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留仙

狂仙 1249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337字

陈太忠离开真意宗之后,又来到了浩然门,因为他已然公开打出了浩然宗的旗号,想必其他人想要对付他,也要掂量一下后果。 他并没有说,自己跟浩然宗是什么关系,但是既然有浩然宗的宗主令在手,那就相当于是浩然宗宗主亲临,谁敢不给面子? 在浩然门里,他留下了相当的财货,并且委托南忘留代管西雪高原上的禁地。 李晓柳正在幽冥界历练,听说陈真人回到宗门,不停歇地追了过来,怎奈当她到达的时候,陈太忠已经离开了,大家纷纷传说,陈真人是求证真去了。 陈太忠这就算将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了,不过,他对身后尾随的龟仙人,还是有点不放心,少不得又往翡翠谷一行,心说我倒要看看,龟仙人你敢不敢跟我进翡翠谷。 龟仙人果然是艺高人胆大,竟然真的跟了进去。 纯良正趴在麒麟草中间打呼噜,麒麟草经过几次种植,现在已经形成了数十里方圆的规模,小麒麟现在除了吃喝,都在这里酣睡,yy着自己美好的未来。 发现龟仙人的不是纯良,而是在它不远处护法的杨真人。 这残魂自从夺了杨真人的舍,也不怎么修炼,但是修为却能缓慢上涨,尤其这翡翠谷的灵气很一般,根本不适合玉仙修炼——甚至都不适合天仙修炼。 这种情况下,他能不住地提升修为,显然也是用了些手段。 不过陈太忠和纯良,对它的秘法都不是很感兴趣,在这一点上,陈某人和小麒麟的节操。还是颇值得称道的——他俩没兴趣强夺他人秘法。 杨真人深受少谷主看重——严格来说是少谷主太懒了,所以将翡翠谷的一些禁制的控制,交给了他,要他帮忙看守。 这残魂在夺舍之前,原本就是以神念形式存在的,对神念之类的存在。颇为敏感,尤其是他还掌管了一些禁制,于是很快就发现了空间之中的异常,“何人躲在那里?” 空中并没有什么反应,龟仙人也不说话,看起来是有点不满意这小小的玉仙贸然发问,所以藏身不出,多少有考校一下对方的意思。 杨真人却是不高兴了,于是打出了一串手势。空间中泛起一阵涟漪,仿佛是被人强行扭曲了一番。 “咦,麒麟这公母俩,倒是有点意思,”龟仙人的身形,硬生生地被从空中逼了出来。 说身形,那也是扯淡,无非是一团模模糊糊的影子罢了。 “嗯?”杨真人看得眼睛一眯。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它是神念夺舍,对神念有最直观的感受。别的不说,他可以确定,对方的气势虽然平凡,但修为起码也是真仙级别的,还得是高阶真仙这种,“你是何人?” “翡翠谷谷主的故人。”龟仙人淡淡地发话,“怎么,你不相信?” 它确实认识这麒麟公母俩,虽然麒麟是神兽,但它也是曾经的人仙。跟神兽是一个等级的,对上翡翠谷主人,它也不落丝毫的下风。 “谷主故人?”杨真人闻言,却是吓了一跳,“阁下只剩神魂,是否肉身陨落了?” “你不用知道这么多,”龟仙人懒得多搭理他,而是饶有兴致地东看西看,“都说这翡翠谷禁制森严,我看其实也是一般。” “你再说一遍试试?”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卧在麒麟草中的大白猪,终于懒洋洋地抬起了头,饶有兴致地看他两眼。 “见过少谷主,”龟仙人侧着身子一拱手,“不过翡翠谷的经营,确实老土了一点。” “这是我家后院,你擅自闯入,还嫌我不会经营?”纯良气得笑了,它懒洋洋地站起来,身子连抖几下,尾巴也是一甩,将一些尘土和落叶抖得干干净净。 不过这家伙的眼力,却是一等一的,见到龟仙人在空中的虚影,先是一怔,然后眉头一皱,“这是真仙?还是……人仙?” 龟仙人的虚影,转了一个方向,似乎是面部对着它了——事实上这是一个多余的举动,纯粹的神识体的话,根本不需要五觉,只凭神念感知,就可以探知周边的一切。 下一刻,他才微微一笑,“区区天妖,当不得少谷主谬赞。” “天妖?”饶是纯良胆大包天,闻言也禁不住脸色一变,那是跟它父母亲相同的存在。 不过,那又如何?小麒麟惫懒起来,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再说了,这天妖也不过是神识体,气息也不强,战力会大打折扣。 于是它哼一声,“既然是不请自来,就不要走了……陈太忠,这是你朋友?”
