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去矣逝矣 一钪离恨

作者柳残阳 全文字数 14473字

天狼冷刚,大漠屠手库司,多髯客毕力等金雕盟三环首要,率领着所有金雕盟所属转回绥境拐子湖去了,其中包括那位蒙古武士哈察,而紫心雕仇浩,狂鹰彭马及楚云的两大护卫,他们却乘着这次机会,偕楚云夫妻到一个他们仰望已久之处——东海回魂岛! 他们要凭吊老盟主在人世问最后起居生活的地方,他们要在那最接近老盟主魂魄之处使自己的心灵超过空间与其呼唤,他们要闻嗅那令人追忆的气息,要搂抱那虚无的怀念,因为人马大多,不能一次全去,所以,只有两位年纪最大的老人随往——仇浩与彭马,二人的年事已高,此次回去拐子湖,不知还有没有机缘再临中原,所以让他们二人先去,其余的金雕豪士们谁也个个殷盼,却只有以后再行了,他们年轻,以后。日子正长着呢。 路上,楚云曾巧遇到正率众回转故居重整基业的鲁境白狮门老掌门人魏百豪,以及老人那可爱的孙儿,一切都没有变迁,只是老人脸上皱纹更多了,他的爱孙更活泼了,说不尽的感激在老人颤抖的挚语中,说不尽的亲切,在那可爱的孩子拥抱下,楚云抱歉的告诉老人他所没有前往探视的原因,一切都已成为过去,楚云已替老人彻底的击溃了两河之霸——灰旗队与莽狼会,他已间接的为老人立下了重整家门的基础,老人不止一次的邀请他前往故居盘桓,并告诉楚云,枯道凝霜一本道人已往华山绝顶修真——在一本道人获悉楚云打败灰旗、莽狼之后,楚云十分怀念这位古怪而仁慈的道长,他相信,他们会再见的,在老人的热泪纷洒中,在那可爱的孩子稚真的恭依之情下,楚云答应将在下次返回中原时到鲁边探视他们,于是,在恋恋不舍中别了。 当天狼冷刚等人率众与楚云等分开之后,五岳一剑与银青双龙向氏昆仲一直送楚云等人到了一处我们都十分熟悉的地方——海边的全福村,然后,殷殷约了后会之期,这三位武林中响当当的大豪亦离去了,望着三条铁骑消逝于尘烟晦迷之中,狐偃罗汉感叹的道:“兄弟,班兄与向氏昆仲可真是不可多得的性情中人,这三位朋友俺们可是交定了。” 楚云有些伤感的点点头,他指着左边那条黄土驿道,缓缓的道:“老兄,还记得我们在这里初见之情么?却好似宛在昨日。” 大罗汉怔怔的凝望着那条通路,用手指着: “嗯,俺躺在那边,兄弟,你刚从全福村走出来,土头土脸的满身血腥味,俺就开始唱俺那首‘罗汉之歌’,然后,咱们相识了,俺却自心眼里喜欢你,然后,呵呵,金钩银鞭两个老小子来了,还有半面美男皮昌,大家都在想对付那座翠佛,啊,还有一个人,是了,还一个半途杀出的程咬金……” 黎嫱轻淬了一声,粉面儿嫣红欲滴,楚云笑着瞥了黎嫱一眼,轻声道:“小嫱,幸亏你半路上杀了出来,否则我们又怎么相识呢?” 仍然穿着男装的小翠亦哧哧笑道:“那就是小姐了,为了那座翠佛,小姐还被老爷数说了一顿呢。” 狐偃罗汉忙拍着马屁道:“说得是啊,大洪山是富商巨贾,大笔买卖,哪像俺这么小本经营,可怜兮兮嘛,黎丫头……不,弟妹未免也太狠了。” 黎嫱柳眉儿倒竖,不依的道:“喂,严大哥,我家又不是强盗窝,像你这么一说,成了什么样子了?” 紫心雕仇浩与狂鹰彭马那在一旁笑了起来,大罗汉料不到一拍拍到马蹄上,他尴尬的瞧向黎嫱与小翠,赶忙打着哈哈道:“晤,呵呵,俺只是打个譬喻,打个譬喻,没有别的意思在内,呵呵,嘿嘿,你们别冤枉好人……” 紫心雕仇浩这时转向楚云,低声道:“盟主,秋日风大,吾等还是早些启程为是。” 楚云向狐偃罗汉笑了笑,道:“那皮艇阔幅不小,大约乘坐得下五六人,我们共有八人,谨慎操驶,两三天内也可到了。” 说着,他又向周遭留恋的看了一眼,大罗汉嘻嘻笑道:“别再看了,咱们当时在此初遇,你是一个,俺也是一个,呵呵,今天呢?却俱是成双成对了……” 黎嫱粉脸儿一红,狠狠地白了狐偃罗汉一眼,小翠更是羞不自胜,暗地里用力拧了大罗汉一把。 狐偃罗汉咬着牙,苦着脸,在被拧的地方拼命揉,楚云装着没有看见,指着前面渔村中的一幢房屋,沉声道:“我们到那里去暂停一刻,但是,不能进屋逗留。” 紫心雕仇浩想了一下,道:“盟主自回魂岛返来之时,在此渔村上岸,那家人家,一定是当时盟主存放皮舟之处了,但是,又为何不能迸屋逗留呢?” 楚云沉毅的面孔上,掠过一抹奇异而迷惘的光彩,他低低的道:“因为,因为那家人太热情,太淳朴,况且,我们也要赶路……” 楚云说这凡句话时,语声里搀杂着一般难以言喻的追忆情感,仿佛在想着一段美丽而已成过去的往事,或者,这往事只如芸花一现,只在心田里曾经萌芽而又淹没,但是,总也值得在过去的今日悄悄咀嚼。 