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黎龙

作者白蔷薇之夏天 全文字数 3584字

“杀!” 黎村村头,黎龙身形如电,带着一股如龙气势,主动出击,迎向了对面的巴山海。 眼中一片肃杀之意,带着新仇旧恨一笔清算的决意,再没有过多的情绪。 该说的话已经道尽,而话的尽头除了沉默,只剩下厮杀而已。 彼此对于对方的目的,都早已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自然不会再多说那些无用的客套话。 “杀!” 巴山海低声轻喝,眼中充满了邪狞与癫狂,手中一把战刃闪烁着幽蓝光华。 有道道寸许剑芒吞吐,在虚空间击出一道道涟漪,烟雾沸腾,仿佛竟然击穿了空间,化为混沌一般。 气势沉寂如海,却仿佛是一条昂头俯身低瞰的毒蛇一般,而战刃则是毒蛇的一双獠牙。 轰! 巨大的碰撞声传响,带着一阵阵气浪席卷,近旁之人慌忙躲避,就连黎强与柱子叔都面色大变,连忙出手帮助族人抵挡那场战斗的余波。 “十年过去了,这条毒蛇的獠牙也越发锋利了!” 黎强双拳紧握,眼中带着些许不甘之色,仅仅从那两人第一番交手的情况看来,自己就不是那人的对手。 虽然如今的黎强与柱子也已经踏足了灵动境界当中,但同为灵动境界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了。 如今在黎村当中,凭借真实实力能够与巴山海打成平手的估计就只有黎龙黎虎,或许有可能可以加上一个不确定的黎猛。 而真正想要做到压制碾压对方的,估计只有黎百川这个老牌强者,方能做到。 柱子叔等人的心间,不由得投下了些许阴霾,这才只是进攻黎村的第一波先锋军,就已经如此难缠? 天知道,再往后的时间当中,还会有多少如同巴山海一般的强者前来?甚至是有老一辈的强者潜伏在当中,暗中对黎村之人下黑手? 山雨欲来风满楼,大难将至,曾经强大到不可一世的黎村,终究将要再一次面对墙倒众人推的局面? “嘿!” 发出一声低啸,黎龙双手如同两柄天刀一般,如同一对龙角,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辉,切金断玉手已经被运用到了极致。 每一次挥动,都在虚空间扫出道道涟漪,有道道虚空裂缝弥漫而后湮灭,仿佛真个能够洞穿空间一般。 有一种强大意境在弥漫,此时的黎龙仿佛已经化身成一条人形狂龙,在大荒间肆意飞舞。 身形如同龙跃,在虚空间奔走,每一步踏出,都会有一股力道生出,有一道道涟漪荡漾,仿佛如同水流一般将他承载。 他在虚空间游曳,与此同时,气息竟然还在逐步增强,仿佛是唤醒了一头原本沉睡的巨龙一般。 盛烈的气息令虚空炸响,原本平静无波的小河沟,此时竟然沸腾了一般,有万道惊涛骇浪,逆卷而上,化作水龙卷一般围绕在黎龙四周。 “他竟然,将泠水诀修炼到了这一步?” 暗中有人低语,面上带着震惊之色,眼中越发的忌惮,忌惮中带着某种贪婪的野望。 当年黎百川横击东荒数十村子联手,黎村能够在数十近百倍的敌人汹涌下幸存,泠水诀绝对是功不可没。 作为整个大荒人族近万部落当中,为数不多被称为“天典”的功法,虽然在很多功效上不如大荒外那些大教所为的天阶功法,但实际上绝对是不差的。 甚至曾有传言,泠水诀之所以比不上外界大教的那些所谓的天阶功法,不过是因为残缺不齐的原因,也是因为后人没有参透,没有能够修行到极致罢了。 即便如此,泠水诀的威能也远超世人所知的绝大部分地阶功法,在很多地方都不逊色于天阶。 这才是当年黎百川出走东荒后,在外界引起轰动的原因所在。 天阶功法何其罕见?除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天外神山,不朽大教,也就只有世间最强大的几大皇朝拥有。 而外界那些所谓的大教,所谓的一流势力,自身所流传下来的典籍几乎都是地阶的,极个别拥有些许天阶神通的修炼法门,也是残缺不齐。 就如那俱洲剑谷一般,据说若是四种剑意合一,则天下无敌,可称上乘天阶神通。 但这么多年来,不知多少万年过去了,却从来没有人能够将四剑归一,因为据说融合的法门早已失传了。 饶是如此,剑谷在俱洲亦是绝对的一流势力,甚至在某些底蕴方面不逊色于超一流的不朽大教。 而在东荒某个小村子,人口不过数百的边远小寨子,竟然藏有“天阶”典籍?岂会不引得外界重视与觊觎? 