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偶遇(三更求月票)

狂仙 147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485字

问明白李永生的教谕之后,白发老头看一眼小九,“小九,你去给……算了,我跟你一起去找那个教谕。±,www.shushu8.com” 这俩坐着一辆马车走了,剩下一辆,那砸了墙的年轻军人,坐在那里愁眉苦脸地等人来修墙,“长官的脾气,真是暴躁……砸了又修,我图啥呢?” 于此同时,小九在也问自家老爸,“早知道这样,您何必着急砸院墙?” “我尼玛不知道里面有道宫的人啊,”白发老头郁闷地回答,“还说压一压他的气势呢。” 年轻的小九眉头一扬,“你说那个年轻女人……是道宫的?” “没错,而且是十方丛林的,”白发老头很肯定地点点头,“地位还不低。” “道宫……在朝阳大修堂?”小九的表情煞是怪异,“您确定没看错?” “握草,你敢怀疑你劳资的眼光?”白发老头怒了,“劳资隔着两里地,都能分得清楚子孙庙和十方丛林!” “好好好,您厉害,”小九哭笑不得地点点头,“那您也没必要那么怕她啊。” “我怕她什么?”白发老头越发地怒了,“她不过一个小小司修,我是怕你没大没小惹了人,你都让人砸墙了。” 小九无奈地看着自家的老爸,“好像是您吩咐的砸墙吧?” “反正让道宫重视的人,咱不合适逼他,”白发老头也不计较儿子的反驳,“可笑那姓王的,还是医修总教谕。竟然没有发现有道宫的人挖墙脚。” 您怎么就能确定。人家没发现呢?小九又差点发问。 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很相信老爸的判断的,他老爸行事一向鲁莽,但是眼界和眼力都极强——眼界是说经过的事儿多,眼力是说观察力很强。 别人看起来,白发老头有点不着调,但是小九知道,老爸的判断,基本上没出错过。 李永生也没在家呆多久。看到有人来修院墙,他站起身来,“我去趟城里,” “坐我家的马车吧,”朱大姐笑着发话,“我正好回家看看。” 她现在已经能独立行走了,昨天开始就停了针,不是不需要扎了,而是她康复得太快,必须停一停。先把身体恢复一下,再继续治疗才好。 就在这时。郭老教谕从外面走过来,顿时目瞪口呆,“这是干什么,拆墙?” “别提了,”李永生苦笑着回答,“遇到个疯子。” 砌墙的几人看他一眼,也不说话,没准心里在暗暗点赞。 “谁呢?”郭老教谕眼睛一瞪,“要不要我帮你收拾他?” “不用了,”李永生笑着摆一摆手,“这不是已经帮着修了吗” “那我帮你看着好了,”郭老教谕大喇喇地发话,“你早点回来,帮我扎针。” 他打定主意了,待李永生离开之后,好好问一问,谁是始作俑者——敢在朝阳大修堂拆墙,真以为我朝阳人好欺负? 李永生也没在意,他坐着朱家的马车,先送了朱大姐,然后在城里绕了一大圈,在五道坊转悠到酉末,张木子发话了,“找个地方吃点吧?” 你是想喝点吧?李永生看她一眼,吩咐车夫,“找个差不多点的酒家。” 京城的酒家极多,李永生想起朝阳大修堂也有心搞收音机,就决定找个档次高点的地方。 马车走了不多远,车夫停下了,“静疆人家……这地方看起来还可以。” 静疆府的酒家?李永生听得乐了,“好了,就这里吧。” 两人才进静疆人家,李永生的脸就是一沉,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边,坐着一个城南捕房的家伙……好像叫赵渤来的? 眼下不过就是晚上七点的模样,这厮伙同着三四个人,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看他红得发亮的脸庞,显然已经吃喝时间不短了。 李永生对此人的观感本来就不好,卖了阿宾的面子,才放他一马,眼见这厮又在大吃大喝,心里有些微微的恼怒:大典期间,你竟然跑到这里大吃大喝? 身为捕快,这时应该最忙才对,看来我说你不作为,还真是没冤枉你啊。 不过,既然已经放了此人一马,他也懒得追究这点小事——他又不是捕房的捕长,只是心里嘀咕,你别再撞到我手里。 可好死不死的是,小二安排的桌子,正正地对着那张桌子。 赵渤今天挺高兴,他有个外地的同窗来京城办事,顺便观看大典,这同窗还带了家人来,两人在修院的时候,关系一直不错,所以他在这里宴请对方。 他跟同窗很畅快地聊着,猛然间,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抬眼一看,顿时身子一抖,愣在了那里。