黎嫱敏感的瞧着丈夫,美丽的风目里泛着猜疑的波光,嗯,这妮子已极快的想到另一方面去了。 另一方面,是的,楚云在这时,因为旧地重临,不期而然的想起这村里的那家渔人恳切而热烈的照拂,告别前的依依难舍,还有,还有那双含蕴着明显期冀与爱慕的黑亮眸子,嗯,黑妞。 他在唇角漾起一抹微笑,忽然,又惊党的愉偷瞥了黎嫱一眼,使得楚云好似被尖针刺了一下,黎嫱那冷澈的目光正静静的注视着他,而且,楚云觉得,黎嫱这样看他已看了很久了。 楚云有些脸孔发热,讷讷的道:“小嫱,你有话对我说么?” 黎嫱平静却又尖锐的道:“我在想,云,你现在一定感到很甜蜜,是么?” 楚云尴尬的一笑,坦诚的道:“你别想差了,我只是偶而回忆到那家薛姓渔人深厚的情谊,还有,他们家那位大姑娘送我走时看着我的表情。” 黎嫱酸溜溜的撇了一下小嘴,道:“她很美,是么?” 楚云开朗的道:“生得不错,但及不上你,小嫱,我只是触景生情,回忆一下往昔的一些小情趣,决没有想到别的,否则,我会不告诉你么?” 黎嫱感到好受了一些,但仍嘟着嘴道:“反正呀,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哼!你给我老实点……” 狐偃罗汉嘻开嘴回首看了小翠一眼,小翠报以狠狠一瞪,紫心雕与狂鹰离开各人数尺之外,装作不知的笑拢烟波瀚海,楚云迅速捏了妻子的小手一下,策马奔去,边道:“该走了,海上风光,会更明丽诱人的……” 于是,一行八骑,转人村前小道,不多一刻,已来到那幢房舍不远,这幢屋宇,和四周星罗棋布的渔家房屋比较起来,可算是最大的一处,屋前,晒着几面鱼网,有数只小舟倒搁着,大约是在修理,这时正值下午,渔人们出海尚未归来,所以整个村子都是静悄悄的,只有三数顽童,几头老狗,在沙滩上追逐嘻耍,发现了楚云等六人,孩子们俱都停了下来,睁着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睛,向他们惊奇的打量着…… 楚云缓缓下马,望着新漆的黑色门扉,两边贴着的红色喜联,心时明白了几成,他回首向黎嫱一笑,轻轻叩门—— 半晌,“呀”的一声,开开了,一双惊异的眼睛,怔怔的瞧着他,于是,这双眼睛在辨明了眼前站立的人以后,已随着一声惊喜过度的喊叫而润湿起来,是的,那稍黑而却姣好的面孔,那健美的身段,那略嫌鲜艳的花布夹祆,那长长蓄留的辫子,这应门者,正是黑妞!这时的情景,又与楚云自回魂岛归来后首次叩开这扇门时的情形多么相似啊! 楚云躬身一揖,沉和的笑道:“姑娘大约不识得在下了?老伯与令尊堂等人可好?” 黑妞有些激动的噙着两眶热泪,嘴角抽搐的望着楚云,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语声却仍然颤抖的道:“楚……叔叔,你……你怎么才来?” 楚云轻轻拍拍黑妞的肩头,故意豪放的笑道:“也不晚呀,难得你这妮子还认识叔叔,这些日子来,你也越发出落得标致,怎么,不请叔叔进去坐呀?” 黑妞惊悟地往旁一让,却在身子一偏的时候,望见了骑在马上的黎嫱等六人,黎嫱眨着那双美丽的凤目,仪态嫣然的向黑妞微笑示意。 黑妞面上的表情刹时变得十分苍白,她不自然的道:“那几位也请进来坐啊,楚叔叔。” 楚云轻轻的道:“不了,我们就要走的,那第一匹马上的人,是在下的妻子,其他各位,俱是在下的挚友……” 黑妞听到“妻子”二字,两颗泪珠已顺颊而落,她凄迷的道:“果然,楚叔叔,你已成亲了……我……我也在前日由村里陈家下了聘……楚叔叔……不,楚非,你为何要匆匆离去?为何又迟迟而来?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单纯的是个渔人,我也知道,那仓促相聚,你也不会记着我的,但是,你便一些儿也看不出么?” 楚云十分窘迫,他脸孔红红的,喃喃的道:“黑妞,你只是个孩子,我们……我们聚合短暂,你还不了解我,我们是不相衬的……” 黑妞蒙着脸,呜咽着道:“我想了多少日子,但我失望了,到了今天,我……我……天啊……” 说着,她已哭着奔向屋内,却险些与正扶杖出来的薛老爹撞个满怀,老人望着黑妮直奔人。内的背影,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又有些迷惑的行向门口,他揉了揉老眼,待看清了是楚云的时候,已高兴得一把将楚云抱住,欣喜若狂的道:“好,好,楚哥儿,你可来了!