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气运真器

狂仙 1246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16字

正是因为鹏王伤得不轻,它才会放言,来西雪高原的人,它统统不会放过,这不仅仅是色厉内荏,更是为它在自家地盘上出手找理由。 以它的战力,别说断了一翅,就算双翅尽折,真仙之下的修者来西雪高原,也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哪怕是巅峰玉仙的陈太忠,手里若是没有仙器的残骸,能不能破开鹏尊的防,也是个疑问。 所以它这是以进为退,用强烈的攻击,来掩饰自己受了重伤的事实。 就在这里折腾得沸反盈天的时候,晓天宗的姚仙却顾不上关注这一事件,他在整个中州游走,因为他有一种直觉,总觉得什么事要发生了。 就在鹏尊受伤之后的第五日,晓天宗附近的子午阴阳谷轰然崩坍,当时有差不多四千修者在其中锻体,由于事发仓促,有近两百人被埋在了山谷中,其中二十五人当场死亡。 消息传来之后,姚仙终于知道自己最近心神不定,是因为什么了,忙不迭地往回赶,待他赶回去的时候,死亡人数已经增至二十七人。 四千人死了二十七个,按说也不是很严重,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二十七人全部都是修者,比一般的凡人强出太多了。 其中有两名游仙,是姚仙的后人——虽说游仙是不能来这里修炼的,但是他们有姚仙做后台,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姚仙赶到后,就得到了一个令他极为震怒的消息:原来是子午阴阳谷的镇谷之宝被盗! 事实上,外传的是镇谷之宝。但是晓天宗上层都知晓。那是通天塔的一块碎片。 这东西要说也没多么贵重。但是只要有这个碎片在手,通天塔就不会完整,同时还能感应到通天塔的其他部分——当然,这需要其他碎片的持有者放弃遮蔽气息。 问题还不仅仅限于以上这两点,这么多年下来,子午阴阳谷已经是晓天宗的招牌之一。 虽然此谷只是供灵仙锻体之用,但也能有其他的功效,比如说切割九阳石。 而且很多宗外的修者。也很青睐这里,而晓天宗并不排斥他们修炼,一来这里的级别不算太高,不需要太过保密,二来也是想着,能不能在这里发现通天塔的其他部分。 左右的是按名额分配并收取费用的,晓天宗不会损失什么。 昔日蛟王前来偷盗,晓天宗当然不会任由它将通天塔盗走——宗中脸面还要不要了? 眼下这么一桩圣地,竟然出现这么大的纰漏,姚仙登时不住地跳脚。“混蛋,到底是谁干的。不会是鹏王那厮吧?” 一边骂,他就一边摸出天机板推算一下,结果才愕然地发现,“我去,推算不出来……到底是哪个真仙看上这小东西了?” 姚仙根本没往陈太忠身上想。 在他印象中,散修之怒强是够强了,也会一点阵法,但是想在晓天宗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通天塔碎片,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强行抢走,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 而且他也确定了,五天前陈太忠跟鹏尊在横断山脉附近大战,哪里有机会来这里? 不管怎么说,对晓天宗来说,这都是一等一的大事,于是宗中马上撒出人马,探听通天塔碎片的下落。 要是搁在以往,晓天宗的行动,多多少少能被人察觉一些,但是这几天,人族社会里谈的全是鹏尊被散修之怒重伤,以及鹏族残杀人族修者,关注晓天宗的人,就少了一些。 与此同时,陈太忠和浩然双娇正潜行在横断山脉中。 龟仙人说了,通天塔复原,动静会特别大,它可以帮着遮蔽一下天机,但是想遮蔽通天塔复原时的灵气波动,那真是力有不逮。 它的境界够高了,怎奈它寄生的烈焰龟天生不足,只是九级荒兽,不能承载人仙气息。 所以龟仙人建议,去浩然宗的灵地复原通天塔,那里有浩然宗布下的大阵遮蔽气息,而且灵气充沛,足以支撑通天塔复原。 不过,陈太忠跟鹏尊的一战,落入了猿尊的眼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大家过横断山脉,也只能尽量地低调了——毕竟谁也不能确定,猿尊观战的目的是什么。 以目前陈太忠的境界,穿过横断山脉真不用费太大的力气,没有用多长时间,三人就来到了东莽。 浩然双娇其实有点排斥龟仙人进入浩然宗重地——这里不但是浩然宗的传承,也是浩然门弟子晋阶的利器所在。 陈太忠却是看得很开,他心里非常清楚,龟仙人早就明白这灵地的所在,遮遮掩掩实在没什么意思,而且老龟得了气修大能的好处,不可能有多么忘恩负义的行为。
