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轰动

狂仙 1244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25字

中阶真人初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认出陈太忠,打斗的双方身法都太快了,旁人能看到残影,就算眼力好的了,跟他同行的十余名灵仙,根本不敢直视那打斗,否则绝对会看得喷出血来。◇↓书◇↓书◇↓网,www.shushu8.com 以他的修为,也没看清双方的样貌,待陈太忠冷哼一声,将目光看过来,他才认出了此人,忍不住心里一沉:我去,是这个煞星? 身为皇族旁支,他也知道燕舞仙子对陈太忠下了什么通牒——一度还有人以此为八卦,暗中议论一番。 但是真正对上此人,他可是清楚,若是态度不好,会遭致什么样的下场,亲王嫡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那散修之怒一旦火了,真敢连他也杀了。 所以他才恭恭敬敬地交出储物袋,连储物戒指一并上交,省得惹来杀身之祸。 对这个决定,他绝对不后悔,反倒是极为懊恼早先的行径:我得眼瞎成什么样,竟然去抢陈太忠的战利品? 听到“陈太忠”三个字,景王府的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原本有人还觉得,自家真人有点胆小,老实地交出了储物袋,看到慧国公前来,心里更是这么想了——硬撑一刻,强援就到了啊。 但是知道对手是谁之后,谁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抢了陈太忠的东西还能活着,幸运啊。 那慧国公的神念也是微微一震,“那确实是鹏王的气息,不过……陈太忠真的伤了它?” 就在此时,又是一股庞大的意念降临。“呦。慧国公在此。嘿……老猴子也在这儿,我说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围剿鹏王吗?” 这神念不是别人,正是晓天宗的姚仙。 “姚仙你本分一点,”慧国公冷冷地发话,“这里是我官府的地盘,我如何来不得?倒是你,有点不请自来。中阶真仙就可以不讲规矩吗?” “本仙愿意怎么做,还无须向你解释,”姚仙冷哼一声回答。 下一刻,一个虚影在空中渐渐地凝实,竟然是姚仙赶到了。 他抬左手抓一把空气,往右手掌心上一抹,然后就眯着双眼,推算了起来。 不过被他点名的老猴子,却是没有出声。 须臾,他张开了眼睛。“果然是鹏王受挫,精血流失不少。谁下的手?” “陈太忠,”“关你屁事,”中阶真人和慧国公同时发话。 “陈太忠……竟然成长到这个地步了?”姚仙闻听也大骇,他可是知道,鹏王都已经晋阶中阶妖尊了,而陈太忠……似乎还没有证真吧? “你若不信,再找人来推算,”慧国公对他没有好声气,“倒是姚仙仙驾就在左近,能给我们一个原因吗?” “本宗的任务,”姚仙待理不待理地回答,又抓了两把气息来感受,良久才叹一口气,“还真有点像陈太忠。” “好了,阁下可以离开了,”慧国公待理不待理地表示,虽然只是神念降临,虽然只是区区的初阶真仙,但是他对姚仙这中阶真仙,也没什么恭敬的意思,“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发生如此大事,我们要隔离调查。” “笑话,那陈太忠可是我宗门体系之人,”姚仙取出一张大网抛出,那大网在瞬间就胀大到千里方圆大小,将这一片空间罩了起来,“你们若敢强行隔离调查,就算我晓天宗看得过眼,那真意宗的老仙,却是不好说话的。” 说来说去,鹏王受创,在风黄界也是了不得的大事,往小里说,这关系到对付鹏王的手段,关系到陈太忠现在真实的战力,往大里说,关系到了人兽和谐。 风黄界的各大顶尖势力,对于出现真仙级别的战力,都是异常敏感的——以白燕舞之尊,都会潜伏到真意宗左近,尝试悄悄干涉简兴腾的晋阶,可见顶尖战力的重要性。 而且此事,有可能演变为人兽大战,各方高度重视,也不足为奇。 所以姚仙毫不犹豫地拉下脸皮,将陈太忠归为“宗门中人”,根本不介意对方的警告——有本事你冲我来硬的。 慧国公却也没办法翻脸,他的修为就差对方一筹,而对方不知道因为发生什么事,直接本体降临了,这就更打不过了。 所以双方约定,封存现场,各自派人来,一起调查。 至于说涉事的景王府一干人,被双方共同看管了起来,慧国公倒是想反对来着,说这是皇室子弟,但是姚仙表示,既然有争执,那咱们找左相评评理好了。 双方大致达成了一致意见,就开始各自通知己方人马了。 其间,姚仙有意无意地看了横断山脉方向一眼,并没有说话。
