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折翼

狂仙 1242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87字

鹏尊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听到那一声轻响之后,见到空中的虚影,它就以为陈太忠又是棍使刀招,拎着九阳棍打来了。 它心里生出一点不屑:方才我是不舍得放弃风翅漩涡,才被你敲了我一棍,现在想敲我第二棍,莫非你真以为我这真仙,是浪得虚名吗? 这一次,它誓要夺下对方的九阳棍,不管怎么说,抢到什么算什么,弄到一件算一件。 陈太忠你若是舍不得撒手的话,那么对不起了,你也别走了! 它信心满满地抓向那虚影,然而下一刻,一股奇异的危机感,蓦地向它涌来,极其地庞大,充满了绝望的气息。 真仙的本能感知告诉它:这虚影,抓不得! 一旦抓了,恐怕会有陨落的危险! 鹏尊这一下可是吓得不轻,一直以来,它对上陈太忠,都有着极强的信心,根本没想到打不过对方——没错,散修之怒战力很强,可以越阶杀敌,但是我鹏族也很强啊,也能越阶杀敌,杀不了也逃得走。 这一切的一切表明,陈太忠未必强得过我鹏族,他狂个什么狂? 鹏尊一向认为,自己对陈太忠出手,需要考虑的是以下几点: 如何才能不让别人笑话我大欺小? 如何才能在捉住对方的时候,尽量保证不要杀死对方?那厮很能逃,我难免下重手。 万一浩然宗来找场子,我该如何解释,说明这仅仅是个意外?是沟通不畅所致? 它将陈太忠视为了盘中餐。考虑的全是这些东西——本来嘛。玉仙对真仙而言。确实什么都不是,尤其是在战斗力强大的鹏族面前。 但是这一刻,它真真切切地感受了,那种直面死亡的恐怖——我去,这虚影是什么东西? 陈太忠这区区的玉仙蝼蚁,怎么能带给我如此的感觉?他配吗? 然而,尽管有再多的不服气,鹏尊也不得不承认。这一道虚影,是接不得的,哪怕它是妖王,哪怕陈太忠不配威胁到它! 可惜非常糟糕的是,鹏尊为了节省时间,早就将自己的行动规划好了,它要抓住这一棍! 陈太忠放弃九阳棍的话,它就继续追杀,再次堵在对方前面;若是陈太忠不肯放弃,它有若干种手段。将这小蝼蚁也留下。 总之,时间才是关键。这小蝼蚁的手段,不是重点。 然而这一刻,它必须面对的是:如何才能躲开这一道虚影? 臻达真仙的修为,有一种境界,叫意随心动,那是深度掌握空间规则之后,在战斗中能体现出的一种手段。 鹏尊也臻达了这种境界,虽然鹏族本身,就是以速度见长,它不是特别注重这种手段,但是这能证明,它是妖王了,是很拉风的手段!没事可以卖弄一下。 它掌握了这种手段,不是很擅长,但也不是很陌生。 此刻面对这生与死的威胁,它下意识地使出了这种手段,脑子里却是还在考虑:陈太忠这是……到底做了什么啊? 下一刻,它就觉得身子一震,原来它仓促躲避这虚影的攻击,也退出了十余里,不成想陈太忠锁定了气息,再度追了过来! 我擦,你有完没完?鹏尊恼了,定睛向虚影看去,一定要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带给自己如此大的威胁感! 然后它有点哭笑不得,这尼玛是个啥玩意儿啊,镰刀不像镰刀,斧子不像斧子的,唔,倒是看起来很锐利的样子,气势锐不可当——慢着,锐不可当? 下一刻,它倒吸一口凉气,我艹尼玛,这是……这尼玛是仙器啊。 是仙器的残骸!它非常确定这一点,这种碾压真仙的气息,假不了,风黄界无人做得了假。 接下来……还想啥呢?跑路吧。 然而,这也是非常奢侈的想法,陈太忠设计这个局,最终目的就是想留下鹏尊。 初开始的时候,陈太忠真没这打算,他一直就想跟真仙硬碰硬地做一场,碰到鹏尊了,那也是正好——总见妖王在人族社会耀武扬威,我倒是想掂量一下,你们有多大份量。 不过浩然双娇不肯离去,他虽然心里暗骂这两个女人,但也猜想得出,她俩是想助自己一臂之力,才留下来——对他而言都很危险的事情,对两女来说,就更危险了。 反正是骂也晚了,他就硬扛着鹏尊的攻击,不肯逃脱,然后就是诸般的示弱。 所幸的是,他虽然示弱了,实力还足够强;鹏尊使出了种种手段,却还想捉活的。 所以他一直被追杀,却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麻痹对方很久之后,他终于使出了大杀器——我用九阳棍打你,确实是因为没有真器,但是……哥们儿有仙器残骸啊!