呵呵,这日子来,可想煞老夫全家了,我老头子早就看你不似个打渔的出身,现在果然证实老夫之言不差,楚哥儿,你留了那么些珍贵的宝物给老夫全家,这可怎么担待得起呵……这些日子来你可好么?呵呵,看你的身体多结实……” 楚云一直等着老人流水似的歇了口气,才扶着老人笑道:“老丈你好,大全哥与祥生部好吧?大全嫂子也都好吧?在下早就想来,只是没有时间,嗯,听说黑妞要出阁了?” 老人一切都没有变,只是脸上的皱绞更多,更深了,他嘻呵呵的道:“是啊,你来得正好,刚刚赶上吃二丫头的喜酒,再过五天就过门了哩,陈家那孩子挺好,能干活,又老实,将来大妞儿嫁了过去,吃不了亏的,呵呵呵……” 这时,老人的儿媳——薛大全的浑家也移着一只小脚走了出来,一见楚云,已惊喜的道:“唉呀,我道是谁,原来是楚叔,啊,真是稀客,爹,怎么不往里请?楚叔叔还有朋友待在外面哩……” 老人连道糊涂,又颤巍巍的行到外面,紫心雕仇浩等人急忙下马,由楚云为老人一一引见了,不等老人再度让客,楚云已忙道:“老爹,在下等这就要离开,上次存放在老爹府上之物,尚请赐回,那是一艘小皮舟……” 老人一颗白发苍苍的脑袋摇得似拨浪鼓一般道:“这如何使得?多日不见来了就要走?连茶也不喝一杯,饭也不吃一顿,况且,大全祥生都还没有回来,大妞儿又要出阁,怎么说也得住上十天,老头子我还招待得起,再说,哥儿你的……你的夫人,对了,夫人,她还是初来乍见,总也要与大妞儿亲热亲热啊。” 楚云真挚的道:“老爹,在下实在想与老爹全家多作盘桓,但是急事在身,不克分暇,以后日子正长,在下一定会专程来谒,不到老爹你讨厌了决不离开……” 老人执意不肯,薛大全的浑家亦帮着挽留,楚云说得唇干舌烂,费尽了力气,老人才在万般失望之下勉强点了头,但仍逼着楚云许下一个来期,直到楚云答允了,他才有着喜色,带着快刀三郎季铠,煞君子盛阳二人入内搬取皮舟。 楚云一直没有进屋,他怕再看见黑妞那张含意的面庞,那泪盈盈的眸子,这是一种负担,一种心灵,精神与情感揉合起来的负担,或者你不想去承当,可是,这却由不得自己,因为,对方已将她的那些梦与爱交给你了。 等老人伴着快刀三郎与煞君子出来,二人肩扛着那外表折叠得整齐的皮舟,皮舟保管得很好,上面毫无灰尘,颜色明净,可见是时常被拂拭过的。 楚云一再谢了老人与薛氏,他怅然向屋内望了一眼,低声道:“老爹,大妞的名字叫什么?” 老人的眼圈有点红红的,他苍哑的道:“大妞儿叫薛美娘,这是她爹给取的,刚才,丫头哭得厉害,老夫想,她也一定不愿见你现在就走啊……” 楚云无奈的叹了口气,自长衫内取出一个玉盒,正要交给老人,却发觉老人正怔呵呵的向他看着,楚云尚未说话,老人已若有所思的道:“楚哥儿……你现在这打份,真俊得紧……你……唉,老头子我忽然想起大妞儿平时是如何巴望你,念道你,现在,我想到了一点这丫头是为什么,你们年龄原就相若……但是事到如今……唉……可惜……都怪这丫头福份太薄……” 楚云急忙将手中玉盒塞到老人怀中,真诚的道:“老爹。这些,算是在下送给大姑娘的贺礼,区区之物,万乞笑纳,老爹,缘份乃属天定,人力勉强不来的,在下去了,请代问候大全哥,祥生侄子好……” 老人含着泪接下了,边哽咽的道:“楚哥儿,你真叫楚非?” 楚云忙道:“不,在下真名叫楚云,老爹,请原谅当时相瞒之罪,因为那时在下有难言之隐,出此下策实非得已……” 老人又依依的道:“那么,楚云哥儿,你可一定要再来啊,与你的夫人一起,大全祥生见你不着,他们回来会怪我老头子留客不坚的……” 楚云颔首允诺,向老人及薛氏拜别,一行八人又翻身上马,临行时,老人热泪纵横,薛氏亦炫然欲涕,终于,楚云咬着牙一挥手,抖缰而去。 行出数丈,楚云忍不住回首再望,却看见在老人与薛氏身后,黑妞正倚门而位,她一面哭着,边向楚云摇手,这情景,与当年她送楚云离开的时候是一样的,只是,世事多变,今天,却与往昔迥异了,有着凄凉,有着唏嘘,或者,也有着往事的梦的残痕。 楚云挥挥手,策骑奔去,他要将这段堪可留恋的遗情抛在身后,因为他不能,也不愿对这方面再有抱撼,这原因很简单,有了黎嫱,楚云即拥有了一切,他已很满足。 当一行八骑来到楚云当初登岸的那片小丛林前,黎嫱己含有深意的道:“云,方才,那位薛姑娘真令人感动,他们全家人又都是那么好,假如没有一付铁石心肠,只怕谁也摔不下,丢不开,而且,薛姑娘又长得很美……” 楚云强颜一笑道:“我没有铁石心肠,但我知道我不会在这男女之情上再受因扰,因为,我有了你,真的,小嫱,我有了你,再也容不下他人了……” 黎嫱哼了一声,道:“只怕你嘴里是这样说,心里去想到另一端上去了。” 