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撞上铁板

狂仙 1243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365字

这中阶真人也是个识货的,见状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无意?” 乔任女已经是三级玉仙巅峰,随时可以突破四级的样子,她的无意业已经大成,但是距离掌握无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平心而论,初阶真人能无意大成,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了。 这名中阶真人也知道厉害,直接祭出一顶黄色镶青边的大伞在头顶,厉喝一声,“尔敢!” 黄色的伞盖,在风黄界可是有说法的,别的东西是黄色也罢了,伞盖可是出行的仪仗,什么颜色是很讲究的。 跟地球上一样,黄色的伞盖,只能皇族中人使用,皇族的统治中心在中州,中央戊己土,色尚黄,其他人使用黄色的大伞,一个僭越的名头,是死死跑不了的。 而黄色镶边的伞,一看就知道是出自皇族的,镶边是表明不是皇室正统嫡传,但是这种灵宝,也只有皇族才能打造和拥有,本身就象征皇族威严。 乔任女却是不管不顾,一刀就斩了上去,“皇族就能强夺他人财物?” 这一道下去,中阶真人只觉得气血翻涌,隐约感到灵宝抵挡得也极为吃力,禁不住心中大骇,“等等,我有话要说!” 他有种预感,自己这中阶灵宝的防御伞,怕是吃不住对方几刀,这一仗,打得可是着实有点冤枉。 “给你三息时间,”乔任女冷笑一声,收起了长刀。刀尖虚指对方。“快点说。” “你我都是外人。斩落翅膀的也不是阁下,”那中阶玉仙快速地发话,合着他也早就发现了浩然双娇,却不认为这两人跟那战斗的两方有什么关系。 修者战斗,旁边有人观战,或者还等着捡便宜,这种事在风黄界,太常见了。 他也以为。此女是打算捡便宜的,所以他打算提个合理化建议,“强夺财物的话,还轮不到阁下来说吧?倒是那动手者,实力颇为不凡,不如……” “你如何得知,我们不是一起的?”乔任女又好气又好笑,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倒是你这强夺我家战利品的行为,表示出了很大的恶意。” 其实要讲道理。她也能细细地讲,不过她原本就不是这个性子。陈太忠又要求马上撤走,她也就懒得再多说废话了。 “你说是就是吗?”那天仙已经将翅膀收进了储物袋,知道对方也是真人,他躲在玉仙身后高叫,“冒犯我景王府威严,这翅膀我们收定了……这中州大地,原本就是我皇族天下。” “废话少说,我时间有限,”乔任女的刀尖又指向那天仙,冷冷地发话,“你景王府,是真打算接下这个梁子了吗?” “接下又如何?”那玉仙傲然地发话,“区区一只大妖翅膀,换你那同伴,来好好跟我说话!” 他知道对方的战力不俗,那同伴想必战力更甚,但是亲王府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 身为皇族亲王,他也不怕对方侵犯! “大妖翅膀?那是鹏尊的翅膀,”乔任女冷笑一声,“你有种再说一遍‘不还’?” “鹏尊的翅膀?”那中阶真人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脸色登时变得煞白,“真仙?” 能将真仙翅膀斩下的主儿,哪里是他能抵挡得住的? 鹏族位处西雪高原,是偏中州这边的,中州修者对鹏族的战力,是再清楚不过了。 以他这中阶真人的实力,对上一只初阶的鹏妖,也未必能有了胜算——虽然相较其他修者,皇族中人都不怎么缺乏灵宝,但是战力上的差距,并不是灵宝能完全弥补的。 而对方的修者,竟然斩了鹏尊一只翅膀,这样的存在,己方居然要抢夺其战利品? 中阶真人想到此处,双腿不受控制地剧烈地打颤——鹏尊,那可能已经是中阶妖王了! 他吓得甚至连话都说不囫囵了,“这个,这个……这是个误会。” “真人莫要理她,”那天仙还躲在他身后高叫,“她说是鹏尊,便是鹏尊了?” 一边说,他一边抖手打出一团焰火,那焰火血色一般地猩红,直上云霄,却是皇族十万紧急求救焰火。 然而就在此刻,空中传来一声冷哼,那刚刚结束战斗的男修一招手,将焰火硬生生地招了过去,冷冷地看向这边,眼中没有任何的表情,“嗯?” 那中阶真人原本还有点犹豫,待看到此人的行动,脸色一变,想也不想,一转身就给了那天仙一记耳光,“混蛋,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那天仙吃了这一记,却是再不敢说什么,因为他也意识到了,对方的实力有多强横。
