在一起。 易葭衣和孟回琅当然表示欢迎,何渺虽然一开始表情很不自在,可是沉默了片刻,也恢复了正常。 “岩,有这么多人在,我们怎么去寻找你说的那件东西?” “嘁,这几个小毛孩能有什么影响?能力越弱担忧越多,说的就是你这种弱者。他们要跟着就由他们去好了,正好也能给本座探探路。你大可放心,有本座在,那宝物最后一定落于你手。不要再畏畏缩缩瞻前顾后的,连本座当年万分之一的气势都没有!” 听到岩的口气越来越不耐烦,何渺也就打消心中疑虑,不再多问。 不怪他小心谨慎,实在是曾经力量太过渺小,而现在的等级得来不易。他就像是一个穷怕了的暴发户,每天惴惴不安,就怕回到曾经穷苦的日子。 如果不小心发生什么意外,使他一朝回到解放前,他一定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况且岩现在的恢复有限,力量不足。就连每次出来回答何渺的提问,或者帮他观察对手的破绽都需要耗费自身不少力量,因此何渺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几人很快找到了孟回琅所说的不寻常之处,这是一片山坡,上面长满了小花小草,个头不高,看起来也十分普通。 在这一片普通的小花小草之间,有一长势最为茂密之处,颜色相较其它地方也更为多彩。 孟回琅所说的不寻常之处就是这里。 众人小心翼翼靠近,在队伍最后方的苏月突然开口,“这里的确是有一处结界,里面有宝物的气息。” 苏月的修炼等级虽然不高,但是她天生擅长于摆阵破阵,对于结界封印等阵法有着极高的天赋。而且她曾经在外出的时候契约了一个稀有的妖宠,是一只金岭鼬。 金岭鼬非常稀少,但是用处也很单一,养起来还要耗费不少精力和财物,因此将金岭鼬收为妖宠的人也极少极少。 天下任何宝物无论大小无论贵贱,都逃不过金岭鼬的鼻子。 这也是苏月此次被破格选为六个进入秘境的弟子的原因之一,一只金岭鼬在手,就算结界的障眼法做得再好,也难逃它的鼻子。 苏月确定了这里有宝物,六人不再迟疑,在周围寻找打破结界的方法。 这个结界并不困难,长势最好的几朵花摆成了一个阵法,破阵之后众人进入其中。 眼前的景象立刻大变,几人现在站在一座阁楼前。 步入阁楼之后,身边的伙伴立刻不见人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阁楼之中。 原来这阁楼的入口也是一个阵法,每个人进入之后都会被传送到不同的楼层之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