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力争

狂仙 1245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38字

简兴腾正在闭关中,猛地有点心血来潮,神念往外一放,发现权赋槽正在百里之外来回地踱步,显然是有些要紧事情,却又不好随便打扰。 他现在已然重新攀上了四级真仙,境界不算太稳固,但是若不经过大战,也不是那么轻易能掉下去的了,见状他传过去一段意识,“何事?” “禀宗主,”权宗主恭恭敬敬地施一礼,“陈太忠撞上了鹏王,斩其左翅,鹏王遁逃,其时战场在横断山脉左近,后来猿尊斩佤青庞左腿,将其驱出……” “什么?”简兴腾身为真仙,心态早已经不会起波澜了,但是听到这短短的几句,实在感觉信息量太大,说不得飘然而起,出了闭关的场所。 “怎么回事……鹏王已经中阶真仙了吧?” “应该是中阶真仙了,”权赋槽恭敬地又是一礼,心说您都不确定,我们也只能道听途说了,不过消息应该是不错的,“见过宗主。” “唔,斩了鹏尊的风翅?”简兴腾的眉头一皱,他还指望自己稳固了境界之后,去将陈太忠捉来幽禁,浩然宗一日不出面,他就一日不放人。 但是中阶的鹏尊,就算是他对上,请出宗门重器,也只有七分的胜算,两败俱伤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陈太忠伤势如何?” 权赋槽恭敬地回答,“据说是没有明显受伤,见证者是景王府的庶子玉仙。” “又是据说,”简兴腾忍不住嘬一下牙花子,“那陈太忠证真了?” 权赋槽登时无语了。您不出手。我们当然就只能据说了。他深吸一口气,“据……仿佛是尚未证真,还请宗主明察。” 简宗主撒出一把玉贝,闭目一阵,缓缓地发话,“果然是尚未证真,呵呵,白燕舞为其遮蔽天机。真是……欲盖弥彰。” “她出手遮蔽天机?”权赋槽愕然,“以她的修为,不至于会明显露出根脚吧?” “她是想将事情搅得更乱就是了,”简宗主耷拉着眼皮,波澜不惊地回答,“看来,是有意做一场人劫了。” 权赋槽代管一宗的事务,脑袋瓜是绝对够用的,闻言登时就是一惊,然后才缓缓地发问。“那么……浩然门接下来该怎么处理?” “那是小事,”简兴腾抬起了眼皮。“关键是陈太忠……浩然宗依旧没有出声?” 权赋槽苦着脸摇摇头,心里也禁不住暗恨浩然宗,早点出声会死吗?装什么神秘。 然而,浩然宗行事一向如此,他抱怨归抱怨,也不觉得此事有什么蹊跷。 “啧,”简兴腾咂巴一下嘴巴,陷入了沉思里,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有点复杂。 良久,他又出声发问,“猿尊如此对待我宗中弟子……可是当时在现场目睹?” 他的问题,都比较基础,不过这也正常,他虽然是真仙,但是推导因果,总要以一些基础的事实为依据。 权赋槽的脸上,又露出了苦相,这种消息,晓天宗和皇族封锁得极死,而猿尊又不可能说,大家也只能靠猜测了,“据说……大概是这样。” 又是据说,简兴腾简直要愤怒了,他也知道,自己不出面,自家的这些真人,估计是弄不到什么一手材料,但是这种含糊其辞的回答,还是令他心情极度糟糕。 他深吸一口气,“那么,鹏王伤情如何?会不会伤了根基?陈太忠用何种手段斩掉它一条翅膀的?” 权赋槽紧紧地闭住了双唇,这三个问题,真的都不是他能回答的,连“据说”都不行。 简宗主等了一等,见他这副模样,沉思良久,也只能深深地一叹,“为今之计,宗中最好……什么都不要做,先坐看吧。” “坐看?”权赋槽愕然地重复一遍,然后才苦笑一声,这次他是不得不出声提示了,“宗主,真不能再等下去了啊,待那厮证真,风黄界虽然大,怕是没有我真意立宗之地了。” 浩然门一旦称宗,首先要面对冲击的,就是真意宗——风黄界总共就这么大地方,陈太忠也不会自寻死路,去抢其他宗的地盘。 “赋槽,你若再这么眼小,我会很失望的,”简兴腾眉头一皱,有点不高兴地回答,“要说因果,我跟他结得更大,你以为我不想出手对付他?” “宗主此言甚是,”权赋槽点点头,他也知道这个道理,不管从宗派的角度上讲,还是从私人恩怨的角度上讲,简宗主都没有放弃扼杀陈太忠的理由。 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了解宗主的想法,“那就任由这厮小人得志地猖狂?” “人劫!”简宗主简单地吐出两个字,想一想又补充一句,“陈太忠固然难缠,但是短期之内,我们更该提防白燕舞的蠢蠢欲动……那比陈太忠要可怕得多。”
