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再上真意

狂仙 1247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19字

通天塔渡劫之后,又温养了两百六十多天,终于圆满了,而此刻灵地内的灵气,也被抽得七七八八,以陈太忠的感受,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回复不过来。 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缩小的通天塔已经回到了他的手上,半尺高而已,还能缩到半寸大小,塔身通体是微黄的玉色,玲珑剔透,一看就不是俗物。 感受一下,他能体会到那种运转自如的圆润,心知这真器确实是他能随心驱策的,于是笑着发话,“待下次见到简兴腾,直接用这塔将他收了,看他再猖狂!” “通天塔可不是这般使用的,”龟仙人不以为然地回答,他此刻没了烈焰龟,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影子在空中,“塔分十八层,每层都可以对应不同阶位的修者修炼,此物功效,大抵是类似于洞府,助人修炼的,当然,你若有心,也可以演化为秘境。” “探险的秘境?”陈太忠的眼睛一亮,浩然门的弟子越来越多,正需要这样的秘境练手。 “设为秘境,大约要等你巅峰玄仙了,”龟仙人不以为然地回答,“现在你的修为,还是有些欠缺,也该抓紧了。” 自打他没了寄身之所,就频频地催陈太忠赶紧修炼,当然,这个心情大家也能理解,毕竟是单纯神魂的存在,就算是人仙,也扛不住这没有止境的消耗。 而他一旦将陈太忠推至玄仙巅峰,就是功德圆满,可以回归九重天了,怎么可能不着急? “我答允你的,肯定会做,我的资质。你也无须担心,”陈太忠傲然回答,“不过我现在考虑的,是将通天塔送回西疆,供我浩然门弟子修炼,这一梦千年。还是要等些时日。” 龟仙人做为一个话唠,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知道,浩然宗和浩然门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听到陈太忠这么说,倒也不能阻止。 他想一想之后表态,“通天塔再现风黄界,这是大事。此物我还是建议你搬到翡翠谷旁,麒麟那公母俩习惯不讲理了,也能遮护一二。” 陈太忠想一想,点头答应了,然后扭头吩咐乔任女,“你就留在此处,负责接引本门弟子来此修炼,若有人不长眼冒犯。也无须委屈自己,杀了便是。打不过便逃,待我回来,自会为你做主。” “领陈真人法谕,”乔任女难得正经一次,她一拱手,异常严肃地回答。 接着。陈太忠又带了言笑梦,穿过横断山脉,直奔西疆而去,至于龟仙人,他才不会担心——那厮对空间法则的领悟。实在高深,不用担心丫走丢。 行走在中州的大地上,陈太忠才知道,自己怒斩鹏尊一事,已经被传得众所周知了,一时间,散修之怒在风黄界的名头,真的是火爆到不能再火爆。 须知风黄界的兽修虽多,但是对人族恶意最大的,鹏族若是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虎修、狼修、蛟修这些兽族,也对人族出手,甚至捉了人来吃,但是对人族骚扰最狠的,还是鹏族,原因很简单,这些家伙飞得快。 随便在人族的地盘转一圈,发现人族直接俯冲下来掳走,比捉拿荒兽还方便很多,那么,为什么不吃人呢? 这样的局面,在飞云楚家崛起之后,才有所改观,狠狠地干了几仗之后,鹏族知道吃人是要付出惨重代价的,于是收敛了不少。 但这只是它们骚扰人族少了,并不是没有,所以它们的恶名,也得以流传下来。 事实上,只看鹏尊敢随意在人族的地盘上大欺小,就可以知道,这些脑子不太发达的家伙,行事是怎样的肆无忌惮了。 陈太忠斩掉鹏尊的一只翅膀,这战绩简直是太辉煌了,须知很多人族真仙,对上鹏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是打不过,而是追不上。 考虑到他现在才是巅峰玉仙,连真仙都不是,这份战力和战绩,真的足以称之为逆天。 散修之怒的风头,一时无两。 不过除此消息之外,更令他吃惊的是,晓天宗开始了对鹏族的进攻。 自打鹏尊宣布,上西雪高原的人族杀无赦之后,人族在高原边缘的活动,确实是少了不少,但是在半年之前,晓天宗大举出动,围住了西雪高原,要鹏尊出来对话。 鹏尊还就是不出来,它很倔强地表示:有种你们就打上西雪高原啊。 晓天宗毫不客气,直接就展开了攻击,攻击的手段虽然不算激烈,却是稳扎稳打,一路向西雪高原推进。 这种行径,当然就引起了其他兽族的不满,于是又有兽族大尊直接过问:这西雪高原本是我兽族的地盘,你们如此行事,莫非是想掀起第三次人兽大战?