楚云勒住坐骑,转过头来凝视黎嫱,平静的道:“小嫱,你与我是夫妻,你该知道我不会对另外一个女孩子发生情感,就像我明白你只爱着我一个人一样……” 黎嫱默然了,眼圈儿却有些红红的,楚云吁了口气,低切声道:“小嫱,天下之大,我只有你,你只有我,你……你再折磨我,我就跳海了……” 狐偃罗汉等人这时已下了马,由紫心雕仇浩指挥快刀三郎及煞君子二人,退下皮舟外的厚布套子,小心翼翼的将皮舟展开,狂鹰彭马又自鞍囊内取出一个早已预备好的软皮鼓风来,接在皮舟的输气口上,一上一下的将空气灌人皮舟之内。 乘着各人正在忙碌,大罗汉行到黎嫱身旁,低沉的道:“弟妹,你放心好了,楚伙计不会对那妞儿有意的,否则他会这么死心塌地的爱你?别生气,假如楚伙计胆敢稍有异念,俺第一个找他拼命……” 黎嫱可怜生生的拭了一下限角,怯怯的道:“我知道他不会,他刚才还说我再逼他,他就跳海……” 大罗汉豁然笑道:“别理他,这小子是吓唬你,他若能撇得下你,早就活不到如今了……” 楚云露齿一笑,道:“小嫱,严大哥说得对,这世上若没有你,我又焉能独存?” 黎嫱不禁破涕一笑,呻道:“厚脸皮……” 紫心雕仇浩已将一切食物饮水搬上皮舟,这艘乳羊皮特制的小舟,这时正张开了帆,伸展着那精巧透明的四片水晶翼,静静的停在沙滩上,看去轻便而利落,有着一股乘风欲去的味道。 楚云扶着黎嫱下了马,向仇浩道:“副盟主,坐骑便散置此林之内,它们训练有素,不会乱跑的,这林中有杂草为食,此处闲人其少,待吾等返回,即可策骑归去。” 仇浩颔首称善,令快刀三郎季铠将八乘坐骑赶入林中,由狐偃罗汉及煞君子盛阳合力将羊皮舟抬至水面之上,楚云指挥各人慢慢上船,于是,待大家坐定后,轻巧的小舟亦缓缓离岸荡出。 碧波万顷,一望无涯,海面上波平浪静,澄澈柔和,蓝色的海水与蓝色的长空连成一片,像煞一个硕大无朋的弧盖,几抹白云横浮空中,淡淡的,悠悠的,令人心旷神怡,心胸为爽,尘念涤空,烦嚣一净。 黎嫱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望着四周轻波千重,海鸥数点,不由兴奋的道:“啊!真美极了,我整年看见的都是深山峻岭,绝壁陡切,就是看见海,也只是遥遥一瞥就过去了,想不到我现在已如此接近的亲近它,更已浮在水波之上了……” 小翠急忙为黎嫱披上一件浅蓝色的披风,狐偃罗汉侧坐在右弦,双手抓得紧紧的,面色苍白,正襟危坐,一点也不敢稍动。 楚云亲自掌舵,悠闲的举着酒囊慢慢啜饮,这艘皮舟在他熟练而巧妙的操纵之下,帆面满了风,速度渐行渐快。 帆的两边,快刀三郎与煞君子分侧而坐,楚云将皮舟轻巧的转了一个大“之”字形,安适的道:“季铠,盛阳,你们二人在拐子湖住了许多年,湖中操舟之术想必甚佳,你们看我这半路出家,无师自通的掌舵手法可称上乘么?” 这两大护卫相视一笑,季铠道:“回禀盟主,湖上操舟与海上掌舵全然不同,湖水平静无波,乃属淡水,浮力较小,海上风云变幻无定,波浪汹涌,浮力较大,其用力,使劲,转折各般技巧都大不一样。” 坐在船首的紫心雕仇浩与狂鹰彭马正谈笑,闻言回首笑道:“盟主的掌舵手法十分高妙,光看这风帆用力的程度及转向的平稳已可揣测一般了。” 楚云连连不敢,黎嫱已凑近了他,低柔的道:“云,我想不到你在水上也有两手呢……” 楚云抿唇一笑,正待答话,大罗汉已嚷了起来: “唉唉,俺不去了,这摇摇晃晃的滋味真使人提心吊胆的,像在半天空一样线毫着不上力,这可叫俺又回想起大洪山那两界桥上的享受了…… 大罗汉说到这里,却忽在令楚云想起一件事来,他忙道:“对了,老兄,你在青衫奚樵父子离开之际,跟在后面与白心山庄庄主诸葛图说些什么?我看你指手画脚的,好像还十分带劲……” 狐偃罗汉打一个干呕,苦着脸道:“俺向那老小子解释与三戟绝魂拼战的那档子事,这老小子口风尚硬,俺便告诉他,俺已帮他夺回了玉狮球,已算对得起人了,若他胆敢再向俺们找碴,奚瑜便是最好的榜样,诸葛老小子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话,快到桥边了,他才狠了心说些什么山高水长,后会有期的场面话,哼,俺看他也罢了……” 楚云笑了笑,道:“还有那花刀洪引,大约现在正急得晕头涨脑的到狐偃山去找咱们解他的穴道呢。” 大罗汉龇了龇牙,说:“叫这家伙急一急也好,等到过了限期他还不死,这小子就知道上了大当,白白担了一年的心了……”