李永生刚刚点完菜,正抬头跟小二说话,发现对方看了过来,当然也不会回避,只是冲着他冷冷地一笑。 赵渤的酒意,顿时就化作了冷汗,他对李永生的印象太深了,不光是此人难以招惹,关键是这家伙找自己碴儿的理由是——“不作为”! “别人都这样”的事儿,搁在对方眼里,居然就非常难以忍受! 他也记得阿宾跟自己说的话——李永生说了,敢再不作为的话,别怪他不客气。 这次可是被抓了现行了,赵渤很清楚这一点,大典期间,捕快是不许酗酒的,这事儿捅到捕房,捕长都保不下他来。 这尼玛……我冤得慌啊,他心里太委屈了,招待多年不见的同窗而已。 他的同窗也发现他的异常了,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眼睛一眯,冷冷地发话,“老二,要帮忙不?” “不关你事,老四你坐着,”赵渤一摆手,老四混得还不如他好,怎么可能惹得起李永生? 他心一横,端起一杯酒,冲着对方走了过去。 李永生在等菜,左右没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走过来。 赵渤走到桌边,客客气气地发话,“还没感谢阁下上次的宽恕,我能坐下来吗?”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很不客气地发问,“你嘴里整天念叨的是‘大典期间’,身为捕快,你现在做的是什么?” 赵渤心里一抽,果然,真的又犯了对方的忌讳,这尼玛药丸啊。 不过他还是尝试劝说一下,于是艰涩地发话,“多年不见的同窗来京,难免要接待一下……法理之外,不外乎人情。” “嗤,”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你若是请假了,会来跟我解释吗?” 他也不是个严苛的主儿,但是赵渤这厮真的是散漫惯了,他虽然能理解对方的解释,但是随口敲打两句,还是很有必要的。 事实上,今天原本就是个巧合,他也没想着就要借机收拾对方,纯粹是这厮自己凑上来的。 赵渤见他的言辞有所松动,干笑一声,“我正好又打听到几个人,九月十五曾经到过五道坊,现在给你默写出来?” 李永生一摆手,“去你那桌写去吧,你有同窗在……我跟你说啊,这种事情下不为例!” “好的,”赵渤笑嘻嘻地点点头,看一看自己的杯中酒,又看一看稳稳坐在那里的张木子,犹豫一下,仰脖而尽,“那你们俩聊,我就过去了。” 他回去之后,也没再喝多久,他的同窗倒是问他,那是什么人,他只是淡淡地叹口气,唉,别说了,顺天府的大人物,真的太多了。 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写了张纸条给李永生,上面六个人,倒是有四个,是李永生不曾听说过的。 看着纸条,李永生无语地摇摇头,越来越难找人了啊,这赵渤也够费心的,居然连生孩子家请来的稳婆都查出来到了。 两人回去的时候,就接近戌末了,老头打塌的墙已经修好了,看起来比以前还要坚固。 郭老教谕还在这里,等着李永生扎针。 行针的时候,老教谕嘴里还闲聊,“你知道今天砸塌你墙的是谁吗?” 李永生专心地行针,“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可是个大人物呢,脾气还特别不好,”郭老教谕笑嘻嘻地发问,“真不想知道?” “那又如何?”李永生满不在乎地回答,“我还真没听说过,谁敢强迫郎中的。” “他可是有资格的哦,”郭老教谕也是老小孩的性格,见他不在乎,就继续逗他,“起码可以直接让军役部行文,将你强行征用入军队。” 军役部真要强行征用,别说李永生这插班生,就是朝阳大修堂的研修生,也没能力反抗——这是军方征用,不是服军役。 当然,这也是极端的例子,不是战争时期,军役部吃****了,来撩拨朝阳? 李永生行针的手停一停,轻咳一声,“老教谕,我这人胆子比较小,你一直跟我说这个,我若是手抖了,那肯定不是故意的。” “你这小坏蛋,”郭老教谕笑着骂他一句,然后出声发话,“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明天上午行针结束之后,你不用回来了,直接走吧,我拖延两天也没事。” “我还真不信邪了,”李永生不屑地一哼,“我就不走,看能把我怎么样?” 郭老教谕叹口气,“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 李永生微微一笑,“我在朝阳都不安全的话,京城里哪里还有安全的地方?” (三更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