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正名

狂仙 1248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39字

权赋槽也清楚,宗中困人的手段颇多,一旦发动,真仙也能暂时困住。↗,www.shushu8.com 不过真要说起来,宗中面对危机之时,主要还是指望护宗大阵。 宗中内部的各种禁制和阵法,虽然也很强大,但只是防人在内部搞破坏,或者说护宗大阵被破之后,为弟子们反攻或者逃生,提供必要的缓冲时间。 按说宗内布置的手段,应该是留得下区区的巅峰玉仙的,不过陈太忠这厮,真不能当做普通玉仙来看,一旦钻进真意宗大闹,没准就能造成对隆山剑派的那种破坏。 而且,权赋槽也不想跟陈太忠继续叫真下去,为今之计,首要是祸水东引,让散修之怒去跟皇族死磕才是正理。 若是将其放进来,不下手的话,显得是真意宗怕了对方,下手的话,万一被那厮走脱,后果实在太过严重,倒不如直接在宗外相见,也省了很多麻烦。 不多时,弟子前来相报,陈太忠已经答允在宗门之外相见。 权赋槽也不摆什么副宗主仪仗了,直接孤身前往——散修之怒是众所周知的讲究人。 在宗门外七八里的一处平地上,权宗主见到了陈太忠,他很干脆地表示,“简仙闭关中,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直接说……我做不了主的话,自会请教简仙。” 陈太忠深深地看他一眼,呆了差不多四五息,才缓缓发话,“浩然第十四任宗主谕……” 浩然第十四任宗主?权赋槽闻言也愣住了。好半天才恭敬地一拱手。“谨接仙谕。” 浩然宗的名头。在风黄界实在太大了,别说他这个区区的副宗主、代宗主,就算简仙这样货真价实的宗主,身为真仙,也不敢轻易冒犯浩然宗主。 “宗主谕令,浩然门乃是本宗苗裔,望真意宗善视之,”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必要时候,本宗会接应苗裔回宗门,浩然宗的眼界不在本位面,想必真意宗对此也知之。” 浩然门……是浩然宗的苗裔?权赋槽又觉得脑筋有点不够用了,愣了好一阵,才微微颔首,“浩然门为本宗下门,宗中自然会善视,不知浩然宗还有何话?” “没有了,”陈太忠摇摇头。他要闭关一梦千年了,当然要将浩然门妥善安置了。省得他不在的时候,浩然门受到欺侮,权赋槽既然答应了,他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没有了?权赋槽的神智,又微微地恍惚一下,不过再想一想,却也正常——浩然宗本就不跟本位面的宗门接触,有这样的吩咐,已经是很罕见了,哪里还能指望他们再多说什么? 身为传奇一般的宗门,浩然宗就是有这样的底气,该说的话说完,也就是了。 不过权宗主还要敲定一件事,“陈真人传达的是浩然宗主谕令,不知、不知……冒昧地问一句,可有什么凭证?” 你说的我可以答应,但是你自称是给浩然宗主传话,得有点信物吧? 他认为,陈太忠不会有胆子说假话,不过你既然传递的是宗主谕令,总不能空口白话。 而且陈太忠身为下界飞升之人,竟然能入了浩然宗的法眼,还能代宗主传谕,这事儿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虽然权宗主已经有猜测,对方很可能跟浩然宗有关,但是不验证一下,总是心有不甘。 陈太忠闻言,取出一个物事晃一下,然后又收了起来,“浩然宗主令……你认为我有胆子作假?” “宗主令?”权赋槽的眼睛一眯,嘴角抽动一下,虽然对方只拿着宗主令晃了一下,但是他掌管真意宗主令多年,对某些特殊的气息,还是能感受出来的。 他可以确定,对方手里握着的,真的是宗主令,而且还不是宗主副令,是一宗的最高信物。 权宗主每次外出,也要拿着宗主副令,因为在很多时候,这么做能带给他太多的便利,不过以他的身份,也只能拿着副令出门,主令是必须要留在宗中的。 其他四大宗,基本上也是这样的情况,很少有人拿了主令出来招摇。 当然,宗主简兴腾出行的时候,可能会拿主令——毕竟他有保住主令的实力,不过饶是如此,那也是极为罕见的情况,因为主令留在宗中,便于宗里防范很多意外情况。 这么来看的话,陈太忠都未必是浩然宗的人,竟然拿着浩然宗的宗主本令出来招摇,有点令人感觉不可思议。 然而话说回来,浩然宗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宗门,在其他宗门中普遍适用的规矩,还真的未必适用于这个奇怪的宗门。 权赋槽呆在那里,细细地品味一下宗主令的味道,然后才点点头,深深地看对方一眼,“既是如此,陈真人还有其他的事吗?”