说到这里,狐偃罗汉又若有所思的道:“唉,想来想去,伙汁,俺实在沾了你不少光彩,不说诸葛老儿忍下那口冤气全是为了含糊你的关系,就说大洪山下对俺的那份客气,还不是全看在伙计你的份上,老实说,若不是俺有了你这么一个好兄弟,只怕大洪山不会与俺消解大柳坪的那段梁子呢。” 楚云摇摇头,真诚的道:“老兄,别这样说,你我原就不分,又能说谁沾了谁的光彩呢?别忘了大洪山之事原本由我引起,自该由我化解,而且,小嫱也不会任它扩大的。” 黎嫱银铃似的笑道:“哟,严大哥今儿个怎么客套起来了?莫不是大海的旷怡使你衷怀尽诉?大哥哟,我劝你还是坐得安适一点,别那么拘拘束束的,还要两三天才到得了呢,云哥的掌舵手艺好,你又怕些什么嘛?胆子比我还小!” 狐偃罗汉转头向小翠于笑了一下,皱着眉道:“小妮子别吵,到了水上,俺不和你抬扛……” 于是,舟行又加快了,帆鼓得涨绷绷的,远处,可以看见渔船点点,正向全福村的方向归去,薛家那两个朗爽的汉子,也该在那些渔船上吧? 太阳西斜了,暮云重叠,配红的晚霞染红了大海,星辰闪烁了,万万千千,眨呀眨的像是一颗颗黑天鹅绒上的明钻,风吹着,这些景致真美,尤其在海上,在楚云低沉的诉说着回魂岛上一些如梦的回忆里…… 在这小小的皮舟上,载了八个人,是够得上拥挤了,不过,凭着楚云的丰富天候知识,他选择了这深秋里最平静的时间启行,是而他们没有受到大海愤恕时的颠簸及辛苦,在楚云的熟练技巧下,皮舟,就像情人的甜吻一样轻柔的航驶着。 海上的风光是美丽的,与莽莽的草原,峻拔的山岭,渺渺的大漠,都有着一股截然迥异的韵味,假如你爱它,你就会爽朗多了。 日月星辰在移换着,波纹在荡漾着,风拂着,水柔着,这是些奇异的平和的日子,尤其是在容易冲动发怒的大海上。 于是,望见回魂岛了,在他们出发后第四个日子的清晨。 回魂岛依然屹立无恙,四周边缘的波涛仍旧飘涌激荡,岛像一个寂寞的孩子,但是,它却似在向楚云热切的呼唤着。 在那里居留了几近三年,这岛上的一切,楚云是太熟悉了,他知道哪里有暗礁,哪里有漩涡,哪里水流平静,哪里可以泊舟,更明白什么角度代表生,什么位置象征死,于是,他聚精会神的操纵着皮舟,像操纵着他自己的命运一样,在七只大睁的眼睛中,在各人屏寂的呼吸里,有惊无险的,巧妙的靠上了陆地,皮舟颠簸了几下,却已安适的吻着了一堆礁石后柔软的沙滩,像一个久别故地的游子吻着故乡的泥土一样,这地方,正是楚云当年离去之处,那时,他只有孤伶伶的一人,而现在,他却已带来了千百颗心。 上了岸,大家合力将皮舟抬了上来,妥善安置在一处隐秘之所,在楚云率领下,朝那地下石室的方向行去。 一路上,紫心雕仇浩及狂鹰彭马等人,极为仔细与依恋的瞧视着每一个地方,无论是一块石,一株草,一片沙,或者一方平岩,都能引起他们大多的追思及回忆,这所狭长的岛屿,虽然他们是初次到来,却宛如已经极为熟悉,仿佛己与他们的老盟主息息相闻,心灵相通了。 紫心雕仇浩叹息着,狂鹰彭马感伤着。一路默默无语,黎嫱却凑近了楚云,悄然道:“云,这海岛好荒凉,怎么岩石都是黑色的呢?看起来真吓人,在晚上,一幢幢的矗立着,假如再起了雷雨风暴,不是更令人心惊胆颤吗?” 楚云淡淡一笑,道:“而我,却在这里一个人待了将近三年之久。” 黎嫱吓得伸伸舌头,又深情的道:“云,假如那时我也在这里陪着你,你就不会那样寂寞了……” 楚云望望周遭,轻轻的道:“可惜那时你不在这里,要不,这岛上的日子将会愉快得多……” 眼前,那方耸立的黑石己可看见,久违了,它依然雄昂的挺立不移,楚云望见了那方巨大的黑岩,目眶已有些微微湿润起来,他转过头道:“到了,前面那黑色巨岩之下,便是秘室所在之处。” 狐偃罗汉左瞧右看,嚷道:“伙计,你养的那些山羊呢?怎么一一只也看不见?” 忽然—— 紫心雕仇浩面色变了一下,他急步走到楚云面前,低促的道:“盟主,你看那黑石之前的空隙于沙上有着足迹!” 楚云急忙了瞧去,果然,那片小小的积沙上面印着几个人类的脚印,迅速的,他又向四周观察,于是,他发现了几片缠扯在几株杂树上,类似长衫的布条,狂鹰彭马则指着丢弃在一块黑岩隐蔽处的数堆残靡内脏,狐偃罗汉跃身向前略一探视,又反纵而回,低沉的道:“是山羊的残骸,尚有毛皮附着!” 楚云极快的向侧方搜视,口中冷厉的道,“搜!” 快刀三郎季铠弯刀“铮”然拔出,在朝阳下闪起一溜寒芒,随着他的身形扑向右方,与手握尖锤的煞君子盛阳成为一个相反的角度,在黑岩上跳跃着包抄而上。 狂鹰彭马大袖一展,已腾身飞到眼前的耸立巨石之顶,向四周探察起来,狐偃罗汉则奔闪各处,向每一处岩缝石后搜视。 