“嗯……于我有些渊源,”陈太忠有点尴尬,“它一直跟着我,我觉得有点烦,想进翡翠谷甩掉他,不成想他还真的跟上来了。” 龟仙人哼一声,“我只是想让你尽快证真,难道错了不成?” “错倒是没错,”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但是你跟得这么紧,总让我怀疑你的用心。” 龟仙人气得笑了,“我能有何用心?真是……我不得不说,你想得太多了。” 陈太忠看一眼纯良,“能留下他不?” “没问题,你走吧,”纯良很干脆地点头,“对了……听说你得了鹏尊的风翅?” 说到最后几个字,它的口水,又忍不住滴滴答答地淌了下来。 “这风翅有些玄奥,我先琢磨一阵,再给你,”陈太忠知道这厮的习惯,也没有拒绝,“你将他留住,我准备证真了。” “你倒要证真了?”纯良听得就是一愣,它这堂堂的神兽后裔还没有证真,陈太忠竟然要先行证真,这对他有点小小的打击。 “我说陈太忠,通天塔我都替你寻回来了,你就这么信不过我?”龟仙人有点恼了。 以龟仙人之能,看清楚翡翠谷的结构,真的是非常简单,而且他也不担心翡翠谷能困住自己——麒麟那公母俩,能会些什么东西? 但是不可否认的话,他想冲出翡翠谷,必须要硬碰硬地来一场,这令他颇感犹豫——纯粹的神识体,自身是带不了多少灵气的,一旦有所损耗,就是在伤自家的根基。 陈太忠并不以为然,“我本来是想在通天塔内晋阶的,但是阁下手段,我知之不详,还是小心为上的好,想必阁下也不会太过在意吧?” 龟仙人对这个回答,颇有点无语,“你不想我跟着,直说即可,莫非我还要硬赖着你不成?呃……你想用通天塔证真,那烈焰龟岂不是也要被剔出?” 烈焰龟现在已经成为了通天塔的塔灵,陈太忠若是想在通天塔里证真,要考虑烈焰龟的因素——再考虑到烈焰龟跟龟仙人的关系,现然此次晋阶,烈焰龟不合适跟着。 他们一来一去说得热闹,纯良和杨真人却是听得一头雾水。 说了好一阵,他俩才弄明白陈太忠和龟仙人的关系,不过杨真人率先表现出了不在乎,“想用通天塔晋阶,这很好啊,监督烈焰龟的事……交给我了。” 残魂对通天塔也非常熟悉,而他要面对的,虽然是通天塔的塔灵,但是这塔灵目前只是九级游仙,就算烈焰龟成就塔灵之后,修为和战力会飞涨,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这么一个初生的塔灵——修为和境界上的差距,不是能随便超越的。 见杨真人坚持,龟仙人也不好说什么了,于是悻悻地表示,“那我就在翡翠谷里待一阵,诸位都好自为之,莫要无事生非。” 陈太忠才不管这个,眼见翡翠谷留下了龟仙人,他心里登时再次大定: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事实上,他对自己晋阶的地盘,也是选了又选,不管寻么说,浩然门那点灵气,是禁不住他糟蹋的,而西雪高原的禁地,是浩然门天仙刷存在感的无上利器,拿来晋阶殊为可惜。 那么他也就只剩下浩然宗石窟和通天塔这两个选择了,在这两处,更合适浩然门弟子晋阶的,当然是浩然宗石窟 至于说东莽那块灵地,陈太忠也没想着去,那里摆明了是浩然宗的传承重地,而且是浩然门中,两个难得能快速提升修为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选择,置宗门利益而不顾? 所以他选择在通天塔里修炼和晋阶,也是一种必然了。 证真二字,说起来简单,真的要操作的话,以风黄界之大,也不是什么势力,都能拿出提供证真的灵地,一般情况下,能供天仙级别修炼的场所,已经可以称之为灵地了。 完全炼化了的通天塔,内里的灵气,大约也只能是供高阶玉仙修炼,想要证真,还得佐以极品灵石才行。 事实上,大多数真人证真,都会选择地脉来吸取灵气,因为要吸收的灵气过多,使用灵石的话,实在是太太太奢侈了,而且效果也不好。 陈太忠打的主意,就是钻进通天塔之后,由言笑梦将通天塔携至浩然宗石窟,他在内中修炼,小塔则是抽取地脉灵气,源源不断地供应上来。(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