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察言观色

漫威归来的发明家 95 作者轻弓 全文字数 2381字

“所以,你一直都瞒着阿姨和孟笑?” 没过多久,孟母就被丈夫支出去买粥了,病房里就剩下丁升和孟建中唠嗑。 “告诉她们我变异成了一个力气很大的怪物,也不会改变什么。”经过这两年和病魔的抗争,大多数事情孟建中已经看得十分透彻了。 阻挡不住癌细胞的恶化和扩散,他的身体根本经不起折腾,最多是个空有一身蛮力的废人。更多的考虑,还是希望妻子和女儿以后不被自己拖累。 “那你为什么又愿意告诉我呢?” 算上研究中心2号楼那次,两人才见过四次面,像这样连妻女都要瞒着的秘密,孟建中却选择告诉了自己这个外人,丁升自然很好奇。 “我听笑笑说,这秘方是你家的传家宝,我的身体我知道,再拖就是浪费你家的宝物。但我又不想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所以你就当听叔叔讲了一个故事吧。” 故事中的恶龙是鸢尾集团,孟建中把这事说出来,并不是要谁去当斩杀恶龙的骑士,他只是觉得丁升是个好孩子,就讲给他听了。 然而丁升却从话里听出了另一个意思,孟建中是准备放弃治疗了? “叔叔你安心养病就行,这秘方我家里还有很多,你不用担心。” 孟建中之所以会被注射异血,他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且不说超级血清2.0对丁升来说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就算真的稀罕,该送还得送。 也就是丁升的黑科技库里确实没有治疗癌症的办法,否则这种情况下他肯定就掏出来了。 可站在孟建中的角度来看,事件就不一样了。 既然自己早晚都会死去,何苦继续浪费别人的秘方。 就算真如对方所说,这东西还有很多,白送,对于孟家来说就是一个永远还不起的大人情。 可真要收钱,孟家的家底也不够啊。 “如果孟叔叔觉得过意不去,那就按照我之前卖给孟笑的友情价算,98一瓶,这总可以了吧。” 丁升自有一套察言观色的本领,一眼就看穿了真相。 你就算再能喝,一天一瓶总够了吧。 福大命大的话拖个两年也才七万多块钱,你家闺女可是华清大学高材生,以后不至于这个钱都还不上吧。 再说,你们邻州不是还有一栋房子等着拆迁嘛。 看,都帮你把后路想好了,老孟,放心喝。 说不定养着养着,就出现什么奇迹了呢。 “你这小子......” 事到如今,孟建中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当天晚上,丁升回到机应实验室,到105号房间去找杨怀谷,却发现团队大部分人都还在挑灯夜战。 正常来说,团队里很有任务并不需要在实验台完成,105号房间平时有三分之一的人就不错了。 今天这个架势,不用问就知道肯定又是遇到技术难题了。 这也正常,上边给了四个月的时间解决吸振降噪和量子增强的问题,这才过去多久,要是一路摧枯拉朽那才怪了。 大致瞟了一眼,吸振降噪组只有杨怀谷和手下几名资深博士在场,其余人都是王院士那一组的,看起来他们小组的所有人都到齐了。
这样看来,问题是在量子增强技术小组。 “实在不行,我们就让老陈加派人手过来帮忙吧。” 说这话的是杨怀谷。 他对量子技术研究不多,但从刚才王院士阐述的情况来看,这次量子增强小组遇到的麻烦不小。 “我已经问过了,老陈那边遇到的麻烦也不少,暂时抽不出人手,让我们自己想办法克服。”王院士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次十二月计划固然是华夏弯道超车最好的一次机会,但量子领域的人才储备还是太少了。 国家总不能为了一部量子雷达,就把所有的资源全都砸到渝州来吧。 杨怀谷想了想又说道,“我们团队还有两名辅修过量子物理的博士生,我可以调给你。” 王院士点头,虽然是杯水车薪,总好过没有。 所有人都知道,木桶能装多少水,是看最短的一块木板。 “那就辛苦大家了,未来一段时间大家恐怕都要加班了。”王院士说完,身先士卒的回到工作岗位,开始埋头工作起来。 看着一名白发苍苍,年龄甚至比杨怀谷还大的老人这样奋斗在科研一线,丁升想起了自己的爷爷。 那个一生都在山村,适应不了县城生活的倔强的老头,身子佝偻得不行了还要下地种菜,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往丁升家里送一次新鲜的自种菜。 “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 不自主的,丁升就向身边的一名青年博士问道。 这名博士主修机械传动,对量子物理领域也是丈二和尚,只能凭借记忆复述,“说是什么什么计算量太大,又什么什么陷阱里出不来,然后又什么什么......” 好,很好,复述得很准确传神,让人一听就豁然开朗! “量子位元容易被环境干扰,从而破坏了量子相干性,而编程量子计算无法灵活计算量子位元的状态概率,导致了计算量太大。进而使得量子阱中的二维激子在室温下无法观察到由激子效应引起的强吸收峰,技术增强后的发射波长无法达到阈值?”丁升托着下巴慢条斯理的说道。 “对对对,好像就是这样。” 隔行如隔山,青年博士仿佛是在听天书,但这毕竟是听第二次,以一名博士的智商大体上还是有些记忆痕迹的,丁升能够根据些微提示,就可以大差不差的推测出全文,什么水平? 不得不说,青年博士被震惊到了。 到底是杨院士身边的近前带刀侍卫赐天下行走,厉害的! 想象一下,丁升要是有一个可以收割“震惊值”系统,此时此刻那还不是美滋滋。再举一反三,天下韭菜岂不是都可以割得爽歪歪。 当然,如果这时候关雎是苏醒状态,肯定就会说:呵,起点。 言归正传,既然决定插一脚,又知道了问题的根源,自然是要提出解决方案的。 看着大家一个个眉头紧锁的样子,丁升清了清嗓子,打破了105号房间的沉寂。 “既然计算量太大,我们可以先做一台量子计算机。”
隐藏