黎嫱有些担心的道:“或者,云,只是些海里遭遇风暴而逃生到此岛的渔人……” 楚云冷冷一哂,道:“但愿如此,可是,近月以来,东海俱是风平浪静,天候告诉我,这些日子不可能有着风暴。” 黎嫱想了下,尚没有说话,狂鹰彭马已大声叫道:“发现了,有两个人,正在季铠与盛阳追擒下逃向这边,他们还在岛后筑了一问简陋的草蓬……近了……咦?” 随着这个“咦”字,狂鹰彭马似乎一怔,语声骤而中断,楚云惊异的抬头望去,在这刹那之间,他脑中已突然闪过一个不敢置信的意念。 紫心雕仇浩冷静的看着楚云,又望望岩顶的彭马,忽然沉稳的道:“彭堂主,可是一男一女?” 狂鹰彭马俯下头来望着楚云,模样儿极为古怪,像是奇怪,又像是不相信,这时,黎嫱也有些恐怖的想到了一点,她微微颤抖的道:“不会是……不会是萧韵婷吧?不,没有这么巧……” 楚云冷漠的卓立不动,像一尊石塑魔像,于是,在这紧张的刹那,又似永恒的刹那,两条人影,已踉跄不稳,狼狈万分的转过巨岩逃了过来! 只要一眼,只要一眼楚云已经看出,他全身急速的抽搐了几下,任凭那两个人已经不像个人的形状,但楚云依旧认得出这两张刻骨铭心的面孔——白羽公子与萧韵婷! 这简直是不可置信的巧合,这简直是冥冥中的复仇之神在恶意的安排,因果的报应啊,善恶的得偿啊。 白羽公子那原来俊逸的面孔,眼前却宛如厉鬼,满脸都是累累疤痕,斑斑点点,长条形的,圆形的,撕裂的,翻卷的疤痕,有的成为乌紫,有的仍是鲜血,他的左目只剩下一个深黑的空洞,目眶四周已经溃烂疬疬瘰瘰,血脓盈溢,再衬着身上破烂的衣衫,那木纳的神情,真与一个乞丐中的乞丐一样,恶鬼中的恶鬼相似! 萧韵婷亦是全身污秽邋遢不堪,面色焦黄,目光黯淡,眉心的十字疤痕红嫩如烙,破碎的衣裳成絮成缕,精神恍惚而衰颓,像在地狱里受尽了苦刑的冤魂,像一个饱经沧桑苦难的疯妇! 当他们两人一脚高一脚低,踉跄不稳的逃了过来,当二人的目光甫始与楚云那冷酷如剑的眼神相触时,二人已仿佛骤遭雷殛一般呆在当地,全身簌簌不停的颤抖,眼睛发直,大张着嘴,似死囚望见了断头台,那惊恐的强烈,神志的凄惶,已达至极点! 瞬息间,一切情形都已明朗化,大家猜测对了,不幸的对了,空气刹时已凝冻在这须臾,沉重得令人难以喘息。 黎嫱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两人,悄悄的又瞥了焚云一眼,而这一眼,已令她终生不能忘怀,那是如何痛苦的一张脸,如何怨恨的一张脸,如何悲愤的一张脸啊! 紫心雕仇浩默立无语,自后追来的快刀三郎与煞君子盛阳亦惑于眼前的气氛,肃立着不也有所举止,狂鹰彭马仍旧挺立岩端,满脸惋惜之色。 这时,狐偃罗汉已匆匆赶来,他正要开口叫嚷,一眼看到目前的情景,已连忙将话咽了回去,悄悄蹩到小翠身旁。 楚云深沉得宛如一汛潭水,冷酷得像是索魂的使者,地狱的刽子手,他毫无表情的凝视着前面的两个人,目光如冰,如锥,如火,如焰,有无与伦比的仇恨,有难以言喻的毒厉,更有不可比拟的肃穆。 缓缓的,缓缓的,萧韵婷跪了下去,白羽公子邵玉亦跪了下去,二人那已失去原来光辉的面孔上,透露着乞求,哀恳,惊恐,痛苦,这些揉合在一起,便综汇成一片令人见之垂泪的可怜神色。 良久…… 良久…… 楚云的语声像是自九幽之深,冷漠残酷得不带一丝人间气息: “复仇之神在狂笑了,你们听见么?黄泉之路已在开启,你们看见么?那湿土,那冷骨,那白骨,那磷火。会随着时光埋没你们的丑恶无耻,因果报应的网已张向你们,上天送你们到我的剑下,用你们的血洗净我的仇恨……” 萧韵婷忽然哭了,哭得像在位血,她哀怜的恳求: “楚云……夫君,你饶了我们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已得到报应,你看看我们,你折磨我们己够了,报复我们己够了,现在,我们还像个人吗?邵玉……他……他已神智恍惚,痴癫迷混了,楚云,你就把我当作一条狗吧,你多少也会念着一些住昔的夫妻情份啊,楚云,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饶了我们,等来生变牛为马,我也会报答你,楚云,我错了,你可怜可怜我们,让我们留在这狐岛上,给我们残生去忏悔,楚云……我求求你……楚云……” 白羽公子邵玉亦断续的,含糊不清的,甚至有些痴呆的跟着念: “我是一条狗……你也念在夫妻情份……求求你,饶了我们……可怜可怜我们,来生变牛为马……我也会报答你……” 楚云面孔上的肌肉在痉挛,他的手颤抖着去拔剑——这凄厉的一刻即将到临,所有的人都不忍卒睹的转过身去。 