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斩尘缘、试劫雷

狂仙 1250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73字

陈太忠将宗门的三处重地,分别交给了浩然双娇和南忘留来看管。⊙,www.shushu8.com 乔任女看管的是东莽灵地,这跟她跳脱的性子有关,像浩然宗石窟这种地方,就一定得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来看管。 至于西雪高原上的禁地,南忘留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看守者,毕竟浩然双娇目前不便抛头露面,而这一处禁地,已经被太多修者知道,想藏都藏不住。 三人里,言笑梦无疑是压力最大的,也是知道辛秘最多的,这不是陈太忠不相信其他两人,实在是除了言笑梦,他别无选择。 言真人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寄予如此重任。 她要熟悉石窟的情况,还要负责接引前来晋阶的弟子,更要看护好通天塔。 尤为重要的是,陈太忠将浩然宗宗主令,也交到了她的手上,“闲暇时多感应一下,内里还有不少奥妙,也算是你的机缘。” 岂止是机缘?他这相当于是托孤了,若是他证真不成就此陨落,言笑梦能从宗主令上感受到上一任主人的消失,那么她就可以接任下一任宗主了。 这话他不会明说,口彩实在太糟了,而言笑梦自然也知道,托付宗主令的意义。 她有心拒收,但是陈太忠哪里会给她机会?不容分说地塞了过去,“我知道,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你会待在**岭下的石窟中,想来会有点无趣,就当是个消遣了。” “再无趣,还能胜过荣勋阁不成?”言笑梦闻言就笑,“我这人习惯寂寞了,有外物在身侧。反而不容易心静。” 这话她说得情真意切,想一想她当初在荣勋阁,基本上就是活死人了,只想着为宗门发挥余热,一身所得从哪里来,就还回哪里去。 那时的她。哪里会想到,自己还有登仙之日,更有悟真之时?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之人带来的,而她的生命,也因此变得多姿多彩,绚烂辉煌。 陈太忠以为她不晓事,少不得解释一句,“我若是证真不成遭遇意外。你为下一任宗主,可开启石室,里面还有浩然宗的其他宗产……” 言笑梦一抬手,轻轻捂住了他的嘴,深情地盯着他,幽幽发问,“你觉得,你若陨落……我能独活?” “你这……不敬上位者。”陈太忠身子一晃,躲了开去。旋即冷冷地发话,“我气修修自身,不修外物,你能带领气修重新走上辉煌,才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唉,”言笑梦轻叹一声。良久之后才发话,“你若陨落,待我证真之日,必将诛尽风黄界龟族!” 龟仙人出身于风黄界龟族,而陈太忠此刻追求证真。也是受了龟仙人的蛊惑,在言真人眼中,陈真人惊才绝艳资质无双,若不是如此着急,证真简直是铁板钉钉。 着急证真,反倒招致陨落,言笑梦很难不把这份账记在龟族头上。 陈太忠却是很赞成这样的说法,闻言他笑着点点头,“这样才对,我辈气修本该快意恩仇,那些儿女之态的惺惺做派,我实在不喜欢。” 言笑梦本还待说些什么,可是听到“儿女之态”四个字,她登时就闭嘴了——快意恩仇,才是修者的本心。 修者不是不可以有情,甚至还有修者是以情证道的,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困于情的修者,格局实在是小了一点。 陈太忠见她不说话,才又缓缓发话,“你帮我算一算,风黄界我还有什么恩怨未结,我好斩尘缘……” 斩尘缘乃是证真的必经过程,尘缘不斩心情不靖,是没可能证真的。 就像巅峰真仙之后,想要飞升,也要了却因果一般,因果未消,就上不得九重天。 从这一点上来讲,白燕舞试图在飞升之前制造人劫,未必是她本心好杀,极有可能是牵涉到了她的因果——毕竟她是皇族中人,得到大量修炼资源的同时,对族中也必须有承诺。 言笑梦沉默好一阵,方始出声发问,“不能晚些证真吗?” “不能,”陈太忠摇摇头,毫不犹豫地回答,“莫说龟仙人等不得,我也等不得,修炼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那就……只剩下燕舞仙子的公案了,”言笑梦幽幽地叹口气,“或者,还有七皇子?” 不得不说,陈太忠虽然在风黄界的名声不怎么样,但是从严格意义上讲,他还真没什么仇家——他的仇家不是被族诛,就是被他打服了。 言真人想半天,也只有这两桩憾事了。 “此人……”陈太忠听到这话,郁闷地撇一下嘴巴,“我跟她的因果,是要等到证真之后再完结了,不过,好像也没太大的矛盾。”