待鹏尊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仙器的时候——哪怕是残骸,就再也提不起考校陈太忠的兴致了,此刻的它,就想直接离开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人族真仙也快来了,还是跑路吧。 至于此行的目的,只能以后再说,陈太忠这种强悍的抗打击能力,不是一时半刻能降服的,希望……还能再有机会吧。 它拿定了主意,一振双翅,就待破空而去,我鹏族的速度惊人,此间发生的事,我就不认了,你能奈我何? 但是下一刻,它就发现,自己的身子在打着转盘旋,并没有飞出很远,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它下意识地侧头一看,“我艹尼玛……我的左翅呢?” 它的左翅,就是那只想捉仙器残骸的膀子,早就被陈太忠斩落了,不过仙器这玩意儿气场太强,锋锐无比,它被斩断一只膀子,竟然没有发现。 我的风翅啊,鹏尊欲哭无泪。 风雷双翅是鹏族的绝顶血脉和神通,左翅为风右翅为雷,左翅的风翅,鹏尊已经修到了大成,右翅的雷翅,倒还有些天生的不足——所以需要雷之本源,将此翅化为血脉。 不过此时再说什么也晚了,它调整一下身体,打算突围而去——我惹不起你,不玩了行不行? 然而,这么一个小小的耽搁,就晚了。 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它这微微的一滞,陈太忠手上的仙器残骸已经追了过来,重重地斩向了它。 风黄界从来没有卖后悔药的,这是真的。 鹏尊还想躲避,还想意随心动,但是非常遗憾,晚了……真的太晚了。 又一刀斩过来,饶是它躲得极为快捷,右腿上还是被划出了一个极大的口子,鲜血不要命一般地喷了出来。 鹏尊吓得魂飞魄散,双翅没命地一振,突兀地消失在空中。 它的风翅已经断了,但是真仙之能,非是玉仙可以比的,意随心动之下,一只虚幻的左翅生了出来,眨眼间就划破空间,逃命去了。 再不走,就真走不了啦,陈太忠手握仙器,对上重伤的它,它没有任何的希望。 在划破空间的一刹那,鹏尊还感受到了地磁元气的引力,显然陈太忠或者是那两只小蝼蚁,拿出了地磁元气石,想要留下它。 不过这不现实,玉仙都是不好杀死的,真仙当然更是如此了,对上一心逃命的鹏王,哪怕是白燕舞,也未必留得住。 它摆脱那若有若无的地磁元气,没命地向西雪高原逃去。 “好了,不用摆了,”陈太忠看到言笑梦还要拿地磁元气石摆阵,大喝一声,“赶快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一边喊,他一边身子前蹿,抬手一招,空中四溅的鲜血向他的手上飞去,等邻近的时候,他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玉瓶,将那些鲜血摄了进去。 这可是妖王的血液,对陈某人用处不是很大,但是对中阶玉仙的人族修者而言,都是极为难得的宝物——传说中的真仙之血啊。 言笑梦在拾掇地磁元气石,乔任女却是盯紧了鹏尊那只掉落的翅膀,运起缩地踏云步法,直追了过去,真仙之血是好东西,完整的鹏尊翅膀,那显然就更好了。 这翅膀掉出去有百余里远,而此地有十七八名修者,正目瞪口呆地看着空中,他们刚刚见识到了一场极为骇人的大战。 这一行修者中,有一名玉仙三名天仙,其他的也都是高、中阶的灵仙,他们有点不太看得出来,这究竟是什么等级的大战。 正看着呢,就看到一人被斩掉了膀子,膀子离体,就变为一只硕大的翅膀,足有十余丈大小,冲着他们跌落了下来。 一名天仙眼疾手快,直接冲上去,就将这只大翅膀抢到了手里——化形大妖的翅膀,肯定是好东西啊。 他还没来得及将东西收进储物袋,一道人影电射而至,那是一名蒙面女修,女修冲他一勾手,冷冷地发话,“拿来!” “凭什么?”这天仙冷笑一声,大喇喇地要将翅膀收起,“你是什么东西,敢如此跟我景王府的人说话?” “找死!”乔任女冷哼一声,掣出了长刀。 “且慢,”那名中阶真人发话了,他一抬手,一道掌控的气息,压向了她,“既是真人,怎能大欺小?冲我来!” “你又算什么东西?”乔任女真是气坏了,身子前蹿,她的万里闲庭,也是才修出个萌芽,但是对方使出掌控,正合适她运转身法。 一道雪亮的刀光,狠狠地斩向了对方。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