萧韵婷在地上叩着头,咚咚作响,片刻间,她的额角已是鲜血淋漓,白羽公子邵玉更是如捣蒜般将头颅在岩石上撞,血与泥混在一起:染在他丑恶而痴呆的面孔上,看去可怖而可悯。 忽地—— 黎嫱紧紧抱住楚云,泪盈盈的,语声哀切: “云,饶了他们吧,他们生不如死,活着也不会有希望,云,别这么狠,看在我的份上饶了他们,我只求你这一次,云,你的仇已报了,上天给他们的惩罚已经够了,云,我只求你这一次,爹在天之灵,也不愿看到你的双手染上大多血腥的……” 楚云冷冷的看着黎嫱,喃喃的道:“不,我要报仇,你不该阻我,小嫱,你不该阻我……” 黎嫱哭了,她泪痕斑斑的道:“云,这已经很够了,他们这么悲惨,你应该饶恕他们了,假如他们还有一点尊严,还有一点做人的成份,他们不会这么可怜的恳求你,云,你的本性是善良的,我知道,你有一颗仁慈的心,你不是饶恕过你很多的敌人么?云,我也求你,你饶了他们吧 狐偃罗汉犹豫了良久,也走了上来,沉重的道:“老弟,眼前的两人,几乎令俺不敢相信那就是昔日威风八面,不可一世的白羽公子邵玉,更不敢相信那女人曾经是风姿俏丽的你的前妻,邵玉己成痴癫,老弟你又何苦定要杀他?他已是一个毫无感觉意识的人了,至于你的前妻,落得如此下场,一切成空,正是报应,这仇恨,也大可到此为止了,有时,报仇雪耻,却不一定非要用杀戮来代表不可,老弟,连黎丫头也这么求你,你就依了她吧……” 楚云面孔上的神色急剧的变化着,他移目注视紫心雕仇浩及狂鹰彭马,仇浩垂目无语,彭马却颔首示意,于是—— 楚云的心在绞痛,情感与理智在交战,仇恨与宽恕在推拒,良久,良久,终于,他长长的,像是哭泣般的叹息了一声,语声沙哑而孱弱的道:“你们起来……” 黎嫱兴奋而欣喜欲狂的抱住楚云,顾不得眼前有那么多人,当众就在丈夫的面颊上亲了一下,狐偃罗汉亦紧握楚云双手,激动得脸红脖子粗。 紫心雕仇浩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沉和的道:“盟主,你是超人,老盟主选得对,在三十年前,他老人家仿佛已经了解你了。” 这时,萧韵婷扶着邵玉——像一个乞妇扶着年老力衰的残废丈夫一样,来到楚云身前,她流着泪道:“谢谢你,谢谢你,我到死也感激你,我后悔我当初错了,我后悔自己毁了自己的终生幸福……” 白羽公子邵玉独目迷惘的睁着,也跟着喃喃的道:“……谢谢你……我到死也感激你……我后悔我当初错了……毁了自己的终生幸福……” 酸涩的,艰辛的,萧韵婷又转向黎嫱: “我永远感谢你,小姐……我祝福你与楚云能早日成亲,他是个难得的好丈夫……希望你们能相偕白头,永不会离……” 黎嫱娇羞而又怜悯的红着脸道:“我们……我们已经成亲了,你……你可以称我楚夫人……” 萧韵婷长长的“啊”了一声,神情极端的落寞而惆怅,空虚极了,像是骤然间失去了一切,是的,这“楚夫人”的称呼,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啊,但是,现在呢?已成为不可奢望的过去了,她已真真确确的失去了一切——除了那形同白痴的邵玉。 紫心雕命令快刀三郎及煞君子二人,将皮舟上的食物除了各人必须的以外完全搬下来赠送给萧韵婷与邵玉,楚云不愿再看到这两个人,他默默偕狐偃罗汉行到一块岩石之侧,目光冷悠悠的凝注着浩瀚的海洋。 狐偃罗汉回头看了看正站在那边,以怜惜的眼神瞧着萧韵婷的黎嫱,而小翠,却在忙着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衣物拿出一大部份来送给她。 叹了口气,大罗汉低沉道:“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在离开山区以后,一定仓忙的逃向海上,以为离开陆地便安全了,哪里知道却又鬼差神使的飘流到这个岛上——这原先令你承受痛苦的地方。” 楚云神色深沉,淡漠的道:“这正是天意,上天不叫他们死在陆地,不叫他们死在海里,让他们逃过我的利剑,逃过回魂岛周遭的暗礁漩涡,为的是让我再看看他们,再目睹一次他们的报应……” 他的眼帘低垂下去,又缓缓道:“或者,也要我宽恕他们……世事是很奇妙的,当昔年那个雷雨之夜,我身负重创坠海,自以为必死无疑,却被一条怪异而至今不知其名的八角形金色怪鱼所救,那怪鱼牺牲自己而拯救了我,不管它是否自愿,它总是救了我,今天,这两人也是必死无疑,却又在多种因素之下使我饶了他们,相同的,我总是饶了他们,而不管这是否出诸本心……” 黎嫱已悄悄走了过来,她依在楚云肩旁,低柔的道:“她们已经走了,回到她那自搭的草篷里去了……临走前,萧韵婷还一再回头看你,云,你……你不会怪我多事吧?