晓天宗进攻的队伍中,有姚仙坐镇,他虽然战力不如鹏尊,但是对方伤了风翅的话,他就不会在意了,一是对方的战力降低了,二就是,鹏尊逃遁的能力下降了。 再加上宗中的不少战阵,姚仙甚至认为,若是其他兽族不出面的,晓天宗一宗,足以扫清鹏族所占的区域。 不过指望兽族不过问,那也是不现实的,狼族大尊甚至公然表示,你们若是执意挑起战争,我狼族绝对不会做事。 就连跟鹏族不对付的猛犸大尊,也很和蔼地建议:贸然动武是不好的,大家有什么误会,不如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 其实这并不是猛犸的风格,搁在两百年前出现这种事,猛犸大尊肯定是出面力挺了,不过现在猛犸行商在人族的买卖越做越大,猛犸也要考虑自身的利益,别因此而受损。 面对兽族的施加的压力,姚仙直接拿出了强攻西雪高原的理由:我子午阴阳谷的坍塌,极有可能是鹏尊所为。 我们也不想攻打兽族的领地,但是鹏尊不出面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能通过这样的手段,将鹏尊强行逼出来。 前一阵晓天宗子午阴阳谷的坍塌,消息早就传遍了风黄界——毕竟这里并不仅仅是晓天宗的锻体圣地,其他修者来的也不少,甚至还有相当程度的外域人修。 想当初南忘留和浩然双娇来此,便是足够明显的例子。 真是鹏尊干的吗?其他兽族大尊一听,原来这种情况,不得不承认:若是如此因果的话,晓天宗打上西雪高原,理由也确实充足。 当然是它干的!姚仙非常确定这一点,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弄走子午阴阳谷阵眼的人,除了真仙,也只有真仙了。 而当时中州境内的真仙,各有事情,只有鹏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中州,竟然不肯显出身形,还对陈太忠大打出手——由此可见,鹏族在人族社会,真的很猖狂。 不是没有人想到陈太忠的可能性,但是哪怕撇开实施手段不提,经过天机推算,在子午阴阳谷坍塌之际,陈太忠已经赶往了东莽,时间上就不存在这种可能性。 正经是折了风翅的鹏尊,还有能力窃走子午阴阳谷的宝物,也有充足的动手时间。 这番争执,令鹏族的处境愈发地雪上加霜,又过了半年,在其他兽族大尊的协调下,鹏王终于面见了姚仙,明确表态子午阴阳谷的事,不是我干的。 对鹏族来说,不得不当着人族的面撇清责任,真是莫大耻辱。 但是没办法,鹏王没有别的选择,形势比人强,它再不出面的话,就连其他大尊都不好帮其说话了,而晓天宗仅凭一宗之力,就能将鹏族扫灭得七七八八。 不过这就是后话了,陈太忠趁着鹏族和晓天宗对峙之际,轻松地穿越了西雪高原。 这一日,真意宗的守门弟子正在无所事事,猛地见到天边划过一道白芒,一条人影就已经来到了距离宗门十余里远之处。 此人虚悬在空中,距离地面约莫有百丈高,正对着真意宗山门。 对真意宗而言,这种行为有些冒犯了,守门弟子心中不高兴,正待开口呵斥对方,却见来人远远地一拱手,“陈太忠求见简兴腾宗主,还望代行禀告!” “陈……陈太忠?”守门弟子听到这三个字,登时目瞪口呆,心中那点不快,早就不知了去向——这可是能力斩鹏尊一翅的狠人啊。 细细凝神一望,不是陈太忠又是何人,守门弟子抬手打出一团焰火,又分出一人,匆匆地向宗中汇报。 听说陈太忠再次上门,权赋槽也是一阵头大,尤其是,对方直接点名,求见的是简宗主。 简兴腾此刻已经稳固了境界,不过没什么大事的话,他还是在闭关修行,当然,真要有事,也是可以随时出关的。 但是对于如何应对陈太忠,正副两宗主已经达成了一定的共识,于是权赋槽并没有通报简仙,而是再问一句,“那厮……是不是要进宗求见?” “看起来,是这样的,”真意宗弟子犹豫一下,不确定地回答,“他若不肯进来,咱们也能激他进来。” 在他想来,陈太忠真的敢进来的话,那可就任由宗中揉捏了。 真意宗立宗数万载,宗内当然不缺乏各种底牌,谁敢在宗中撒野,那还真是找死。 权赋槽闻言,沉吟半晌,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简仙岂是他想见就能见的?且去告知他,我欲在山门外见他一面!”(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