所以他就带着老龟,一同进入了浩然宗的灵地。 进入灵地之后,三人休养了三天,然后陈太忠拿出了通天塔,“来吧。” 下一刻,烈焰龟庞大的身体特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这上界人仙果然是不凡,在浩然宗的灵地内,竟然还能折叠空间隐藏身形。 老龟张开硕大的嘴巴,从嗉囊里吐出一块青色的石块。 石块一出现,整个空间的灵气,顿时狂乱了起来,而那石块则是在地上不住地滴溜溜乱跳,不住地想靠近那小塔,却又似乎有什么忌惮一般。 “放大通天塔,祭炼吧,”老**顶的人影沉声发话,“也就年余的时间。” 年余时间,陈太忠不觉得有多久,但是他有点疑惑,“这灵地,真供得上通天塔需要的灵气?” “此地四条灵脉,如何吃不住?”龟仙人真不愧是人仙,竟然一眼看穿了灵地的底细,“直接从灵脉抽取灵气修炼的话,供你修到巅峰真仙都游刃有余。” 四条灵脉,只形成了眼下这种浓度的灵气,可见浩然宗构架这块灵地的时候,也是将其当做宗门极为重要的基业,打算长久经营的。 “那就这样吧,”陈太忠也是个痛快的,直接将通天塔抛起。 小塔迎风就涨,瞬间就化作一座高有千丈的巍峨大塔,而那块地上的塔基,刷地就飞了上去,严丝合缝地贴在缺口处。 紧接着,整个灵地的灵气越发地狂暴,形成了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灵气漩涡,直奔通天巨塔而来。 而通天塔本身,也是猛烈地抖动着,是不规则的抖动,仿佛整个塔身都活过来一般,散放着令人悸动的气息。 塔身上方,还有灵气团在聚集,又有大片的乌云翻滚而来,将整个天空染成了黑色。 “我去!”陈太忠登时傻眼了,“这是……证真劫?” “小天劫罢了,”龟仙人轻描淡写地回答,“此物本为真器,重回真器,渡个小劫而已……无须太过在意。” “也是,”陈太忠觉得这话有道理,然后他扫一眼,还待继续发问,却猛地发现,目光所及之处,竟然是空无一物,登时勃然大怒,“说得好听,你倒跑了!” 一边说,他一边卷起浩然双娇,直接万里闲庭出两百余里。 才刚刚停下身形,他的耳边传来一声轻叹,“本座只剩了神魂,怎能硬扛天雷?” 陈太忠闻言,虽然有点不耻这龟仙人的胆量,但是心中却大定。 一直以来,他对这龟仙人,总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他也知道对方寄身的烈焰龟很弱,但终究是曾经的人仙,只剩神魂,怕也不是他抵挡得住的。 所以对方说的什么一梦千年,他也心向往之,但是总怀疑这里面会不会有点什么名堂,然而,他还无法开口拒绝,这份淡淡的纠结,一直萦绕在他心头。 直到现在他听说,龟仙人是怕天雷的,心里就有了底气,心说到时候你小子敢玩花样的话,我手里这许多雷电本源,却不是吃素的。 就在电闪雷鸣中,通天塔开始承受小天劫。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时刻,白燕舞在数万里之外猛地身子一震,“气运真器?” 姚仙正在晓天宗左近盘坐在一块玉石上,刷地就站了起来,“通、通、通……通天塔完整了?” 通天塔的塔基,是被晓天宗祭炼过的,出现变化,他感受得到。 还有不少真仙,也感受到了通天塔的复苏,不过此物跟他们的因果并不大,只是能隐约觉得,有一件了不得的真器降临了——大多数真器的诞生,渡劫的响动都不会太大。 通天塔渡劫,整整用了七七四十九天,待劫雷一过,龟仙人一拍座下的烈焰龟,“去吧,也是你的造化,不枉同行一场。” 烈焰龟的身子,电一般射向通天塔,它虽然是庞然大物,但是跟通天塔比起来,又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了。 陈太忠并不阻拦,烈焰龟会成为通天塔的塔灵,原本就是双方说好的,龟仙人为自己的伙伴谋个永生,而有了塔灵的通天塔,只会更加强大。 不过,我怎么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呢?陈真人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 因为大家都远离了通天塔,没有人发现,通天塔内有一个储物袋,小天劫的不少雷电,直接被引到了这个储物袋上。 (圣诞夜快乐,顺便召唤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