“没有了,”陈太忠摇摇头,转身就待离去,不过他迟疑一下,还是出声发问,“简兴腾那厮,竟然还没有出关?” “陈真人!”权赋槽脸一沉,不高兴地发话,“阁下好歹也是有身份之人,在我真意宗山门附近,竟然如此非议我宗中真仙,有点过分了!” “过分?”陈太忠嘴角一撇,发出了不屑的讥笑,“他做得出那种无耻的事,我为什么不能说?” 权赋槽嘿然无语,对于简仙偷袭陈太忠的事情,他终于从宗主口中得到了证实。 事实上,他和简仙都不认为,己方就做错了什么,要怪也只能怪浩然门展现出的实力太过弱小,在风黄界,实力弱小就是原罪——不欺负你欺负谁?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陈太忠的实力,比传说中的还要变态,简兴腾竟然失手了! 但就算这样,简宗主和权宗主依旧认为,己方没什么错——你丫有那样的实力,为什么不早早地展示出来?根本是给人下套嘛。 别的不说,陈太忠你早早地拿出浩然宗主令出来,真意宗还会逼迫浩然门吗? 不过现在争执这些,也没什么意义,陈太忠已经成为高于权赋槽的存在,权宗主心中暗暗腹诽,却也只能咬牙受着。 陈太忠见他不做声,也懒得再说什么,转身就走,“麻烦你转告简兴腾,我跟他这笔账还没完,以后他出行的时候,最好不要撞到我!” “陈真人,”权宗主轻喊一声,“阁下……可是要闭关了?” 陈太忠斜睥他一眼,略略迟疑了一下,还是很干脆地点点头,“没错,闭关冲击证真。” 权赋槽心里登时一沉,这厮的进境,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过对方既然手持浩然宗主令,他也实在兴不起别的心思,虽然双方都是称宗门派,但是真意宗还真不配跟这传奇门派相提并论。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表示要在宗门之外跟简仙解决恩怨,这还是令权赋槽松了一口气,大不了简仙少出门就是了——其实不管哪个势力,真仙都是很少出门的。 权赋槽迟疑一下发话,“那阁下借走的我宗中灵宝……可否还来?” “你不说我倒忘了,”陈太忠一抬手,打出三件物事给对方。 眼下距离百年“借用”期满,还有段时间,不过简兴腾借走不动如山,也是五十多年之后就还了回去,所以他也就懒得在这种小事上斤斤计较。 正经是他越大方,就越能显出自家的底气:我不怕提前还你的灵宝,有种的,你就趁我闭关的时候,用还回来的灵宝去欺负浩然门! 这厮还真是有狂人风范!权赋槽心里暗暗感慨一声,抬手接住了那三件灵宝。 其中有一件长衫,正是权宗主昔日里脱下的灵宝雾璞,数十年后再见此宝,他心中也忍不住生出无限唏嘘。 不过此刻,并不是他悲春伤秋的时候,他很快地调整一下心情,再次发问,“冒昧问一句,不知陈真人是用何物,斩掉了鹏尊一翅?” 这是风黄界近来的一大悬疑,鹏尊虽然不是兽修中防御最高的,但是双翅的坚硬程度,也不是一般真器能重创的,更别说将其斩落了。 大家都在猜测,陈太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也有兽族大尊冲鹏尊打探,但是鹏尊坚决不肯回答——这事儿我不想再提了。 权赋槽心里也一直好奇,眼见陈太忠比较好说话,才壮起胆子出声发问。 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凭你……也配问我这个?” 话音未落,他的身子一晃,已经消失不见。 这句话对权赋槽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堂堂的真意宗副宗主、代宗主,竟然会被人蔑视了身份,这让他情何以堪? 权宗主脸上青红白紫变幻了好一阵,才冷冷一哼,“不过是贫儿乍富,真真是个厌物!” 然而现在的他,也只能放一放嘴炮了,说完之后,他一扭身就回了宗门。 他才回到自家的大殿,简仙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无须理会于他,此人有别的因果在身,不会给本门造成太大的困惑。” 合着简兴腾虽然没有出面,却是关注到了宗中的异常,才会出声提示。 不过这消息一旦传出去,恐怕又会惊掉一地的眼珠,堂堂的一代真仙,真意宗宗主简兴腾,竟然会被一个巅峰玉仙堵在宗中,而不敢出来面对……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