况且便是在东荒人族内部,很多实力强大的村子对于泠水诀亦是早已觊觎多年,垂涎已久。就如那狈村,就如那熊村、牛村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江湖更是让人的恩怨情仇不断发酵,推波助澜,越演越烈。 当年黎百川施展泠水诀的狂放姿态,那种盖世无敌的霸气,至今还在不少人心中如同阴影一般挥之不去。 所以这些年诸多村子与黎村表面上嬗合,事实上还不就是忌惮那位行将就木的老人罢了,只要他一日不死,诸多村子就如鲠在喉,难以下咽。 此时见得黎龙竟然也将泠水诀施展到这般地步,恐怕假以时日,未必不是下一个黎百川,难以遏制。 况且听说黎虎与黎猛的资质不弱于黎龙,这些年经过黎百川的悉心调教,想来也定然达到了极精深境界。 这也是为何诸多村子越发坐不住的一个原因。 吟!龙吟声阵阵,黎龙身形如电一般,挥动着强大的意境,伴随着一条碧绿水龙,仿佛是一条背负大江前行的天龙一般。 而在他对面,一条黑蛇头颅高昂,蛇头上一只独角,闪烁着银色的电弧,有一道道幽蓝的剑气从巨口中喷涌,直直迎向了黎龙。 轰! 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阵阵龙蛇的嘶吼,一股股涟漪荡漾。 在二人的碰撞间,虚空竟然在幻灭,一道道混沌雾气弥漫。 “叮当”之声时隐时现,有火光阵阵,伴随着那声响还未曾迸现出来,就已经被二人的战斗余波所湮灭…… “这……” 天月谷中,肥遗与巴修两颗巨大的脑袋,等着近前虚空当中的婉儿和明玉,面上露出了迟疑之色。 “也是,大人既然已经苏醒,就将这太阴仙露交出也无妨。” “也算完成了当年大人与另外几位大人的约定。” 良久,肥遗轻声一叹,与一旁的巴修相视一眼。 “大人的安危要紧!” “太阴仙露不过是些许外物。” 巴修闻言,亦是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婉儿道: “不过解除我二人身上的禁制,你可知道如何施为?” “婉儿自然知晓。” 轻声一笑,婉儿看向明玉,声音已经响起在了明玉心底。 “还请阿玉借我太阴令一用。” 明玉闻言,慌忙再一次将太阴令从怀里取了出来,交到婉儿手中。 “啊…哩…吧……” 只见婉儿手持这太阴骨令,口中念念有词,明玉完全听不懂,料想是氐人一族独有的咒言之术。 嗡!一道淡淡波动席卷,瞬息间乌光大作,有一轮黑月的虚空烙印在虚空当中。 哗啦! 铁链声响,两条银色铁链出现在肥遗与巴修二者身上,将二人牢牢裹住,动弹不得。 那是由无上神道符文铸造的秩序神链,也不知是谁人所为,竟然将两头绝世凶兽困锁在这里。 咔嚓!碎裂声传来,一道道银光坠落,如同下了一场流星雨一般,华丽而绚烂。 随着乌光的映照,两条锁链当中的一条已经完全崩毁,化作银光点点消散不见。 嘶! 巨大的嘶鸣声震天,肥遗与巴修齐齐朝向高天嘶吼,强大的气势如同浪潮一般席卷,差点没将明玉掀飞了出去。 啵!一片乌光化作淡淡光幕,将明玉与婉儿包裹在当中,避免了被震晕过去的结果。 “小丫头!” 朝天嘶吼了半晌,两头巨物看向虹桥祭坛上的婉儿,又看向明玉,眼中带着些许柔和。 “此间事了,我等将前往寻找太阴大人。” “你,自己保重!” “保重!” 两条巨蛇说完,竟然朝向两个方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去。 任由身上还绑着另外一条锁链,却不管不顾。 “婉儿,他们……” 明玉见此,微微愕然,心中满是疑惑。 “那是太阴大人曾经‘赐下’的法则禁制,要想求取一滴太阴仙露,需要献上一份鲜活的祭品。” 感受到明玉心底的疑惑,婉儿嫣然一笑,不知为何那般好看的笑容落在明玉眼中竟然有些令人感到恐怖…… “啊呸!” 天月谷外围,一群来自大荒外的大教弟子正在树林间聚集,眼中带着不耐烦的神色,看向不远处那片安静的出奇的谷地。 “都说这天月谷当中有氐人的踪迹?” “那么氐人呢?” “太阴仙露呢?” 角落里,有人在轻声地抱怨,一副怨声载道的样子。 “可不就是,这地方简直跟鬼屋一样,也不知有何种迷阵。” “我们前日里在此转悠了十数个时辰,转来转去才发现又回到了入口处。” “大荒人族当真是深不可测!” “还有氐人族。” “这大荒的水,可真深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