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强者天下

狂仙 2 作者陈风笑 全文字数 3260字

陈太忠见那三位办了身份玉牌,于是走上前,“我的玉牌也办了吧。” 白衣男子恨恨地瞪他一眼,有心为难吧,可是南宫家的玉牌已经办了,他这个接引员,真的没资格随便为难下界飞升之辈——旁边有留影石呢。 更关键的是,南宫不为就在旁边看着,他想无事生非,也要担心自己的小人行径被传出去。 于是他绷着脸,上前施为一番,丢个玉牌给对方,“从今天起,每个月要缴纳五块灵石的税,月末不能按时缴税,就要罚三个月仙役,知道吗?” “你这是故意为难我吧?”陈太忠眼睛一瞪。 “哪儿来的土包子,这是风黄仙界的规矩,”南宫侍剑在旁边冷冷一哼,“你这么土,你家大人知道吗?” “我土不土,关你屁事!”陈太忠眼睛瞪向他,“一个卖屁股的,也学大人说话?” “你!”南宫侍剑气得就想动手,他身为南宫家的书童,自然是俊朗飘逸的,“卖屁股”这三个字,是他不能忍受的侮辱。 “这人是干什么的?”南宫不为终于出声了,他看向白衣男子。 事实上,他早就发现旁边有这么个人了,但是南宫家向来眼高于顶,错非不得已,他连问的兴趣都没有,现在嘛……他的书童受到侮辱了,自然就要问一句。 “刚飞升上来的,来自一个末法位面,”白衣男子笑着回答,“南宫公子若是感兴趣,可以收了他做家仆。” “飞升到凄惨成这样,我收他?”南宫不为不屑地冷哼一声。 下界之人,飞升时渡劫固然可怕,有极大的可能灰飞烟灭,但是一旦渡劫成功,天道会补偿不尽的灵力下来,飞升者借此洗刷肉体神魂,正经的脱胎换骨之后,才有资格飞升。 所以但凡飞升者,出现在接引池的时候,无不是精气神大圆满的状态,像此人一般,衣衫褴褛者,真的是匪夷所思。 哥们儿在飞升的通道中,遇到了好大的一只蜘蛛!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 那蜘蛛身长五百余米,想捕食他,为了杀死那只蜘蛛,他几乎用尽了体内所有的仙灵之气,才堪堪杀死对方——现在他的须弥戒里,还装着蜘蛛的尸体。 这就是他衣衫褴褛的原因,不过以他对飞升过程的了解,这只蜘蛛出现得太突兀,太不可思议了。 原本他是可以请教一下接引员的——他获得的传承,相关消息很有限,不知道的东西很多,但是这两个接引员如此地势利和市侩,他反倒是不想问了。 所以他冷冷地看一眼南宫不为,“你想收我,我还不答应呢。” 南宫公子看他一眼,连话都懒得回,那傲气根本写在了脸上——跟这种人计较,不值得。 不多时,远处两道白芒掠来,真正是风驰电掣一般,眨眼间白芒落地,却是一个书生,一个艳妇。 书生是踩着剑飞来的,而艳妇则是坐着一个花篮,现在剑在腰间,花篮在肘畔。 “剑篮双绝接了这趟镖,”艳妇笑吟吟地发话,“哪位是南宫公子?” “你要是让我跟你一起坐在花篮里,我就让你们接镖,”南宫不为笑眯眯地一摇折扇。 “我的花篮载南宫公子没有问题,多载两个人,就不行了,”艳妇掩着嘴笑,胸前的双峰一颤一颤的,真正的**。 “我的剑不会载人,只会杀人,”书生冷冷地发话。 “那大家走路好了,”南宫不为知道,在风黄仙界,最少七级以上的游仙,才可以御剑飞行,而能飞行的法器,起码也得是五级的游仙,才御使得起来。 “这两个人可靠吗?”南宫侍剑狐疑地看一眼接引员。 “几位可以到留影石前见证一下,”黑衣女子微笑着回答。 走路好啊,陈太忠心里暗暗赞叹,他一直没离开,也是不知道怎么才能从这里到了青石城,至于说张嘴请教?他才不会做。 于是,前面五个人走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在后面跟着,南宫侍剑有点恼火,走了一阵之后发话,“公子,把后面那厮干掉吧?” “没必要,”南宫不为摇摇头,他眼里真的没有小人物,“早点跟老祖宗联系上是正经。” 一行人就这么说着走着,大约用了一天的时间,来到了青石城。 这里有仙兽仙禽服务中心,可以租用仙兽和仙禽赶路,还有挪移阵法,不过挪移阵法虽然快捷,费用却是昂贵,舒适性也极差,危险性又极高——空间变换的仙术,最容易受到外力影响。