严格来说,他跟白燕舞之间,确实没什么不可调解的矛盾,只不过是彼此看得不顺眼,再有就是白燕舞污蔑他杀了马伯庸。 但饶是那样,燕舞仙子也仅仅是勒令他避世,而没有杀他泄愤,可以算是网开一面了。 当然,白燕舞是不能因异姓王的事情杀他,否则九重天也不会答应——敢帮天工门出头报仇,风黄界的整个白家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然而,燕舞仙子真想下手的话,从哪里还找不到个理由?那根本就不是问题。 总之,陈太忠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之辈,白燕舞对他的羞辱,他是要找回场子的,但是再多也就没有了——风黄界的宗门和官府之争,关他屁事! 他心里向往的,是浩然宗前辈的风采,去异位面发展,为浩然宗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 既然无须斩尘缘,他就要为证真做最后的准备了:要测试一下,通天塔内是不是能渡劫。 通天塔是小世界,神妙无比,而一般的小世界,跟外界是不相沟通的,一旦渡劫,是自生劫雷还是引入劫雷抑或者没有劫雷,这都很难说。 对陈太忠而言,通天塔能自生劫雷是最好的;没有劫雷,出塔的时候渡劫,也是可以接受的;不过若是通天塔从外界将劫雷引入塔中,那他证真的时候,就要考虑一些应对手段了。 否则万一暴露了浩然宗的石窟,那他可就后悔都晚了。 至于说如何测试,那倒是简单得很,陈太忠将言笑梦留在石窟,自己前往西雪高原,捉了两只巅峰天仙的鹏修,要它们在通天塔内度过化形劫。 鹏族的身法很快,但是两只鹏修跟他的境界相差太大了,他又是悄然出手,根本没费什么力。 反正这种捉拿非本族修者做测试的事儿,各族都没有少做过,陈太忠这么做,也是毫无压力——若不是他得了残破的仙器,没准他都会被鹏王捉走的。 当然,不管通天塔内能不能渡劫,这两只鹏修进入了通天塔,见识了其中的秘密之后,就都别想再出来了。 乖一点的话,陈太忠会禁制了它俩的修为,在通天塔内终老——或者他将两只鹏修转为战宠也行,不乖的话,那他就直接杀了,没什么值得犹豫的。 两只鹏修并不知道陈太忠的用意,甚至它俩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瞬间就被转移到了另一个空间里。 最初的不适过去之后,它俩发现自己没有被下了禁制,这里虽然没什么血食,但是灵气极其充沛,足以够它俩度过化形劫——而且地上有灵谷,也有聚灵阵。 两只鹏修也发现,这个小世界里有子午阴阳潮,更发现其实还有一名真人出入,负责种植灵谷,但是那真人似乎对它俩没什么兴趣,往往是见到了都如同没见到。 两只鹏修甚至有围殴此人的打算,若是能将人拿下,再将小世界霸占住,就最好了。 不过这俩合计半天,总觉得鹏族战力虽强,可己方并未化形,对方却是实打实的真人,这么行动太过危险了。 商量来商量去,两只鹏修决定:咱们还是先借这里充沛的灵气,度过化形劫再说吧。 事实上,它俩虽然不怎么害怕那名真人,但是对于那个将自己送进这片小世界的的神秘修者,它俩还是异常警惕的。 天大地大,提高修为的事最大,这片小世界的灵气是如此充沛,在西雪高原鹏族的地盘上,也不过寥寥三五处,而且都被大妖占住了。 约莫过了三年多四年的模样,一只鹏修终于摸到了化形的门槛,天空灵气团和劫云密布,不多时就电闪雷鸣了起来。 这只鹏修用了三天的时间,艰难地度过了化形劫,就在它正要稳固境界的时候,空中人影一晃,多出一人来,抬手向它微微一探,“掌控!” 来的正是陈太忠,身为通天塔的主人,他观察到了鹏修的渡劫,不过渡劫的时候,他不能插手干预,否则就会沾染劫云的因果。 所以他只能等对方渡劫完毕,再相机出手。 此刻他的心情很是不错,因为通天塔内可以自生劫云。 对他而言,这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而且他还观察到,因为劫云的产生,通天塔内的灵气略略减少了一些,而这小塔却能自行从地脉内吸取灵气。 真不愧是昔日的镇宗之宝。 所以他对两只鹏修,也是格外地网开一面,“臣服?或者死亡……你俩选一样。” “你是……陈太忠?”两只鹏修终于认出了他,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更新到,继续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