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证真有风险

狂仙 1251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31字

对鹏族来说,陈太忠是它们最大的仇家,除了鹏尊的折翼之仇,陈某人这些年来,也给鹏族带来了极大的杀伤。 认出他,两只大鹏也失去了负隅顽抗的勇气,不过那刚刚化形的鹏修煞是硬气,明确表示说,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不要指望我做你的战宠。 陈太忠根本懒得跟它多话,抬手一刀,就将其斩为两段。 另一只鹏修却是吓坏了,马上表示说,我可以做您的战宠。 并不是每一个修者,都能坦荡地面对死亡,人族是这样,鹏族也是这样。 不过陈太忠没有收它做战宠的意思,而是将言笑梦摄入塔中,要她收了这鹏修。 浩然门不擅长驭兽,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曾经是白驼门的下派,相关的驭兽手段知道一些,而这鹏修明显被陈太忠吓破胆了,规规矩矩地被言真人降服了。 言笑梦也知道,陈太忠即将闭关证真,她没有更多的耽搁,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努力证真,我不想孤身一人去诛绝龟族……那样很累的。” “分分钟的事儿,”陈太忠笑着一摆手,将她逐出了通天塔,“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他对龟仙人所说的一梦千年,还是很有期待的。 “广告之后……马上回来?”言笑梦站在石窟的大厅中,看着地上半尺高的小塔发呆,“怎么感觉时间会很长?” 陈太忠身在通天塔内,并不关心外界的动向,而是四下看看。选了一处小山坡。布下了聚灵阵。 此时的通天塔。已经跟他以前见过的通天塔大不相同了,不但面积扩大了,达到了数万里方圆,空中更是有通天塔的缩影。 他心领神会地知道,若是能进入那个缩影,拾阶而上,当可寻觅到合适自己修炼的塔层。 不过眼下,他是求证真。那些塔层,并不能给他足够的帮助,还是在这塔基下的广阔天地中,寻找一处做突破才好。 他坐入聚灵阵,缓缓发动了起来,而周边的灵气也感受到了此处的异常,纷纷奔涌了过来,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 身在阵中的陈太忠并不知道,周边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一旦进入修炼状态。是相当投入的,而且身外有杨真人做呼应。也不怕那烈焰龟玩花样。 他这一修炼,眨眼之间,三载光阴飞逝。 这一日,他头顶的天空,渐渐有灵气涌来,越涌越多,又有淡淡的云彩飘来,越来越密,渐渐地将头顶遮蔽得黑压压一片。 陈太忠虽然在修炼,这些外物还是能观察得到的,他心里暗暗地琢磨:看来……真到证真的时刻了? 不过为什么,我总感到哪里有什么不对呢?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对了,哥们儿忘了还有体察世情这一遭,其实……应该在凡人的社会,生活一段才好。 这原本是证真的必经之路,但是他一意精进,反倒是忘了还要在这方面花费些时间。 不过想来……这也不打紧的吧? 反正这一刻,劫云已至,由不得他后悔了。 未几,灵气团越来越密,而劫云也越来越厚重,将整个天空遮蔽得严严实实,仿佛进入了午夜一般,漆黑一团,几近于伸手不见五指那种黑暗。 紧接着,一道白炽的闪电,撕破了黑暗的天空,冲着他重重地劈了下来。 “原来这就是证真劫,”陈太忠并没有多少惶恐,他打出一颗珠子,那是他准备的辟雷珠,一次性的宝物,一般来说是渡劫专用。 辟雷珠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在这道天雷面前,瞬间就化为了齑粉,不过还是减少了雷电的威力。 剩余的雷电,就重重地劈在了小灰钟上面,被波澜不惊地扛下了。 紧接着,又是一道雷电尾随而至,陈太忠又打出了一道玉屏风,这还是一个防御性灵宝,是他得自青罡门吴真人的,初阶灵宝,并不是特别防雷。 陈太忠的策略,也就在这里了,他不想让小灰钟接下所有的攻击。 虽然他对小灰钟的防御能力很有信心,但是也不想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它身上,分散一些攻击,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是在渡劫,后手多一点,没有坏处。 不出他的所料,第二道雷电劈碎了玉屏风,再次击打在小灰钟上。 因为有玉屏风的缓冲,小灰钟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几乎是以圆满的状态,接下了这一击。 紧接着,就是第三道、第四道…… 陈太忠专注于接劫雷,忙得不可开交,却没有发现,这劫雷并不仅仅是冲着他去的,还有一小部分雷电,都劈在了一个储物袋上。