皇族的十万紧急求救焰火,是皇族警讯的核心,具备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只有中阶玉仙以上的修为,才制作得出来,而且制作极为精巧和玄奥,根本不是一般玉仙能拦得住的。 这种焰火一旦出动,各地的官府必须紧急、无条件地支援,救援得晚了,会被追责。 这样的焰火,对方那男修竟然就拦了下来——能拦住,这实力已经很可怕了,更可怕的是,对方有胆子出手相拦。 这个行动意味着,他们撞上铁板了,大大的铁板。 这天仙也未必就不相信,那鹏修不是鹏王,但正是因为可能是鹏王,他心里更火热了,这可是真仙的翅膀啊,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发出队伍里唯一的一支十万紧急焰火。 他希望能在召唤支援的同时,有效地吓退对方。 至于对方是能打得鹏尊飞逃的主儿,他就直接无视了,**裸的利益,迷惑了他的心智——没准鹏王在交战之前,已然受了重伤,这谁说得清楚呢? 直到男修公然将紧急焰火摄下,他才意识到,惨了,这位原来真有不给皇族面子的实力! 中阶真人抬手扇了他一记耳光之后,劈手夺过了储物袋,赔着笑脸取出了那支翅膀,恋恋不舍地看一眼,递向了乔任女,“阁下,战利品还你。” “把那储物袋一并拿过来,”蒙面女修冷冷地发话,“将那名小天仙的双手奉上。” 她跟陈太忠在一起,也有些时日了,心里已经接受了陈太忠的处事准则:抢我的人,就要准备被我反抢回去。 至于说要那天仙的双手,则是对其不敬上位者的惩罚,这是两码事——而且这厮**裸地趁火打劫,态度还极为恶劣,要他的双手,已经算是轻的了。 “储物袋好说,双手一事,还请阁下谅解,”中阶真人苦笑着一拱手,“此人乃是我景王府……” “聒噪!”空中的男修冷哼一声,口中吐出一道白光,正中那名天仙。 那天仙换身一抖,瞬间全身就变得焦黑无比,瘫倒在地,了无气息。 景王府一行人登时就呆住了,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这名天仙可是亲王嫡孙,年纪轻轻就登仙了,极受景王宠爱,将来成为亲王府的主人也未可知。 正是因为如此,养成了此人蛮横自大的习性,明知自己可能抢的是真仙肢体,也不肯放弃,反倒敢发出仅仅求救焰火,仗着皇族的势硬抢。 中阶真人是其叔父,是景王庶子。 乔任女才不理会他们,一抬手,就将那厮的储物袋和真仙翅膀招了过来,嘴里不屑地发话,“跟你要双手,是给你面子,舍不得双手,那就舍命!” 她也是有点气愤,自己都说得明明白白了,要求也不高,对方竟然还想讨价还价——没了双手能再长出来,没了命看能再长出来不? 收起这些之后,乔任女又一指那中阶真人,“你的储物袋,也拿过来!” 中阶真人闻言,登时愕然地瞪大了眼睛,“为何?” “刚才为了强抢真仙翅膀,你竟然敢跟我动手,”乔任女淡淡地回答,“莫非你一个玉仙的储物袋,还强过一个真仙肢体不成?少废话,我赶时间。” 说着,她竖起三根指头,“给你三息时间,三息不交出储物袋,后果自负!” 这中阶真人先是一愣,然后也不说话,很干脆地摘下了储物袋,又抹下了手上的储物戒指,抛了过去,“好了,就这些了。” 乔任女收起这两样,也懒得再去难为剩余两个天仙,扭头就走——那俩的储物袋里,应该也有些好东西,不过不会太多,而她确实赶时间。 此刻陈太忠已经扰乱了天机,见她回来,抬手裹起二人,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只余景王府的一行人,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没过几息,有强大的气息缓缓地扫了过来,发现他们之后,冷冷地发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是慧国公!”有人大叫了起来,“慧国公,方才有人偷袭,杀死了我景王府的嫡孙,烦请国公出手,以正本朝法度!” 那慧国公根本懒得理他,神念直接找上了修为最高的人,“你说,怎么回事?” 中阶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艰涩地回答,“是陈太忠,他斩了鹏王一条翅膀,我们不合上前抢夺,真是……真是多亏他手下留情。”(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