权赋槽听明白了,但是他依旧不能接受,于是再次冒死相劝,“可是任由这厮做大,咱真意宗真的可能基业不保啊。” “没准浩然宗还会出面,收走这一支苗裔,”简兴腾却是看得很清楚,浩然宗原本就有不干涉本位面事务的传统,同时他也看到,“再说了,浩然升门……白驼门可有什么损失?” 权赋槽愣了好半天,终于领悟了简仙的意思,“那咱们派人,去呵斥浩然门一番,指责他们破坏人兽和谐,却不做其他反应,好将皇族的怒火引来?” 你总算想明白了,简仙心里长出一口气,微微颔首,“正该如此,人劫将起,谁先忍不住对陈太忠出手,谁就先输了一半……不能让白家看笑话。” 说来说去,他还是没把陈太忠太看到眼里,而白燕舞即将掀起的灾难,才是更可怕的。 简兴腾硬生生地被白燕舞耽搁了数十年,要说心里没有怨恨,那是不可能的,而陈太忠这把野火,谁挨上了都要倒霉,忍得一时的气,让那俩狠狠斗一番才对。 简某人是不是太胆小了?当然不是,看一看地球上的二战前期,英法对德国的态度,就可以知道,他们不是不想出手,而是担心背后有人捅刀子——硬拼陈太忠,损失的是自家的实力,所以宁肯自己咬牙撑着,也要比赛谁先支持不住。 再说了,简兴腾心里总是隐隐感觉,那神隐的浩然宗,没准会出来收拾残局。 所谓的呵斥浩然门,其实就是个样子货,皇族若是对此不满,真意宗可以直接回答——反正我们呵斥了,不但有了态度,也算处理过了。 你要真觉得什么地方不合适——you can you up,no kanbb。 对于简仙的解释,权赋槽还是有点不满意,不过他也真是能理解了,于是长叹一声,“就怕那厮对宗主您不利啊。” “小心一点,总无大碍,”简兴腾不以为然地回答,鹏尊的实力虽然强大,但终究是出身兽族的真仙,哪里能跟他这执掌一宗的人族真仙相比?他有了准备,还真不怎么担心陈太忠。 英法坐视德国肆虐,主要是为了保存实力,德国实力确实不俗,但真没强大到令英法绝望的地步,他也是这个感觉,“就算打不过,逃总是逃得了的。” 权赋槽嘿然不语,他今天说的逆耳忠言已经足够多了。 简仙见他不做声,不无自嘲地一笑,“他若真是证真之后还挑衅,我自会找师叔出马……嘿,白燕舞真敢发动人劫,早晚要她白家还回来……” 鹏尊真是损了根基,真仙虽然不惧肢体损伤,但是它受损的是血脉大成的风翅,不将养个数百年,根本不可能彻底恢复。 它只用了一日的时间,就回到了西雪高原,在西雪高原的边缘,它发现了几支人族修者队伍,暴躁之下大开杀戒,吞吃了二十余人。 死的都是些灵仙和游仙,只有一个天仙,这些人的精血,对它来说真是填牙缝都不够,不过既然念头不通达,它是不会考虑那么多的。 它甚至差点灭掉一支猛犸商队,然而,鹏王虽然快气死了,还是分得清楚什么人是不能招惹的,猛犸大尊,那是全盛时候的它都不愿意招惹的。 须知很多兽族都很护短,猛犸尤甚,正经是人族喜欢讲大局为重,鹏王看不起这样的修者,欺负起来也没有压力——修者聪明一些是好事,但没有了血性,也配称修者? 鹏王的行径,引来了人族的不满,但是就像它想的那样,官府只是不痛不痒地抗议两句,甚至都仅仅是天仙前来抗议,连见鹏族大妖的资格都没有。 正经是飞云楚家,再次发出了诛杀令,号召修者们斩杀鹏族,在鹏尊不给出交待之前,诛杀一切可以诛杀的鹏族。 此时的楚家又不同了,虽然刚经历了位面大战,但是楚家竟然连续出了两名高阶天仙,再加上大家都在传说,真意宗的真人楚惜刀也是出自楚家,一时间又有了几分中兴的景象。 小刀君身入宗门,再回楚家是不可能了,但这终究是楚家的战力,所以官府也懒得理会这诛杀令,任由他们去折腾。 鹏尊也不跟楚家一般计较,只是放出风声,说我怕鹏族做事,从来不需要给任何人说法,不服气的,尽管来西雪高原折腾。 然而,风黄界其他真仙听到这传言,心里却明白了:合着鹏王这次,真的伤得不轻。(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