那储物袋被连劈几下,终于碎裂,储物空间中收藏的物品,也不知道飘散到哪个空间里了。 但是有一个玉瓶,却是完整地留了下来。 又一道劫雷闪过,那玉瓶的瓶口处,出现一个青色偏蓝的面容。 那面容怒目獠牙,乍一看很有点獠人的味道。 若是陈太忠此刻能有闲心旁顾,当识得出,这是封印雷精的玉瓶。 “咦?”雷精看一眼被闪电包裹着的陈太忠,发出一声轻哼,“这一任浩然宗主,倒是有些意思……修的居然不是浩然本宗功法?” 气修中,其实也是分了流派的,简单来说,有人修不平之气,有人修浩然正气,浩然宗修的是浩然正气,而陈太忠得的功法,更偏向不平之气一些。 又比如说,龟仙人受气修大能托付,要在风黄界发扬光大气修,却不能入浩然宗的法眼,这是为何? 因为那气修大能,跟浩然宗没什么牵扯,走的也不是浩然正气的路子。 既然不是浩然嫡系,以浩然宗的眼光之高,无视龟仙人也是正常了。 但是龟仙人受到的托付并不假,气修大能也不讲流派,只求能在风黄界光大气修。 陈太忠得的这个一梦千年秘术,有点几近于偏门,不过提升修为的效果,却是极好。 可是好死不死的是,他没有想到,通天塔能自生劫雷固然好,可在这通天塔中,还有一些存在,是极其渴望天雷的。 要不说有时候,做人不能太粗心,该想到的东西得想到。 雷精便是如此,它被浩然宗大能镇压封印,无时不刻地想脱离这个封印,所欠缺的,就是雷电之力。 正是因为如此,它才教给了陈太忠抽取雷电本源的法门,想着有朝一日能脱身。 前一阵通天塔渡劫,雷精就悄悄地吸收了点雷电,不过封印的力量实在太强,它还是无法冲出玉瓶。 这一次,陈太忠是在通天塔内渡劫,雷精能享受到的雷电,就直接了很多,也多了很多。 当然,它如此吸收劫雷,相当于是涉及了劫云的因果,不过这雷精原本就是雷电元素精灵,再多的雷电也不怕,而且被封印之前,它是巅峰玄仙的修为,只凭修为也扛得住。 如此一来,陈太忠遭遇的雷劫,威力就小了一些,毕竟是有人分担了劫雷,不过他渡劫的时间,就长了许多——这也是人为干涉渡劫所造成的后果。 干涉劫云,后果其实远不止这些,比如说雷精遭遇的劫雷,是以相当夸张的程度增长着,因为它本是巅峰玄仙,最后要遭遇的劫雷,会强大到能令高阶玄仙都饮恨陨落的程度。 还好它是雷精,否则也不敢如此出手。 若是它真的陨落,接下来该哭的就是陈太忠了——它没有承受完的劫雷,统统会转移到陈某人身上。 能令高阶玄仙陨落的劫雷,足以将陈太忠轰杀至渣。 由此可见,“证真有风险,渡劫须谨慎”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索性还好,这种极端的情况并未发生。 陈太忠原本以为,他要经历的是七七四十九道劫雷,“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这原本就是证真的本意。 不成想,四十九道劫雷之后,劫云依旧没有散去,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抓紧时间修复**和灵气,等了差不多大半天的光景,第五十道劫雷劈了下来。 “我去,下界飞升来的……就这么受歧视吗?”陈太忠苦笑一声,证真劫也有不止四十九道的,不过那里面就有别的说法了,他知道其中的几种,但并不能全面了解。 比如说,大肆破坏了本位面气运的修者,可能遭致多达三十六道的劫雷加成。 更多的时候,证真的修者都不知道自己的劫雷为什么会增加。 这是很玄妙的事情,真仙之间也不会轻易地互相讨论,除了同一势力里,有必要为后人留下些参考的思路,最多是关系不错的几个人,私下交流一番。 而这样的交流结果,不会体现在任何玉简上,只是口口相传,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就继续不知道好了。 陈太忠虽然已经很努力地再看玉简了,但是很多信息,并不是只看玉简就能掌握的。 所幸的是,他也知道一点,证真劫不会超出九九八十一道劫雷。 越到后来,劫雷的威力越大,间隔的时间也就越长,不过对陈太忠而言,这样程度的劫雷,对他还造不成太大的损伤。(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