南宫家族的人租了仙兽走了,陈太忠却是留下来了。 事实上,他差一点进不了城门,门卫跟他要一个仙石的进城费,他想了想之后,一指前面的诸人,“我没见他们交钱。” “他们有青石城的接引牌,就是青石的人,”门卫的态度倒还不错,不过面目却很狰狞。 “我也有青石的接引牌,”陈太忠拿出身份玉牌晃一下。 “拿来验一下,”门卫拿过接引牌,在手里的罗盘上扫一下,然后很快还给他,脸上有莫名其妙的微笑,“小伙子,一个月五块灵石,记住了啊。” “你再这么呲牙咧嘴地跟我说话,一定会后悔的,”陈太忠笑一笑,心里却是生出了点敌意——哥们儿期待中的仙界,应该是很祥和的才对,不该这么市侩。 刷卡之后,他进入了青石城,这个城市不大,也就是四平方公里左右,横竖各两千米。 他手里除了身份玉牌,什么都没有,而他对仙界的了解,也少得可怜。 陈太忠目前首先要考虑的,是生存问题,在城市里转了一周之后,他发现了几个可以赚钱的场所,比如说任务大院。 这个院子距离他进城的城门不远,一千多米的样子,院子也不小,足足有七八十亩地的样子,又有七八个大房间,分为冒险类、保镖类、生活类、求购类、运输类、消息类等。 陈太忠当然要选择冒险类,他从来不喜欢伺候人的活儿,连保镖类他都兴趣不大。 不成想,他正站在房间外,看墙上贴出的任务单,身后一股大力推来,直推得他踉跄几步。 扭头一看,却是两男一女站在身后,推他的是个矮壮汉子。 那汉子见他回头,很不屑地哼一声,“一级游仙来看冒险任务?找死也滚得远点,别挡着爷接任务。” 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转身离开了,脑子里却是在琢磨:这仙界里,不知道有没有杀人偿命一说。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知道自己这境界,是仙界最低级的,贸然动手的话,殊为不智。 有了这个认识,他也不去看保镖类的任务了,省得自取其辱,而是来到了求购类的地方,想看一看是否有人收购蜘蛛之类的妖兽。 站在这里,果然就没人嫌他碍事了,不过他将任务由难到易看了个遍,也没发现有人收蜘蛛,连收蜘蛛丝的都没有,倒是有人悬赏收万载冰蚕丝。 难道真得打工去不成?陈太忠心里这份郁闷,也就不用提了,想他好歹也是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虽然不怎么出世,但是别人一旦见了,也是毕恭毕敬得很。 可是在仙界,他却是最底层的存在,人见人欺,这个平衡感还真不好找。 他正看着任务栏发呆,旁边走过一个工作人员来,“咦,你愣着干什么?寻找烈阳果这个任务……可不就是为你这样的一级游仙打造的?” 陈太忠闻言,眼光刷地就转到那一条任务上。 这里发布的任务,很多都有详细说明,后来他才知道,这里发布任务是要收费的,按天收费,怪不得发布者都愿意把信息尽量说细一点。 烈阳果,一品高阶灵药,为九级荒兽烈焰龟的伴生植物,烈焰龟在有烈阳果的地方,才能酣然入睡,而烈阳草的生长,离不了烈焰龟的粪便。 陈太忠刚才就看到这一条了,但是他对仙界的了解太少了,又看一眼之后,他皱着眉头发话,“九级荒兽哎……这个。” “九级游仙也打不过烈焰龟,”工作人员理所当然地回答,“但是游仙和荒兽,也不是一级一级地相对……你不会连烈焰龟的生活习性都不知道吧?” “我真不知道,”陈太忠摇摇头。 “烈焰龟是很懒散的荒兽,除了吃就是睡,只有感觉到威胁,它才会醒来,”工作人员白他一眼,“你说你个一级游仙,连它的皮都砍不破,它会在意你路过吗?” “可是我要摘烈阳果啊,”陈太忠眉头皱一皱,“这样它都不会醒来?” “你别摘得太狠,给它留点就行了,通常烈焰龟旁边,不止一株烈阳草,”工作人员没好气地回答,“你要是全摘走了,烈焰龟想睡都睡不着了。” “十颗烈阳果三块灵石,”陈太忠琢磨一下点点头,这买卖能干,搞上几十颗烈阳果,这个月的指标就完成了,其他的卖点灵石,可以自由自在地修炼。 不过下一刻,他又想起一个问题来,“一品高阶的灵药,怎么会这么便宜?”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