请你原谅我违背了你的心意……” 楚云将妻子一搂,平静的道:“我不怪你,说不定你方才的做法正合了我的心意,现在,走,让我们到石室中去。” 紫心雕仇浩呵呵大笑,向仍在岩顶的狂鹰彭马招呼道:“彭堂主,快请下来,吾等这就开始移去阻洞之石,准备瞻仰老盟主的故居之地了!” 快刀三郎季铠与煞君子盛阳这时已将各种物品送到那边那所可怜的草篷中,又急切的赶了回来,于是,在楚云的指挥下,众人齐心合力,将巨岩下洞前的障碍及掩蔽物完全扫除一空,怀着虔诚而敬仰的心情,他们即将入内了……” 皮舟扬帆离开了回魂岛,像一只悠扬的海燕,那么轻悄而平静,带走了回忆,带走了追念,带走了索系,搁在岛上的,是仇恨与宽恕。 在岛上的参差岩石后,有一双凄迷的泪眼,凝注着皮舟远去,冉冉的,淡淡的,终于隐没在云天深处,消逝在海平线上,去了,一切都去了。时光悠长,有着欢乐的笑纹,也有着悲哀的泪痕,有着欣悦的期冀,也有着失望的追悔,但不论是哪一端,它都待自己去找寻,不论是哪一种,也在永恒的日子里归向虚无。 在回归木的指引中,在星辰的闪眨下,在风帆的膨涨里,皮帆破浪直前,载着欢笑,也载着惆怅,当与来的日子相等,楚云等人又回到了陆地——那绵瓦的高山原野。 于是,铁骑如飞,蹄音扬雷,他们归心似箭的直指绥境,那里,有明媚澄澈的拐子湖,有含黛的倩影山,更有无数颗期待的赤心。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日月不止不息的轮转,路,一大段一大段的抛在后面,山,一座一座的移逝,河流宽了又狭了,狭了又逝了,马几淌着汗,奔得急,人们笑得多,盼得切,都在想回家啊,不论是人还是马儿。 已望见无垠的金沙浩渺了,楚云带上了他那象征沙漠之主,金雕之王的“喉罗指环”,戴上了他那闪耀着金雕振翼的护腕,敝开了长衫,展露了胸前烈阳标志,他抚摸着阳芒的丝络,透过衣衫,他仿佛觉得刺在胸前的龙纹也在颤动欲飞。 黎嫱新奇的望着这一切,她炫于沙漠的情调,烈阳的色彩,那带有几分流牧风光的粗犷气息,于是,在翻过一个沙丘后,他们望见了,接近了,接近了那片波如缎带的湛蓝水色,望见了那座青翠而灵秀的山峦,那隐隐的玲珑楼阁,那云雾中的广寒宫殿,那飘逸,那美妙…… “啊……”黎嫱睁大了那双美丽的丹凤眼,惊异得恍如在梦中仙境,她欢叫着: “云,这就是拐子湖?这就是我们的家?多美啊,我宁愿在这里和你过一辈子,不,十辈子!” 楚云满足而兴奋的笑了,狐偃罗汉也张着小眼,大开着口,喃喃自语: “乖乖,这是一处什么地方?无忧之土?” 楚云转首向紫心雕仇浩及狂鹰彭马会心的点头,愉快的道:“愿我们能团聚一生,终老于此,愿拐子湖欣欣向荣,愿我留在大洪山的半卷太阳掌法能与我们的金日光芒相映辉,我答应教育大洪山的一些遗孤子弟,我更期望金雕盟的继续者发扬光大,为了拐子湖的钟灵,为了安慰开拓者的英魂!” 于是,阳光之下,在绿湖之滨,在山麓之宫,在沙堆后,在柳荫里,无数的黑衣金雕豪士欢呼着举手奔来,他们胸前的金阳闪闪生辉,他们的面孔散发着喜悦的神采,更后面,还有些老人妇孺,看哪,在前面奔得最急的,嗯,那不是三环环主么?那不是凌霄堂的三鹰么?那不是五方黑鹫么?那不是剑铃子么?哈,那傻大个子不是哈察么?还有多少人啊,八大爷,黑白双驼…… 楚云豪放的笑了,他命令他的两大护卫——快刀三郎季铠及煞君子盛阳,展开他们重获颂赐的太阳衫,然后,伸出强而有力的臂膀搂着黎嫱纤腰,率众纵马迎上,在奔驶中,楚云低柔的在爱妻耳旁细语: “小嫱,我爱,你说得对,我们在此过十辈子,或者,百辈子……” 紫心雕笑着,彭马笑着,季铠笑着,盛阳笑着,狐偃罗汉鼓足了胆子,一把握紧了小翠的手,嘴唇蠕动了半晌,脸红气喘,终于咬咬牙,鼓着眼,似吼似喝的揭开了他的心声。 “可恨哪,你这小没有心肝,没良心哪,就看不出俺心慌,意乱,想你想得狂啊!……” 楚云搂着黎嫱,在热切的欢呼中远去,金雕盟的豪士们又簇拥着每一个归来者,簇拥着狐偃罗汉与小翠,在喜庆的笑声里,在“罗汉之歌”的余音袅绕下,行向那云雾飘渺的广寒之宫。(全书完)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