一阵空间波动之后,猿尊出现在了横断山脉,它黑着脸问一句,“真意宗来使……是否已经离开了?” “尚未离开,”一名猿族大妖恭敬地回答,“佤真人开设了赌场,认为咱们猿族行商口碑不如猛犸,走出去的时候,不该只注重商品,也要注重娱乐……孩儿们都觉得眼界大开。” 宰了他下酒!猿尊很想这么吩咐一句,但是最后,它还忍住了,“你跟我说……他认为陈太忠的战力,最多是能在初阶真仙手下逃生?” 猿妖呆呆地看着自家的妖王,然后憨憨地点点头,“是,他还说,大尊您肯定能生擒了对方,然后榨取他脑中的生意经……观此人在狐族的行径,好色贪杯,不一定要搜魂,也省得激怒了浩然宗。” “还用激怒浩然宗吗?”猿尊气得笑一声,“激怒他本人就够了,那厮……斩了大鹏的一只左翅,真仙的左翅啊。” 它原本是要去擒拿陈太忠的,因为族中有事,晚走了一步,待发现有真仙的气息逼近,才匆匆地赶了过去,正看到陈太忠一刀斩掉鹏尊的翅膀。 猿尊是高阶大尊,比鹏尊强出一些,也是以钢筋铁骨而著称,但是陈太忠做的这些,也就是它所能做到的能力极限了,它并不认为,自己能置鹏王于死地——那厮飞得太快了。 看到陈太忠的那两刀,它觉得自己的头皮都有点发麻,想到自己的行径,还会大大地得罪狐族,它觉得自己打算擒获陈太忠,真的是个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主意。 因为它并没有看到陈太忠此前逃窜时的狼狈样儿,就觉得这战绩是陈太忠在硬扛鹏尊时获得的,然后好死不死地,它又看到两女修在背后做小动作。 前方是真仙级别的对战,她俩竟然敢悄悄地拿出地磁元气石,打算算计鹏尊。 两个女修在猿尊眼里,也是蝼蚁,但是陈太忠的女伴,那是万万得罪不得的——除非先把陈太忠拿下来,否则巧器门的覆灭,就是前例。 所以它就觉得,自己还是不要上前挑战的好。 为了区区的生意经,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呢? 若是它知道,还有雷之本源什么的,说不定还会冒死博一下,但是非常遗憾,佤真人所掌握的消息,就只有那么多,也只负责传递那么多,它当然觉得自己上前硬拼,非常不划算。 这是打算用陈太忠的战力,消耗我猿族的元气吗? 所以它咬一咬牙,沉声发话,“将那厮撵走,留下他一条腿……我要烤着吃!” 猿妖愣了一愣,忙不迭地去了——大尊发怒,肯定有大尊发怒的理由。 不多时,一条烤得香喷喷的大腿就端了上来,猿尊兀自不解气,一边吃一边悻悻地发话,“晓天宗姓姚的那厮,居然也敢嘲笑我了,这次是亏大了。” 这场短暂的大战,影响确实极为深远的,经过宗门和官府中人推算,最终得出了确切的结果:受伤的果然是鹏尊,而人族修者出手的,十有**是陈太忠。 于是又有人推算散修之怒的信息,但是此人的信息被遮蔽了,只能推算出尚未证真,此刻应该还在中州,至于具体位置,却是算不出来。 是谁遮蔽了他的信息,这并不重要,因为在很多人看来,陈太忠现在的战力,已经值得浩然宗出手庇护了,须知鹏尊在中阶真仙里,也算战力强横的。 没有人想到的是,皇族的顶尖战力燕舞仙子听说此事之后,都出手推算了一下,不过非常遗憾的是,连她都算不出,到底是怎样的大能出手,遮蔽了陈太忠的天机。 不过她也没太过惊讶,虽然她是巅峰玄仙,推演术也极为高明,但终究术业有专攻,有那专司天机推演的真仙,可能在这一方面胜过她。 燕舞仙子也是个有决断的人,既然她推算不出来,索性又帮着陈太忠遮蔽一下天机,以求让天机更加地扑朔迷离——我推算不出来,别人也休想推算出来。 而且她有意无意地透露点自己的气息出来,等于是告诉一些真仙:遮蔽陈太忠天机一事,有我一份子。 这当然是有诱导其他宗派真仙的意思,但是这件事也证明,陈太忠自此,正式地进入了燕舞仙子的视线——他的战力已经值得她关注,乃至于……出手了! 撇开这些反应不表,陈太忠出手,重创鹏族大尊,这乃是位面大战之后,风黄界最为震撼的事件了。 (平安夜快乐,祝大家家庭美满,事业兴旺,财源滚滚,步步高升。)(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